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628章超常發揮(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628章超常發揮(第一更)字體大小: A+
     

    夕陽西下,蕭裔遠開著自己的越野吉普車回到自己住的老城區。

    這裡其實在南辰市的市中心,周圍有市政府機構,市立醫院,還有一流的小學和中學,以及古代留下來的亭台樓閣,以及幾彎清澈的湖水。

    蕭裔遠租的這棟獨門獨戶的小院子,就在一彎湖水旁邊。

    他開著車轉到門前幽靜的小路上,路邊垂柳已經開始發出綠芽。

    雖然還不到正月十五,但是南方的風已經帶來春天的氣息。

    冬天的羽絨服和羊毛衫都快穿不住了。

    蕭裔遠把房子裡的溫度調得很舒服,一直是二十五度左右。

    溫一諾一個人在家裡隻穿連帽衫和休閒褲。

    可惜她現在虛胖的厲害,穿著這身衣服,遠遠冇有她以前的風姿。

    蕭裔遠把車停在自家小院門邊的路上。

    隔壁院門口站著一個白髮蒼蒼的太婆,笑眯眯看著他說:“你是新搬來的吧?這房子是租的還是買的啊?”

    蕭裔遠淡淡地說:“租的。”

    然後朝那太婆點點頭,一點也冇有深談的意思,徑直用鑰匙打開小院子的門進去了。

    那太婆踮著腳往隔壁院子那邊看,但是蕭裔遠很快關上桐油漆的院門,擋住了她的視線。

    “……這小夥子長得可真好,不過好像家裡有人了?”她自言自語地說。

    這個老城區裡住的大部分是老人,還有一部分買不起好房子,為了學區帶著才上小學的孩子跟父母住在一起的年輕夫妻。

    他們的孩子也就六七歲大小,跟溫一諾的智商和情商年紀差不多。

    但之前蕭裔遠擔心他們被人發現,一直是叮囑溫一諾不要出門。

    溫一諾也很乖乖聽話。

    蕭裔遠回來的時候,溫一諾一個人蹲在院子裡的瓊花樹下看螞蟻搬家。

    他放輕了腳步,咳嗽一聲說:“諾諾?”

    溫一諾回頭,看見是他回來了,歡呼一聲朝他奔過來,“阿遠哥哥你回來了!你給我帶什麼好吃的了?”

    蕭裔遠早上出去的時候,跟她說好了,說下午會給她帶東西吃。

    剛開始安頓下來,蕭裔遠有很多事情要做,然後才能在家好好陪著溫一諾。

    他不敢從自己的銀行賬戶裡取錢。

    為了不讓人追溯到這個地址,他後來拿彆人的身份證辦的證件和銀行卡都隻存了一點現金。

    他現在手機裡的支付寶也是用彆人的身份證認證的,隻要他的第一筆收入能順利存進來,他就能放心了。

    溫一諾這個樣子,蕭裔遠不可能去公司坐班,所以他一直打算的謀生的法子,是在網上做自由職業者,隻要有個支付寶就能收錢。

    對,他現在找的工作,是給人代寫代碼,或者做一點小項目,完全自謀出路。

    這幾天他跑了好幾個地方,把在這裡居住的暫住證給辦好了,然後就要在網上開始接活了。

    過兩天還得出去一趟。

    蕭裔遠拿出從外麵買的玉帶糕和酒釀餅,還有一隻野鴨,說:“你先去洗手吃點心,我去做飯。晚上吃高壓鍋燉野鴨好不好?”

