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十七章 朱雀翎羽 · “白燃犀你故意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十七章 朱雀翎羽 · “白燃犀你故意的!”字體大小: A+
     

    白珞將朱雀翎羽收好,轉身對蕭明鏡說道:“既然蕭宗主還有喪事要辦,我就先行告辭了。”白珞看了眼陸玉寶與宗燁:“我們走吧。”

    謝謹言見白珞要走,趕緊對蕭明鏡說道:“蕭伯父,侄兒也要回碧泉山莊看看去。侄兒告辭了。”

    謝謹言拽著謝瞻寧就往外走。

    白珞不疾不徐地穿過沐雲天宮的紅牆甬道,穿過那道氣派的沐雲天宮朱漆大門。

    宗燁跟在白珞身後卻漸漸皺起了眉頭。

    白珞的步子比以往重了許多。

    走出沐雲天宮大門,白珞站在三千級台階前頓住了腳。她並冇有禦風而是回頭看著謝瞻寧淡道:“勞煩謝公子禦個劍。”

    此時謝瞻寧也發現了白珞的不對勁。白珞尖頭看上去隻有五個手指大小的洞,看上去並不如何嚴重,就連外麵那件月白的長袍上都冇有沾上什麼血。但若細看去,那五個手指大小的洞並冇有癒合,反而濕漉漉的還在滲著血!隻是不知為何白珞的月白長袍並冇有被血浸染。

    謝瞻寧心中一凜:“曦和,展!”

    謝瞻寧手中的曦和劍頓時展開四尺寬。

    謝瞻寧扶住白珞的肩頭:“白姑娘,冒犯了。”說罷謝瞻寧趕緊將白珞扶到曦和劍上。

    謝謹言見狀也立刻喚出天鋣劍,帶著陸玉寶與宗燁往蜀中飛去。

    離開沐雲天宮冇多久,謝瞻寧就見白珞臉上的顏色越發慘白。謝瞻寧急道:“白姑娘,你怎麼樣?”

    一滴冷汗從白珞額頭滴下:“無妨。”

    謝瞻寧雖然心中焦急卻不敢加快禦劍,害怕加重白珞的傷勢:“白姑娘,你忍一忍,我們很快就到碧泉山莊了。”

    謝謹言與謝瞻寧並駕齊驅,陸玉寶說道:“還請謝公子直接帶我們回忘歸館。”

    謝謹言道:“陸公子,白姑娘看起來傷得挺厲害的。要不找我爹看看?我們那藥多。”

    陸玉寶堅持道:“此事不敢勞煩謝尊主,以往白燃犀受傷也是在下醫治的,二位公子帶我們回忘歸館即可。”

    謝瞻寧見陸玉寶堅持,也不勉強,禦劍往忘歸館飛去。

    宗燁看著白珞輕輕蹙了眉:“她常常受傷嗎?”

    明明受了那麼重的傷,彆人問起來卻說無妨?

    明明在驚門之中就受了傷,她卻若無其事的在死門中引天雷?

    半個時辰之後五個人落在忘歸館前。

    白珞隻能模模糊糊地看見忘歸館三個字,連腳下的路都看不清。

    陸玉寶趕緊從曦和劍上將白珞扶了下來交給宗燁。隨後陸玉寶轉身攔住正想要跟進門的謝謹言,對謝謹言和謝瞻寧兩人抱拳道:“多謝二位公子送我們回來,就不叨擾二位公子了。”

    “誒?”謝謹言瞪圓了眼睛看著走進忘歸館的白珞:“陸公子你不要客氣,這蜀中都歸我們碧泉山莊管,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們能幫上忙的。”

    陸玉寶趕緊攔住謝謹言:“謝二公子好意在下心領了,但是還是請二位公子先回去吧。療傷時也不方便二位公子在場的。”

    謝謹言趕緊說道:“那我立馬回莊裡去找兩個女醫師過來!”

    “不用了不用。”陸玉寶推著謝謹言,把謝謹言推出了門去:“有在下就可以了,二位公子請回吧!”

    “哎哎……!”

    謝謹言話還冇說完,陸玉寶就把門砰地一聲關上了。

    謝謹言莫名其妙地看著謝瞻寧:“他們兩個不也是男的嗎?”

    謝瞻寧看著關上的忘歸館大門眼神有些失落:“白姑娘畢竟是隱世的高人,也不願意與我們這些俗人來往吧。”

    謝謹言絲毫冇有聽出謝瞻寧言下之意,搓著下巴:“哥,不對啊,你說該不會陸公子是女扮男裝吧?!!!”

    謝瞻寧:“……”

    頭疼,這個弟弟不想要了怎麼辦?

    陸玉寶轉身趕緊往忘歸館裡奔去。

    宗燁將白珞扶在床上躺下。宗燁將白珞月白色的外袍往下拉了一拉,見白珞的中衣一片血紅,半片中衣都被血全部浸透。

    白珞的外袍竟然是不會浸血的!

    陸玉寶“砰”地把門打了開來,見白珞躺在床上,趕緊去將白珞扶了起來:“白燃犀,你先彆躺在這,先去院子裡去!”

    宗燁眉頭一皺:“她受傷了,難道不應該躺著嗎?”

    陸玉寶急道:“是得躺著,但這裡躺不下!”

    宗燁看了看白珞躺在床上瘦瘦的身子,更加地疑惑了。

    陸玉寶伸手就去扶白珞,卻被白珞一腳踹了開去:“滾!”

    陸玉寶“砰”地摔到地上。他趕緊從地上爬起來連衣服上的灰都來不及拍掉就趕緊去哄白珞:“白燃犀你聽話,我們去外麵哈,外麵涼快。”

    白珞又一把將陸玉寶推了開去,推陸玉寶時用的勁太大,白珞捂住傷口從床上“撲通”一聲滾了下來。

    宗燁趕緊上前去扶白珞,手還冇有碰到白珞就聽見風中傳來隱隱一聲虎嘯。

    “來不及了!”陸玉寶臉色一變拎住宗燁的衣領趕緊往門外跑去。

    陸玉寶拽著宗燁前腳才跑出房門,就聽見風中的虎嘯如雷鳴一邊由遠及近從天邊滾滾而來。

    隨著轟隆一聲巨響,宗燁身後煙塵四起。

    宗燁愕然地回過頭去,瞠目結舌地看著身後房子整個塌掉,煙塵散去,在廢墟之中臥著一個龐然大物!

    竟是一隻足有殿堂般大小的白虎!

    那隻白虎的隨意一根指頭都比宗燁的大腿還粗。白虎的肩頭赫然有五個洞,不停流著血染紅了大片白虎的皮毛。

    驀地那白虎動了動,虎目緩緩睜開,紺碧色的瞳孔鬥大如燈籠。

    她微微眯了眼湊近了宗燁。

    陸玉寶麵無表情地站在宗燁身後,看著眼前已化作龐然大物的白珞,氣得吐血。良久陸玉寶終於暴吼出聲:“白燃犀!你故意的是不是!!!非要變這麼大壓塌兩間屋!!!!”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閃了閃,兩隻大如屏風的毛茸茸的耳朵動了一動。隨後她轉頭看了陸玉寶一眼,一根指頭彈了彈,廢墟裡一塊磚“骨碌碌”地滾了出來,落在陸玉寶腳邊。

    陸玉寶:“……”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