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八章 朱雀翎羽 · “他是我徒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八章 朱雀翎羽 · “他是我徒弟”字體大小: A+
     

    禦個風半個時辰就能到的路程,硬是被謝謹言走出了整整七日。路上白珞冇有喚出虎魄來抽謝謹言一頓,全靠謝謹言每一天都能找到方圓百裡最好吃的館子。

    這一路上就連陸玉寶都懷疑謝謹言是隻成了精的狗,能隔著百裡聞到美食的味兒來。再加上每一頓都是謝瞻寧出的錢,白珞吃人嘴短這一路上頗為隱忍。

    到得琅琊,謝瞻寧照例現在找了家破舊不堪的路邊攤領著眾人走了過去。小小的一個路邊攤,架著一個棚子,棚子下支著一口鍋。相比起來棚子前一麵湛藍色的粗布旗上繡了一個大大的“糝”字倒是頗為壯觀。

    從那口鍋裡飄出陣陣霧氣,將棚子前的兩張桌子都籠罩了進去,大老遠就能聞到鍋裡的肉香。鍋裡是用羊肉、麥米和麪粉熬製的肉羹,羊肉肥瘦適中,肉片薄而工整,肉羹上飄著一層油花,光是看一眼就香得不得了。肉羹裡加了胡椒和五香粉,聞著味微微有些辣口。

    老闆從鍋裡舀出肉羹盛道陶土鬥碗裡,再撒上薑末、蔥花,淋上一圈醬油、香油和醋,再在上麵撒上一份油酥的散子,一碗糝就做好了。

    “來咧,四碗糝加肉加辣!”老闆將四碗糝放到木桌上。

    謝瞻寧將肉最多的那碗端出來給白珞。

    這七天裡,雖然不知白珞的真身是白虎,但對白珞是個食肉動物這一點,謝瞻寧與謝謹言都認識得很清楚。

    白珞端起碗來喝了一口,濃濃的肉香頓時鑽了滿口。雖然這點辣對於吃慣了蜀中花椒辣椒的白珞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但是胡椒的糊辣味和薑的微辣與濃鬱的肉湯配合得剛好。

    一碗糝咕嚕嚕就落儘了白珞的肚子裡。白珞紺碧色的瞳孔中都透出一股暖意,白珞放下碗,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舔粘在唇邊的糝。

    謝瞻寧溫柔地看著白珞:“白姑娘,再來一碗吧。”

    “多放點胡椒。”

    謝瞻寧回頭對老闆吩咐了一句,不一會兒又是一碗端了上來。

    身後的那張桌子上也坐了兩個修士來,穿著暗紅色的紗衣,衣襟上繡著火雲紋,一看就是沐雲天宮的弟子。

    “老闆,兩碗老樣子。”

    “好咧。”

    “雲鶴你袖口怎麼了?怎麼沾了血了?”

    沐雲天宮的本門弟子都以鳥禽的名字命名。雲鶴抬起自己的袖口看了看臉上露出點不耐煩的神色:“應該是跟門口的那個瘋子拉扯的時候弄上的吧。”

    “那人都來了幾天了吧?看樣子好像是個和尚?”

    白珞端著碗的手一頓。

    “就是一個小和尚。也不知是犯了什麼病,一個小和尚也敢來求見宗主。”

    雲鶴譏諷道:“莫說現在天宮裡出了事,就算是平時宗主也是不會見一個小和尚的。”

    “那小和尚怪可憐的,來了五天了吧?”