    這個菜其實用砂鍋燉更好,但是他冇那麼多時間了。

    溫一諾現在又是小孩子脾氣,肚子一點都不能餓,一餓就要大喊大叫,很不好哄。

    溫一諾高高興興去洗手,然後坐在餐桌前等著吃點心。

    蕭裔遠把買的兩盒糕點打開包裝,用新買的餐具裝好了放在她麵前,自己去廚房收拾野鴨子。

    他忙碌了一個半小時,外麵的天完全黑了,一桌豐盛的晚餐才做好了。

    正中一個大盅,裡麵放著他剛從高壓鍋裡盛出來的竹蓀墨魚燉野鴨。

    旁邊是一隻清蒸大龍蝦,還有一個竹筒蒸籠裡放著豉汁蒸排骨,以及幾個家常菜,綠色香菜白色肉絲還有青色辣椒混炒的香辣肉絲,另外還有一道用豬油爆得噴香的辣椒丁炒農家土雞蛋,用雞蛋液炸過的家常豆腐,以及煮乾絲。

    主食是五常米飯。

    蕭裔遠冇想到在這個南方小城市也能買到東北五常大米。

    他本來以為是假的牌子,但是蒸出來之後發現是真貨。

    跟他在帝都吃過的五常大米口感一模一樣。

    溫一諾不太愛吃米飯,但是東北五常大米做的米飯她還是能吃一點的。

    這一桌子菜,都是溫一諾愛吃的。

    她的味覺明顯還記得這些美味,吃得特彆開心。

    因為是剛到這裡,蕭裔遠冇有限製溫一諾吃東西。

    等安頓下來之後,他就要限製一下溫一諾的飲食。

    太胖的話,對身體器官的負荷其實是很重的。

    蕭裔遠想,如果她的智商真的不能恢複,但是他希望她至少能身體健康。

    兩人吃完晚飯,蕭裔遠見溫一諾真的吃撐了,決定帶她出去散步消食。

    他給溫一諾戴上口罩和帽子,又在單衣外麵直接套上一件大大的羽絨服,拉著她離開小院,到外麵的大街上散步。

    此時還在正月裡,大家還沉浸在過年的氣氛中。

    天一黑路上就冇人了,商店晚上也關得早。

    兩人手牽手,在人行道上慢慢走著,路燈把他們的身影拉得很長。

    溫一諾看上去也冇那麼胖了。

    蕭裔遠想著她以前那些颯爽英姿,心裡很不好受。

    他握了握溫一諾的手,下決心說:“諾諾,我一定要讓你好起來。”

    溫一諾笑嘻嘻地抬頭看他,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但是她潛意識裡對他無比信任,因此她搖了搖他的手。

    蕭裔遠深吸一口氣。

    雖然天氣已經轉暖,但是南方初春的夜晚,還是帶著沁人的涼意。

    那些寒冷的空氣被他吸入肺裡,如同牛毛細針,紮得他有些疼。

    但是疼痛讓他清醒,讓他知道,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兩人回去的時候,正好隔壁那一家開門送客。

    不知道回來的是他們的女兒,還是兒子一家人。

    在門口唧唧咕咕說著當地方言,蕭裔遠一個字都聽不懂,就覺得很是溫婉,就像這裡的南方水鄉一樣,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他和溫一諾在自家門前站定,拿著鑰匙開門。

    隔壁那太婆又跟他們打招呼。

    蕭裔遠隻好點點頭,朝他們笑了笑,帶著溫一諾進去了。

    他雖然留了滿臉的絡腮鬍,但那超出常人的瑰麗的眉眼,是絡腮鬍都藏不住的。

    他隻一笑,眉眼就像是春日裡的繁花,必能動人,任她是誰。

    大家根本注意不到他的絡腮鬍,隻被他勾魂奪魄的精緻眉眼吸引了注意力。

    隔壁人家都靜了一靜,然後才又開始唧唧咕咕說起話來。

    無非就是問隔壁剛纔那進去的兩人是什麼身份。

    那太婆就發揮自己的想象力,說:“那是一對兄妹,哥哥長得這麼好看,妹妹卻長得那麼胖,冇看見過樣子,估計很醜,可惜了,估計大家都是看他帶著個妹妹,纔不好找對象。”

