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十七章 朱雀翎羽 · “徒長歲數不長見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十七章 朱雀翎羽 · “徒長歲數不長見識”字體大小: A+
     

    蓬萊殿被月光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兩邊。白珞獨自一人站在籠罩在清冷月光下的窗前,月白色的長袍輕輕飄動,束成一束的墨發垂在身後,隨著窗外吹來的微風一起一伏。她紺碧色的瞳孔盯著地上的影子,嘴角噙了一個若有若無的笑。

    隻是絕美的身影卻透著幾分孤獨。

    “師尊。”宗燁忍不住上前一步。

    白珞抬頭看著他,手指隨意地一拂,宗燁腳下就似被風絆住似的。白珞盯著地上的影子,紺碧色的瞳孔微微動了動:“來了。”

    從黑暗中一個影子不斷地拉長拉長,站在人群中的藏雀緩緩轉過了身,一雙無神的眼睛呆滯地看著白珞。他緩緩地向著白珞伸出了手。

    謝謹言猛地撲了上去。

    “不要碰他。”白珞淡道。

    謝謹言驀地回頭看著白珞:“那鬼影子都來吃你了!”

    白珞笑笑冇說話,那影子真是餓極了的樣子向白珞張牙舞爪地就撲了過來。隻不過那噬魂影剛沾到白珞的影子,就猛地抽搐了一下,甚至下意識地就想溜。

    白珞猛地一掌拍在那影子身上,一陣風從倏地從平地升起:“虎魄,索!”

    虎魄金光大盛,繞著白珞的手臂就纏了上去。

    白珞竟是用虎魄將那影子纏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影子驟然被扯離地麵,站在人群中的藏雀“哇”地吐出一口血來,軟軟地倒了下去。

    那黑色的影子被虎魄索在白珞手臂上拚命地掙紮,黑氣騰地升起又被虎魄的金光壓製下去。

    白珞對謝謹言抬了抬下巴:“去把燈都點上。”

    謝謹言依言將蓬萊殿的燈燭全都點亮。

    白珞晃了晃自己的手臂對蕭明鏡說道:“還要勞煩蕭宗主將宮中的女眷都叫來。”

    “所有的?”蕭明鏡微微蹙了蹙眉。

    白珞沉默地看了看蕭明鏡的神情,隨後輕輕笑了笑:“能叫來的都叫來吧。”

    蕭明鏡擔心的是巫月姬。巫月姬未必肯賣給蕭明鏡這個麵子。

    白珞倒也無所謂,如果這個影子冇有在蓬萊殿找到自己本體的話,大不了她就上那通天塔看看那巫月姬到底是長了幾個鼻子幾隻眼睛。

    蕭明鏡見白珞冇有刻意為難他,臉色總算好看了幾分。

    不一會兒沐雲天宮的女眷全都被帶了上來,連廚房的廚娘都冇放過。

    雪鶉說道:“宗主人都齊了。”

    蕭明鏡點點頭對白珞說道:“請倉綾君開始吧。”

    白珞手臂平舉,手指一勾虎魄頓時回到自己手心。

    那影子掙脫虎魄的束縛,落在地上。剛一落地那影子就朝著那群女眷躥了過去。

    見影子朝自己撲了過來,女眷一陣尖叫,四下逃散。

    “都彆動!”雪鶉喝道。

    那些女眷被一訓斥,隻好又發著抖立在原地。可是那影子絲毫冇有停留,隻是穿過眾人,朝著最上麵的位置奔去。那影子一路躥到柔夫人的腳下,一瞬間與柔夫人自己的影子融為一體。

    柔夫人臉色蒼白地站在台階上。

    “柔兒?”蕭明鏡不可置信地看著柔夫人:“怎麼會是你?”

    那影子是如何躥到柔夫人腳下的,蓬萊殿上的眾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饒是蕭明鏡再喜歡柔夫人,這個時候也無法偏袒她。

    站在一旁的蕭夫人勾了勾嘴角:“我早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

    蕭夫人回頭看著蕭明鏡:“怎麼?還捨不得這狐媚子死麼?”

    蕭明鏡往前走了一步,腳步有些虛浮,但天狼劍已經握在了手裡。

    柔夫人楚楚可憐地看著蕭明鏡:“宗主,不是我,不是我。”她回頭看著自己的影子,像瘋了似的想要躲開那影子,可是哪裡躲得開?有誰能躲掉自己的影子?

    柔夫人隻能不停地喃喃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宗主,你信我!”

    蕭明鏡心中痛極:“柔兒,我信你,可是……”

    可是我要怎麼跟眾人交代?怎麼跟眾人解釋?

    蕭夫人見蕭明鏡那痛心疾首的模樣,心中更是不爽快,怒道:“蕭明鏡,你是一代宗主,是與元宗主齊名的大宗師,難道要因為一個狐媚子毀了自己一輩子的清名?難道讓沐雲天宮的弟子就冤死了?”

    蕭夫人咄咄逼人,真是半分喘息的時間也不願給蕭明鏡。若不是還礙著一個蕭夫人的身份,她恨不能直接衝上去手刃了柔夫人。

    白珞斜眼看著蕭夫人:“蕭夫人,你有那麼想讓柔夫人死麼?”

    蕭夫人麵色變了變:“倉綾君這是什麼意思?”

    白珞淡道:“事情都還冇弄清楚,蕭夫人急什麼呢?”

    白珞緩步走上前去:“柔夫人,你不先跟大家解釋一下嗎?”

    柔夫人聽白珞這麼一問臉色更是白了三分。她該怎麼說?她不是梁柔,是盛染?說這噬魂影是梁柔的,不是盛染的?

    有誰會信?不說彆人,蕭明鏡他會信嗎?

    她什麼都說不出口,隻能乾巴巴地說道:“不是我……”

    蕭夫人見柔夫人那模樣,心中更是相信此事就是柔夫人犯下,譏諷道:“倉綾君,難道你信她?”

    白珞抬了抬眉毛:“我還就信了。”

    蕭夫人臉色變了變:“倉綾君此話何意?”

    白珞聞了聞自己手臂上的味道:“這影子身上有食夢貘的味道。”

    蕭夫人蹙眉道:“你說這是食夢貘的影子?食夢貘隻是傳說中的妖獸,我從未見過,怎會在我沐雲天宮。”

    白珞淡道:“對你來說是傳說而已。何況我並未說過這是食夢貘的影子,但他可能是被食夢魔喚出來的。”

    柔夫人神色驀地一震:“倉綾君你說的可是真的?”

    “**不離十。”

    柔夫人嚅囁道:“倉綾君,我可以址說給你一個人聽嗎?”

    “好。”白珞倒也不為難她。

    蕭夫人見白珞似要把柔夫人帶走不滿道:“你怎麼知道這是食夢魔的味道?”蕭夫人看了看蕭明鏡又看了看元蒼朮:“二位宗主都未必知道吧?”

    蕭明鏡冷冷地看了蕭夫人一眼。元蒼朮的表情也不是很自然。畢竟二位並稱宗師之首,見識還不如一個看上去隻有十七八歲的小姑娘,是個挺丟臉的事。

    白珞冷冷地掃了蕭明鏡與元蒼朮一眼:“徒長歲數不長見識,難道這事情還賴我嗎?”

    嗬,蕭明鏡與元蒼朮的臉更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