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十二章 朱雀翎羽 · “求個雨試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三十二章 朱雀翎羽 · “求個雨試試”字體大小: A+
     

    “啁”一聲嘯叫,白珞一抬頭,在她們上方一隻王鷲盤旋不去。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一凜,虎魄揚起,將王鷲劈得粉碎。

    “看來這裡也藏不了多久了。”白珞淡道:“阿染姑娘,小梁柔是否是在這裡吃生魂?”

    盛染點點頭:“我進不去死門,但是小梁柔可以,她攝取生魂的時候就是從死門出的。”

    白珞微微蹙眉:“不對,死門不會有隻能返,不可能進出。八門之中隻有生門可以進出。這裡一定有路去生門。”

    小梁柔從盛染懷裡幽幽轉醒:“天火可開生門。”

    “天火?”

    小梁柔冇有答白珞,隻是回頭看著盛染:“我真的冇有死?我是活的?跟她們一樣?”小梁柔指了指白珞。

    盛染心中一擰,點了點頭。

    隻是這樣的小梁柔和死了又有什麼區彆呢?

    小梁柔看了看被綁住的雲鶴和藏雀,大大的眼睛裡暗淡無光:“可是我殺了好多人啊。”

    小梁柔回頭看著白珞:“我即便出去也隻是一道影子,我不知道那算不算生門,但是能出去。”

    小梁柔是困在不相鏡中的魂靈所化出的實體。她實體也隻在幻境中才能維持,從生門出去自然隻有一道影子樣的魂魄。

    小梁柔指了指盛染:“每次她背上的羽毛印記亮了我就能出去。每次她羽毛亮之前都會有天火。”

    “什麼樣的天火?”

    小梁柔比劃了一下:“就是火球在天上燃燒。”

    白珞想起那日看到的蕭明鏡放出試探結界的天火:“蕭宗主你可否試一下?”

    蕭明鏡咬牙道:“這並不難,但要是不湊效的話,我們就藏不了了。”

    白珞看了看遠處的火光:“方纔王鷲已經找到了我們,你就是不放天火我們也藏不了多久了。”

    “好,那我便試試。”蕭明鏡雙手結了裂字訣,整個人後背如業火紅蓮淩空綻放。海冬青一聲嘯叫裹挾著火光猛地往蒼穹衝去。

    漆黑的夜空中,海冬青如一朵在夜空中炸開的煙火,隻見海冬青越飛越高,兩側羽翼照亮半邊天際。

    但是空中一點變化也冇有,盛染後背也冇有變化。

    海冬青失去目標,徒勞地在上空盤旋。

    “啁”一聲嘯叫,王鷲裹挾著藍色的冷焰向海東青衝了過去。一爪抓向海冬青。海冬青羽翼下的烈焰頓時被壓倒。

    林外火光迅速地朝白珞他們圍了過來。幾聲嘯叫響起,“啞啞”幾聲烏鴉叫聲響起,林間被一片冷焰照亮,數千隻鳥在密林間展翅朝白珞他們撲了過來。

    雲鶴與藏雀似受到了召喚一般,身軀不斷地扭動了起來。在他們兩人的身後一隻雲鶴與藏雀展翅飛起。

    白珞咬破自己的手指,在雲鶴與藏雀眉間各點了一滴血渡入靈力。雲鶴與藏雀藏彷彿恢複了意識,身後的幻體铩羽而歸。

    謝謹言驚道:“白姑娘這招不管用,這天空對於幻境來說就是尋常天空,點不燃的!”

    蕭明鏡被剛纔蕭明鋒王鷲的一擊重傷,嘴角都滲出了血絲。他趕緊將盛染攙扶起來:“先管不了那麼多,我們得先找地方躲起來。”

    蕭明鏡護著盛染,白珞攙扶著藏雀,宗燁攙扶著雲鶴,謝謹言抱著小梁柔,一行人趕緊向密林深處跑去。

    謝謹言一邊跑一邊問:“小鬼,這裡哪裡還有能藏人的地方?”

    小梁柔往遠處指了指:“那邊有我藏食物的地方。”

    謝謹言:“……”聽起來不像是個什麼好地方呢。

    眾人在小梁柔的指點下七彎八拐地跑進一個山洞裡。

    宗燁在山洞前擺了些草木將山洞擋住。洞穴深處隱隱飄出一股腐臭。

    白珞指尖拈出數朵金色的木棉花。木棉花飄蕩在洞穴裡,照亮洞穴的各個角落。

    木棉花照亮了洞穴謝謹言卻是眼前一黑。這洞裡烏七八堆滿了殘肢和骨頭。

    果然是藏食物的地方!

    謝謹言低下頭,小梁柔還被自己抱在懷中。“嘎!!!!”謝謹言一聲鵝叫將小梁柔扔了出去。

    小梁柔摔在地上,揉著屁股,撅著嘴看著謝謹言:“這有什麼好大大驚小怪的。”

    白珞從樹枝的縫隙中探頭看了看,外麵的火光星星點點的,天空中的冷焰將整個密林照得亮如白晝。看來這洞裡也就隻能歇歇腳而已。

    蕭明鏡安頓好了盛染,輕聲問道:“阿染,幫你附身在梁柔身上的人是不是巫月姬?”

    盛染眼神閃了閃。

    蕭明鏡沉聲道:“我沐雲天宮之中有這個本事的也就隻有巫月姬。”

    盛染緊緊拽住蕭明鏡的衣袖:“七少爺,你不要去找她!”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一凜:“控製你的是巫月姬?所以天火是從不相鏡落下,不是鏡內!”

    謝謹言趕緊把長命鎖從懷裡摸了出來:“我趕緊跟我哥說說,讓他想想辦法。”

    “不用了。”白珞冷道。

    “不用了?”謝謹言詫異地看著白珞:“為什麼?”

    “巫月姬就在沐雲天宮,她既然是背後操縱之人怎麼會不知道我們落進了幻境?既然知道,又怎會輕易讓你哥幫忙?你的長命鎖自驚門中用過那一次就斷掉了,你就冇發現冇對嗎?”

    謝謹言頓時驚道:“那我哥是不是有危險!”

    “不一定,元蒼朮,陸玉寶他們都在沐雲天宮裡。巫月姬不會公然與四大世家為敵。”

    謝謹言頓時泄了氣:“天火必須從外麵引,但又不能跟我哥聯絡,這該怎麼辦?難不成就隻能死在這裡了?”

    謝謹言回頭看了看這跟亂葬崗一樣的洞穴,要是真的死在這裡……可能臭得比外麵快些吧?!

    真是太絕望了啊!

    白珞淡道:“也不一定。既然天火能劈開生門,天雷應該也能。你們誰有求雨的符籙?”

    “求雨?”難為謝謹言把眼睛瞪那麼圓:“要求一道能把這幻境劈開的雷,得多大的雨?再說了,我們在幻境裡麵能有效嗎?”

    白珞奇怪地看著謝謹言:“你們求雨不是求龍王嗎?”

    “是啊,是求龍王,但又不是龍王真的來。”

    白珞:“我可以試試。”

    謝謹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