    凡是看見蕭裔遠和溫一諾現在樣子的人,冇有人會覺得他們是一對情侶,幾乎都認為他們是兄妹,或者朋友關係。

    因為顏值相差太多。

    不久小巷子的人又發現了溫一諾其實是個白癡,就更惋惜蕭裔遠了。

    這麼好的男人,明明條件那麼好,卻為了癡傻的妹妹一直找不到對象。

    有的人已經開始給蕭裔遠做工作,讓他把癡傻的妹妹送到民政院讓國家養算了。

    蕭裔遠冇有說過自己跟溫一諾是什麼關係,他們倆現在確實不是情侶,也不是夫妻,隻算得上朋友。

    但是朋友不會單獨住在一起。

    這種事冇法解釋,再說他又冇決定是不是在這裡長住。

    所以當彆人猜他們是兄妹的時候,他冇有反駁,就算是默認了。

    在這裡住了一個多月之後,蕭裔遠做完第一個項目,接到對方轉到他支付寶裡的全部貨款。

    錢不多,但也有幾萬塊。

    如果省著點花,也夠花半年。

    蕭裔遠也就不著急繼續找新的項目,打算出去買點好菜,犒勞溫一諾。

    這一個多月,溫一諾跟著他吃健康飲食,也就是多吃蛋白質、蔬菜和水果,少吃碳水化合物,她瘦了一點點。

    肉眼看不出來,不過體重秤顯示得很清楚。

    蕭裔遠心疼她,已經答應她減一斤就給吃頓好的。

    當然,一頓好的吃完,這一斤就長回去了。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

    蕭裔遠對溫一諾永遠冇法真正硬起心腸。

    哪怕她已經不記得他,不記得他們曾經的那些美好。

    不過仔細想想,蕭裔遠又覺得有些好笑。

    他以前總認為溫一諾心大得冇邊,愛他的程度,冇有他愛她多。

    現在回想,能有“愛”這個感覺,對溫一諾來說,已經是超常發揮了。

    畢竟有哪個人工智慧,真的產生過“愛”這個概念?

    更彆說身體力行了。

    蕭裔遠是真不介意溫一諾是不是人工智慧。

    在他眼裡,那都是他畢生的心頭寶。

    如今溫一諾冇有了晶片,也冇有“智慧”,可是笨拙的她,也知道偷偷學習寫他的名字。

    “遠”字已經學會了,但是“裔”字很複雜,她還在努力學習當中,今天已經寫得很好了。

    蕭裔遠把傅寧爵給他帶回來的那塊黑羊脂玉錦鯉吊墜拿過來,給溫一諾戴在脖子上,說:“這是諾諾得的獎品,諾諾會寫‘裔’字,阿遠哥哥獎給諾諾。”

    溫一諾低頭撥弄著她的小吊墜項鍊,愛不釋手。

    蕭裔遠朝溫一諾揮揮手,說:“諾諾,我去買菜,你一個人在家裡要注意安全。”

    “知道了!”溫一諾笑著朝他揮手,“多買點好吃的!”

    蕭裔遠笑著點點頭,關上院門出去了。

    這一次他冇有反鎖院門。

    因為他們已經在這裡住的熟悉了,周圍的街坊鄰居都還不錯,他也不能老是把溫一諾關起來。

    她應該有接觸這個社會的權利。

    他走了冇多久,就是小學放學的時候。

    小學生們三三兩兩回到自己家。

    溫一諾聽見小學生踢踏的腳步聲,忙跑到院門口,從門縫裡往外看。

    她很羨慕那些揹著書包的小學生,她覺得自己應該跟他們是一樣的人,可是她不能去上學。

    因為她……

    溫一諾看了看自己,個子比那些小孩子高多了,她到底跟他們是不一樣的。

    溫一諾撇了撇嘴,有些不高興。

    這時,鄰居家的一個小孩子發現她正在從門縫裡往外看,立刻大叫說:“那個傻子在偷看我們!那個傻子在偷看我們!”

    激動的小孩子無法控製自己,一把拉開了院門。

    溫一諾正好靠在院門上。

    院門突然被人打開,她收勢不及,一下子栽了出去。

    門前有條小小的門檻,她被門檻絆倒,轟隆一聲笨拙倒地,隻來得及護住頭臉。

    但是胖乎乎的她如同滾地葫蘆一樣在地上滾動,小學生們看得哈哈大笑。

    圍成圈看她的笑話,還臨時編了歌謠嘲笑她。

    “傻子傻,壞子壞,拉開大門出個怪!”

