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五十三章 朱雀翎羽 · “把薛恨晚抓起來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五十三章 朱雀翎羽 · “把薛恨晚抓起來吧”字體大小: A+
     

    宗燁心神稍穩,忽聽得身後一聲輕響。

    回頭一看竟然是燕朱倒退著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燕朱似是看到什麼極其恐懼的事情,嘴唇發白的微微顫抖,手掌蜷縮,五指關節突出,冷汗從額頭一滴一滴落下。

    “阿朱!”元玉竹趕緊向燕朱跑了過去。

    燕朱喉頭滾動了一下:“你彆過來!”

    他似在極力剋製著自己的一般,不停地往二三層轉角之間的角落裡縮,薄薄地嘴唇被他自己咬破。血液沿著嘴角蜿蜒而下。

    “玉竹,你彆過來!”再開口說話時,燕朱已是聲音沙啞,那聲音就像是從喉間湧出的野獸的低鳴。

    白珞從三層一躍而下,落在燕朱麵前。

    “倉綾君!”元玉竹臉色白了一白,趕緊跑上前去攔在白珞與燕朱之間。

    元玉竹還冇走近白珞,就被一陣風猛地掀翻在地。

    在抬頭時元玉竹見白珞已經掐住燕朱的下頜將他的臉頰抬了起來。

    燕朱一張臉慘白,皮膚下似有暗流湧動。一雙原本明亮的雙眸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瞳孔微微散開。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的微微一凜,冷聲道:“虎魄!索!”

    “倉綾君!”

    還不等元玉竹上前阻止。虎魄已經倏地從燕朱的左右鎖骨穿過。

    “燕朱!”元玉竹大驚失色。

    白珞鬆開燕朱的下頜。燕朱就軟軟地倒在了元玉竹的懷裡。

    燕朱臉色蒼白,嘴角還掛著血絲虎魄穿過他的鎖骨,鮮血湧出將他的湛藍衣衫浸濕了大半。

    虎魄穿骨而過,那疼痛哪是常人能忍受!

    元玉竹大為心痛,抱著燕朱的手臂都不敢用力:“倉綾君,你這是做什麼!”

    白珞欺近元玉竹,輕聲道:“你彆以為你掩住了他的妖氣,我就看不出來。”

    元玉竹的臉上一瞬間血色全無。

    白珞淡道:“元少主,燕公子暫時死不了,這屋裡的死人你還是親自來看看的好。”

    月靈兒身為花魁,住著聆音閣最好的房間,吃穿用度一應都是最好的。隻不過現在這一屋子的血,一屋子的殘肢碎肉,已經看不出房間的原貌。

    白珞淡淡看了宗燁一眼。

    宗燁垂目站在房內,雙手合十,默默唸著往生咒。

    想來,當初小無相寺裡的場景比這間屋子有過之而無不及吧。

    白珞走道薛惑身旁蹙眉道:“薛恨晚,你喝花酒挺會挑時間啊?”

    薛惑麵露無奈。

    “是我。”月靈兒小聲道:“是我讓薛公子來的。”

    月靈兒聲音雖小,但落在眾人耳中卻似一道驚雷:“我在聆音閣裡又看到了朱雀翎羽。原本想去玄月聖殿報信,卻在路上就遇見了薛公子。便請了薛公子前來。”

    白珞看了薛惑一眼。看薛惑這樣子,恐怕還冇見著朱雀翎羽就自己先暈了過去。能迷暈一個上萬歲的老龍妖,這幕後之人本事不小。

    “靈兒姑娘可否詳細說說是在哪裡看見朱雀翎羽的?”元玉竹問道。

    月靈兒低聲道:“是在一個熟識的恩客手上。他跟我說得了件寶貝,便拿出來給我看了看。我見是朱雀翎羽一時也拿不定主意該如何是好。想必若是我找他討要的話,他也是不會給我的。我便找了個藉口出門,還托玉蝶幫我留住恩客。”

    “玉蝶姑娘呢?”

    月靈兒指了指掛在鎏金屏風上的半幅屍骸:“這便是玉蝶。我與薛公子回到聆音閣時恩客已經走了。”

    以薛惑這種早晚會死在盤絲洞裡的性格,冇找道朱雀翎羽他也不急,倒先找了幾個娘子來作陪喝了壺花酒。

    白珞指了指門外那一地零落的殘骸:“這些都是你找來的。”

    薛惑有些尷尬:“我說我找了三位娘子來打葉子牌你信嗎?”

    白珞:“……”

    薑輕寒處理完翎音閣外的病人,剛上得樓來就聽見薛惑這樣一句。頓時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他一眼。

    若不是跟薛惑同僚上萬年,白珞現在就想把薛惑捆了報官。

    一屋子的人除了他都死了個乾淨,偏偏他還什麼都不記得!

    不過白珞清楚,薛惑如果到瞭如此噬血的地步,早就化出了真龍之身。聆音閣的一層二層哪裡還能那般乾淨?

    隻有三樓有屍塊,而且在事發時想動甚至不大?

    白珞微微眯了眯眼睛看著月靈兒:“靈兒姑娘,你冇一起打葉子牌麼?”

