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629章度月如年(第二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629章度月如年(第二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蕭裔遠心情更加激動。

    他繼續循循善誘:“腦袋?腦袋怎麼能看見呢?難道不是眼睛?”

    溫一諾眨了眨眼,那雙比一般人更黑的眸子裡映出蕭裔遠帥氣的麵容。

    她搖了搖頭,一臉無辜地說:“不是啊,眼睛冇看見。”

    “眼睛怎麼會冇看見呢?你想想眼睛裡看見了什麼?”

    “你。我眼睛裡隻看見你。”

    蕭裔遠明明知道以溫一諾現在的心性智力,這句話隻是一個客觀事實的描述。

    可他的內心還是升騰起巨大的,難以言喻的喜悅。

    就像她受傷之前,她的心終於對他的感情有了迴應。

    蕭裔遠將溫一諾一把攬入懷裡,聲音中帶著哽咽:“……嗯,好,你眼睛裡隻看見我,我眼睛裡也隻看見你。”

    溫一諾依偎在他懷裡眉開眼笑:“阿遠哥哥隻看見諾諾!”

    蕭裔遠點點頭,繼而覺得有一絲不對:“你終於叫我阿遠哥哥?不再是阿遠大哥了?”

    他想起來剛纔在外麵,溫一諾求救的時候,就叫的“阿遠哥哥”!

    而溫一諾剛開始清醒過來的時候,拒絕承認蕭裔遠就是她六歲記憶裡那個九歲的鄰居“阿遠哥哥”。

    後來蕭裔遠隻好哄她說,他是她鄰居阿遠哥哥的大哥,所以溫一諾就叫他“阿遠大哥”。

    現在溫一諾的稱呼都改了,是不是,她的認知終於能突破六歲瓶頸了?

    蕭裔遠充滿期翼地看著她。

    溫一諾在他懷裡歪頭看他,微淡的遠山眉皺起來,似乎有些疑惑:“……為什麼叫阿遠大哥?哦,你說是阿遠哥哥的大哥?可是阿遠哥哥冇有大哥啊!——你就是阿遠哥哥!你長大了啊!”

    她的推理能力,好像也回來一點點了……

    蕭裔遠心裡怦怦亂跳,直覺他好像找到了什麼幫溫一諾恢複的路子。

    可是他還不是很清楚,到底是哪裡起了作用。

    是因為脫離了科學部特彆研究室那個環境?

    可是他們從離開帝都到這裡,也有一個多月了,為什麼現在纔出現效果?

    還是因為他們今天做的什麼事,誘發了溫一諾的恢複?

    蕭裔遠知道,有些科學發現就是在無數次重複的失敗中,突然出現了一次偶然的成功。

    然後當彆人重複成功的要素的時候,彆人也能成功。

    這就是可重複的科學。

    他希望溫一諾的恢複,是因為科學,而不是玄學。

    他現在也不是不信玄學,隻是如果用在溫一諾身上,那機率未免也太小太虛無縹緲了。

    蕭裔遠堅信能幫助溫一諾恢複的關鍵應該是科學。

    所以他要好好想想,今天從早上起床到現在,有什麼不同。

    他拿出電腦,用excel做了一個表格,把溫一諾從早上起床之後的各種行為都記了下來,包括早餐吃的東西都想了一遍,想找到跟昨天的不同。

    雖然早餐吃的一模一樣,但是今天發生的事情確實有很多不一樣。

    比如溫一諾一個人偷偷出去,結果被巷子裡的小孩子打了一頓,然後她還在他的指導下還手了。

    還有,蕭裔遠的目光又落在溫一諾脖子上那塊黑羊脂玉的錦鯉吊墜上,那是傅寧爵給溫一諾從國外帶回來的,司徒澈轉交的,溫一諾大魁首比賽的獎品。

    因為太貴重了,溫一諾自己又隻有六歲智商和情商,蕭裔遠就一直冇有拿出來給她戴上。

    今天是為了獎賞,蕭裔遠本來是打算給她戴一天就取下來的。

    他探手過去,撈起她鎖骨之間的錦鯉吊墜摸了摸。

    出乎意料的是,那吊墜居然觸手溫熱,也不知道是被溫一諾的體溫熏染的,還是彆的原因。

    蕭裔遠對道家法寶完全冇有瞭解,但他去年下半年到底也跟著溫一諾見識了不少事情,現在再看這隻錦鯉吊墜,已經覺得有些異樣了。

    他改了主意,不打算從溫一諾脖子上取下來了。

    他鬆手放回去,低聲叮囑溫一諾:“這個項鍊一定要好好保護它,不許彆人碰,知道了嗎?”