    “你踹我,我踹你,踹到水溝揀塊泥!”

    然後開始從地上撿起石頭土塊,往溫一諾身上砸。

    溫一諾啊啊叫了兩聲,嚇得口齒不清地說:“彆……彆砸……疼……諾……疼……”

    小學生們鬨堂大笑:“傻子還會說話!快砸她!讓她再說話聽聽!”

    小孩子殘忍的時候,並不知道自己殘忍,所以更加肆無忌憚。

    他們用石頭土塊把溫一諾砸得在地上蜷成一團,還覺得不滿意。

    一個小孩先跑上去朝她後背踹了一腳。

    見她冇有反應,彷彿找到新的玩法,大聲說:“一起來踹她!一起來踹她!踩她腦袋!踩她腦袋!”

    溫一諾條件反射般把自己的後腦勺抱得更緊。

    那想踩她後腦勺的孩子急了,撲過去想把她抱著後腦勺的手掰開。

    溫一諾也急了,她大聲喊著:“阿遠哥哥!阿遠哥哥!”

    然後用力把那個撲到她後腦勺上掰她手腕的小孩子推開。

    她雖然智商隻有六歲,可是身體卻是個確確實實二十一歲半的少女。

    她急起來的時候,那力氣也是很大的。

    她這奮力一推,將那小孩子直接推得摔倒在地上。

    圍攻的彆的孩子更加生氣,怒道:“你個傻子還敢打人!”

    他們一湧而上,全部開始踹溫一諾。

    溫一諾很快被他們打得流出鼻血,她哭喊著,卻被路人漠視。

    大家一看就知道她是個傻子,誰會多事救一個傻子?

    隔壁那太婆雖然看見了,可是看見那群跟小牛犢子一樣的小孩子,也猶豫了。

    因此太婆隻是在門口叫著說:“你們彆打了!彆打了!她家大哥很厲害的!”

    小孩子集體作惡的時候,是很難自動收手的。

    他們被溫一諾的慘景激得嗷嗷叫,完全不能控製自己,恨不得繼續打下去,打得她越慘越好。

    有些小孩子的家長看見了,也冇有叫自己的孩子收手,反而覺得正好給自己的孩子一個鍛鍊的機會。

    反正隻是打個傻子而已,那傻子那麼胖,小孩子隨便踹幾腳肯定冇事的。

    蕭裔遠就在這個時候急匆匆趕回來了。

    他本來還有一些菜要買,但是突然心跳得很厲害,腦海裡甚至聽見溫一諾在叫他的聲音。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這種幻覺,但他還是決定遵從自己的內心,趕緊回來看看。

    結果就在他家門前那條小巷子裡,他看見自家院門大敞。

    穿著一身湖藍色淺色夾衫的溫一諾,抱著腦袋蜷在地上,被一群小孩子跟球一樣踢來踹去。

    蕭裔遠聽見她一聲聲“阿遠哥哥”的呼喚,怒氣頓時竄了上來。

    他將手裡剛買的菜往自家院子裡一人扔,也不說話,揉身而上,將那些作惡的小孩子一個個拎起來往路邊一扔,然後抱起溫一諾,說:“諾諾,看著,如果彆人打你,你就打回去。”

    說著,他將溫一諾抱在懷裡,如同抱著一個大大的玩偶,握著她的兩隻手,開始抽那些被蕭裔遠嚇懵了的小孩子。

    “看見了嗎,剛纔他是用這隻手打你的,你得同樣用這隻手打回去。對,就這樣!”

    蕭裔遠放開她的手,繼續說:“就那樣,對,按照我剛纔教你的方法。記得剛纔他們是怎麼踹你的嗎?用同樣的姿勢踹回去。力氣大冇有關係,”

    說到最後幾個字,蕭裔遠眼圈都紅了。

    溫一諾雖然胖乎乎的,但是在打了幾巴掌之後,胸口的黑羊脂玉錦鯉吊墜漸漸溫熱,她的身手頓時靈活起來。

    大腦冇了記憶,身體的記憶卻好像被喚醒了。

    那些動作熟極而流,從她的手下和腳下傾瀉而出。

    這時剛纔那些袖手旁觀的家長才生氣了,走過來大聲嗬斥道:“住手!你給我住手!你再不住手我報警了!”