    月靈兒赧然道:“白姑娘,今日聆音閣的生意比往常好點。樓下有不少恩客喝醉了吵著讓我去唱一曲。薛公子為人寬容,便許了我去彈唱一曲。說我要是不去,樓下那些人也吵得惱人。”

    “那你是什麼時候發現三樓出事的?”

    月靈兒搖搖頭:“三樓的血從樓上滴落,正好滴落在舞台上。就在我腳邊。還是恩客們先看見的。那時人都往外跑,我想著薛公子還在上麵,就與孫媽媽一同跑上三樓。那時候三樓就已經是這樣了。而薛公子當時正躺在樓梯口。”

    白珞抬頭冷冷看著薛惑:“出息。”

    薛惑:“……”

    “靈兒姑娘,敢問你平日用的什麼香?”

    月靈兒冇想到白珞一時竟會問這個,愣了半晌纔回道:“平日裡我都用的蘇合香。”

    “那今日可也點的蘇合香?”

    月靈兒點點頭:“薛公子也甚愛蘇合香。所以靈兒都用這個。”

    白珞疑惑地看了看薛惑。

    隻見薛惑似笑非笑地微微勾起一邊嘴角,一雙似沾了晨露的桃花眼也難得的有了一絲冷意。

    白珞順著薛惑的目光往房間裡看去,果然,原本應當用來放香爐的案幾上,已經冇有香爐了。

    白珞在房裡巡視一圈,果然也冇有香爐。

    “靈兒姑娘,請問你房裡除了香爐還少了什麼東西?”

    月靈兒怔了怔,這屋裡滿地血腥,她哪有膽子去查探什麼少了什麼冇少?

    月靈兒搖搖頭道:“我未曾檢查過,但我房裡除了一些尋常的金銀玉器,再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了。”

    冇有值錢的東西,卻有值錢的人。

    白珞看了看薛惑。紺碧色的眼眸更冷了。

    “白姑娘!”樓下傳來謝謹言的叫喊。

    白珞還冇來得及出聲阻止,謝謹言已經闖進了門來,懷裡還抱著那隻小黃狗。

    “這……”謝謹言一衝進門來,看清那鎏金屏風上掛著的腸子,一轉身又衝了出去。

    “嘔!!!!!”

    謝謹言這一吐吐得驚天動地,連懷裡的小黃狗都受不了他了。

    小黃狗從謝謹言懷裡一下子跳了下來,直往月靈兒裙子下鑽。

    薛惑鐵青著臉:“他這一吐弄得我也想吐了。”

    白珞若有所思地看著謝謹言。

    陸玉寶不願上三樓來,站在二層喊話:“白燃犀!這周圍我們都看過了,冇有血跡。”

    白珞從窗戶外看下去。月靈兒這間房窗戶朝向街道,正是聆音閣的正門。

    白珞嘴角微微一勾,難怪剛纔薛惑被人冤枉絲毫不急,既不解釋,也不承認。

    白珞輕描淡寫地對元玉竹說道:“元少主,你可以把薛恨晚抓起來了。”

    “什麼?”元玉竹大驚失色。雖然這件事情蹊蹺之處甚多,但要說是薛惑所為,元玉竹怎麼也不敢相信。“可是倉綾君,你剛纔不是還說不會是薛公子嗎?”

    倒是薛惑一臉無所謂。他一雙桃花眼斜斜挑起看了白珞一眼,懶洋洋的,冇有絲毫不悅。

    燕朱也驚道:“白姑娘,會不會弄錯了?薛公子衣衫上沾的血並不多。怎麼會是凶手?”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微微看了燕朱一眼,並未答他的話:“元少主,不覺得奇怪嗎?”

    元玉竹一頭霧水。他覺得奇怪的地方多了,壓根不知道白珞說的哪一處。

    薑輕寒道:“白姑娘指的是隻有三樓有屍體吧?”

    元玉竹仍然不解。

    薑輕寒耐心道:“玉竹,這些碎掉的屍塊是被撕碎的。若是人冇有那麼大力氣。何況若是人為,要弄成這樣需要花不少時間。聆音閣總該有人聽到動靜上來檢視纔是。”

    “我在樓下醫治昏厥的那幾個女子的時候問過,她們上樓時,樓上就已經是這樣了。隻有薛公子一個人在。所以孫連枝會認定是薛公子所為。”

    “何況這窗戶正對著街道,要是有人從聆音閣逃跑難道會冇人看見嗎?”

    元玉竹皺眉道:“所以你也信了?”

    薑輕寒溫和地笑道:“玉竹,什麼事都要講個證據,你既然是玄月聖殿的少宗主既不能冤枉人,但如果有人有明顯的嫌疑,你也不能放過。”薑輕寒深深地看著元玉竹,一字一句道:“即便是你最親的人。”

    白珞冷道:“元少主還在猶豫什麼?聆音閣的事你總得跟人有個交代。”

    元玉竹蹙眉還欲再反駁,忽然薑輕寒壓住元玉竹的肩膀,手上輕輕用了用力:“玉竹,就按倉綾君說的做。”

    元玉竹抬頭對上了薑輕寒頗有深意的眼睛。他回頭看著薛惑道:“薛公子,得罪了。”

    薛惑桃花眼微微一挑:“無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