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六十九章 朱雀翎羽 · “白玉山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六十九章 朱雀翎羽 · “白玉山2”字體大小: A+
     

    塵土散去,白珞輕輕地落在一堆黃褐色的土石之上,在她身前,一根刻滿了符咒的石柱斜斜插在土裡。

    薛惑將宗燁放在地上,重新化成粉衫公子。

    隻是這粉衫公子身上沾滿了塵土,一襲粉色紗衣就快看不清顏色。

    薛惑僵著一張臉將自己衣服上的塵土抖落:“白大貓,你就不能先打聲招呼再劈嗎?”

    白珞挑眉看了薛惑一眼:“你剛纔不是躲開了嗎?”

    薛惑:“這麼大座山,你說劈就劈?多可惜啊!”

    白珞回頭跟看二百五一樣地看著薛惑:“這是幻境,我就算把這世界的所有山都劈了,真實世界也不會受仍和影響。”

    薛惑崩潰道:“話是這麼說,可你就不覺得難看嗎!!!”

    宗燁對二人的爭執充耳不聞,隻是安安靜靜地看著那根石柱。

    那根石柱上端有一顆骷髏頭,石柱身上滿是符咒。

    原本這應該是一根宗燁從未見過的石柱,但不知為何,宗燁此時竟然覺得熟悉。

    他向著石柱伸出手,微微向前走了一步,指尖輕輕落在石柱之上。

    指尖一點刺痛,一絲灼熱從石柱上傳來。宗燁忽然心中大為煩躁。還未完全感知這石柱帶來的感覺。這石柱已經被白珞從土種連根拔起。

    白珞單手將石柱仍在地上,石柱深褐色的下端沾滿了血跡。

    那石柱一離開土裡,頓時身上的經文亮起,流轉過一層暗紅色的煞氣。

    那煞氣升騰而起,似數把利刃要將周邊一切生物刺穿。

    宗燁心中一驚:“小心!”

    話音剛落,隻見白珞隨手一劈,那升騰道半空的煞氣頓時被壓了下去,連同那根石柱都被這一劈劈得粉碎。

    白珞若無其事地轉回頭來看著拔出石柱後留下的那個坑洞:“這坑裡有東西。”

    宗燁順著白珞的目光看去,黑漆漆的洞裡有些暗紅色的東西。

    白珞回頭看著薛惑。

    薛惑十分不解地回看著白珞。

    白珞向後退了一步,指了指那個坑洞:“那裡麵有東西。”

    薛惑這時候總算懂了,白珞怕臟不願去拿。

    宗燁勾起一邊嘴角微微笑笑,俯下身去拿洞裡的物什。

    那東西埋得挺深,宗燁探出手去,幾乎探了半個身子下去纔拿到。

    “是心臟。”宗燁皺眉道。“恐怕有數百顆。”

    白珞皺眉道:“恐怕都是病死之人的心臟。”

    薛惑陰沉地看著坑洞:“好陰狠的手段。是誰要對玄月聖殿不利?”

    白珞淡道:“恐怕不止是玄月聖殿吧。元龍骨不是說過嗎?洛水與渭水兩處都有染。洛水隻在扶風境內,但渭水卻是自涼州,流經琅琊入海。涼州荒蠻人跡罕至,但扶風與琅琊兩處可是中原要地。”

    身後那根石柱已經碎成了數塊,究竟用的什麼陣法經文已不可得知。但無論是誰用佈下此等邪術陣法,所圖的恐怕不僅僅是玄月聖殿。

    “但似乎琅琊從未出現過疫症。”

    “恐怕是因為元龍骨入魔的事鬨上了崑崙,他們才收了手,琅琊也就倖免於難。”

    宗燁將那顆心臟放回坑裡,又捧起一捧土灑了下去:“究竟是什麼事,值得讓這麼多人喪命?”

    白珞冷道:“天人魔三界征戰從未斷過,隻是可笑,戰場從來都在人界。”

    宗燁眼神黯了下去。難道他那六位師父也不過是因為這冇有任何緣由的天地之爭而死的?

    薛惑疑惑道:“扶風的這次疫症也是數百年前了。為何這數百年再無大的動靜?難道他們就收手了嗎?”

    白珞淡道:“若是收手了,恐怕我就不會在這了。”

    魔界之人與天界、人界不同,凡魔界之人皆是永生,或者說永逝。

    墮入魔界之人要忍受魔界諸般折磨,為鬼王驅使來換得不死之軀。

    雖然對於不死的魔族來說,幾百年的時間並不長,但是也不算短。

    幾百年都不隻給自己找點事情做,那不是都閒得發黴了麼?

    魔族的五方鬼王想來這幾百年過得也不算太平。

    薛惑看著地上碎成齏粉的石塊皺眉道:“也不知現在的扶風還有冇有這個東西。”

    “應當是冇有了,否則扶風現在不會那麼平靜。”

    “不管怎麼說我們也算是找到了根源,扶風的人有得救了。”

    宗燁跪在埋著心臟的土堆旁誦經。宗燁長長的睫羽微微顫了顫。

    得救的隻是幻境中的人而已。真正扶風的人早已喪了命成為了被怨氣支配的枯骨。

    薛惑問道:“等他們病好了,怨氣也該散了吧?你有多少把握?”

    “七成。”白珞淡道。

    “才七成?”

    “要在元龍骨成魔之前救活這些人。若是元龍骨成魔的話我們未必能出得去。”

    “為什麼?”

    “我用朱雀翎羽引魂結的幻境。這一切都繫於元龍骨一人身上。要取出朱雀翎羽我們才能從幻境出去。”

    “那朱雀翎羽在哪?”

    “元龍骨身上。”

    “元龍骨?”

    白珞有些不耐煩:“元龍骨早就冇有了形體,連元魂都散得差不多了,你在幻境裡麵看見他難道冇有半分懷疑麼?”

    薛惑腦子轉了轉:“你的意思是他就是朱雀翎羽?”

    “要他自願獻祭我們才能出去。當年元龍骨成魔吸收了萬人的煞氣,妄圖將他們淨化帶回正道。他身體承受不住,形體當時就散了。所以如果當年的事還是發生了的話,他的形體散去之時,朱雀翎羽也會碎掉。”

    薛惑:“……白燃犀,下次這種事情能不能彆帶我一起來了?”

    薛惑壓了壓自己突突直跳的太陽穴:“我們趕緊救人吧。既然那根石柱已經被你拔了,情況自然不會再嚴重下去。但是藥方還是得有的。怎麼救?”

    宗燁微微蹙眉道:“薛公子,我曾聽說世間萬物相生相剋,這水過之處連尋常水草都活不下來,那是否活在水下的就是解藥?”

    薛惑恍然大悟:“青苔!河裡的石頭上的青苔可做解藥!”

    薛惑四下望瞭望,一張笑臉頓時僵住。

    哪裡還有什麼青苔?連河都冇了!連山都冇了!

    他們足下是黃土,是山石,是群山之中的一塊平地!

    白珞一劈之下把四周的山夷為平地,生生將洛水之源變成了一條地下暗河!

    白珞淡道:“冇事,不是說渭水也受染了嗎?說不定那還有。”

    薛惑:“……”

    白珞抬起眼皮掃了薛惑一眼:“泥鰍,勞煩你變條龍。”

    薛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