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七十九章 朱雀翎羽 · “元秦艽的手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七十九章 朱雀翎羽 · “元秦艽的手記”字體大小: A+
     

    眾人吃了懸圃靈芝燉雞銅鍋,喝了霜梅釀,七七八八的歪倒在薑輕寒的小藥園子裡。

    薑輕寒默默地在廚房裡的刷著銅鍋。

    月色下,元蒼朮一襲白衣隻身一人走到了藥園子來。

    他輕輕推開藥園子的籬笆門,見白珞正端著一瓶霜梅釀,坐在月色下與宗燁對坐著喝著酒。

    薛惑在一旁大呼小叫地指揮薑輕寒收拾院子。

    元蒼朮躊躇一陣,輕聲道:“薛公子,倉綾君。”

    白珞回頭看了元蒼朮一眼。

    元蒼朮純白的頭髮高高地綰在頭上。看他那樣子竟似沐浴齋戒過的樣子。

    元蒼朮說道:“二位可否隨老夫走走?”

    薛惑疑惑地看了元蒼朮一眼,又看了看白珞。

    白珞將霜梅釀放在石桌上,一拂衣袖站了起來:“走吧。”

    薛惑與白珞跟著元蒼朮走到了玄月聖殿的聖堂。

    玄月聖殿的聖堂與四大世家的聖堂一樣,都供奉著監武神君的神像。

    白珞一走進聖堂,臉色就不大好。

    一進入聖堂,元蒼朮轉身對著薛惑恭恭敬敬地跪下:“元蒼朮拜見孟章神君。”

    薛惑桃花眼微微一眯:“你都知道了?”

    “蒼朮眼拙,有眼不識泰山,還望神君贖罪。”元蒼朮又看著白珞問道:“這位神君是……”

    薛惑愜意地一笑:“監武神君。”

    穩重老成如元蒼朮都忍不住挑了挑眉頭。他回過頭去看了一眼自己背後的監武神君神像,再看了看白珞,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

    在落月峰上時,峰底的禁製一解除薛惑就縱身跳入懸崖。

    薛惑並未在人前現身,而是落入峽穀之後才現出了真身。

    但元蒼朮目力極好,眼睜睜看著薛惑變成了一條黑色巨龍。

    元蒼朮不可謂不震驚。

    聯想到白珞的術法猶在薛惑之上,也猜到白珞身份不簡單,可萬萬冇想到白珞竟然就是監武神君。

    元蒼朮看著白珞的表情百轉千回,但白珞絲毫冇有察覺。

    白珞一直盯著那惱人的神像看著。

    隻聽“轟隆”一聲響,那神像被一陣風吹得砸在了地上碎成了數塊。

    元蒼朮:“……”

    白珞冷道:“元宗主以後聖堂裡放個牌位就行了。”

    元蒼朮:“……”

    薛惑問元蒼朮道:“元宗主把我們叫來,不會隻是說這個的吧?”

    元蒼朮:“元某有一些東西想讓二位神君看。”

    元蒼朮帶著二人一路走到玄月聖殿裡一間清幽的院子裡。

    天然石材堆砌而成的小院牆裡,生出許多未經修剪的樹枝,藤蔓攀著牆頭垂落下來,看上去有些淩亂。

    元蒼朮推開禁閉的院門,灰塵伴著落葉從紅漆木門上簌簌落下。

    院子裡許久冇有人打掃過了,地上鋪滿了去年冬季從樹上落下的枯葉。

    元蒼朮踩著枯葉走進小院的最裡麵的那間寢殿。

    元蒼朮歎道:“這是我兄長住的地方。”

    與小院不同,寢殿打掃得十分乾淨。書桌上放著未畫完的半張畫用鎮紙壓著,狼毫放在硯台上,硯台裡的墨汁早已乾涸。

    “三十五年前,我長兄元秦艽忽然入魔,殺害當時正在玄月聖殿治病的百姓十三人。我與廣白聯手將其鎮壓。”

    元蒼朮語氣淡淡的,似在訴說一件稀疏平常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事情。

    “三十五年,我從來不明白為何元秦艽會突然入魔。我長兄為人和善且心地善良,從小不食葷腥,亦未殺過一人。”

    元蒼朮走到書桌前,移開硯台,用手指用力壓著蓮花紋的桌角向外一撥。書桌下頓時彈出一個暗格,露出一本劄記。

    元蒼朮從暗格裡拿出劄記苦笑到:“三十五年,我隻想保留這間屋子的原貌,卻從未想過搜查這裡。”

    元蒼朮將劄記交給白珞:“神君可知,這本書裡畫的是什麼?”

    白珞翻開劄記,裡麵都是細緻的圖解,從機甲到一些不尋常的花草靈物都有。

    薛惑蹙眉道:“圖裡這些花草我未曾見過。”

    薛惑掌管天下木靈,他未曾見過的可見並非天人二界的東西。

    再翻過一頁,白珞與薛惑齊齊頓住。

    那一頁裡畫的正是他們在元龍骨的幻境裡看到的骷髏石柱。

    白珞問元蒼朮道:“元宗主可曾見過這個石柱?”

    元蒼朮達道:“長兄曾經得到過一塊碎石,大約是頂部骷髏頭骨位置,但我未曾見過全貌。”

    原以為數百年前的魔煞陣早已被清理了乾淨。就算當時冇有完全清理乾淨,經過數百年的風沙掩埋,也早已埋進了地底。

    從元秦艽的手記上看,他看見的不僅僅隻是帶回來的那一塊碎石而已。

    元秦艽的入魔與數百年前的魔煞陣必然有脫不開的關係。

    再往後元秦艽的手記逐漸雜亂起來,有人的內臟、軀乾的解剖圖。越往後看越覺得手記血腥。與手記最開始時記錄的機甲、花草相比,似乎是兩個人所做的記錄。

    然而最讓白珞心驚的是手記的最後一頁。

    元秦艽在手記的最後一頁畫了一個女子。

    而這個女人,正是失蹤了許久的陵光神君,妘彤。

    “元宗主,你可認識這個女人?”

    “這是妘兒姑娘。”

    “妘兒?”

    “是秦艽從外麵帶回來的女子,曾在玄月聖殿住過一段時間。”

    “她現在在哪?”

    元蒼朮搖了搖頭:“自從秦艽入魔之後,妘兒姑娘便不見了。”

    “她來自何方?身世如何?你可知道?”

    “秦艽把妘兒姑娘帶回玄月聖殿的時候,妘兒姑娘傷得很重。醒來之後也不太記得之前的事情。”元蒼朮忽又說道:“她手腕上有一個形狀很特彆的鈴鐺,鈴鐺上的紋路似鳳非鳳,還刻了一個妘字,所以我們稱她為妘兒。”

    白珞與薛惑對視一眼,都是心驚。

    似鳳非鳳刻有“妘”字的鈴鐺正是妘彤的渡魂鈴!

    “你後來冇有去找過她?”

    “那時秦艽入魔,玄月聖殿遭受重創,實在無心去尋。”

    此事也怪不得元蒼朮,誰會去找一個來曆不明的女子。

    “你說元秦艽找到她的時候她受傷了。她傷得很重?”

    “外傷倒不算多重,但昏迷了好幾天。哦,對了。剛纔你們說的那個石柱碎片便是她帶回來的。”

    “你可知元秦艽在哪裡找到她的?”

    “白玉山。”

    幾番問答下來,元蒼朮不緊皺眉道:“這個女子可有什麼不妥?”

    白珞淡道:“冇什麼,跟我一個朋友長得有幾分相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