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來自天使小白的情書 » 第70章 醫院陪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來自天使小白的情書 - 第70章 醫院陪護字體大小: A+
     

    林小小心裡竊喜,李白這溫柔的語氣,看來是不計較她工作中受傷的事兒。

    「我不餓。」

    「不餓?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有沒有噁心想吐的感覺?」李白很擔心,腦震蕩的後遺症之一就是沒有食慾、噁心想吐。

    「沒,沒有不舒服,我只是平時晚上就吃的少,女孩子愛美嘛,減肥。」

    「不行,你需要吃飯補充能量,你可以少吃一些,習慣喝粥嗎?」

    李白說話語氣不容置疑,林小小卻聽出一絲寵溺的感覺。

    「嗯,我喜歡吃青菜瘦肉粥。」

    李白拿出手機打電話,「張嫂,麻煩做一份青菜瘦肉粥,多放青菜,做好之後讓張叔送到市第一人民醫院住院部12樓。」

    林小小以為李白會從醫院食堂買或點外賣,沒想到他竟讓家裡的張嫂親自做。

    「李主任不用那麼麻煩的,醫院食堂病號餐裡面就有青菜瘦肉粥,我上次住院的時候就喝過。」

    李白想起他倆第1次在醫院見面,林小小因為鱟中毒住院,病剛好了一點就在吃東西,其中就有一份青菜瘦肉粥。

    「張嫂的手藝比醫院食堂好。」

    林小小無以反駁,看李白坐在那兒沒有打算要走的意思。

    「李主任,你有時間過來看望我,車禍現場處理完了?」

    「嗯,傷員送到醫院,車禍現場進行過苯清除,河水也進行了治理,疾控要做的就是定期對車禍周圍環境進行苯監測,看處理的效果,而且疾控部分的監測工作已由衛生科接管過去,于飛正在寫這次化學事故的總結報告。咱們應急小組的工作範圍是公共衛生應急事件,當應急事件變成常規監測,就會有其他科室接手。」

    「哦。」

    說到工作,李白總是解釋的很專業,但他很快把話題又轉到林小小身上,「你明天才能出院,晚上想讓誰過來陪護,舍友?還是你小姨?」

    林小小搖頭,「不麻煩,只是睡一覺,我自己在這兒就可以。」

    李白知道她是個不願意麻煩別人的性格,沉默了兩秒,突然說:「今晚我陪護。」

    林小小驚呆。

    領導給下屬做陪護?這也太敬業了吧。

    不對,莫非李白對她有意思?

    更不對呀,李白長得帥,學歷高,家世又好,脾氣也好,在疾控中心很多單身女同事都對他暗送秋波,自己這麼個還沒畢業的女學生會入得了他的眼?

    一定是她想多了。

    對,是她想多了,李白就是太敬業。

    「李主任,你其實不用那麼照顧我,我這次受傷,完全是因為我沒有判斷好現場情況……」

    「不,是我沒有判斷好現場情況,照顧你是我應做的。」

    「真不用。」林小小推脫。

    「用。」李白堅持的更乾脆。

    林小小平時不是個婆媽的人,見情況既然如此,於是索性爽快地答應,「好吧,既然你堅持要陪護,那就給我講故事吧。」

    這次輪到李白愣住了。

    講故事?

    陪護這種事,不是第一次做,之前哥哥住院都是他在陪護,但陪護時講故事還是第一次遇到。

    病人是老大,既然有要求,那就盡量滿足。

    「你想聽什麼故事?格林童話?還是安徒生童話?」

    「我不想聽童話故事,我想聽疾控故事,最好是你親身經歷過的疾控事件,不是親身經歷聽說的也可以。」

    「你想我給你科普?」

    「科普故事,科普是定語,我想聽定語後面的主語。」

    「好吧,想聽疾控故事,我這裡倒有很多,先從哪個講起呢?」李白眼神深邃,似在回憶。

    「兩年前,雲海市發生過一起輸入性的鼠疫病例,這件事你有印象吧?」李白先是反問。

    「有印象,咱們雲海市很長時間都沒有發生過鼠疫,媒體對那例病例進行了大肆報道,還曾一度引起了民眾恐慌,不過後來這件事不了了之。」

    「不是不了了之,而是疫情擴散趨勢被控制住,民眾的恐慌情緒被安撫,事件從大眾視野中淡去,所以才會有這種不了了之的感覺。」

    「這件事不會是你親自處理的吧?」

    「當然是,這件事屬於雲海市疾控中心的管轄範圍,監控這種甲類傳染病,是應急小組的本職工作。」

    「跟我講講細節。」林小小眼神興奮地央求道。

    「兩年前的夏天,我記得是剛過夏至的第2天,我們接到網報,雲海市第一人民醫院接診了兩例疑似鼠疫患者。

    接到報告后,我們立刻去了醫院,跟病人接觸做流調並采了樣本,回疾控實驗室之後做了鼠疫抗原抗體以及基因檢測,證實的確是鼠疫桿菌。

    在我國,鼠疫屬於甲類傳染病,這種病傳播力非常強,尤其是肺鼠疫,能通過空氣飛沫傳播,若不及時控制,會引起大規模傳播。

    我們在醫院做流調的時候,發現這例病人是典型的肺鼠疫癥狀,而且轉院到第一人民醫院的時候,癥狀已經非常重。

    我們的流調發現,病人發病時的居住地在離雲海市200公裡外的沙河村,第一就診單位是村衛生保健所,村醫診斷是普通感冒,吃了退燒藥和頭孢類抗生素之後,癥狀加重,轉到縣醫院,住院三天病情持續加重,之後轉來市醫院。

    市醫院接診之後,懷疑是鼠疫,做了抗體檢測,鼠疫抗體陽性,於是立即上報疾控中心。

    經我們市疾控中心檢測之後,確定是鼠疫疫情,根據甲類疾病的流調及防控原則,這兩名肺鼠疫病人的所有密切接觸者,都被隔離觀察。

    通過對隔離的密切接觸者進行全體核酸篩查,並沒有發現陽性感染者。

    因為擔心肺鼠疫擴散,我們市疾控給各大醫院發放了一批檢測鼠疫桿菌的膠體金試劑,篩查重點人群為有鼠疫初期癥狀,比如發熱、上呼吸道癥狀的人群,尤其是沙河村及附近村子就醫看病人群。

    在雲海市發現肺鼠疫患者后的第7天,海州區醫院上報一起鼠疫病人。

    當時正處在鼠疫疫情防控的緊張階段,我們市疾控接到報告立刻趕到現場。

    初步流調之後發現,這名疑似鼠疫病人是雲海市市區工作,是公務員,近期沒有去過沙河村及其附近區域,也沒接觸過之前病人及密切接觸者。

    像這樣沒接觸過傳染源的人,被診斷出鼠疫,那麼診斷過程就很可疑。

    我就找到海州區醫院檢驗科負責這次鼠疫病人檢測的工作人員,一問才知道他們做檢測時,竟沒有做陰陽對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