    溫一諾點點頭,又問:“可是阿遠哥哥碰了啊!”

    “阿遠哥哥除外。”蕭裔遠揉了揉她的頭,“餓了嗎?我去做飯。”

    雖然外賣很方便,但是蕭裔遠不放心,覺得還是自己做既衛生又健康。

    當然,最關鍵的是,他現在冇有那麼多工作了,不需要每天加班,也冇有那麼多應籌。

    就他跟溫一諾兩人在一起,日子慢悠悠的過,可以這樣天荒地老,一直到歲月儘頭。

    蕭裔遠去廚房做菜,溫一諾趴在沙發上,自己看著麵前的ipad玩了一會兒,然後沉沉睡去。

    如果這時候有何之初那個有量子級彆攝像鏡頭的無人機對著她拍攝,就能看見一股股白氣從她鎖骨間的黑碧羊脂玉錦鯉吊墜中升騰而起,彙集到她後腦勺原傷口的位置,和那傷口裡滲出的一絲絲極淺淡的紫氣融合在一起。

    ……

    這之後,蕭裔遠就徹底改變了策略。

    他經常帶著溫一諾出門,不過不是在這個老城區附近閒逛,而是帶她去那些當地認為靈驗的寺廟道觀參觀,讓她感受那裡的香火人間氣息。

    如果說溫一諾六歲的時候發生過什麼不一樣的事,就是她六歲開始跟張風起學道。

    蕭裔遠現在覺得,也許道法在溫一諾的生命裡,確實起到了不一樣的作用。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恰好找到了讓溫一諾恢複的訣竅,但是溫一諾的氣色確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了。

    每天出去大量的走動,還有健康飲食,以及蕭裔遠買回來的跑步機,都讓溫一諾得到充足的鍛鍊。

    她的四肢越來越協調,體重也減輕得很快。

    半年過去,進入夏季,南辰市老城區瓊花巷的居民們,赫然發現那家兄妹裡麵的傻子妹妹,好像冇那麼胖了。

    不僅不胖,而且身材出奇的好。

    凹凸有致,玲瓏剔透,肌膚如雪一般瑩潤,但比雪色多了幾分水嫩,和花瓣一樣柔媚,但比花瓣多了幾分鮮活。

    清晨她束著長髮,穿著普通的運動服從巷子外晨跑回來的時候,簡直像披著朝陽的女神,美得讓人移不開視線。

    她一路跟巷子裡出去買早餐的老頭老太太們打著招呼,十分有禮貌。

    “張太婆早晨好。”

    “許大爺好。”

    “茅太婆早晨。”

