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五十一章 朱雀翎羽 ·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五十一章 朱雀翎羽 ·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字體大小: A+
     

    子時,空中無月。樹梢被風吹得有些晃動,樹影映在窗紗上,活像張牙舞抓的惡鬼。樹梢中,一雙眼睛驀的睜開,陰森森的盯著視窗。“嘎”的一聲,樹梢中那雙眼睛的主人猛的張開了黑色的羽翼。烏鴉似厲鬼般從長空中掠過。

    烏鴉夜啼,不祥。

    烏鴉的叫聲過後,緊接著一聲淒慘的嬰兒啼哭傳來。元蒼朮驀地驚醒,饒是他為一代宗師,見慣了鬼魅魍魎,還是驚出了一身冷汗。

    元蒼朮打開房門靜靜看著漆黑的夜空。

    烏雲遮月之時,玄月聖殿的那尊玄月雕塑,就顯得愈發明亮。

    最近幾日也不知道是扶風出了太多事,還是在沐雲天宮中見到了朱雀翎羽,元蒼朮總是覺得心神不寧的。

    他打開門走下山去,緩緩走出玄月聖殿。

    白色的長袍在他的腳旁搖曳,長長的白鬍子隨風輕輕飄著。他純白的頭髮在頭頂挽了一個髮髻。隻是尋常的走著路,也有仙風道骨的氣質。

    甬道上打更的弟子看見元蒼朮正欲行禮,元蒼朮揮了揮手製止了他,又自顧自地朝玄月聖殿外走去。

    這是他多年的習慣了,夜裡睡不著便到元氏家族的封堆找廣白。

    廣白是元蒼朮的書童,元氏家仆之子,在元蒼朮當上玄月聖殿宗主後不久,廣白就去了封堆守陵。

    如今廣白也如元蒼朮一般年紀。

    封堆外的白皮鬆林裡,搭著一間小木屋。廣白穿著一身粗布灰白坐在小木屋裡鬍子花白。

    元蒼朮輕輕敲了敲門。

    廣白微微抬起頭:“來了就進來吧。”

    元蒼朮推門走了進去,看見廣白在桌上用小泥爐溫了酒。

    “你果然還冇睡。”

    廣白為元蒼朮斟上一杯酒隨手指了指窗外封堆的方向:“死後能一直睡著呢,現在睡那麼多乾什麼?”

    元蒼朮虛點了點廣白的額頭:“你這樣可不符合藥宗的理論啊。”

    廣白嗤笑道:“就你們麻煩。”

    “一直守著他們,難為你了。”

    廣白撇了元蒼朮一眼:“這句話你說了幾十年了。”

    元蒼朮飲了一口酒。廣白喜歡喝烈酒,即便用小泥爐溫過也還是辣口得很。

    烈酒劃過喉嚨才讓元蒼朮的身體暖和了些。

    元蒼朮歎道:“廣白,我這些天總有些心神不寧的。總覺得扶風有大事要發生。我怕玄月聖殿我守不住了。”

    廣白微微抬了抬眼皮看了元蒼朮一眼。廣白眼角的皺紋拉扯著眼皮微微下垂半遮住褐色的瞳孔。

    也許是很少說話的原因,廣白說話時總讓人覺得渾濁,似是喉頭卡了什麼東西。

    “都這麼些年了,你守得已經很好了。”

    元蒼朮默默無語。

    “他們都還好嗎?”元蒼朮問道。

    廣白沉聲道:“睡在地下的人,有什麼好不好的?就是一直睡著罷了。”

    “廣白,也許有一天我也要去那裡了。不過一想到睡在那裡有你這個老頭子在旁邊喝酒,似乎也就不是那麼可怕的事了。”

    廣白嗤笑道:“要是你都去了那,我的壽數也到了吧?!”

    “廣白,你有冇有什麼未儘之事?”

    廣白看著遠處的封堆飲著杯中酒,良久他握著酒杯聲音有些沙啞:“我想讓他活過來,行嗎?”

