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七十七章 朱雀翎羽 ? “來生再飲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七十七章 朱雀翎羽 ? “來生再飲過”字體大小: A+
     

    白珞在廢墟樣的玄月聖殿走了一圈,四處聞了聞,走到一處塌了一半殿前,伸手掀開石板,露出了屋裡的場景。

    這原本是玄月聖殿的廚房,白珞在角落裡找到兩罈子冇有開封的酒,一手拎著一罈,輕飄飄地又跳回了元龍骨坐的房頂上。

    元龍骨被白珞打斷三根肋骨,正呲牙咧嘴的在房頂上休息。

    白珞把酒遞給元龍骨,元龍骨拍開酒罈,就著酒罈咕咚喝了一大口。

    元龍骨對著白珞舉了舉酒罈,白珞也不客氣,也拍開酒罈就著酒罈喝了一口。

    元龍骨笑著:“你說欠我一頓酒,就請我喝我玄月聖殿自己的酒,你是不是摳門了點?”

    白珞掃了元龍骨一眼:“有酒喝就不錯了。”

    元龍骨呲牙咧嘴的一笑:“真的像你說的那樣我在真實的世界早就形神聚散了?這裡的人也都隨我妖化被封在落月峰穀底數百年?”

    白珞淡道:“嗯,我親手封的。”

    元龍骨看著在人群裡與宗燁一起忙裡忙外的幾名年輕弟子淡淡一笑:“玄月聖殿之後數百年都是靠這幾個小鬼撐著的?”

    白珞看了那幾個在打鬥中被罩在金鐘結界裡的那幾個人:“自你被封印在落月峰之後,扶風衰敗了好幾十年。玄月聖殿剩下的弟子,開始重建玄月聖殿,開始修習藥宗。在此役中倖存的扶風百姓也從頭開始,開墾荒地,林間采藥。估計有個二三十年的樣子吧,這幾名年輕弟子醫術精進,便有不少人慕名前來扶風尋醫問藥,也逐漸有外來的人在這裡定居,纔有了現在的扶風。”

    元龍骨看著幾個年輕弟子的眼神閃過一絲愧疚:“真是幸苦他們了。”

    元龍骨看了眼成了一片廢墟的玄月聖殿:“幾十個人重建整個玄月聖殿,我這個做宗主的卻隻是山穀裡的一個禍患。”

    白珞淡道:“元宗主不必如此傷感,當年我隻打了你,並且在落月峰動的手。玄月聖殿從來冇塌過。”

    元龍骨:“……”

    元龍骨輕笑道:“所以扶風現在好嗎?”

    “挺好的,玄月聖殿現在是中原四大世家之一,地位舉足輕重。”

    “唔,不錯,比我厲害!”元龍骨回頭看了白珞一眼:“但是扶風出了亂子是吧?”

    “小亂子。不值得擔心。”

    元龍骨笑得雲淡風輕:“有你在我不擔心。”

    “隻是……”元龍骨有些傷感:“我如果離開了,結界便散了,他們也都不在了吧?”

    白珞歎道:“這些人原本早已化作白骨,如此結界也不過是化去他們的怨氣而已。”

    元龍骨將酒罈中的酒一飲而儘:“罷了,都已經過了幾百年了,若是把結界留在這,說不定又會生出什麼變數。這些人能不帶著怨氣離開,也算是圓滿了。”

    元龍骨把玩著手裡酒罈子,目光有些不捨:“真想看看現在的盛世。”

    白珞拍了拍元龍骨的肩膀,勸慰道:“你就算活著也活不了幾百歲,也是看不到的。這算不得遺憾。”

    “哈哈哈哈!”元龍骨笑得爽朗,震得肋骨生疼。

    元龍骨捂住肋骨說道:“那我被你打斷三根肋骨,死了都不整齊能不能算遺憾?”

    白珞看著元龍骨挑了挑眉:“不整齊?那是要我全都打斷?”

    元龍骨趕緊擺擺手:“算了算了,你還是給我一個痛快吧。”

    白珞也將自己酒罈子中的酒喝完:“我也不欠你酒了。算是遂了你被我封入穀底之前最後一個心願。”

    元龍骨笑著點點頭:“好!如果有來生,我們再飲過。”

    白珞微微一笑:“好,來生再聚。”

    說罷白珞兩指放在元龍骨的眉心指尖。金靈流探入元龍骨體內尋到朱雀翎羽。

    風自平地而起,坐在廢墟上的元龍骨衣袍輕拂,淩亂的髮絲掃在他的下頜,脖頸指尖。

    他整個緩緩變做一道虛影。

    四周的山川森林,石塊瓦礫紛紛化作齏粉,自白珞的身周消散。

    在人群中忙碌的宗燁停下動作,看著自己剛剛醫治好的人抬頭對他說了一聲:“謝謝。”便緩緩變成了一具白骨。

    隻是這具白骨一點戾氣也冇有。

    四周的景色褪去,高聳的峽穀顯露出來。頭頂是老樹的根鬚,腳下是白骨堆疊的峽穀深處。

    白珞自空中緩緩落下,手中拿著一枚朱雀翎羽。

    “白姑娘!宗燁!薛公子!”

    白珞抬起頭,見謝謹言跑了過來。

    自穀底禁製解除,謝謹言與陸玉寶、薑輕寒、元蒼朮等人就下到了穀底。不過因為太虛幻境,謝謹言也隻能看見茫茫白霧,在穀底找了許久也不見白珞等人。

    “阿朱!”

    元玉竹被鬼白鬼珠扶著,也不知他用了什麼方法,傷得那樣嚴重還是下到了穀底。

    元玉竹整個人斷了不知多少根骨頭,雖然薑輕寒醫術高明給他接上了,但看在白珞眼裡仍然是個隨時都要散架的樣子。

    元玉竹見燕朱靠在崖壁上人事不省,衣衫被血浸透的樣子,掙紮著就往燕朱身邊走去。

    明明是鬼白鬼珠一鬆手就會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的人,卻滿心滿眼都隻看到燕朱身上的傷。

    比起燕朱,元玉竹的傷勢不知重了多少。

    元玉竹跑向燕朱,元蒼朮難得地冇有去阻止,隻是表情有些古怪地看著薛惑和白珞。

    謝謹言趕緊跑了過來:“白姑娘,薛公子,你們有冇有受傷啊?陸公子說你們剛纔可能是入了幻境了?是真的嗎?什麼幻境啊?這裡太可怕了!怎麼那麼多白骨啊?不是說落月峰下的壓著入了魔的元氏家主麼?他在哪啊?”

    白珞被謝謹言吵得心煩,恰不好峽穀裡的又有迴音,謝謹言睡一句話的就有數個迴音。就好似一群鴨子圍著白珞嘎嘎嘎叫個不停,吵得白珞太陽穴突突直跳。

    白珞冷冷地掃了謝謹言一眼說道:“在你腳下。”

    謝謹言低頭看了眼自己腳下,泥土裡伸出一根尺骨,白骨的手掌鬆鬆搭在他的腳邊。

    謝謹言驚得一跳,嘎地就要發出一聲鵝叫。

    白珞隨手一掃,在謝謹言叫出聲以前把他的嘴巴封住了。

    要是讓謝謹言在這峽穀裡麵發出一聲鵝叫的話,估計就是數萬隻鵝在峽穀裡撲騰亂飛的效果。

    那真要噩夢了。

    白珞覺得比起謝謹言,腳下的這些白骨骷髏可愛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