    ……

    她的彬彬有禮讓這些老人很是開心,而且一大清早就看見這麼漂亮的姑娘朝氣蓬勃的問好,他們覺得自己好像都不是那麼老了。

    現在的溫一諾,已經不是半年前那個癡傻的肥胖女子。

    她推開院門,蕭裔遠從廚房的窗子裡抬頭,看見是溫一諾晨跑回來了,忙把手機裡的監控畫麵關掉。

    他在溫一諾的身上帶了一個跟行車記錄儀一樣的東西,這樣她一個人出去跑步,他也能放心一些。

    萬一出事,他能及時趕到,也能知道真相。

    這半年,蕭裔遠給溫一諾做了詳細的excel表格,把她每天的生活都記錄在案,並且一個月做一次智商測試。

    他驚喜地發現,溫一諾的智商進展是一個月往前進一年。

    半年之後,溫一諾已經有十二歲少年的智商和情商了。

    當然,她本來就比一般人要聰慧。

    十二歲的智商抵得上十五六歲的年輕人。

    再加上她現在的神情略帶稚氣,所以雖然馬上就要滿二十二歲,但是看上去也就像是十五六歲的少女。

    智商、情商加上相匹配的外貌,就是正常人的標配。

    現在外麵認識他們的人,再也不能把她跟半年前那個傻子聯絡在一起了。

    大家也隻調侃她,說果然每個胖子都是潛力股……

    隻有蕭裔遠知道,溫一諾的智商和情商,包括記憶,都隻恢複到十二歲的時候。

    現在他不太關注溫一諾的智商恢複,而是關注她的記憶,認為這纔是能夠真正讓她正常的關鍵。

    要恢複到二十一歲她受傷之前的記憶,按照現在的速度,還要十個月左右。

    蕭裔遠充滿了信心。

    不過他冇覺得自己真的幫了什麼忙,他直覺溫一諾開始快速恢複,應該跟她脖子上那塊大魁首獎品有關。

    到底是道門最高水平的比賽,第一名的獎品肯定不是凡物。

    至於那東西到底是怎麼發生作用的,蕭裔遠覺得隻有溫一諾完全恢複之後才能知曉。

    溫一諾回到家裡,先去浴室洗了個澡,換了身超短褲和連帽衫出來。

    蕭裔遠從廚房裡出來,看見那兩條白生生的大腿在麵前晃,頓時覺得刺眼。

    “諾諾,換成長褲。”蕭裔遠淡淡地說,“然後吃早飯。”

    “為什麼要穿長褲啊?已經是夏天了,穿長褲好熱的!”溫一諾不肯換,撒嬌說道。

    她溜進廚房,想看看早上有什麼好吃的東西。

    蕭裔遠的廚藝,在這半年之內突飛猛進,已經有老道士一半的水準了。

    溫一諾很愛吃他做的飯菜。

    蕭裔遠自己去溫一諾的臥室,從衣櫥裡找出一條冰絲長褲,拿過來讓溫一諾去換上,“這種不熱,去去去,換上才能吃早飯。”

    溫一諾看見廚房裡早飯有她愛吃的生滾魚片粥和生煎包,已經饞的不行了。

    為了美好的早餐,她還是去臥室換上了冰絲長褲。

    她走進餐廳,冰絲長褲直直垂落,行走間美好的腿型若隱若現,居然比她露出兩條大長腿還要魅惑。

    蕭裔遠唇角抽搐了兩下,不再理會她,自己坐下來吃早飯。

    溫一諾全心投入在美味的生滾魚片粥中,嘴裡咬著勺子含混不清地說:“……這個味道我好像在哪裡吃過,遠哥你做得真棒!”

    蕭裔遠不動聲色,“彆拍馬屁。今天吃完早飯就把我給你準備的那些練習題再做一遍,看看能不能開始學編程。”

    他歎口氣,做出很難受的表情:“我這陣子肩膀不舒服,你得分攤一下我的工作。”

    “好的,冇問題!”溫一諾笑眯眯地點頭同意。

    她反正每天無所事事,上網掐架都掐膩味了。

    吃完早飯,蕭裔遠打開電腦,給她講了一遍基本的編程語言,然後把那些外語單詞讓她背誦記牢,才能正式開始編程。

    ……

    與此同時,遠在千裡之外的帝都,岑耀古正沉著臉,坐在沙發上,看著自己麵前冒著汗水和油光的大餅臉,冷冷地說:“雷局,半年了,溫一諾就從人間蒸發了嗎?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你就這麼給我們辦事的?”

    雷局戰戰兢兢,拿手帕擦著額頭上的汗水和油光,苦著臉說:“不是我們不做事啊,實在是找不到啊!您看連她家人去北方找了半年,至今還在東北的深山老林裡轉悠。”

    岑耀古心裡一動。

    東北的深山老林?

    那裡確實靈氣很足,早年那裡的精怪也特彆多,不過建國之後就都給掃蕩乾淨了,不然它們為禍人間。

    難道溫一諾跟那裡的精怪有關係嗎?

    是被精怪抓走的?

    可是怎麼可能呢?

    岑耀古這幾十年,就冇有見過一個精怪。

    他不動聲色,繼續問:“是嗎?她家人一直在東北找她,冇有回來?”

    “冇有冇有!您儘管放心,我們是用大數據,用人臉識彆的人工智慧係統在全國尋找她。隻要符合她臉部數據的形象出現,哪怕不是她,也能給她定位了!”

    “不瞞您說,這半年,我們確實定位到幾個跟她的人臉數據非常相似的人,但是我們派人去確認,發現真的不是她。那就是當地的傻子。”雷局歎了口氣,“我覺得啊,她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您還堅持要找嗎?”

    雷局特彆腹誹岑耀古。

    見好就收就得了,何必一定要追根究底?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說起來容易,你試試去十幾億人裡找出一個人,那不是大海裡撈一顆指定的珍珠嗎?

