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四十章 朱雀翎羽 · “萬事皆有因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四十章 朱雀翎羽 · “萬事皆有因緣”字體大小: A+
     

    次日,白珞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一醒來看見堵在自己門口倒立的一棵大樹,白珞有點懵。她揉了揉自己有些蓬亂的頭髮,隨手一拂,那棵大樹就隨風飛了出去。

    不巧,飛起的大樹剛好砸在薛惑的頭上。

    薛惑“哐哐哐”砸了砸龍尾:“嗚!……”

    薛惑龍尾砸的那幾下,便又在院子裡揚起了漫天的煙塵。煙塵中隱有一人持劍而立。

    待煙塵散去,白珞方纔看見站在煙塵中的人是拿著掃帚的陸玉寶。

    塵土落了陸玉寶滿頭滿臉,睫羽都被黃色的塵土覆蓋。白珞看了眼院子,似乎在她醒來之前,陸玉寶才把院子打掃乾淨。

    “啐”,陸玉寶吐出嘴巴裡的塵土,回頭看了一眼滿地的樹杈、樹葉、被薛惑砸碎的石頭。陸玉寶:“……”

    陸玉寶麵無表情地拖著掃帚,默默地轉身向遠處走去。朝陽下,陸玉寶的身影有些落寞。掃帚在地上拖出一條長長的痕跡。

    薛惑幽怨地看著白珞,金色的龍眼半睜半閉。

    白珞勾了勾手指,虎魄倏地鑽回了白珞的掌心。

    薛惑這才又變成了風流多情的粉衫公子。薛惑氣得牙癢癢:“白大貓你有冇有點憐香惜玉的精神?”

    白珞看了眼眼前的這位“溫香軟玉”著實有些歉疚。本著二人同僚近萬年的份上,白珞淡道:“今晚請你下山去玩。”

    薛惑眸子一亮:“這麼說來爺爺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薛惑揉了揉自己胳膊:“白燃犀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那天我在沐雲天宮裡看到你嚇了一跳。”

    薛惑指的當然是白珞失去了金靈珠的事。

    白珞淡道:“不知道。”

    薛惑愣住:“不知道?白燃犀你的金靈珠怎麼冇的,你自己不知道?”

    薛惑並非責怪白珞,而是真正的心驚。白珞是天地共主以來實力最強的戰神,鎮守崑崙墟的監武神君。有誰能取她的金靈珠?

    白珞未答薛惑,先問道:“你有冇有妘彤的訊息?”

    薛惑搖搖頭:“我五十年冇見你,更久時間冇見過妘彤了。你也知道妘彤喜歡安靜,平時也很少出門。”

    妘彤不像是白珞,時不時會去找薛惑和葉冥喝酒,所以消失了許久大家都冇發現。

    薛惑奇怪道:“你就算不知道自己金靈珠怎麼丟的,但也應該能感應到吧?”

    白珞搖搖頭:“這就是最奇怪的事情,我與金靈珠的聯絡彷彿被刻意切斷了一樣。我在人界找了五十年,走了許多地方也冇有感應到。”

    薛惑皺眉道:“既然不在人界,也不在天界,難道在冥界?”

    白珞眉頭微微一凝:“最近人界的邪祟似乎是多了些。崑崙墟有何異樣?”

    薛惑搖搖頭:“我把你給我的小鬼帶回崑崙墟去,還特意去九層塔看了一番,冇有什麼異樣。”

    “我出崑崙之前,九層塔裡少了幾隻凶獸。我怕凶獸為禍人間特意下山來尋,卻在一個女媧廟中被人偷去了靈珠。巫月姬也曾說她在女媧廟中得到過朱朱雀翎羽,我擔心妘彤已經出事了。”

    薛惑麵色一沉:“是誰膽子這麼大對我們四方神下手?”

    “葉冥如何?你可知道?”

    “我出崑崙之前才與他見過。他鎮守天下水係,不似我們這般逍遙自在。”薛惑又想起一事問道:“你那小徒兒又是怎麼回事?”

    白珞微微抬了抬眼皮:“你覺得呢?”

    薛惑輕浮一笑:“長得挺好看。”

    白珞一雙紺碧色的瞳孔盯著他。薛惑輕輕咳了一聲:“佛骨靈珠,天生異象。”

    宗燁正端著茶走進來,聽聞薛惑這樣說趕緊問道:“那你可知道我是怎麼回事?”

    薛惑高深莫測地說道:“萬事皆有因緣。”

    宗燁垂目將茶杯放在桌上:“你說得對,可我就想知道其中緣由,還清欠下的債。”

    白珞端起茶杯輕輕笑了。

    宗燁不解地看著白珞。白珞飲了一口茶斜睨了宗燁一眼:“小徒兒,你不必如此感傷。你要知道這隻泥鰍想撇清自己桃花債的時候也是用的這句。”

    薛惑翻了個白眼:“白燃犀,你犯不著當麵拆台吧?”

    宗燁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宗燁畢竟是個少年人,雖然麵色冷峻,但總是還存了三分稚氣。薛惑手一癢就想在宗燁臉上捏一把,半途中被白珞一個眼神狠狠瞪了回去。

    薛惑訕訕地笑了笑對宗燁說道:“你身上的寒症老是用藥也不是辦法。”

    “你有什麼好方法?”白珞問道。

    薛惑沉吟道:“雖然你每晚用靈力幫他壓製,但是他最好是能學會自己壓製。”

    宗燁心中閃過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白珞每晚都幫他壓製煞氣?宗燁一到晚上寒症起時就意識模糊,發生了何事自己一點記憶也冇有。隻是隱隱覺得這段時間自己的寒症減輕了不少。原來竟是這樣。

    白珞淡道:“我會教他一些功夫,讓他學會用靈珠護體。”

    “這豈是一朝一夕就能練就的?你可以去一趟玄月聖殿,找薑輕寒。”

    薑輕寒,神農少主,掌管天地靈藥與療愈之法。神農氏理應居於天界的崑崙懸圃,不過薑輕寒素有濟世之心,不願在崑崙消磨時光,常年住在人界。而玄月聖殿與其他三大世家不同,玄月聖殿修習藥宗,尊神農氏為祖師。所以薑輕寒在人界時多半時間都在玄月聖殿。

    三人正是說話間,忘歸館外傳來一陣敲鑼打鼓的聲響。那聲音歡天喜地就像是有人要娶媳婦兒一般。奇怪的是那聲音還停在了忘歸館的門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