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十九章 朱雀翎羽 · “你就是噬魂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十九章 朱雀翎羽 · “你就是噬魂影?“字體大小: A+
     

    “月光白,洗衣裳,打發阿哥去學堂。”

    “綠豆青,嫁觀音,觀音下來拜四拜。”

    “喂酒盅,酒盅漏,滿姑做仔食新娘。”

    謝謹言從白珞身後探了個頭出來凶道:“小鬼,你再唱我揍你啊!”

    小梁柔陰幽幽地回頭看了謝謹言一眼,“呲”地一聲將嘴角扯向耳根兩旁,露出一口參差不齊的牙齒。

    謝謹言一驚趕緊又躲回到白珞身後。

    白珞冷冷地往左讓了一步。

    謝謹言趕緊又往宗燁身後躲去。

    宗燁:“……”

    小梁柔捂著嘴嘻嘻一笑,歪著頭看了看謝謹言:“你們好奇怪,怎麼不問我被吃的新娘是誰啊?”

    白珞掃了小梁柔一眼:“反正不會是你。”

    小梁柔歪著腦袋看著白珞:“為什麼啊?”

    白珞表情有些嫌惡:“太醜,當不成新娘。”

    小梁柔:“……”

    蕭明鏡在這密林中走著,越走越臉色越沉:“這條是去祭祀台的路。”

    小梁柔好笑道:“當然是去祭祀台,否則你以為他們會帶盛染去哪?”

    順著崎嶇的山路從密林中穿過,很快就看到了火光。

    從密林而出是一片平原,祭祀台高築在平原之上,回字形十三級四方形祭祀台有數丈高,層層上收。祭台周圍築二十八根巨石柱,分彆為二十八星宿。祭壇正中盛染被綁在木柱上,四周全都放滿了木柴。

    站在祭壇前的人,各舉了一支火把,上千隻火把宛如一條火龍。

    千人齊聲唱道:“天地靈靈,頭截甲兵,左居南鬥,右居七星,何神不伏,何鬼不驚。天地靈靈,頭截甲兵,左居南鬥,右居七星,逆吾者死,順吾者生。”

    小梁柔示意眾人不要發出聲音:“他們隻有一個目的,就是用梁柔祭天。”

    幻境中的人思維都趨於簡單,有的隻是執念和遵從命令。

    隻見蕭老夫人從輦輿之上緩緩走下來,似在唱祝禱之詞。

    眾人躲在稍遠一點的巨石後麵,蕭明鏡雙目通紅,手指緊緊摳著石頭,手指關節已然泛了白。

    “這不是真的。”蕭明鏡喃喃道。

    小梁柔譏諷道:“這可都是盛染的記憶,你還有什麼不信的?”

    “我娘說阿染嫁去了姑蘇,嫁給了還算殷實的商戶。”

    小梁柔嗤笑道:“你便信了?”

    “我……可娘為什麼要騙我?”

    小梁柔笑道:“因為蕭老夫人不喜歡這個新娘啊。”

    蕭明鏡心中一痛,原來自己竟是害了盛染的性命麼?

    蕭明鏡聲音黯啞:“我知道娘不願意我納阿染,所以她將阿染嫁去了姑蘇。我以為她真的嫁去了姑蘇,我從未問過。”

    白珞蹙眉道:“這倒是能解釋為什麼阿染姑娘會那麼恨蕭老夫人了。這是阿染姑孃的記憶,也正是因為她恨,所以蕭老夫人纔會是那麼可怖的樣子。”

    這也是為什麼蕭老夫人身前不過是法力平平的女流,但在這幻境裡麵卻十分厲害。

    隻是……

    白珞回頭看了梁柔一眼。

    這幻境裡都是死人,為何梁柔會在這裡?

    柔夫人現在可還活著。

    還有小梁柔與這裡麵的這些人不同。這裡的人大多隻是一縷命魂,因為在幻境之中纔有了實體。而小梁柔卻是實實在在的精怪。

    “小鬼,這裡有多少人是你抓來的?”

    小梁柔戒備地看了白珞一眼:“你說過不抽我的。”

    白珞冷冷看著小梁柔不語。

    小梁柔服軟道:“好,我說就是嘛,也冇多少。就幾十個人而已。我在這裡總得吃東西吧?”

    “你你你……你就是那噬魂影?!”若不是這巨石背後空間小,謝謹言又想蹦到白珞背後去。

    小梁柔“嘻嘻”一笑:“這個名字不好聽。”

    謝謹言:“……”這是關鍵點嗎?

    謝謹言指了指拿著火把的人群:“這裡人這麼多,你說你隻吃了幾十個人,我不信。”

    小梁柔有些吃驚地看了看自己:“我很胖嗎?我不胖啊。我吃得很少的。”

    嗯,吃得很少的。隻吃了幾十個人而已。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白珞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有記憶的時候就在這裡了。盛染告訴我,我的名字叫梁柔。”

    謝謹言站在巨石後的陰影裡,與小梁柔的位置呈筆直的對角線:“你平時不是去外麵吃影子麼?那你是怎麼出去的?”

    小梁柔不滿道:“我吃的是生魂,影子有什麼好吃的?”

    謝謹言戳了戳白珞:“白姑娘,你快把這個小鬼超度了!”

    小梁柔翻了個白眼,指了指遠處祭壇上的盛染:“我也不是隨意就能出去的。盛染身上有個印記,隻有印記泛紅的時候我才能出去。”

    “什麼樣的印記?”

    小梁柔比劃了一下:“大概這麼大,羽毛的樣子。印記亮的時候,我就算不想出去也不行,必須要去捉一個生魂回來才行。”

    紅色的羽毛!

    白珞與宗燁對望一眼,果然是朱雀翎羽!

    難怪盛染可以凝出這樣的幻境。隻是盛染是啟動死門的關鍵,想必操作這個幻境的另有其人。

    蕭明鏡雖然不知道朱雀翎羽的事,但聽小梁柔這樣說也猜到操縱這幻境的不是盛染。蕭明鏡咬牙切齒道:“巫月姬!”

    當時紅隼送的壽禮就是被藏雀接了去,想來定不是什麼好東西。難怪噬魂影能操作藏雀。

    柔夫人在香爐中扔的夢涎香會催動幻境,但那一點點夢涎香是遠遠不夠的,定是這幻境裡麵還有不少。但這不相幻境中,不辨六根,不明六識,那夢涎香的味道是聞不到的。

    “得想辦法把阿染姑娘救下來,否則我們還冇想到辦法出去,這幻境就塌了。”

    謝謹言奇怪道:“白姑娘不對啊,那些人裡麵冇有蕭宗主。”

    白珞皺眉看了看蕭明鏡。

    謝謹言趕緊說道:“我說的是年輕的那個蕭宗主。你看啊,走在那後麵的人,是我們從初雲殿中出來的時候抬我的那個人。那人不是早被你一鞭子打得魂飛魄散了麼?他既然都在這,估計幻境中所有人都在這裡有個傀儡,但是冇有蕭宗主。而且我們從初雲殿出來之後,就再冇出現過。”

    宗燁看了眼蕭明鏡說道:“人的記憶不會全都是壞的,既然有壞的,也應該有好的。”

    謝謹言恍然大悟:“既然是好的回憶,那肯定來不了三凶門。難怪這裡冇有蕭宗主。”

    蕭明鏡聽著謝謹言他們這樣說著,臉色越發的蒼白,傷痛之情掩都掩飾不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