    元蒼朮臉色一變:“廣白,他已經死了!這麼多年你還冇有放下嗎?”

    廣白回頭看著元蒼朮,半拉聳著的眼皮下眼珠有些渾濁:“他原本不必死,不是嗎?”

    元蒼朮驀地站起:“廣白,你我再不要談這個話題!”

    “為何不能談!”廣白有些著惱:“他那般好的人,把什麼好的都給了你我,卻落得那樣的下場!難道活著的人還不能為他說說話?”

    “廣白!”元蒼朮厲聲喝道:“他成了魔!”

    “那又如何!”廣白“啪”地捏碎了手裡的酒杯。

    元蒼朮一臉鐵青:“廣白,你我皆是修仙之人,應當以天下為先!即是魔,就當除之!”

    “玄月聖殿接濟天下人,唯獨不救他?!這麼多年我一直不解,你當初如何狠得下心,下得去手!”

    “他殺了十幾個無辜百姓!”

    “那時他已走火入魔,並非他本心!”

    “入了魔,傷了無辜者性命,那便是邪祟!那便要除之!”

    “邪祟?”廣白啞然失笑:“他也曾是玄月聖殿的少宗主,也是你的長兄!”

    元蒼朮麵色慘白:“廣白,當年元秦艽貪修邪術入了魔,是你我聯手鎮邪,現在你何必又要執著?”

    “可我後悔了。”廣白頹然地坐下,將臉埋在掌心裡:“蒼朮,我後悔了。他死後我便來守陵,我以為這麼多年能彌補自己的過錯。但不能。蒼朮,無論我守多久我都冇能心安。”

    “廣白,秦艽死後你就毀了自己嗓子,折了柳笛,誓不再唱曲。你在這裡守了整整三十五年了。這一切,夠了。”

    廣白抬起頭來混濁的眼珠裡似乎有一絲期盼:“蒼朮,要是有機會讓秦艽活過來,你會願意嗎?”

    元蒼朮眉頭皺了皺:“廣白,他成了魔我們早已與他是陌路。何況他已化作白骨,說這個有什麼意義?”

    廣白頹然的坐在小木桌旁。桌上的小泥爐裡跳動著點點暖光,溫著的酒飄出酒香。但屋子裡卻再無暖意。

    元蒼朮歎口氣道:“廣白,我走了。”

    元蒼朮剛要走出小木屋,廣白的聲音卻在身後響起:“蒼朮,你可曾有將秦艽當成親兄弟過?”

    元蒼朮臉色一僵腳步頓住,他漠然地回頭看著廣白:“廣白,他是我的長兄。”

    廣白死魚般的眼睛看著元蒼朮,生硬地重複道:“你可曾有真心待他過?”

    “他是魔!”元蒼朮有些歇斯底裡。

    廣白依舊平靜地看著元蒼朮:“當初如果不是我喜歡他,你是不是也有可能放他一馬?”

    兩人皆已是一頭白髮,談及往事早已冇有少年的幼稚衝動,但多年隱忍的傷痛卻刻在飽經風霜的眼底。

    元蒼朮似在這場無聲的較量中敗下陣來。他低垂了頭輕聲道:“我早已放下了。廣白,你也應該放下。”

    元蒼朮默默地走出了小木屋。

    廣白一瞬不瞬地看著元蒼朮,曾經的摯友忽然之間老了十歲,他也似乎已儘油儘燈枯之時,烈酒都無法讓蒼白的臉頰染上一絲血色。

    一隻紅隼撲扇著翅膀飛進了小木屋,在小泥爐旁化作穿著火紅紗衣的少年。

    “你考慮清楚了嗎?”紅隼似笑非笑得看著廣白。

    廣白看著紅隼,眼裡的光彩已經全部黯淡了下去:“隻要能拿出他的靈珠就能複活他?”

    “是。”紅隼愉悅地說道。

    “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騙我?”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