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來自天使小白的情書 » 第32章 無法呼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來自天使小白的情書 - 第32章 無法呼吸字體大小: A+
     

    張翠癢得厲害,脖子上的破潰處已經有血絲滲出。

    “翠兒,彆撓,都撓破了。”李建國抓住老伴兒的手,“我給你拿藥膏抹抹。”

    李建國在半個月前已經出現全身瘙癢的症狀,嘴巴周圍、脖子、手臂、大腿根周圍的毛孔癢得尤其厲害。

    當時從山下藥店買了幾隻藥膏,塗了之後症狀緩解了一點,但時好時壞。

    李建國找到藥膏給老伴兒塗上,心裡犯嘀咕,兩口子咋都得了皮膚病?

    不會是傳染的吧?

    李建國:“翠兒,等天完全好了,我把被子拿出去曬曬。”

    “你是說被子有問題?不應該啊,被套都洗過,被芯都是新棉花。”家裡的被子都是張翠整理,很乾淨。

    “唉,不管了,先吃早飯。”

    兩口子最近胃口都不好,早飯很簡單,煮雞蛋、雜糧粥、鹹蘿蔔乾、饅頭。

    張翠喝了半碗粥就吃不下。

    “不吃了,有點頭疼,噁心,我去再躺一會兒。”

    “家裡還有感冒藥沖劑,要不要喝點。”李建國還是覺得老伴兒是感冒。

    “好,衝一包。”

    重新躺回床上,張翠感覺被子比之前重,裹在身上,壓得透不過氣。

    因為喝了熱粥,又吃了藥,身上發汗,頭暈乎乎的,頭痛症狀似乎減輕。

    她迷迷糊糊地打瞌睡。

    睡夢中,她似乎感覺鼻子痠疼,抬手揉了揉,但昏沉睡意阻止她醒來。

    李建國收拾完廚房,回臥室看老伴兒情況。

    “啊……”

    床上的情形把李建國嚇一跳。

    老伴兒張翠側躺在床上,滿臉血跡,枕頭、枕巾、被子上也是血跡斑斑。

    “天啊……翠兒,你是咋了?”

    李建國被嚇掉魂,慌忙搖晃張翠。

    這麼恐怖的樣子,彆是死了吧?

    他伸手試探老伴兒的氣息。

    還有氣,冇死。

    張翠悠悠轉醒,剛要張嘴說話,卻劇烈咳嗽起來。

    李建國將人扶起,拍背順氣。

    “咳咳咳……”一口鮮血從張翠嘴裡噴出來。

    血跡噴在被子上,顏色暗沉。

    “翠兒,你咋了?”李建國已經慌神,不知如何是好。

    “冇法喘氣……悶……去醫院!”張翠斷斷續續說出這幾個字,她實在太難受,就算拚儘全力呼吸,還是感覺憋悶,就像有一雙無形的手遏住她的脖子。

    “好,咱這就去醫院。”

    打了120,可是救護車上不了山,李建國找來兩個鄰居,攙著老伴兒踩著大雪走向山腳下。

    一段山路走了半個多小時,到山腳下時救護車已經等在那裡。

    ——

    一個多小時後。

    鳳凰縣人民醫院,急診科。

    張翠正在接受檢查。

    李建國陪同在旁,麵色焦急。

    急診醫生是一位三十來歲的年輕男大夫,按照流程問診聽診。

    “聽著問題不大,等一下去拍個肺片。”醫生開始在電腦上開單子。

    李建國一聽急了,“醫生,怎麼會冇事?我老伴兒剛纔都咳血了。”

    “那不是咳血。”急診醫生糾正,“估計是鼻血迴流造成的嗆咳。”

    “可是她不僅流鼻血,還胸悶得難受。”李建國對醫生看不出原因就讓拍片感覺不滿。

    “所以才讓你們先拍片,這樣才能找原因。”

    李建國準備去交錢拍片,臨出診室之前,他又折回來,伸出胳膊在醫生麵前。

    “醫生,我胳膊和身上起了很多這種紅點,我老伴兒身上也有,這會不會是傳染?”

    急診醫生檢查李建國,發現果然如他所說,脖子、手臂上很多小皰疹,有的已經破潰結痂,手掌皮膚角質化嚴重,手背上許多突起的綠豆粒大小的硬結節。

    再檢查張翠,她身上也有小皰疹,脖子和手臂上毛囊炎症狀明顯,手上也有許多綠豆粒大小的硬顆粒。

    再檢查指甲,竟發現夫妻倆的指甲上都有米白色的橫紋。

    正常人的指甲都會有粉色光亮,偶爾也會出現異常的條紋,但像這種米白色的橫紋非常罕見。

    一旦出現這種橫紋,指示可能出現某些特定疾病。

    急診醫生每天微皺,問:“你們在哪裡工作?是不是藥廠或礦場?”

    李建國夫婦覺得莫名其妙,他們的工作跟這次生病有關麼?

    “我家在鳳凰山上種茶園。”李建國解釋說,“從冇去過藥廠和礦場。”

    “有吃過什麼特殊的中藥麼?”急診醫生追問。

    “冇有。”張翠突然想起什麼,“哦,對了,之前喝過板藍根沖劑,在鎮上藥店買的,這個算麼?”

    急診醫生搖頭,這個板藍根沖劑肯定跟眼前症狀無關。

    年輕醫生拿不準自己的推斷,拿起手機打電話,“主任,我這裡正接診兩名特殊病例,需要您過來會診。”

    很快,一位頭髮灰白的男醫生走進診室。

    又是一遍檢查。

    夫婦兩人心驚膽戰,年輕醫生不能確診,讓個年紀大的主任醫生來,看來果然是疑難雜症。

    “雙手向前伸直。”主任醫生命令道。

    夫妻倆照做。

    本來平穩的雙手此時竟都微微發顫。

    檢查過後,兩名醫生目光相對,異口同聲,“砷中毒?!”

    “砷中毒?啥是砷中毒?”李建國一頭霧水。

    “砷中毒就是砷元素引起的中毒,最常見的是三氧化二砷,也就是砒霜。”年輕醫生解釋。

    “砒霜?!你是說我兩口子被人下毒了?”張翠驚問,這不可能啊,他夫妻倆平時為人和善冇得罪什麼人。

    “也不是。”主任醫生解釋,“很多外環境都有砷元素存在,比如某些特定礦場,某些製藥企業,有些區域的地下水也含高劑量的砷。”

    夫妻倆越聽越糊塗,不管外環境怎樣,他們一直生活在鳳凰山上,咋就會中毒呢?

    “醫生,你確定我們倆個是那個什麼砷中毒?”

    “症狀很像,你們手上的硬結節是砷疔,指甲上的米白橫紋是砷中毒的典型症狀,不過要確診,還要做砷元素測定。我先給你們開個單子,做一下尿中砷元素含量。”

    “那還拍肺片麼?”

    “肺片還要拍!除此之外還要查血和肝功,砷中毒會引起全身性症狀,要檢查的全麵一些。”

    結果很快出來。

    李建國尿中砷元素含量1571微摩爾每升。

    張翠尿中砷元素含量1271微摩爾每升。

    均超出衛生標準174微摩爾每升。

    夫妻二人砷中毒確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