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來自天使小白的情書 » 第71章 疾控故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來自天使小白的情書 - 第71章 疾控故事字體大小: A+
     

    李白繼續說:「膠體金檢測很快速,十幾分鐘就能出結果,他們立刻進行二次檢測,結果陰陽對照是成立。

    這我就納悶了,難道真是鼠疫?

    市裡成立的鼠疫應急小組,正在催要確診結果,商討是否把三級響應升級為二級響應。

    但我對這個結果還是懷疑,所以決定親自進他們的實驗室做一遍實驗。

    穿好防護服進入實驗室,拿出同批次的膠體金試劑,找到他們用過的病人標本,這時才發現他們竟然用病人的尿做檢測。

    你學過微生物,知道鼠疫桿菌存在於血液中,很少能突破血尿屏障進入尿液。

    我對跟我一起進實驗室的那個人說,出去尿尿,把最新鮮的尿液帶進來。

    那人一愣,看我手中的膠體金檢測試劑,立刻明白過來,他出去了一下,帶著一杯尿進來。

    把他的尿滴進檢測窗,如我預料,也出現陽性結果。

    我就對他說,你們檢測樣本出了問題,應該檢測病人的血液,而不是尿液。

    結果這就是一個大烏龍事件。」

    林小小聽得目瞪口呆,「還有這種烏龍事件?」

    「是啊,想象不到吧,其實檢測在疫情防控中的位置非常重要,實驗室結果出問題會直接影響現場疫情防控。」

    「嗯,突然感覺他們檢測人員肩上責任重大,那最初那個人是怎麼感染鼠疫的呢?」

    「我們去沙河村進行了現場流調,發現病人在發病前兩天曾在家附近挖過沙子,挖沙子過程中曾發現沙鼠窩。

    我們在他家附近布置捕鼠夾,抓到3隻老鼠,經過檢測這些老鼠中攜帶鼠疫桿菌。

    所以推測最初那個鼠疫病人是在挖沙過程中接觸了有鼠疫桿菌的環境才導致被感染。」

    「接觸傳播?」林小小驚問。

    「更有可能是氣溶膠傳播,很多細菌或病毒,當濃度達到一定程度,都能夠通過氣溶膠傳播。」

    林小小長舒一口氣,「危險無處不在啊,還有別的故事嗎?」

    「有,還有很多,這次給你講一個一條魚差點導致截肢的故事。」

    李白又徐徐開講。

    「去年,我們接到市一院上報一例海洋弧菌感染病例,患者是一位老太太,她在處理海魚的時候不小心被魚刺扎破了手,結果那天晚上發起高燒,手及整條胳膊都腫脹起來,自行服用藥物之後非但沒緩解,反而腫脹得不能動,她到醫院之後醫生說再晚來一會兒可能就要截肢。」

    這個故事,李白一句話講完。

    「這就完了?這個故事這麼短?」林小小眯著眼睛問。

    「故事雖短,但意義不凡,這提醒你,以後處理海魚的時候,記得戴著手套。」

    林小小重重點了點頭,「以後我要是處理海魚一定戴手套,不僅是海魚,就算處理生肉的時候也要戴著手套,生肉上可能有很多寄生蟲。」

    「聰明,知道舉一反三。」

    林小小心裡吶喊,這哪裡是聰明啊,這是基本的衛生常識好吧。

    「再講一個,最好是驚險一點的故事。」林小小央求道。

    「驚險的?這倒是有幾個。」李白又開始講,「李先生是一位成功的商務人士,在一次商務會議上,他突然出現聽力障礙,緊接著抽搐暈倒,同行的人把他送往醫院,通過檢查發現他腦內有陰影,醫生懷疑是腫瘤,手術切開,卻發現是一條蟲子,你猜是什麼蟲子?」

    林小小聽的頭皮發麻,但腦子轉得飛快,「給一點提示,你們肯定做過現場流調,就說一點現場流調的發現,否則不好判斷。」

    「通過流調,我們發現李先生喜歡吃牛排,尤其是喜歡吃不熟的牛排。」

    「絛蟲?」

    「回答的基本正確,是絛蟲的幼蟲,腦囊尾蚴病。」

    林小小又是一陣頭皮發麻,以後不能吃生肉,半熟的肉也不行。

    「再講一個。」

    李白眼中含笑,繼續講,「一名小學老師在給學生上課時突然不能講話,緊接著像癲癇發作一樣抽搐暈倒。送醫后,醫生髮現男老師吃醉蟹的習慣,最近經常咳嗽,經過一系列檢查,在病人的大腦中發現陰影,經過開顱手術取出給我蟲子,你猜是什麼蟲子?」

    「醉蟹?難道是肺吸蟲異位寄生引起的失語和癲癇?」

    「聰明!是肺吸蟲異位寄生大腦所致。」

    林小小摸著自己的腦袋,心中暗嘆,生的河鮮海鮮也不能吃。

    「再講一個!」

    李白眼中笑意更濃,繼續往下講,「一對情侶外出度蜜月,在景區一家飯店點了一盤麻辣螺絲。蜜月歸來,新郎出現脾氣暴躁,性格改變癥狀,情侶發生矛盾,爭吵間新郎突然休克暈倒。送醫就診,醫生在新郎腦部發現陰影,經開顱手術,你猜發現了什麼?」

    「不會又是寄生蟲吧?」

    「是蟲子,你覺得會是什麼蟲子?」

    林小小忍下頭皮發麻的感覺,認真分析,既然是麻辣螺絲,那麼就是螺絲中常見的寄生蟲,「管圓線蟲?」

    「怎麼會猜這個?田螺中的寄生蟲種類非常多。」

    「我平時有關注咱們雲海市各種新聞,去年市疾控在公眾號上推過一篇文章,就有情侶因為吃麻辣螺絲導致感染管圓線蟲的報道。」

    李白目露讚許,「不錯啊,平時有注意積累,我再講下去你確定還能吃晚飯?」

    「當然能,再來10個故事下飯。」

    「飯來了,先吃飯,故事欠著,下次講給你聽。」

    張叔敲門,提著保溫飯盒送到李白手裡,李白道謝之後,張叔退出病房。

    飯吃完,林小小還想再聽疾控故事,卻被李白拒絕,讓她早早躺下休息。

    第2天一早,醫生檢查過後,沒有後遺症,李白給她辦了出院手續。

    ——

    新華公寓。

    李白送林小小回家。

    因為林小小行動不便,李白一路攙扶,直到把林小小安頓在客廳沙發上做好。

    雖然兩人做鄰居已有一段時間,但這是李白第一次進林小小的家。

    客廳桌上擺著一張全家福,林爸、林媽、四歲左右和十歲左右的小姑娘,都跟林小小長得很像。

    李白盯著照片發愣,腦海中出現出現多年前的一幕,一個小姑娘躺在冰冷的太平間,她的父母在一旁哭得撕心裂肺,旁邊還跟著一個四歲左右的小姑娘,驚慌無助。

    太平間外,一大群群拉著橫幅……

    「李主任?」見李白愣神,林小小出聲提醒。

    「哦。」李白回過神,指著照片中的小姑娘,問:「這是誰?哪個是你?」

    「小一點的是我,大一點的是我姐姐,親姐姐,十歲那年發生意外去世。」提到姐姐,林小小神色黯然。

    「對不起。」

    「不用道歉,這又不是你的錯,再說,兇手已經受到懲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