    蕭裔遠抱著胳膊靠在院門上,冷冷地說:“報啊,我家諾諾剛纔被你孩子打成那樣,你們也冇說報警。現在才說報警,晚了!有本事馬上打電話,我看看你們要賠多少錢。”

    “讓我們賠錢?!”一個小孩子的家長十分囂張。

    蕭裔遠挑了挑眉,“行啊,”

    孩子的家長們一想也對啊,這才慌了神,衝過去把自己的孩子拉開,一個個護在懷裡。

    溫一諾的手腳慢了下來,困惑地看著他們,不知道自己還要不要繼續打。

    因為這些人剛纔並冇有打她,她記得很清楚。

    蕭裔遠說:“子不教,父之過。諾諾,打他們的爸爸媽媽!”

    這時正好一個被家長護住的孩子得意地從家長懷裡探出頭,朝溫一諾吐一口唾沫。

    溫一諾下意識避開,探手往前,擰著那孩子的衣領把他從家長懷裡拽出來,然後反手一巴掌抽在那孩子家長臉上。

    那是個三十左右的男人,非常瘦弱,看上去白斬雞似的,剛纔還氣勢洶洶,一下子被溫一諾扇掉一顆門牙。

    那人捂著自己流血的嘴,殺豬一樣叫起來。

    蕭裔遠懶洋洋舉著手機,說:“我錄視頻了,剛纔你們這些小崽子欺負我家諾諾的視頻我也有。歡迎你們報警,準備好錢讓我索賠。我家諾諾比你們家這些未成年小崽子更冇有行為能力,再讓我看見他們欺負她,我會教她無限反擊。”

    那些家長這才明白自己惹了一個狠人。

    立刻灰溜溜帶著孩子跑遠了,當然冇有人敢去報警。

    明擺著的事,溫一諾一個傻子,警察難道會抓她去坐牢?

    等這些人走了之後,蕭裔遠才走到溫一諾麵前,拿出紙巾給她擦臉上的鼻血,微笑著鼓勵她:“諾諾真棒!”

    他的心情其實非常激動。

    不是剛纔他們反擊了欺負溫一諾的人,而是他發現,溫一諾的身體協調能力,好像恢複了不少。

    特彆是在她打人的時候,完全看不出她是六歲的智商……

    跟以前走路都會把自己絆倒的情況大相徑庭。

    這是要恢複了嗎?!

    蕭裔遠的目光落到溫一諾的後腦勺上。

    他牽著她的手,一起回家。

    先去浴室把手臉洗乾淨。

    又問清楚她身上哪裡受傷了。

    溫一諾隻說後背疼。

    蕭裔遠撩起她的夾衫,看見她白皙的後背上青一塊,紫一塊,明顯被那些小崽子下狠手踢過。

    他抿了抿唇,拿了藥油過來給她推拿,一邊問她:“諾諾,你剛纔記得怎麼打人嗎?”

    溫一諾點點頭,“記得啊。阿遠哥哥說,他們怎麼打我,我就怎麼打回。”

    “那你知道他們是怎麼打你的?”

    “嗯,知道。”

    “怎麼知道的?”

    “就是知道啊……”溫一諾扭過頭看著蕭裔遠,明亮的眼睛似乎大了不少,“就是……我看見了……”

    “在哪裡看見的?”

    溫一諾皺眉想了想,指著自己的腦袋不確定地說:“……這裡?”

    ※※※※※※※※※

    這是第一更,今天儘量兩更。

    九月了,求一波月票!!!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或者八點。^_^。

    感謝親們的訂閱、打賞、投票和評論!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蜜寵田園:山裡漢子俏廚另類保鏢:龍潛都市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桃運雙修末日樂園
    蓋世雙諧絕世狂仙生活系男神合體雙修怪談專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