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來自天使小白的情書 » 第34章 鳳凰村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來自天使小白的情書 - 第34章 鳳凰村民字體大小: A+
     

    林小小很喜歡這種學術討論的氛圍。

    雖然討論到最後也冇有定論,但把幾種可能都列了出來,的確有助於現場流調時有所側重。

    李白用筆圈出白板上幾個重點,“這幾方麵就是我們現場流調時要重點注意的,好,現在大家出發。”

    應急小組加上兩個實習生,將現場采樣需要的東西裝上現場流調車,先趕往鳳凰縣人民醫院。

    ——

    鳳凰縣人民醫院。

    雪天路滑,等市疾控應急小組到達縣人民醫院的時候,已經是下午2點多。

    縣疾控現場流調的人員接到李白的通知,已經提前趕到縣醫院。

    上報疫情的縣醫院急診科主任接待李白一行人。

    幾名中毒病人被安排在一間病房。

    先看過病人的病曆檔案,再到病房內看病人的具體症狀。

    一眼能看到的是病人的皮膚症狀。

    林小小之前隻在課本上看過砷中毒病人的症狀圖片,冇想到來疾控實習第一次見到真實病人的樣子,跟書上的圖片還是有所不同,感覺微微有些震撼。

    4個病人皮膚上都有米粒樣的顆粒。

    指甲上也都有米白色的橫紋。

    病人張翠因為流鼻血,左鼻孔還塞著一團棉花。

    正當林小小盯著病人看症狀的時候,李白已經開始了流調經典的靈魂三問。

    根據引起疫情原因的不同,靈魂三問也不儘相同。

    如果是病毒或細菌類的傳染病,靈魂三問一般是:從哪來?到哪去?接觸過什麼?

    如果是中毒事件,靈魂三問就會變成:去過哪裡?吃過什麼?用過什麼?

    不過林小小覺得所有流調基本上也可以總結為通用的靈魂三問:從哪來?到哪去?接觸過什麼?

    就算是中毒事件,那麼中毒的方式可能分為空氣接觸,食物攝入,皮膚粘膜接觸等等,這些都可以歸類到接觸過什麼中。

    李白的靈魂三問結束,總結出4個病人的流行病學史。

    4個人皆是鳳凰村村民,自入冬以來活動範圍就侷限於鳳凰山上。

    偶爾會去山下集市購買一些生活日用品。

    村民職業皆是茶農。

    近期都冇有給茶園噴灑農藥的行動。

    鳳凰山附近也冇有金屬冶煉廠,未接觸過跟砷元素相關的製造業。

    但在日常生活用品中,不排除有含砷的搪瓷製品。

    日常用水來源於自家深水井。

    患者家中也有燒煤的習慣。

    進入秋冬季,4名患者都曾有過頭疼腦熱症狀,吃過藥,但藥的種類不儘相同。

    單從剛纔詢問到的流調資料來看,很多常見的砷中毒因素可以排除,但也有不少其他線索。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去患者家裡實地勘察,這也是現場流調最重要的環節。

    ——

    鳳凰山上鳳凰村。

    因為剛下過大雪的緣故,通往鳳凰山上的路異常難走。

    從縣人民醫院到鳳凰山腳下又行駛一個多小時。

    鳳凰山上山路陡峭,又被積雪覆蓋,汽車無法進入,疾控一行人隻能下車步行。

    拎著采樣箱、空氣采樣器等現場采樣工具,從山腳下踩著被積雪覆蓋的青石板路,一步一步到達半山腰的鳳凰村。

    現場流調最重要的目標是4名患者的家及周圍環境,但鳳凰村其他村民也要檢查。

    為了防止村民已有砷中毒症狀,但冇有去醫院就診,所以疾控一行人還要對其他村民進行體檢。

    先找到鳳凰村的村長,由他通知鳳凰村所有村民關於疾控一行人來到目的,通知村民在家裡等候疾控人去體檢和檢查家裡周圍環境。

    至於4名已經住院的患者,由村乾部帶領疾控人打開他們的家門進入檢查。

    李白也將市疾控應急小組和鳳凰縣疾控現場流調人員分成兩個大的行動組,李白帶領的一組去4名患者家裡,其餘一組對所有村民進行體檢。

    懸崖邊,李建國的家。

    院子裡的積雪冇被清掃,隻留下幾行雜亂的腳印。

    除了5間主屋外,還有東西廂房各兩間,兩個人住在這裡,空間非常寬闊。

    於飛、高猛,還有兩個實習生跟在李白這一組。

    高猛在院子周圍轉了一圈,直搖頭,“這麼大的地方,要采集所有的外環境標本得費不少時間。”

    於飛已經蹲在地上打開采樣箱,熟練的取出現場采樣所需的各種材料,“那就加快速度,天都快黑了,否則下山都受影響。”

    現場外環境采樣的三大要素:空氣,水,土壤。

    土壤采集好說,多點分佈采集就可。

    空氣有專門的空氣采樣器收集。

    至於水,因為李建國一家的飲用水主要來自於自家的深井水,所以要打開深井水泵抽取地下水。

    在院子西南的牆角跟上,有一口直徑不過20多厘米的圓口深井。

    井口被石板覆蓋,一根水管通過石板上的圓孔通出地麵。

    水管直通井旁邊一個水泥池子。

    池子裡麵有一塊洗衣板。

    於飛想要采集水樣,但卻找不到水井開關。

    像這種深水井一般都是有電機水泵深入井底,要找到開關才能將水泵出。

    還好有村乾部同行,他打開李建國家廚房的門,那裡有一個電閘,伸手推上電閘,有水冒出。

    村乾部介紹說,“我們鳳凰村現在家家戶戶都有井,這種深水井是前幾年村裡請的施工隊統一來鑽的,以前也用過自來水,但因為地勢太高水壓不行,後來在山頂建了自來水池子,又因為引水太麻煩,所以都改成了深井水。”

    現在外麵天寒地凍,但從深井裡抽出來的地下水卻冒著一股熱氣。

    井水從管子裡泵出,進入旁邊的水池子裡,氤氳水霧飄散起來。

    采集完水樣,進入廚房,於飛發現李白正圍著已經熄滅的煤爐子檢視。

    李白身旁還跟著林小小,林小小身旁站著楊玉鳳。

    “會不會是煤的問題?”林小小發表自己的意見,“我看李建國後院棚子裡儲存了很多煤,按照村乾部的說法,鳳凰村家家戶戶都燒煤,村民們生病很有可能跟燃煤有關。不過村乾部也說了,他們村燒煤的曆史悠久,以前不發病,為什麼今年突然就有村民發病?我想了一下,可能跟煤的來源有關,所以要問清楚今年過冬的煤村民是從哪裡購買的。”

    楊玉鳳不解,疑問:“燃煤型砷中毒不是有明顯的地方性嗎?”

    “是有地方性,而且在我國主要發生在貴州、陝西等省份,他們發生這種砷中毒情況是跟當地燃燒的煤中砷元素含量超標有關,而且這些砷元素含量超標的煤礦大多來自於他們本地,如果萬一有這種不合格的煤被運到咱們這兒,又被村民們購買燃燒使用,那發生砷中毒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林小小的觀點跟李白的想法不謀而合。

    李白眼神讚許,吩咐說,“采集一些煤炭和煤灰標本,還有把廚房周圍的灰塵也都采集一點。”

    廚房傢俱上的灰塵大都是煤爐燃燒沉降的粉塵,長期生活在這裡的人會吸入大量這種粉塵,采集這些灰塵標本進行檢測也很有意義。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