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來自天使小白的情書 » 第86章 血流不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來自天使小白的情書 - 第86章 血流不止字體大小: A+
     

    小威第一個跳下溪水,隨著他的進入,河溝底的淤泥瞬間泛起,溪水變得渾濁。

    踩了兩腳,小威突然開心地大喊,「踩到了,好像是個大的。」

    小微俯身,用雙手在河底摸索,很快撈上一個碩大的河蚌,扔上岸。

    河蚌正落在小剛的腳旁邊,小剛撿起河蚌,掂了掂,足有一斤多重。

    「哇,這麼大的河蚌!我從來沒見過。」小剛抱著河蚌,驚嘆。

    小虎也跳下河溝,「這哪算大的,我之前踩了一個三斤多重的。」

    小剛把河蚌裝進化肥袋子里,也想跳下溪溝,但心裡有所猶豫。

    小虎踩的正帶勁兒,不一會兒又踩上兩個,雖然個頭不如之前的大,但每個也有半斤多重。

    小虎注意到小剛站在溪溝旁,猶猶豫豫,以為他嫌水裡臟,於是笑道:「以前住在城裡沒見過這麼髒的水吧。」

    「水剛才很清澈,現在也不臟,我是擔心這水裡會有螞蝗。」

    原來小剛怕那種軟軟的細細長的東西,尤其像螞蝗這種還會吸血的。

    「是有螞蝗,但不多,你只要每過一段時間就把腿抬起來,用手拍一拍就沒事,像我們農村的孩子,哪有沒有被螞蝗咬過的?就算被咬一兩口也沒事。」

    小虎對小剛的這個擔心頗為不屑。

    小剛看得心癢難耐,對踩河蚌的好奇最終戰勝了對螞蝗的恐懼,他也挽起褲腿兒跳下溪溝。

    冰涼的溪水刺激皮膚,讓小剛打了一個激靈。

    河底的水草,柔軟細膩,隨著緩慢的水流輕輕劃過腳背,痒痒的。

    小剛學著小虎和小威的樣子,順著水草向下踩。

    水草加上溪溝底部的淤泥,踩在腳底下非常滑溜。

    踩了兩步,小剛也踩到一塊兒堅硬的東西,小剛興奮地大喊,「我也踩到了!」

    俯身從水底撈出堅硬的東西,用溪水漂洗乾淨,發現不是河蚌,是一塊兒堅硬的山石。

    小剛很失望,小虎和小威哈哈大笑。

    小虎安慰道:「這個山溪溝里的石頭比河蚌多,我們也經常踩出石頭來,你再踩的時候,要感覺那種滑溜溜的才是河蚌,有稜角的就是石頭。」

    小剛繼續往前踩,柔軟的淤泥里很快又碰到一個硬傢伙。

    這次小剛沒有著急撈出來,而是用腳試探了一下,發現這個硬傢伙表面圓滑,不像是普通的石頭,這時他才彎下腰用兩隻手把硬傢伙給搬上來。

    用河水沖洗乾淨之後發現果然是一個很大的河蚌。

    「河蚌!我踩到一隻河蚌!一隻很大的河蚌!」小剛興奮的朝小威和小虎大喊。

    小虎伸手把岸上的化肥袋子拿過來,小剛把剛撈出來的河蚌扔進去。

    才不過一會兒時間,三個人就撈到十幾個河蚌。

    小剛踩著河裡的淤泥,望著岸上漸漸鼓起來的袋子,開心地說:「這麼多河蚌,肉一定很多,能炒很多盤辣炒河蚌肉吧。」

    小虎:「自家肯定吃不完,可以送給鄰居們,要是踩得再多可以拿到集市上賣,像這種帶殼的活河蚌一斤三塊多,如果把殼子扒掉只賣河蚌肉的話一斤七塊錢。」

    小剛自小住在城裡,偶爾也跟著媽媽去逛過菜市場,知道大部分蔬菜肉類和水產品的價格,但還沒有見過賣河蚌的,「不貴嘛,城裡農貿市場海里的花蛤5塊錢一斤,扇貝12塊錢一斤,河蚌比它們都便宜呢。」

    小威嘆氣,分析說:「河蚌肉質硬,如果不會做的人做出來很難吃,只有經常做河蚌的大師傅做出來的辣炒河蚌肉才香嫩好吃,所以買的人少就便宜一些。」

    小虎意見不同,「不是因為吃的人少,而是因為我們大山溝里的東西本來就便宜,河蚌又這麼多產,有些人專門以撈河蚌為生,隔壁村的就有一個老大爺,每天撈河蚌也能賺好幾百塊錢呢,不過他不是像我們這樣踩,而是用專門的網子從比較深的河底淤泥往上撈,就是一根細竹竿,前面綁一個圓形的鐵絲圈,鐵絲圈上套一層粗孔網。」

    小虎一邊說一邊比畫撈網的樣子,時不時地把腿抬起來,拍打沒在水面下的小腿肚和腳背,以防螞蝗吸在上面。

    小虎見小剛玩的太開心,一直浸在水裡,從沒把腳抬起來,於是提醒說,「小剛,把腿抬起來,拍拍你自己的腿,這水裡有螞蝗,你長時間待在水裡很容易被它吸上。」

    小剛這才意識到危險,急忙抬起左腳。

    腳踝上纏著幾道水草,腳背上有一些淤泥。

    拍掉水草,用河水衝掉淤泥,腿很白,沒有螞蝗。

    再抬起右腿,上面也沾了不少水草,把水草扯下來,小剛發現腳踝處有一團黑色圓鼓鼓的東西。

    螞蝗!

    一隻螞蝗正貼在小剛右腳踝處吸血。

    小剛被嚇出一身冷汗,急忙跳上岸,使勁跺腳。

    「小剛,用手拍!不能跺腳,跺腳跺不下來的。」小虎急的大喊。

    小剛已經嚇呆,根本聽不進去小虎的話,一個勁兒地跺右腳。

    可是越跺腳,螞蝗吸得越緊。

    小威跳上岸,對準小剛腳踝處的螞蝗使勁一拍。

    螞蝗掉下來,但是小剛腳踝處也開始血流不止。

    「流……流血了!」小剛驚慌大喊。

    「沒事,只是咬破了皮,螞蝗又沒鑽進肉里,螞蝗掉下來就行,血一會兒就能止住。」小虎安慰說。

    小剛想用手按住傷口,可是又怕感染,就看著血在那兒流,心想著這麼小的傷口,按照以往經驗,過個兩三分鐘自己就會止住血。

    過了一會兒,血一點沒有要凝固結痂的趨勢。

    「這還血流不止了,怎麼辦呀?」小剛非常著急,忽然想起之前生物課上學過螞蝗叮咬人時會分泌一種抗凝血的物質,所以傷口很難止血。

    小威對付螞蝗叮咬很有經驗,他俯下身,在小剛傷口處擠壓了一會兒。

    擠出更多血液之後,從口袋裡拿出一根細長的紗布條,給小剛將傷口裹緊。

    「哥,你還帶著紗布呢?」小虎感嘆。

    之前他跟哥哥一起出來踩河蚌的時候,哥哥為了照顧他也會帶紗布條,後來他長大了,紗布條也就帶的少了。

    這次跟鄰居沙爺爺家從城裡來的外孫一起出來,哥哥準備的還挺細心。

    「嗯,以防萬一,沒想到還真用上了。」

    小虎突然注意到哥哥小威的腿上也流血了。

    小威之前腿上那個楊梅形狀的膿包已經破潰,有黃色的膿和黑褐色的血液混在一起流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