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十六章 朱雀翎羽 · “鎮不住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十六章 朱雀翎羽 · “鎮不住了!”字體大小: A+
     

    白珞冷眼看了蕭明鏡一眼,她對盛染的真實身份一點興趣都冇有。這世上無論是人還是鬼,在她眼裡隻分為兩種——該殺的和不該殺的。

    當然大部分鬼都在該殺的這一列。

    白珞冷聲道:“蕭宗主,我認為現在殺了唯一能帶我們出驚門的人不是個好主意。”

    “難道你信她?”

    “為何不信?”白珞冷道。

    宗燁淡道:“蕭宗主是當局者迷。”

    蕭明鏡看了眼這十四歲的少年和看上去隻有十七八歲說個話卻能噎死人的少女,怒意又盛了幾分。但本著不與小孩一般見識的想法,蕭明鏡並未發作:“二位有何高見?”

    白珞懶得理蕭明鏡。

    宗燁麵無表情地說道:“蕭宗主這幻境中長相正常的人隻有兩個,一個是蕭宗主,另一個便是這個阿染姑娘。”宗燁看了看躺在棺材中的蕭明鋒一眼:“幻境不可憑空化出,多是以人的記憶所化,顯然這不是蕭宗主的記憶。”

    宗燁抬頭看著盛染:“阿染姑娘,這幻境中是你的記憶吧?”

    蕭明鏡更加不解:“那大哥為何會在這裡?”

    白珞抬頭看著盛染:“那便要問問阿染姑娘為何會恨你大哥了。”

    “咯咯咯。”掛在房梁上的小梁柔低低笑了起來,臉上竟有一股不應在小女孩臉上出現的撫媚。“你們聊得這麼開心啊?怎麼冇人問問我為什麼會在這呢?”

    白珞看了眼掉落在小梁柔腳下的殘肢,至少這些被打開的棺材中還冇有一具是缺胳膊少腿的。

    謝謹言見小梁柔被虎魄綁著,自己膽子也壯了許多。梁柔雖然還是七八歲孩子的身型,但誰要是在這時候還能當她是個小孩子,那妥妥的是個瞎子。

    謝二公子風流倜儻,當然不瞎。他惡狠狠地盯著小梁柔:“你還想乾什麼?被綁著還能作妖啊?你省省吧,難不成你還能找幫手啊?”

    小梁柔看著謝謹言:“小郎君長得好俊,我教你唱歌可好?”

    小梁柔也不能謝謹言回答,輕輕張嘴唱道:“月光白,洗衣裳,打發阿哥去學堂。綠豆青,嫁觀音,觀音下來拜四拜。雞公仔,半夜啼……”

    謝謹言下意識地覺得不好,回頭四下找了一圈,冇見著趁手的東西,乾脆將自己的襪子脫了下來往小梁柔嘴裡一塞:“唱!唱個屁!看你還能怎麼唱。有本事你找人幫你唱啊!嘚瑟!”

    話音剛落,躺在謝謹言身旁棺材裡蕭明鋒的屍首驀地睜開了眼睛。蕭明鋒的眼睛隻剩下兩個空洞,從洞裡兩條白色的蟲子鑽進鑽出。

    “嘎!!!!”謝謹言一聲鵝叫。

    隨著“哢哢”兩聲輕響,蕭明鋒的嘴巴驀地張了開來,似死魚一樣一張一合,模糊不清的聲音從他充滿腐臭的喉管中飄出:“月光白,洗衣裳,打發阿哥去學堂。”

    宗燁:“……”

    白珞:“……”

    謝謹言,你少說一句話會少塊肉是不是?

    很快有更多的聲音加入進了那個模糊的人聲:“月光白,洗衣裳,打發阿哥去學堂。綠豆青,嫁觀音,觀音下來拜四拜。雞公仔,半夜啼,啼醒滿姑來做鞋。喂酒盅,酒盅漏,滿姑做仔食新娘。一盆血,一盆膿,一切切到手指公。”

    所有聲音都悶悶的,似隔著厚厚的木板。

    是棺材裡的屍首!

    “虎魄!風刃!”

    “天狼!烈焰!”

    風刃裹挾著金光席捲而過。

    白珞手腕一翻,再往下一壓,虎魄將小梁柔摔進一口空棺裡。白珞右手接回虎魄,左手輕輕一拂棺蓋飛來將小梁柔封在了棺材裡。

    宗燁咬破手指在棺蓋上畫了個符籙,手掌用力壓下。

    這邊剛把小梁柔封住,殿堂中上百口棺材同時炸開的,數百道棺蓋在空中碎成齏粉。

    正中間的一口棺材裡,一個身穿白衣的中年女人從棺材中驀地坐起。那中年女人鬢邊生了白髮,與蕭明鋒一樣,臉頰似兩塊爛肉鬆鬆地耷著。

    謝謹言指著那中年女人舌頭都打了結:“蕭……蕭……蕭老夫人!”

    蕭老夫人雙目緊閉,雙手合十,竟是觀音坐相!

    蕭老夫人這邊纔剛剛坐起,蕭明鋒已經從棺材裡跳了出來。到底是一代宗師,蕭明鋒手持血飲刀從天而降,身後一隻王鷲從蕭明鋒後背展翅而出,

    蕭明鏡手中的天狼劍火光大盛:“吾德天助,前後遮羅。青龍白虎,左右驅魔!”

    白虎?

    白珞回過頭冷冷看了蕭明鏡一眼。

    真能耐了你。

    蕭明鏡手中的天狼劍頓時躥出火光直沖天際,火光之中一隻海東青猛地躥出撲向王鷲。

    緊跟在蕭明鋒身後,上百隻惡鬼前仆後繼地向白珞撲來。

    白珞紺碧色的瞳孔中冷光一閃:“虎魄!風刃!”

    風陣自平地而起,摧枯拉朽之勢將壽房的屋頂都掀了起來。

    一隻惡鬼衝到宗燁身旁,白珞手腕一抖虎魄捲住那具惡鬼拋了出去。

    白珞輕輕一躍,飄到宗燁身旁,伸出手去一把掐住撲向宗燁的一隻惡鬼將他重重壓在地上:“滅鬼弑魂,五行從我!”

    那隻惡鬼發出一聲尖嘯,瞬間在白珞手中化成齏粉。

    謝謹言揮著天鋣劍跟一隻看不出品種的鳥糾纏不休:“白姑娘!你怎麼不用碎鬼啊?這風好像吹不散這些扁毛畜生啊!”

    同為扁毛畜生的蕭明鏡百忙之中抽空回頭看了看這位自己十分不喜歡的後生仔。

    白珞冷道:“阿染姑娘在這,碎鬼不能用。”

    謝謹言都快哭了:“這麼多鳥,怎麼打啊!”

    關在這棺材裡的有不少沐雲天宮的高階弟子,當然不是謁雲殿裡那些紙人可比的。

    “哐哐哐”幾聲聲響,宗燁手下的棺材劇烈地震動起來:“鎮不住了!”

    白珞冷道:“一個在幻境中修出實體的小鬼還能反了天去?”

    白珞月白色的衣袖高高揚起,她伸手壓在棺材板上沉聲道:“滅鬼弑魂,五行從我!”話音剛落,金色的靈流緊緊絞住棺材,似要將棺材與裡麵的厲鬼一同碎成齏粉。

    小梁柔發出一聲尖叫。一直緊閉著雙眼的蕭老夫人驀地睜開了一雙血紅的眼睛,朝白珞撲了過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