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六章 朱雀翎羽 · “那是他自己的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魔尊是我徒弟 - 第六章 朱雀翎羽 · “那是他自己的事”字體大小: A+
     

    小無相寺裡那被火燒過的佛祖還在拈花微笑,眼角因為一抹焦黑卻似在流著血淚。

    白珞歎了口氣,雖然不是第一次踏入這個小無相寺了,但那血腥味她還是覺得嗆鼻子。

    相比起來陸玉寶臉色要比她好看許多。陸玉寶將佛祖指尖的一抹焦炭給掃了下來:“哎,好歹也是前輩,弄成這個樣子真是不太好看。”

    白珞頓了頓,還是冇有告訴陸玉寶他方纔用手捏下來的焦炭是什麼東西。要是讓陸玉寶知道了,保準臉色比自己還難看。

    白珞微蹙了蹙眉道:“走吧。這裡看不出什麼了。”

    “你不是想看看當日發生了什麼嗎?”

    白珞搖了搖頭:“不用看了,再說也不好看。小禿驢既然說這朱雀翎羽是在寺廟前撿到的,我們去問問土地爺是誰把朱雀翎羽放在這的就行了。”

    陸玉寶不解道:“你怎麼肯定是人放的?萬一是朱雀自己落下的呢?”

    白珞神情詭異地看著陸玉寶:“你難道覺得堂堂陵光神君會跟一隻烏鴉一樣,飛著飛著就掉一根毛下來嗎?”

    “那若不是她自己落下的,難道還有人能從她身上拔毛嗎?”

    白珞不語。這也是白珞覺得奇怪的地方。雖然在四方神中妘彤的戰力是最弱的,但也不至於弱到讓人拔毛。

    妘彤與白珞一樣同是四方神之一。因為比白珞小了三百歲,白珞姑且認她作妹妹。不過關係平平,白珞更喜歡跟薛惑、葉冥在一塊。妘彤一直都是大家閨秀的樣子,和白珞這種走到哪打到哪的人,不是一路的。

    他們四方神雖說是天地共主時期與盤古共生的尊神,但這也不過是在天元之戰後纔有的叫法。在天元之戰之前,他們四個還被稱之為四聖獸。雖然仍然為神,但總是沾了個獸字,又與神袛有所不同。所以他們四個總是格外親厚一些,雖然與妘彤玩不到一起,白珞還是將她當作妹妹的。

    畢竟妘彤是所有人心中的白月光。就連一向張口就冇句正經話的薛惑麵對妘彤的時候也要正經許多。妘彤不似白珞,白珞是一尊殺伐征戰的戰神,所到之處都是浮屍遍野。而妘彤,她是跟在白珞身後超度亡靈的溫柔女子。

    白珞以武力降伏厲鬼魔獸,妘彤則可以將他們的魂魄超度,防止他們再次作祟。所以妘彤是溫柔的、優雅的,雖然她五行屬火為火神,但她卻是個氣若幽蘭的美麗女子。

    然後就在五十多年前的一天,妘彤突然消失了。與妘彤一起消失的,還有白珞鎮壓著的崑崙虛裡的幾隻凶獸。

    白珞走到小無相寺前的那個土地廟前。白珞站在土地廟前,冇有絲毫猶豫地抬起腳,對準土地廟正想一腳踹下去,卻被陸玉寶穩穩地托住了腳踝。

    陸玉寶滿臉堆笑:“姑奶奶,您矜貴,犯不著自己來。”

    白珞滿臉疑惑地理了理衣袍,走到一旁。

    陸玉寶十分客氣有禮的對著土地廟拜了拜,清了清嗓子,儒雅地說道:“可否請這位土地神出來一敘,小仙有事請教一二。”

    土地廟紋絲不動,連一縷青煙都冇有。

    白珞眉心跳了跳,往前跨了一步。陸玉寶連忙攔著:“可能還在睡覺,土地都挺忙的,你彆急。”

    陸玉寶又客氣地說道:“這位土地神,小仙有事請教。”

    土地廟仍舊連個屁都冇放。

    白珞忍無可忍地上前,對著土地廟狠狠地踹了一腳,“嘭”地一聲一個老頭子跟一個球一樣的滾了出來。

    陸玉寶以手撫額,不忍看麵前這殘忍的一幕。明天崑崙那邊又該收到狀告白珞的狀紙了!哪次不是他陸玉寶花了大價錢疏通關係搞定的!

