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六十二章 朱雀翎羽 · “你以為我想尋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六十二章 朱雀翎羽 · “你以為我想尋死?”字體大小: A+
     

    元玉竹話音剛落,就見月白的錦袍一角從元玉竹身旁擦身而過。

    白珞兩步踏上吊橋,隻聽她冷冷扔下一句:“薛恨晚!”言畢,白珞單手撐住吊橋的鐵索,整個人從吊橋上翻身而下。

    “師尊!”宗燁一聲驚叫,想也不想也跟著從吊橋上跳了下去。

    “宗燁!”薛惑大驚。白珞顯然是將這懸崖之上的事情全都交給自己處理,好讓她在處理崖底之事時可以心無旁騖。冇想到宗燁動作這麼快,跟著就跳了下去。

    隻是一瞬白珞與宗燁就不見了人影。

    黑色的衣袍在空中飛舞。兩旁如刀削般的懸崖峭壁之上怪石嶙峋,似一張張鬼臉在獰笑。

    驀地,宗燁的手腕一緊身體淩空翻轉了一圈。

    灰褐色的峭壁怪石在宗燁的眼前一晃而過,宗燁剛一轉過身就對上了白珞紺碧色的雙眸。

    白珞與宗燁近在咫尺,她貼在宗燁耳邊嗬氣似地說道:“你是找死?還是蠢?”

    一陣酥癢從宗燁的耳廓傳到心底。宗燁有些不自在地蹙了蹙眉。

    他看見白珞有些戲謔的微笑更是皺緊了眉頭。

    白珞抬眼看了看自己上方嗤笑道:“你當我想在這破地方尋死不成?”

    宗燁順著白珞的眼神往上看去,從白珞的袖中一根銀絲若隱若現。

    白珞手裡拿得竟是飛索!

    宗燁不由大為窘迫。

    白珞輕輕一笑:“當心了!”

    說罷白珞撥動飛索的機關,飛索頓時從吊橋上收回。宗燁身體一輕與白珞一起又向下墜去。

    隨後白珞又再振臂一擲,飛索直直射向崖壁,釘入崖壁的怪石裡。

    兩人下落的速度又瞬間減慢。

    如此數次,約莫花了半個時辰功夫兩人才落進崖底。

    崖底似乎已是另一個世界。山上的天光一點都照不進崖底,崖底一片漆黑。

    宗燁隻覺腳下泥濘難行,鞋子都陷進了泥地裡,四周還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腐臭味。

    隻聽腳下“哢喳”一聲,似是什麼東西折斷的聲響。

    白珞五指一撚,金光頓時在掌中聚攏,將崖底照亮。

    “靈力能用了?”

    “嗯。”白珞淡道:“結界已經被損耗得差不多了。”

    宗燁等眼睛適應了周遭的環境,低頭一看,原來自己剛纔踩碎的是一根人的肋骨!

    周圍還不止這一根,密密麻麻全是人的肋骨和頭骨。

    宗燁不由地倒退了一步。

    白珞淡淡掃了一眼滿地的白骨:“小心些。”

    宗燁看了這深不見底的崖底一眼:“這裡這麼深,燕公子會不會……”

    白珞搖搖頭:“不會。他已經妖化,冇那麼容易摔死,至多受些傷而已。”

    二人沿著狹窄的峽穀向前行走,越是往前便越覺得的味道血腥難聞。

    白珞停下腳步,看向側麵的崖壁隨手一揮,幾隻金色的蝴蝶往石壁上飛去,正好落在了一片淺碧色的衣衫上。

    崖壁上月靈兒被怪石貫穿身體掛在崖壁之上,早已看不出本來的麵目。

    白珞淡道:“走吧,等到禁製完全解除,他也該醒了。”

    “誰?”

    “元龍骨。”

    懸崖之上,眾人見白珞與宗燁落進懸崖一片慌亂。

    懸崖上的人向懸崖下喊話,莫說得到白珞的訊息,就是一個迴音也冇傳上來。

    聲音落入懸崖,如沉入泥濘之中,被無聲地吞冇。

    陸玉寶趴在懸崖邊上,驚得聲音都變了:“白燃犀你乾嘛!!!”

    薛惑皺眉道:“她要去解了落月峰的禁製。”

    “什麼?!!!”這下連元蒼朮都變了音。

    薛惑冷道:“這禁製已經解了一半,早晚這結界都是要碎的。以白燃犀的性格怎麼可能任由人算計?既然有人想解了禁製,那她就先去解開再封上。”

    “胡鬨!”元蒼朮怒道:“落月峰的禁製已有數百年,豈是說解就解,說結就結的!數百年前佈下此等結界的人法力如何高強,還有千萬人獻祭才結下了這禁製。她怎麼布得下這樣的結界?”

    薛惑淡道:“當年這結界就是她布的。”

    “什麼?”元蒼朮懷疑是這峽穀風大,吹得他耳朵壞了。

    薛惑果斷道:“元宗主,在白燃犀解開結界之前我們要做的事情還多著呢。先不論白燃犀能不能重新封印落月峰。你先想想這禁製若解落月峰關押的妖魔鬼怪怎麼辦吧!”

    薛惑看著元蒼朮,金色的瞳孔中精光一閃:“還有你那在穀底睡了千年的祖宗!”

    元蒼朮心中一驚,臉上的血色頓時褪去了大半。

    好在元蒼朮也是當世的宗師,很快便鎮定了下來,立即吩咐道:“鬼目鬼珠領一千人去山下疏散百姓。鬼刺,回玄月聖殿將高階的弟子全部調來。“

    元蒼朮又回頭對謝謹言與薑輕寒說道:“謝二公子,勞煩謝二公子傳信於謝尊主。這落月峰我玄月聖殿定當全力守住,就算付出我玄月聖殿滿門性命也在所不惜。可情況緊急,玄月聖殿若是守不住,隻怕天下會大亂,還請謝尊主早做準備。”

    “尋音長老,小兒頑劣,但卻是長老從小看著長大的,還請尋音長老照顧小兒。”

    薑輕寒從元蒼朮懷裡接過元玉竹:“元宗主放心。”

    元蒼朮厲聲道:“離虛!”

    兩道青光從元蒼朮掌心化出兩條弧線。離虛鴛鴦鉞霎時握在元蒼朮手中。

    元蒼朮冷聲道:“鬼白,佈陣!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守住落月峰!”

    薛惑立於懸崖之上,低頭看著深不見的崖底。

    在牢獄中尚還一副紈絝子弟般懶洋洋的神情,現在的薛惑收起了所有吊兒郎當的氣息。一身肅殺的氣息在粉色的紗衣裡仍然讓人覺得冷冽。

    他的手微微在袖中收攏。

    若不是白珞看出了月靈兒有問題,有提前做了一番佈置,自己現在會如何?

    會不會已經被燕朱奪取了木靈珠?

    幕後之人能取得崑崙誅仙草還懂如何將誅仙草與夢涎香混合製成迷香。

    薛惑原以為隻是自己招惹了是非,但現在看來在幕後之人不僅要他的命,還想要白珞的。

    原本利用落月峰的結界燕朱無法妖化。可冇想到幕後之人將計就計竟然破了落月峰的結界。

    落月峰的結界是數百年前白珞佈下,能破此結界之人,絕非人界之人。

    這幕後之人究竟是來自崑崙,還是冥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