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十五章 朱雀翎羽 · “巫月姬獻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十五章 朱雀翎羽 · “巫月姬獻禮”字體大小: A+
     

    蕭明鏡就把白珞等人安置在淩雲峰,一晃就到了蕭明鏡的生辰。

    生辰當天,四大世家都派了人來。

    除去已在沐雲天宮的謝瞻寧與謝謹言,扶風玄月聖殿來了宗主元蒼朮與少宗主元玉竹,姑蘇玉湖宮來了宗主陸言歌。

    元蒼朮與蕭明鏡都位列十大宗師,且因二人都是四大世家中人,故而並稱“蕭雲元月”。二人在江湖上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

    不過元蒼朮的歲數比蕭明鏡大得多。元蒼朮鬍子全白,著一身白衣,頗有些仙風道骨的樣子。

    元蒼朮年紀大了,玄月聖殿的幫中事務都交給了他的兒子元玉竹,所以這次蕭明鏡生辰也將元玉竹帶了來。

    不過這些人裡麵,白珞最感興趣的還是那個陸言歌。姑蘇玉湖宮與其他幾家不同,除了修仙之外還擅經商。陸言歌穿著一身金衣,一踏進沐雲天宮就亮瞎了眾人的狗眼。

    白珞小聲問陸玉寶道:“這是你孫子?”

    陸玉寶輕咳了一聲:“曾曾曾孫子,不熟。”

    比起這位曾曾曾孫子,陸玉寶這個太太太爺爺穿著打扮堪稱樸素了。

    陸言歌送的賀禮也極其大方,比之送千年人蔘的碧泉山莊,送鮫膠的玄月聖殿,姑蘇玉湖宮送的那一尊鑲七色寶石的純金珊瑚簡直是大手筆了。

    何況白珞在陸言歌後麵送禮,更是襯得陸言歌的禮物格外貴重。

    在沐雲天宮弟子收下那尊七色寶石純金珊瑚後,白珞將一個小瓷瓶扔在了桌上。那個小瓷瓶裡裝的是陸玉寶自製的金創藥,就連瓶子普普通通。

    饒是沐雲天宮弟子涵養再好也翻了好幾個白眼,將那瓶小瓷瓶扔在了角落裡。

    眾人聚在蓬萊殿中。正主還冇來,眾人就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閒聊兩句。

    元蒼朮與元玉竹二人打起招呼來都是清清淡淡的,元蒼朮更是在眾人麵前繃著一副長輩的姿態。但陸言歌卻禮數週全,顯得頗為熱情。

    “謝大公子,謝二公子,真是好久不見了啊。”陸言歌與蕭明鏡寒暄完趕緊又走到白珞他們這邊來見禮。

    謝瞻寧客氣道:“去年托陸兄在南海帶回鮫珠家母用著甚是喜歡,還讓我再托陸兄帶一些回來呢。”

    “好說好說,謝夫人一聲吩咐,陸某一定鞍前馬後,給謝夫人辦好。”陸言歌又看了看謝瞻寧身後的白珞和陸玉寶:“這兩位是?”

    “這位是倉綾君,這位是陸公子,那是倉綾君的高徒。”

    “倉綾君?可是那傳說中破了尾宿長老的心魔的倉綾君?”陸言歌趕緊對白珞行禮道:“在下陸某見過倉綾君。傳說隻說倉綾君道法厲害,卻冇說倉綾君竟然是這般美若天仙的人,果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白珞忍不住挑了挑眉毛,奉承的話不見得多高明,不過聽起來倒是真的受用。

    陸言歌又轉到宗燁麵前,正欲再奉承幾句卻被宗燁的眼神冷得打了個哆嗦,什麼話都說不出口,隻能默默地走道陸玉寶的麵前:“陸公子也姓陸?那與在下也算是一家人了。”

    陸玉寶:“……陸宗主客氣了。”

    陸言歌:“不知陸公子年歲幾何?看起來倒是比在下年輕一些。”

    陸玉寶:“……虛長陸宗主幾歲。”

    陸言歌點點頭道:“若是陸公子不嫌棄,那在下當稱陸公子一聲陸兄了。”

    陸玉寶:“……你隨意。”

    家門不幸,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殿中正是熱鬨。忽聽得殿外一聲嘯叫,紅隼乘著一隻巨大的火紅隼鳥飛到了蓬萊殿前。在殿門前那隼鳥騰地冒出一團火焰來,燃了個乾淨。

    紅隼從空中輕輕落下,右手托著一個精緻好看的盒子。身後的仆從唱道:“巫月姬獻禮。”

    白珞在淩雲峰上住了許久,自然也將沐雲天宮中的事打聽了一二,知曉這沐雲天宮裡真正的主子正是巫月姬。

    再看蕭明鏡請了自己又還扭扭捏捏的模樣,心下瞭然,如果冇猜錯的話,將自己請來實則是巫月姬的意思。

    這下聽到巫月姬的名號,白珞不禁多留意了一些。

    隻見紅隼並不像其他人那樣將禮品放在桌上,而是捧著盒子恭恭敬敬地站著。

    紅隼模樣生得好看,穿著一襲火紅紗衣站在蓬萊殿正中央頓時吸引了不少目光。

    不過沐雲天宮本門弟子像外人似的站在殿堂裡著實有些不像樣子。

    藏雀從後殿走了上來:“紅隼,在座這麼多賓客,你站在這裡做什麼?”

    紅隼言語中雖然客氣,但那鄙夷的神情卻是在座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巫月姬交代這份禮物要親手交給義父。”

    藏雀又笑了笑:“那你直接進後殿便是,乾什麼要在這裡?”

    紅隼眉毛挑了一挑:“巫月姬話說,這禮物得之不易,還得義父當中打開來看看纔是。”

    巫月姬從不插手沐浴天宮的事務,這次這麼高調的給自己送禮,無疑是想要給自己一個下馬威,讓四大世家知道這沐雲天宮裡真正的話事人是巫月姬。

    蕭明鏡臉色沉了沉。看來巫月姬已經對自己動了殺心。

    不過蕭明鏡的臉色瞬間恢複如常,含笑看著紅隼:“巫月姬在沐雲天宮裡閉關多年,還能記得本尊的生辰,紅隼你就替本尊代為謝過巫月姬罷。”蕭明鏡執掌沐雲天宮二十餘年,這一點場麵還是鎮得住。

    說罷蕭明鏡從紅隼手中接過木盒,順手遞給了藏雀。

    紅隼笑道:“義父不打開來看看嗎?”

    蕭明鏡微微蹙眉道:“眾多賓客在此,你怎麼如此不識禮數?”

    紅隼也冇再說什麼,隻是譏誚地看了藏雀一眼,對蕭明鏡施了一禮,自己站到了一邊去。

    原本蕭明鏡想藉由生辰展示一下沐雲天宮的實力,卻不想被紅隼這麼一攪和倒是讓人小瞧了去。一場宴席頓時變得索然無味。除了陸言歌滿屋子花蝴蝶似的亂竄,白珞覺得坐在斜對麵的白蒼朮都快睡著了。

    柔夫人坐在蕭明鏡的左側。蕭明鏡的右側坐著蕭夫人。蕭夫人目光淩厲,不苟言笑,整場宴席蕭夫人都冇有笑過。這倒也難怪蕭明鏡偏寵柔夫人。

    正在眾人快要睡著的時候,外麵傳來一陣淒厲的尖叫,一個人滿身是血地從殿外走了進來。

    而他的身下,冇有影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