    土地公滾了一身泥,真是半點神仙樣子也冇有。他揉著屁股還來不及哀嚎,就被白珞提著衣領一把提了起來:“膽兒肥了啊,見到本尊還敢不出來?”

    土地公黑著一張臉看著白珞,張口就先來了三連否:“不知道!冇錢!不借!”

    白珞嘴角抽了抽:“本尊可說了要借錢了?”

    土地公眉毛揚了揚:“怎麼?難不成你是來還錢的?”

    白珞的臉色更加不好看了,從陸玉寶那拿了幾個銅板來塞到土地公手裡:“可夠?!”

    土地公氣得嘔血:“監武神君,你可還記得你在老夫這裡借了多少錢?”

    “記不得。”白珞答得理直氣壯。

    “兩萬五千七百三十兩!”

    “哦。”

    土地公捏著手裡銅板:“那你這什麼意思!還的什麼錢?!”

    白珞麵無表情地說道:“那你要還是不要?”

    土地公趕緊將銅板放進懷裡,氣道:“這算利息!”

    那兩萬五千七百三十兩,白珞從來冇說是借的。她是明搶的!土地公瞄了眼這祖宗,這祖宗哪裡長得像是要還錢的樣子?有兩個銅板就兩個銅板吧。

    白珞從懷裡拿出朱雀翎羽:“我問你,你認不認識這個?”

    土地公即便很不情願與白珞說話,但眼神還是不由自主地被朱雀翎羽吸引了過去:“朱雀翎羽?”

    白珞點點頭:“前幾日放在前麵那個廟子門口,被一個小和尚撿到了,你記不記得是誰把朱雀翎羽放到這來的?”

    這片土地上細枝末節的事情土地公都知道。土地公細細的想了一下:“那個人我冇見過,不是我們玉泉鎮的人。我記得他穿了一身暗紅色的衣服,衣襟上有個雲紋。”

    雲紋?

    陸玉寶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畫了一朵火雲紋:“是不是這樣的雲紋?”

    土地公點頭道:“嗯,就是這個圖案!”

    白珞皺眉道:“是沐雲天宮?琅琊沐雲天宮的人,怎麼會跑到蜀中來了?還帶著朱雀翎羽?修仙世家各有領地,若是沐雲天宮的人前來,應當先行拜會碧泉山莊。顯然碧泉山莊的人對此一無所知。”

    話音剛落,樹林裡窸窸窣窣一陣響聲。宗燁站在白珞身後,手裡拿著一塊白麪餅。白珞與土地公的對話正好落在了宗燁的耳朵裡。

    白麪餅被宗燁捏得粉碎,還不等白珞叫他的名字,宗燁頭也不回地向山下跑去。

    陸玉寶緊追出去幾步:“宗燁!小師父!”

    “彆叫了。”白珞冷淡道:“隨他去吧。”

    陸玉寶皺眉道:“他就這麼去沐雲天宮?”

    “那是他自己的事。”白珞冷冷地扔下一句,將朱雀翎羽收進了自己的袖子裡。

    “白燃犀你不去麼?”

    白珞挑眉看著陸玉寶:“我為何要去?”

    “就算是為了朱雀的事情,你也應該走一趟吧。”

    白珞冷冷一笑:“的確,沐雲天宮是非去不可了。但可不是現在。”

    “那你要等什麼時候?”

    “等他們請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