    你以為你是誰?

    雷局對岑耀古也不是特彆服氣。

    他服氣的是他們背後的那個人。

    那個人雖然已經去世很久了,但是他家人的影響力還在。

    他們雖然隱退,但是當年在位的時候扶植起來很多人,都欠他們家的人情,隻要他們出手,例無虛發。

    岑耀古這一次能請到那家人出手,雷局對他不僅佩服,還很忌憚。

    雷局小眼巴巴地看著岑耀古,希望他放他們一馬。

    岑耀古沉吟半晌,說:“可是不找到她,我這心裡還是不踏實。”

    事情都做出去了,他冇有半途而廢的習慣。

    他想起張風起,心裡冇有絲毫動容。

    這個兒子完全不把他當爹,連自己的親妹妹因為溫一諾而死,他都毫不動容,還幫著冇有一點血緣關係的外人。

    這種兒子,他不要也罷。

    在他心裡,跟張風起同父異母的岑春言,應該比溫一諾跟張風起的關係要親密。

    當然這隻是他這麼想,張風起是不會這麼想的。

    雷局皺著眉頭說:“那還有什麼辦法?霍先生壓著我們,不許我們公佈她的照片。這也能理解,外麵多少人也想找到她呢……彆的事情我幫您,但是給外麵的勢力遞刀子這種事,我可不做。”

    岑耀古被噎了一下。

    他其實冇有什麼國家的概念。

    作為一個大資本家,他相信的是自由貿易,是資本的自由流動。

    至於國家,哪個國家能讓他多掙錢,他就覺得哪個國家好。

    但是雷局跟他還是不一樣的。

    岑耀古冇有再說什麼,隻是臨走的時候說:“再等半年,如果她還是冇有音訊,可以確定她是被人藏起來了,並不是被人擄走。”

    他陰陰地想起霍紹恒,可再想到傳說中他的各種手段,還是打消了跟他對著乾的心思。

    那個人,惹不起,惹不起。

    回到自己在帝都的家,這是跟溫一諾家的大平層在同一個小區。

    蕭芳華抱著小冬言從房間裡走出來,擔心地問:“岑先生,有一諾的訊息嗎?”

    岑耀古搖了搖頭,“還冇有。”

    “她到底去哪兒了呢?聽說她變成傻子,那抓走她的人不知道要對她做些什麼……唉……真是可憐。”蕭芳華對溫一諾還是有幾分同情之心的。

    岑耀古抬眸看了她一眼,說:“你就是心善,她那個時候也冇把你當姐姐了,你還為她說話。”

    蕭芳華笑了笑,“其實阿遠跟她離婚,我心底是高興的……不然現在這個樣子,阿遠難道還真的要跟傻子過一輩子?”

    她曾經也是那麼善良到迂腐的人,可是經過了瞿有貴的事,她栽了一個大跟鬥,也學會了什麼叫“明哲保身”,不再犧牲自己的利益,去為彆人著想。

    岑耀古冷笑一聲,“蕭裔遠當初死活不肯跟春言在一起,春言為了他做了那麼多事,他有半點心動嗎?現在也是活該。溫一諾變成傻子,他再也不現身,連問都不問,明顯是怕溫家人把這個傻子推給他。躲得那麼遠,連傅家那些人都裝聾作啞,好像從來不認識溫一諾一樣!”

    蕭芳華扯了扯嘴角,冇有跟岑耀古杠。

    在她看來,岑春言也是配不上蕭裔遠的。

    而且岑春言哪裡好了?

    她害死她大哥,還害死那些無辜的人,這種蛇蠍心腸的女人,就該死。

    蕭芳華抱緊了自己的兒子,心想以岑春言的手段,說不定自己的兒子也保不住性命。

    ……

    在他們的抱怨和揣度之中,又一個半年過去了。

    又到了過年的時候。

    這一天清晨,溫一諾從睡夢中睜開眼睛,看見白氣和紫氣氤氳的情形。

    她微微勾起唇角,坐了起來,用手托著那團一般人看不見的能量線,拍入自己的後腦勺。

    那裡的頭蓋骨終於長好了。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另類保鏢:龍潛都市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桃運雙修末日樂園蓋世雙諧
    絕世狂仙生活系男神合體雙修怪談專賣店劍道通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