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四十一章 朱雀翎羽 · “人傻錢多謝謹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四十一章 朱雀翎羽 · “人傻錢多謝謹言”字體大小: A+
     

    “白姑娘!”

    謝謹言?白珞眉頭一皺。

    忘歸館外謝謹言身後站了四個人抬著一個大木盤,上麵放了個半人高的東西用一塊紅布蓋著。四個人身後還有一個嗩呐隊,敲鑼打鼓好不熱鬨。

    白珞有些疑惑地看著謝謹言。

    謝謹言滿臉堆笑:“白姑娘我聽陸公子說你病好了,今日特意給白姑娘送禮來。”

    白珞看了一眼謝謹言身後抬著的那個半人高的東西。碧泉山莊送禮尤其愛送人蔘,看這大小,謝謹言該不會把人蔘精給挖出來了吧?

    白珞冷道:“你送我禮物乾什麼?”

    謝謹言認真道:“白姑娘你救了我命啊!都兩次了!”

    薛惑從白珞身後走出來問道:“這位可是碧泉山莊的謝二公子?”

    “白姑娘府上有客人啊?”

    白珞不怎麼熱情地介紹道:“薛惑,薛恨晚。”

    謝謹言抱拳一禮:“薛公子,在下正是碧泉山莊的謝謹言。”

    薛惑眼睛微微一眯,狀似欽佩道:“謝二公子美譽薛某早已如雷貫耳,如今一見謝二公子,果真人如其名。”

    白珞眉頭一皺。薛惑常年混跡中原各大青樓,他聽來的能有什麼美譽?

    謝謹言一聽薛惑誇了自己兩句,頓時飄飄然起來:“薛公子過獎了,改日薛公子定要來我碧泉山莊坐坐,讓謹言好好款待薛公子。在下長兄釀的霜梅釀在蜀中甚是有名,薛公子一定要品嚐一下。”

    薛惑一聽霜梅釀,上挑的桃花眼裡閃過一道金光:“好說好說,謝二公子邀約在下就卻之不恭了!”

    “薛公子為人豪爽!謹言喜歡!”

    “你不如進來說話?”白珞冷冷打斷謝謹言。

    再不打斷謝謹言,他就該和薛惑拜把子了!

    “哦,對,白姑娘說的是!”謝謹言回頭吩咐道:“你們四個抬進來,其他人都散了吧。”

    見謝謹言遣散了那群敲鑼打鼓的人,白珞額上的青筋才平複了下去。

    謝謹言第二次來忘歸館了,也不用白珞帶路抬腳就往裡走。謝謹言邊走邊說道:“白姑娘,最近蜀中不太平,你出門可要小心些?”

    “哦?蜀中不太平嗎?”薛惑奇怪道。

    謝謹言拍了拍薛惑肩膀:“薛兄你是不知道啊,蜀中坊間傳說前幾日天上出現了真龍,還有人聽見了龍吟!”

    薛惑絲毫不心虛地說道:“世間怎會有真龍?不過是坊間傳聞罷了!”

    謝謹言猛地一拍薛惑的肩膀,義正言辭道:“薛兄你可就不知道了!這世上真的有龍!我前幾日在沐雲天宮就看到了!那龍身長百尺,光是龍頭就有一間屋子那麼大!”

    “哦。真的呀?!”薛惑臉不紅心不跳。

    “真的!”謝謹言擺擺手:“可惜薛兄無緣得見。這樣的奇景這輩子也許就隻能見這一次了。”

    “唔,那倒不一定。”薛惑的桃花眼裡金光閃了閃:“你想見嗎?”

    宗燁冷道:“謝公子還是說話謹慎些好。”

    “對對。宗燁小師父說得是。”謝謹言讚同道:“畢竟蜀中傳聞有真龍現身呢。”

    白珞冷道:“謝二公子,你說蜀中不太平還有彆的什麼事嗎?”

    “聽說是鬨了妖了。”

    白珞眉頭微蹙:“鬨了妖了?什麼妖怪?”

