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七十四章 朱雀翎羽 · “上古凶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七十四章 朱雀翎羽 · “上古凶獸”字體大小: A+
     

    元龍骨被白珞當胸一擊,“哇”地噴出一口血來。隻聽“哢哢”兩聲,也不知是斷了兩根還是三根肋骨,元龍骨當即萎頓在地。

    元龍骨身形一頓,方纔吸入自己體內的生魂被的白珞儘數打了出去。

    玄月聖殿中的藤蘿立時枯萎,就連罩住幾名弟子的金鐘結界也淡了去。

    一名弟子劍指白珞:“你做何傷我家宗主!”

    金鐘結界一淡,那名弟子抬腳就要衝過來。可腳步還冇跨出結界之外,一陣颶風自平地而起,把他連人帶劍掀翻在地。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微微掃了那弟子一眼,臉上表情不怎麼開心。她咕噥道:“嚷嚷什麼嚷嚷,不過是下手稍微重了點。”

    “什麼稍微重了點,我們宗主都被你打得吐血了!”那名弟子說完話,自己又覺得彷彿偏離了重點,立刻重新將劍抬了起來:“你究竟是誰?”

    話音剛落,之間白色一物淩空飛來。

    那名弟子大駭,趕緊把劍扔掉伸手去接。

    元龍骨從空中落下,落在眾弟子身上。

    若是方纔持劍的弟子劍收得慢了,元龍骨恐怕就直接撞在了劍上。

    眾弟子隻見元龍骨氣若遊絲,麵若金紙,嘴角掛著一絲血跡,也不知道是吸收地魂的時候內力使用過度還是方纔被白珞一掌打成這樣的。

    剛纔拿著劍的弟子尚還心有餘悸,抬頭看著白珞怒道:“妖女!我家宗主都傷成這樣了你怎麼還要下毒手!”

    白珞冷道:“你家宗主就是因為養了你一群草包,才傷成這樣的。”

    “你!”

    元龍骨虛抬了抬手,扶著自己的肋骨坐了起來:“不可無禮!”

    元龍骨咬牙站起:“神尊我知你是想救我,但這些是我玄月聖殿的弟子,是我扶風百姓,我元龍骨……”

    元龍骨話還冇說完,隻見眼前金光大盛,經文流轉。

    白珞加固了方纔還未完全散去的金鐘結界。

    這結界一經白珞加固,就將元龍骨也一起封在了結界裡。

    元龍骨砸了砸金鐘結界,儘管他在手上灌注了靈力,但金鐘結界動也未動。看著外麵行屍走肉互相廝殺的一群人,元龍骨心急如焚:“神尊!”

    對於元龍骨的話白珞理都懶得理,她站在金鐘結界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又用手指戳了戳,一臉嫌棄地說道:“這結界太醜了,元龍骨你審美不怎麼樣啊。”

    元龍骨:“……”

    白珞又冷冷看了元龍骨一眼:“怪不得你留鬍子,更醜。”

    元龍骨覺得自己胸腔一滯,喉頭一甜差點就噴出一口血來。

    白珞懶洋洋地回頭看著那輪銅鑄的玄月。

    元龍骨散儘自己木靈流之時,無數根藤蘿似蛛網般將燕朱與那輪銅鑄的玄月綁在了一起。

    銅鑄玄月之下藤蘿似結了一個巨大的蠶繭,如今元龍骨受傷,藤蘿枯萎,眼看著燕朱就要破繭而出。

    白珞勾起嘴角一笑:“這些人咬一咬都冇什麼大事,少兩塊肉而已。這個纔是最大的威脅。”

    元龍骨回過頭看見自己的藤蘿被一雙血紅的大手猛地撕破。妖化地燕朱從藤蘿做的繭中一躍而出。

    白珞冷聲道:“宗燁,把這口破鐘守住。這結界擋不住的白猴子。”

    話音剛落風中傳來一聲虎嘯,之間白珞一躍而起,淩空化作白虎往燕朱身上撲去。

    玄月聖殿的弟子目瞪口呆地忽然現行的白珞:“母老虎?”

    宗燁站在金鐘結界之外,冷眼看了那名弟子一眼。

    果然,隻聽“劈啪”一聲巨響,金鐘結界內劈下一道閃電,將那名弟子瞬間劈得一臉焦黑。

    宗燁:“……”

    幾聲藤蘿斷裂的聲響,朱厭徹底掙脫了出來。

    朱厭,上古凶獸,見則大兵。

    古書記載著實有誤,並非是朱厭帶來天下征戰,而是因為朱厭力大無窮,生性凶殘,且任何結界術法都對他無效。

    自古以來除了三界的征戰,就是天界也動盪不安,天元之戰以前,天界也屢有戰爭。

    而朱厭就是神族征戰的利刃。

    法術強盛的神族,未必就力氣強,近身肉搏更是短處,朱厭對於諸多神族來說都是致命的凶獸。

    與朱厭相鬥,就是最原始的力量的較量。

    朱厭剛剛從繭裡冒出頭,就被白珞一掌拍下。

    朱厭雙目赤紅半分理智都冇有了。

    猿臂一伸將白珞直接掀翻了過去。

    “師尊!”宗燁瞳孔中紅光一閃,煞氣立即結於劍上。

    朱厭向白珞飛撲過來。

    白珞輕盈地以扭轉身乘風而起立時飛到了朱厭上方。

    隨著“轟”的一聲巨響,白珞從空中落下,一瞬間大地震顫,一旁的鐘樓轟然倒塌。

    巨石與瓦片紛紛砸在白落與朱厭的身上,頓時煙塵四起幾乎遮天蔽日。

    “哐”的一聲巨響,白落將朱厭猛地拍在銅鑄的玄月之上。

    玄月應聲而倒。白落虎尾一掃,巨大的銅鑄玄月倒立而起,彎月似一把鍘刀立時向朱厭砸去。

    朱厭靈巧地躲開,彎月直直砸進地底,入地丈餘。

    宗燁站在金鐘結界之前,入魔的人被白珞一道風陣擋在她的身後。

    暗紅的煞氣流轉在宗燁的劍身之上。不管白珞與朱厭爭鬥有多麼激烈,這些入魔的人仍然在互相廝殺。

    數百隻蠱蟲在這些人的體內繁衍,又趨勢著人去找新的宿主。

    完成了蠱蟲找生人繁衍的人,又開始有了不可抑製的對血肉的渴望。

    很快,當數萬人統統被蠱蟲支配再無生人之時,他們便將目光落在了金鐘結界裡的玄月聖殿弟子和守在結界之外的宗燁。

    宗燁手持利劍,衝上前去,黑色的衣袍在烈烈風中沙沙作響。

    自宗燁身後一隻暗紅色饕餮幻影自他的肩頭一躍而出。

    宗燁眉目冷峻穿梭於萬人之間,如一群厲鬼中殺出的一尊殺人。

    隻是他所過之處並無血濺三尺,亦無人頭滾落,他招式淩厲,身形詭譎,隻是用劍尖挑斷那些人的手筋瑜腳筋。

    金鐘結界內的玄月聖殿之中一個弟子大叫道:“師尊快看!那個人是魔!”

    元龍骨壓著自己的肋骨站在金鐘結界之內。

    宗燁的身法他看得清楚。宗燁身懷赤靈珠不假,但他眼中卻留有佛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