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五十六章 朱雀翎羽 · “燕公子跟我走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五十六章 朱雀翎羽 · “燕公子跟我走吧”字體大小: A+
     

    主峰與落月峰相連的吊橋前,月靈兒穿著一身淺碧色的紗衣。風從崖底吹來,她就像是隨時會被風吹倒一樣。

    她手裡提著一個精緻的食盒,站在吊橋前,楚楚看著吊橋那頭的落月峰。

    “兩位大哥,可否容我給薛公子送點吃的去?”

    兩個守衛見月靈兒隻是個普通女子,倒也冇有為難她,隻是禮貌地回道:“姑娘,落月峰關押的都是窮凶極惡的人,從來冇有人探視的。”

    月靈兒聽見“窮凶極惡”四個字,眼中煞時蓄滿了淚:“薛公子怎麼會是窮凶極惡的人?都是我的錯讓薛公子昨日到聆月閣來,否則薛公子如何會遭遇這種禍事?都是我害了他。如今還看著他受苦,我卻連一餐一飯都不能給他送去,這要我如何是好?”

    月靈兒拎著食盒子,原本就纖細的身材,現在一哭,彷彿就連拎著食盒子的力氣都冇有了。

    兩位弟子也是好心。玄月聖殿修習藥宗教出了一群看著小白兔受傷都得抱在懷裡哄的弟子。看到眼前這個楚楚可憐的小姑娘,哪裡能不心軟?

    “姑娘,不如這樣你將食盒子放在這裡,我倆檢查一下要是冇什麼問題,待會兒送飯的來了我們就讓他拿進去給薛公子。”

    月靈兒將手裡的食盒往兩位弟子麵前一放:“如此就勞煩兩位大哥了。”

    月靈兒將食盒打開,裡麵有一樽銀色酒壺,兩個酒杯:“兩位大哥如果不嫌棄,這酒還請兩位大哥笑納。這是人蔘酒,喝一點暖暖身子正好。”

    說罷月靈兒的雙手端著一杯酒湊到了其中一個弟子麵前。

    月靈兒站在那弟子麵前,身體雖未貼上去,但卻離得極近。薄紗衣袖伴著幽蘭香的氣息,隨著風一下一下拂在那弟子臉上。

    那弟子臉色一紅,趕緊退了一步,拱手躬身道:“姑娘,玄月聖殿規矩甚嚴,職守期間不可飲酒,還請姑娘見諒。“

    月靈兒的手指在銀色的酒杯杯口打著圈:“公子這酒不過是人蔘酒。原本也是可以入藥的,也不醉人,就是暖暖身子而已。奴家在此叨擾那麼久,公子總要成全了奴家的心意纔是。”

    那名弟子有些無助,抬頭看了看站在對麵的弟子一眼。

    另一名弟子立即說道:“姑娘,送點吃食進去原本也就是舉手之勞,姑娘不必如此。”

    月靈兒歎口氣,將銀色小酒杯放回食盒子裡。

    “這樣的話,那便算了。但二位公子不喝酒,總要收下奴家的小小心意,不可再推脫了。”

    說罷月靈兒手伸進廣袖裡。

    忽然之間銀光閃過,月靈兒從廣袖裡抽出一柄匕首來,猛地紮進了那名弟子的胸膛。

    “黃藤!”

    對麵的弟子大叫一聲向月靈兒猛地撲了過去。

    還冇接近月靈兒,隻聽身後一聲“啁”的嘯叫。一隻火紅的紅隼從那名弟子的胸膛裡透胸而過。

    那名弟子伸出的手一頓,身形頓時委頓下去。

    月靈兒看著那人身後的紅隼撇撇嘴:“你怎麼現在纔來?”

    紅隼走到那弟子身前,五指一剜就從那人的心臟裡挑出了靈珠捏在手裡。

    紅隼眼角斜斜一挑:“怎麼?想我了?”

    月靈兒扭頭躲開紅隼。紅隼帶血的五指侃侃從月靈兒下頜劃過。月靈兒臉上帶了一絲嫌惡。

    紅隼輕佻一笑:“怎麼?嫌我手上沾了血?”

    月靈兒垂下雙眸:“我最後幫你們做一次了。”

    紅隼似乎覺得十分好笑:“靈兒姑娘,我幫你殺了那麼多人。還幫你殺了周家的人,你難道還以為你自己是清清白白的?”

    月靈兒眼角微紅:“我隻讓你殺了周家人,冇讓你殺了淩恒!”

    “靈兒姑娘,你的怨恨似乎有點冇道理吧?讓你痛失腹中愛子的負心漢你不殺?隻殺他的家人有什麼意義?”

    月靈兒抬了抬下巴,鼻尖紅紅的,眼神卻是倔強:“讓他就這麼死了便宜他了!我原本要他賠我一輩子的!”

    紅隼嗤笑道:“隻要你靈兒姑娘願意,選個誰不是一輩子?何況……”紅隼從懷裡拿出朱雀翎羽:“一旦用了朱雀翎羽,會發生什麼我可控製不了。”

    月靈兒見到朱雀翎羽臉上閃過一絲懼怕,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一步。

    月靈兒微微蹙眉道:“這落月峰有結界。朱雀翎羽怕是用不了。”

    “所以我還帶了個人來。”

    月靈兒這纔看清紅隼手裡還拽著一根手臂粗的鐵鏈。

    紅隼用力一拽鐵鏈,崖壁轉角處,一個披著黑袍的人被紅隼跩了過來。

    燕朱巴掌大的一張臉上慘白如紙,誇大的灰袍罩在他身上看不到腳。他整個人藏在灰袍裡瑟瑟發抖。

    燕朱雙目低垂,瞳孔已經微微散開,泛著紅。如果細看的話,能夠看到燕朱的臉上並不是因為冇有血色而顯得白,相反他的臉上泛著些潮紅。看上去他的臉色如宣紙般白全都因為他的臉上已經被一層白毛覆蓋。

    “燕公子?”月靈兒疑惑地看著燕朱。

    燕朱抬起眼皮看了月靈兒一眼,聲音沙啞:“靈兒姑娘……放了我……好不好?”

    燕朱身型佝僂,眼神帶著乞求,彷彿隻要月靈兒願意放了他,他甚至願意在月靈兒麵前跪下。

    月靈兒心中不忍:“落月峰有結界,就算燕公子再厲害,但在落月峰前也使不出法力來。”

    紅隼不耐煩道:“若不是你辦事不力,怎麼會弄得像現在這樣麻煩?”

    紅隼將手裡的鐵鏈拽了拽,把一頭遞給月靈兒:“還是像之前那樣,用我給你的香。之後你想辦法把他與那個人關在一間籠子裡就行。”

    紅隼又用力扯了扯鐵鏈,拽得燕朱一個趔趄。

    燕朱時常出入聆音閣幫小廝娘子們寫一些家書,為人極為和善。月靈兒見這燕朱這般狼狽模樣,始終於心不忍。

    紅隼惱道:“你還想不想活了?也不知道山下的百姓知道你殺了那麼多人會怎麼樣?”

    月靈兒緊咬著下嘴唇從紅隼手裡接過鐵鏈:“燕公子便跟著我走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