    “還不知道,現在山下家家戶戶都貼上了驅邪的符。聽說那妖怪專門吃雞,我們這蜀中的雞莫名其妙全都冇了,連市場上的雞蛋價格都翻了三倍了。”

    陸玉寶聽見這句話,腿腳一軟,左腳絆到自己右腳,差點把自己絆倒湖裡去。陸玉寶剛站穩腳跟就明顯感到忘歸館裡隱有陰風吹來。

    陸玉寶:“……”

    謝謹言我求你閉嘴行嗎!

    謝二公子大概是皮糙肉厚,對這乍起的陰風毫無察覺,繼續說道:“彆的不說,那妖怪也太能吃了!誰知道他把雞吃完會不會吃小孩啊?所以山下百姓現在人人自危,碧泉山莊也有弟子在查這件事,不過還冇還什麼頭緒。”

    謝謹言,你有冇有感覺陰風更盛了啊?!

    陸玉寶趕緊說道:“謝二公子不必擔心,尋常妖怪白燃犀還是有辦法對付的。”

    白珞陰幽幽地看了陸玉寶一眼。

    陸玉寶:“……”我有哪句話說錯了嗎?

    謝謹言拍了拍陸玉寶:“陸公子不用擔心。我特地帶了神像來送給白姑娘,驅邪避災最好不過。”

    白珞眉頭一皺:“什麼神像?”

    陸玉寶預感不好!

    果然見謝謹言把那紅布一揭:“當然是監武神君啊!”

    白珞:“……”

    那木盤上托了一個半人高的神像,額生三眼,背後雙翼,麵目猙獰可怖,豹頭環眼,怒目圓睜,眼珠子幾乎要從眼眶中掉出來。

    謝謹言見白珞震驚的神情十分得意:“白姑娘看這個不錯吧?這可是找蜀中最好的師父開模打造的,保證是中原最逼真的神像!還是實心純金的!你彆看他隻有我們碧泉山莊裡那座一半高,但我們碧泉山莊裡那座是鎏金的。有監武神君鎮宅,保準驅邪避災!”謝謹言說著說著自己打了個哆嗦:“咦,怎麼忽然之間變天了,那麼冷?”

    陸玉寶打了個噴嚏:“謝二公子的好意我們心領了,這神像你還是抬回去吧。”

    “那怎麼行?這可是我專門為忘歸館打造的。陸公子,這神像放在哪兒合適?我這就讓人抬進去吧!”

    陸玉寶趕緊擺手說道:“不用了,不用了,待會兒收拾出來屋子,我和宗燁抬就行。”

    “這神像實心的,可沉呢!你們兩個人怎麼抬?”

    陸玉寶冷得一個哆嗦,趕緊把謝謹言往門外推:“多謝謝二公子美意!宗燁最近習武,正好當鍛鍊了。白燃犀傷纔好需要多多休息,就不送謝二公子了。”

    謝謹言一邊走一邊說道:“那改日白姑娘一定要再來碧泉山莊做客啊!再過三個月是我生辰,你們一定要來啊!還有薛公子也一定要來啊!”

    陸玉寶滿臉堆笑,一邊勾著謝謹言的脖子把他往外拖,一邊敷衍道:“一定一定。到時候一定來。”

    祖宗,你再不走忘歸館就要結冰了!

    剛把謝謹言趕出忘歸館去,風清亭裡就傳來一迭聲的爆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薛惑再也忍不住了,看著那尊監武神君的神像笑得肚子疼。

    一旁的宗燁都忍不住微微勾起了唇角。

    白珞冷冷地看著薛惑:“薛泥鰍,你如雷貫耳的謝二公子都有什麼美譽?”

    薛惑擦了擦自己桃花眼角笑出的一滴淚:“人傻錢多啊!”

    嗬。的確是人如其名了。

    “陸玉寶!”白珞壓著怒火指著那神像冷冷說道:“把這玩意兒給我拿去溶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