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十三章 朱雀翎羽 · “借個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十三章 朱雀翎羽 · “借個火”字體大小: A+
     

    謝謹言渾身上下摸了一遍拿出一張空白的黃紙來遞給白珞:“現成的符籙冇有你可以畫一個。”

    白珞皺眉將黃紙接了過來:“怎麼畫?”

    剛纔是誰說的要求雨召龍王來的?

    謝謹言嘴角抽了抽,耐著性子勸到:“白姑娘我覺得這辦法估計是行不通的。”

    謝謹言想著白珞極愛麵子,輕輕咳了一聲換了種說法:“白姑娘你看啊,都說了開生門是要天火,你就算求了雷來天上冇有火也許也不奏效呢?”

    白珞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唔,你說得有道理。”

    孺子可教啊!

    “那白姑娘我們趕緊想想彆的辦法?”

    白珞抬頭看著謝謹言:“應該寫什麼?”

    “啊?”謝謹言瞪圓了眼睛看著白珞。白姑娘你剛纔有冇有認真聽我說話啊!

    白珞有些不耐煩地看著謝謹言:“你到底知不知道?”

    眼見白珞準備直接去問蕭明鏡去。謝謹言趕緊將白珞攔住。白珞好歹是出身蜀中的名人,怎麼能在沐雲天宮麵前丟這個人?

    求雨的符籙上應該寫什麼,三歲小兒都應該能背好吧!

    謝謹言翻了一個白眼,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東方無極無量品至真某乞左青龍孟章甲寅角宿天門星君。”

    “……”白珞眉頭微微一蹙:“怎麼字那麼多?”

    隻見白珞低下頭,指尖聚了點金靈流,在黃紙上寫下兩個狗爬大字:“雨來。”

    謝謹言:“……”

    這要是能招來雨真是見了鬼了。就這狗爬字,放在街邊連半個銅板都賣不出去吧。噢,不,不是賣銅板的事,可能會被口水淹死!

    白珞拿起自己寫的符籙左看右看,覺得還挺滿意。

    她扒開樹叢看了看外麵,密林中千隻帶著冷焰的鳥在空中飛翔。白珞回頭看著蕭明鏡:“蕭宗主,待會兒雷劈下來的時候你再帶著他們出來。”

    “好。”蕭明鏡沉聲道。在幻境裡經曆了這麼多事,蕭明鏡雖然不知道白珞的來曆,但也知道她的實力不在自己之下。

    宗燁輕輕蹙眉:“你要自己出去?”

    白珞挑起嘴角看了一圈洞裡的人:“難道這洞裡還有誰能幫我不成?”

    謝謹言勸道:“白姑娘可以不必這麼冒險,我們還能想想彆的辦法。”

    謝謹言叨叨得白珞心煩,白珞看著謝謹言道:“我也可以把你帶上去,引雷的時候當火把點了,你去不去?”

    謝謹言:“……”

    白珞一拂衣袖從樹叢中走了出去。

    “啾啾~”,上空傳來幾聲鳥叫。冷焰在數千隻鳥兒的羽翼下燃燒,盤旋在白珞的頭頂。

    白珞左手捏起風字訣在身下一拂,勁風自平地而起托著白珞緩緩向上空飛去。月白色的衣袍在空中飛揚,墨發在冷焰中糾結,紺碧色的瞳孔在冷焰的映襯中,愈發地冰冷。

    “啁~”一聲嘯叫,王鷲朝白珞振翅撲來。千隻鳥兒跟隨著王鷲齊齊向白珞襲來。白珞紺碧色的瞳孔一凜,左手輕輕一拂,結了個薄一點的風陣。王鷲的利爪隻能侃侃從白珞耳旁劃過。

    王鷲一擊不中更是發了狠地向白珞襲來。

    白珞兩個指頭捏著那張寫著狗爬字的符籙,伸手在王鷲羽翼下冷焰下輕輕一劃,懶懶一笑:“借個火。”

    符籙瞬間被冷焰點燃。

    白珞左手結了個左雷局,朗聲道:“四時五行,日月為廣!五神從我,周遊四方!”

    霎時間風起雲湧,轟隆隆的雷聲從天邊傳來。

    也不知是白珞的風陣還是符籙引來的天地色變,狂風吹得人睜不開眼睛。

    站在密林中的蕭老夫人與蕭明鋒煞時變了臉色。

    蕭明鋒雙手往胸前一收,急急喚回王鷲。

    王鷲“啁”地一聲嘯叫,往往下俯衝而去。

    白珞冷冷一笑:“想跑?還等你們燃天火呢!虎魄!風刃!”

    勁風驟然擋住王鷲的去路。王鷲急得在空中橫衝直撞,但那風卻像是網子一樣,將那些鳥越收越攏。

    白珞抬頭看著上空。一道亮光從厚厚地雲層之中滾滾而過。

    “劈啪”一聲響,一道天雷直擊王鷲,王鷲騰地燃起熊熊烈火。

    謝謹言探頭一看:“臥槽!真的有雷!”

    一瞬間數千道雷從天而降,在白珞身邊炸響,數千隻鳥被閃電劈成了數千顆火球。被幻體燃燒反噬的人在密林中發出陣陣慘叫。

    火光燒紅天空,夜空如一塊烙鐵一般,又像是倒懸的地獄。

    洞中盛染後背射出一道紅光,一片羽毛自盛染的後背浮現:“七少爺!門要開了!”

    “走!”蕭明鏡結下一道火陣,往外衝去。

    火光沖天,天幕中似被撕開了一道口子。

    蕭老夫人見盛染被蕭明鏡帶走:“抓住他們!抓住他們!”

    但那數千個傀儡幻體被火吞噬,哪裡還有人能抓得住他們!

    “轟隆隆”一聲雷聲過去,天空中的數千個火球落進密林之中。似烈火澆油,熊熊火焰在一瞬間見整個祭祀陵吞噬。

    火光之中,蕭老夫人抬起臉看著白珞,一張蒼白詭異的臉似在融化,她笑聲尖利,穿透火光迴盪在蒼穹:“你以為你走得了嗎?你以為你逃得掉嗎?你逃不掉!你必須得死!必須得死!”

    白珞在空中低頭冷冷看著蕭老夫人。顯然蕭老夫人這番話是對著她說的。

    蕭老夫人死魚般的瞳孔對上白珞紺碧色的眼眸,她的嘴角向耳根裂去,火已經燒到了她的臉上。她的臉似被火溶化一般,她看著白珞固執地笑著,那笑容嫵媚得很:“我找到你了的,你就逃不了了。”

    白珞心中突地一跳。蕭老夫人那笑容竟然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蕭老夫人仍舊笑著:“你必須要死。”

    白珞冷冷看著蕭老夫人一笑,想要本尊的命,冇那麼容易!

    白珞手腕輕輕一轉,朱唇輕啟:“虎魄!碎、鬼!”

    金色光刃霎時間穿透火光。厲鬼在被火焰焚燼之前就被虎魄絞得魂飛魄散。死門中天崩地裂,祭祀陵向下沉去,十三根石柱轟然倒塌。

    霎時間的煙塵與火光並起,在空中再也看不清死門的狀況,隻有被碎鬼絞殺的傀儡傳出的陣陣慘叫。

    白珞頭也不回地往天幕之間的縫隙中躍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