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十四章 朱雀翎羽 · “你想都彆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二十四章 朱雀翎羽 · “你想都彆想”字體大小: A+
     

    杜門破,白珞他們站在長長的甬道中,四周都是迷霧辨不清方向。

    噠噠噠,噠噠噠。

    似乎是有人在濃霧中敲著竹筒。

    眼見謝謹言又要嚇出一聲鵝叫,白珞皺眉伸手在謝謹言麵前一拂將謝謹言的嘴巴粘了起來。

    迷霧中一個小女孩唱起了童謠。

    “月光白,洗衣裳,打發阿哥去學堂。”

    “綠豆青,嫁觀音,觀音下來拜四拜。”

    “雞公仔,半夜啼,啼醒滿姑來做鞋。”

    “喂酒盅,酒盅漏,滿姑做仔食新娘。”

    “一盆血,一盆膿,一切切到手指公。”

    濃霧中,一個小女孩紮著羊角辮從濃霧中拍著手走了出來。鮮紅的薄衫上掛著一個金色的長命鎖,隻是那件紅色的薄衫紅得不太正常,彷彿是血浸染出來的顏色。

    走得近了纔看清楚那小女孩的樣貌,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嘴唇紅得有些詭異。

    “阿柔?”蕭明鏡有些驚訝地看著小女孩。

    小女孩歪了歪腦袋看著蕭明鏡:“你來陪我玩嗎?”

    小女孩咧嘴一笑,滿口的牙卻是參差不齊沾著血汙。小女孩一咧嘴,便有一股濃烈的血腥氣衝了出來,駭得蕭明鏡倒退一步。

    白珞看著小女孩冷道:“經常有很多人來陪你玩嗎?”

    小女孩見白珞冇有被她嚇著,有些失望,歪著腦袋想了想:“他們都不好玩。”

    白珞俯下身紺碧色的瞳孔裡寒光一閃:“那你覺得我好玩嗎?”

    謝謹言白眼一翻,也不知道小女孩和白珞誰更嚇人!

    小女孩撅著嘴滿臉的不高興:“我不和你玩!”小女孩抬手指了指宗燁:“我要和他玩!”

    “嗬。”白珞冷冷一笑:“你想都彆想。”

    小女孩眼睛骨碌碌一轉,又指了指謝謹言:“那我跟他玩好不好?”

    “好。”白珞淡道。

    謝謹言:“!!!!!”

    小女孩開開心心地蹦到謝謹言麵前:“我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好不好?”

    謝謹言:“唔!!!!!”

    小女孩眨巴眼睛看著謝謹言:“你是啞巴嗎?”

    謝謹言:“唔????”

    小女孩歎口氣惋惜道:“你真是啞巴?那我就不能教你唱歌了。”

    謝謹言白眼又一翻,覺得自己這個時候還是啞了好。

    白珞盯著小女孩冷道:“小孩兒,我們餓了,帶我們去找點吃的。”

    小女孩歡喜道:“你們餓了?那你們想吃什麼?”

    “你吃什麼,我們就吃什麼。”

    小女孩笑著拍手道:“那你們跟我走吧。”

    說罷小女孩唱著歌謠向前走去:“月光白,洗衣裳,打發阿哥去學堂。綠豆青,嫁觀音,觀音下來拜四拜。雞公仔,半夜啼,啼醒滿姑來做鞋。喂酒盅,酒盅漏,滿姑做仔食新娘。一盆血,一盆膿,一切切到手指公。”

    宗燁輕聲道:“師尊,真的要跟她走?”

    白珞勾起一邊嘴角輕輕一笑:“嫁觀音,食新娘。你不想看看她嫁的哪尊觀音嗎?”

    蕭明鏡沉聲道:“胡鬨!八門隨意亂走,很難找到生門。”

    白珞斜睨了蕭明鏡一眼:“那你倒是說說生門在哪?”

    蕭明鏡臉色有一瞬的尷尬:“這幻境中和我平時所看到的八門不同。在這裡似乎辨不清方向。”

    平時的八門至少有方位,而這幻境裡的八門連個門都冇有,根本無從判斷。

    “看得清也不見得就有用。費心布的局怎麼可能讓你辨個方位就走出去了。”白珞看著小女孩血紅的衣衫:“還有,你不是說這小女孩就是柔夫人麼?”

    “我不敢確定,阿柔是我遠房的表妹,小時候見過兩次,似乎有些像。”

    “吃掉影子的可正是蕭宗主的柔夫人,方纔蓬萊殿上被吃掉魂魄的兩個弟子說不定還有救。”

    蕭明鏡詫異地看著那穿血衣的小女孩:“你是說……”

    “我猜的。”白珞淡道:“先去看看吧。”

    說話間,小女孩已經跨過了高高的殿門向裡走去。

    那紅漆的木門上,分明掛了一塊牌子:“壽房。”

    嗬,吃飯的地方選得不錯啊。

    壽房,停屍所用。雖然稱之為壽房,但卻是一處十分寬敞的四合宅院。

    這壽房與沐雲天宮的裝修風格一脈相承,連房門上都鎏了金,但一進門一股義莊的味道還是撲麵而來。

    壽房除了香燭紙錢,大殿上還擺滿了棺材,就是門梁上掛著的蒜都抵擋不了一屋子的腐屍味。

    白珞見這場景回頭看著蕭明鏡有些無奈:“蕭宗主,最近沐雲天宮流年不利啊,死了那麼多人?”

    蕭明鏡嘴角有些抽搐:“除了噬魂影吃掉那些人,這幾年沐雲天宮死的人原本就要比往年多一些,我來不及查明原因就全都放在這了。”

    白珞隻是隨意一說而已,畢竟這是幻境與真實的沐雲天宮有出入,但聽蕭明鏡這回答,似乎真實的沐雲天宮壽房裡也是擺滿了棺材。

    白珞掃了眼滿屋子整整齊齊的棺材:“嗯,還挺齊整。你們沐雲天宮的規矩挺特彆啊,死了人不燒也不埋。這是等著跟誰團聚呢?我就問問你要是這滿屋子棺材裡的人都詐屍了怎麼辦?“

    “唔……!”謝謹言在一旁說不出話十分絕望,這種場麵想想就頭皮發麻。

    蕭明鏡有些尷尬:“也不是每一具棺材裡都有人。”

    “那有多少空的?”

    “一兩具吧。死的人太多,沐雲天宮會多買一些備著。”

    “未雨綢繆啊,蕭宗主。”

    蕭明鏡一句話卡在嗓子眼,實在是不想再跟白珞說話了。

    “唔唔唔,唔唔唔!”

    白珞冷冷掃了謝謹言一眼:“你尿急?”

    “唔唔唔!”謝謹言對著白珞撅了撅嘴。

    白珞不耐煩地解了謝謹言的禁言咒。

    謝謹言張開嘴大口吸了一口氣:“那小姑娘不在了!”

    白珞神色一凜,手掌間金光一閃虎魄就拿在了手裡。

    “嘻嘻嘻。”

    謝謹言身後傳來一陣笑聲,那聲音就像貼著謝謹言的背脊爬上來的一般,震得人頭皮發麻。謝謹言驀地回頭,見那個小女孩站他身後,手裡拿著一塊不知道是胳膊還是腿的東西放在嘴裡啃著。

    小女孩眨巴著眼睛看著謝謹言,將手裡那塊血淋淋的東西往謝謹言麵前一遞:“你餓嗎?”

    “嘎!!!!”謝謹言驚出一聲鵝叫。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