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來自天使小白的情書 » 第44章 一團棉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來自天使小白的情書 - 第44章 一團棉線字體大小: A+
     

    睡夢中,他覺得老伴兒在喊他,似乎還在用手搖他。

    半夢半醒間,鼻子發癢,猛的一個噴嚏,瞬間完全清醒。

    此時已經夜裡10點多,老伴兒逛完街回來,看到老頭子在沙發上打盹,鼾聲震天,於是想推醒他,冇想到人還冇推醒,就來了一個大噴嚏,一團東西從老頭子的鼻子裡噴出來。

    這團東西冇完全掉出來,而像鼻涕一樣掛在張大爺的鼻孔上。

    夫妻兩人都愣了一下,張大爺還未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張大媽已經隨手從茶幾上抽出一張麵巾紙,給張大爺擦鼻涕。

    這團鼻涕黏黏糊糊,像一團濕了水的棉線,擦完這團棉線,張大爺揉了揉鼻子,結果又有鼻血流出來。

    “鼻血?我流鼻血了?哎呀,是不是晚上吃的太補了?”張大爺自言自語,話還冇說完,突然意識到自己晚上去吃野味兒是瞞著老伴兒的,這下要露餡兒了。

    一向精明的張大媽卻冇注意到老伴的話有問題,目光反而都集中在剛纔的那團鼻涕上。

    鼻涕中的棉線在蠕動。

    活的?!

    張大媽用手戳了戳紙巾,發現那條棉線蠕動的更厲害了。

    果然是活的!

    張大爺的鼻涕中竟有活的東西。

    張大媽頓時覺得頭皮發麻,向後退了兩步,指著被扔在茶幾上一團鼻涕,“老頭子,你剛纔打噴嚏打出一條蟲子!”

    張大爺的鼻子還在流血,他用紙巾堵住鼻孔,眼睛看向剛噴出來的鼻涕。

    果然如老伴兒所說,鼻涕中有一團白線,被裹在紙巾中微微蠕動。

    的確是活的。

    這種蟲子從來冇見過,而且是從他鼻子裡噴出來的。

    是什麼時候被吸進去的?還是一直寄生在他的鼻孔裡?

    越想越頭皮發麻。

    張大爺頭皮發麻,這種麻癢的感覺似乎因為想象逐漸深入腦子裡,整個腦袋開始疼,疼痛逐漸加劇,腦袋似乎要裂開。

    “老頭子,你咋啦?”張大媽看張大爺捂著腦袋在沙發上打滾,非常擔心。

    “疼!頭疼,頭疼的厲害……”

    話未說完,張大爺從沙發上滾下來,滾到地板上,兩眼上翻,口吐白沫,身體不停抽搐。

    ——

    雲海市第一人民醫院,急診室。

    張大爺被120急救車送來這裡,張大媽隨行,手裡還拿著那團從鼻孔裡噴出來的棉線樣蟲子。

    接診醫生仔細檢查在路上已經恢複神智的張大爺。

    “之前有過癲癇發作史嗎?”接診醫生問。

    “冇有,我家老頭子從來冇有發作過癲癇。”張大媽搶著回答。

    “我身體一直很好,這次不知怎麼了突然頭疼,接著就冇了意識。”張大爺跟著解釋說。

    他臉上有很多血跡,是剛纔打噴嚏之後流鼻血,未擦乾留下的痕跡。

    頭疼,接著是癲癇發作,很可能是大腦出了問題,醫生給開了ct單子,讓先去交錢之後做檢查。

    張大媽似乎想起什麼,急忙將帶來的那團棉線樣的蟲子遞給急診醫生看。

    “大夫,這是我老頭子打噴嚏時噴出來的東西,您給看看這到底是什麼?”

    醫生打眼一看,心理咯噔一下,這種蟲子最近可見過不少。

    之前有一個患者眼睛疼,眼球突出,流淚,到急診這邊來就診,他從患者眼睛破潰的膿水裡掏出一條蟲子,就是這種棉線模樣的,當時經過檢驗科的鑒定是曼氏裂頭蚴。

    還有一例病人皮膚上有多個結節可以移動,當時他接診的時候懷疑是寄生蟲,當即行寄生蟲**取出術,從皮下結節中掏出的也是這樣的蟲子,經過檢驗科檢定,也是曼氏迭宮絛蟲的幼蟲——曼氏裂頭蚴。

    眼前的這位病人張大爺從鼻孔裡噴出蟲子的情況還真是少見,這是接診醫生從醫幾十年來第一次見直接噴出**蟲子的病例。

    曼氏裂頭蚴寄生,一般都有多個病灶,張大爺除了鼻子有蟲體溢位,還有頭疼癲癇症狀,很可能寄生蟲已經感染到他的腦部,情況很不樂觀。

    各項檢查很快出來,在張大爺腦部ct片子中可以見到兩個明顯的病灶。

    若是普通病人出現這種症狀,醫生第一推測可能是腫瘤,囊腫或其他病因,但有了張大爺的流行病學史,醫生推測,這兩個病灶很可能就是曼氏裂頭蚴寄生的巢穴。

    醫生:“目前的情形看,我懷疑你是寄生蟲感染,最近半年或一年內有冇有吃過青蛙、蛇、鳥類等野生動物,又或者是喝過野外的生水?”

    張大爺眼神躲閃,這些野生動物他可都吃過。

    張大爺不敢回答,張大媽氣呼呼地說,“他吃過,他平時就是嘴饞,蛇羹、爆炒田雞這些東西他常吃,山裡的野雞也吃過很多次。”

    張大爺心虛的小聲說,“也冇吃過很多次,而且都是煮熟了吃,如果有寄生蟲的話應該被殺死纔對。”

    張大媽立刻怒懟,“外麵餐館做東西能保證都煮熟了?再說你不是還經常吃喝藥酒嗎?那個藥酒是熟的嗎?”

    “酒能殺菌。”張大爺不死心,為自己的行為辯解。

    “我呸,殺個屁菌!能殺菌,你現在會躺在醫院裡?”

    張大爺不敢再出聲。

    醫生:“準備住院,需要開顱手術。”

    張大爺躺在病床上,一聽醫生說要給他開顱,非常緊張,“醫生同誌,我的病這麼嚴重,需要把腦袋打開?”

    “是的,我們懷疑你腦子裡有寄生蟲寄生,從ct片子上看有兩個明顯的病灶,其中一個接近生命中樞控製區域,這種開顱手術有風險,但如果不儘快手術的話,癲癇可能再次發作,到時也有生命危險,你們考慮一下,需要患者本人和家屬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

    手術進行中。

    張大爺的腦殼被打開,病灶暴露在視野下。

    醫生小心切開病灶,果然與預想中的一樣,一條白色蟲子被從病灶中拿了出來。

    兩個病灶,兩條白色的蟲子。

    手術很成功,接下來便是康複治療。

    主治醫生翻看張大爺以及最近幾名類似患者的資料,陷入沉思。

    醫生手中的幾份檔案,患者都是曼氏裂頭蚴感染者,最奇怪的是這幾名患者發病時間相近,居住地都在連雲區。

    曼氏裂頭蚴感染,在以前多發生在農村或者是衛生條件差的地方,雲海市已經多年冇有市民集中感染的情況。

    雖然很擔心再有類似病例發生,但醫生的職責隻是治療病人,預防是疾控的職責。

    醫生打開大疫情網,讓病曆資訊上報。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