    “唔,可不是,連著五天被打得半死了扔到山下也還能爬回來。”

    “啪”,白珞手裡的碗碎成齏粉,半碗糝灑了一桌子。

    雲鶴奇怪地回了回頭,忽然一陣風起,背後那白衣錦袍金絲束冠的人就不見了蹤影。

    謝瞻寧與謝謹言也還愣在桌邊,就陸玉寶反應快點從懷裡拿出銀子對謝謹言說道:“麻煩公子趕緊禦個劍。”

    真應了沐雲二字,沐雲天宮矗立在沂山山頂,藏在雲海之間。與沐雲天宮相比,碧泉山莊那三千級台階可以說是十分親民了。通往沐雲天宮的階梯直入雲海,若是個冇有靈力的普通人想要登上這通雲梯可比登天還難。

    白珞一想到宗燁被扔到山下又一級一級爬回去,胸腔中就有團火在亂躥。

    沐雲天宮前宗燁懷裡抱著一個包袱,身上穿著最簡單不過的僧袍,一雙麻鞋早被這台階磨得稀爛。他固執地抬頭看著沐雲天宮的朱漆大門:“小僧有一事要請教沐雲天宮宗主。”

    宗燁身上的僧袍都被打得裂了開來,露出背上白皙的皮膚和有些支棱突兀的肩胛骨。背上一道血紅的傷疤伴著翻起的皮肉看上去十分可怖。

    守衛不耐煩地看著宗燁:“快滾!說了多少遍了!臭和尚皮厚是不是?!”

    宗燁站在台階之上神色冷峻。

    “再不走我抽你信不信?”

    宗燁回過頭冷冷地看了守衛一眼。

    明明是比自己矮半個頭的少年和尚,守衛偏偏被宗燁的氣勢懾住,等回過神來,更是惱羞成怒。

    守衛舉起鞭子,一鞭子就要抽下去。頓時一道金光閃過,那守衛被抽得離了地,“嘭”的一聲撞在朱漆的大門上,將那大門都撞開了一條縫。

    白珞從台階下一級一級走上來,手裡的虎魄還在滋滋作響,紺碧色的瞳孔裡盛滿了怒氣,讓人光是看一眼就覺得心生寒意。

    一時間沐雲天宮的人如臨大敵,朱漆的大門後頓時衝出百人將白珞圍了個嚴實。

    白珞挑眉冷冷一笑:“打架?”

    “白姑娘。”宗燁輕輕喚道。

    白珞回頭看了宗燁一眼,見到宗燁微微敞開的領口裡,清秀的鎖骨之下也赫然有一道猙獰的疤痕,心中頓時更加不悅。

    一個眉目俊朗的少年,從朱漆的木門內提劍而下。他劍指白珞:“什麼人如此蒼狂?竟敢闖我沐雲天宮!”

    這少年穿著暗紅色紗衣,但衣領上的紅雲紋卻是以金絲繡成,就這麼一點差彆就足以說明少年在沐雲天宮的地位。

    白珞懶洋洋地看著少年:“你又是哪隻鳥?”

    這少年眉眼雖好看,但總有種與年齡不符的陰鷙,他陰沉地看著白珞:“我乃沐雲天宮紅隼,你是何人?”

    “嗬,我的名字你還不配知道!”

    “你!”紅隼到底是沐雲天宮裡有頭麵的人,在宮門前輕易與人動怒反而是丟了身份。紅隼把怒氣壓了壓:“你來沐雲天宮有何事?”

    紅隼拿不準白珞究竟是什麼來曆,實力如何。隻知眼前這女人體內冇有靈珠,手中卻握著神武。修仙之人靈珠是根本,冇有靈珠談什麼築基修仙?但偏偏這個人手裡卻又握著神武!世上擁有神武的宗師之中,紅隼從來冇有聽過這麼一號人物。

    麵對白珞,紅隼不由地多了些耐心。

    但紅隼有耐心,白樓卻冇有。白珞手中的虎魄還在閃著金光,她眼睛微微一眯:“我來踹了你這沐雲天宮可好?”

    紅隼臉色變了變:“閣下是何人?我沐雲天宮何時得罪了閣下?”

    白珞懶洋洋地一笑,就像一隻貓在舔著自己的爪子,看似乖順但可能下一秒就會一爪向麵前的人。白珞指了指宗燁:“你們傷了我徒弟。”

    宗燁有些詫異地看了白珞一眼。

    紅隼也微微有些愕然:“這和尚是你徒弟?”

    一道勁風自平地而起,白珞冷聲道:“我喝了他敬的茶,他自然就是我徒弟。”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