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610章原來是你(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610章原來是你(第一更)字體大小: A+
     

    不過雖然成功追蹤到信號,可是這個地方卻不是一般的地方。

    首先這裡是富人區,房產價值起步價都是千萬級彆的。

    要知道紐約房產的中位價才五十萬。

    然後這裡好多人家兩百多年前紐約剛開埠的時候就在這裡定居了,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佬家族。

    從政界,商界到金融界,甚至還有兩個軍界大佬家族住在這裡。

    而這些從離紐約兩千四百英裡遠的地方趕過來追蹤信號的人,儘管有特權,但還是不敢輕易惹這些住在這個地區的人。

    可是他們也不可能放棄那個信號。

    那是他們等待了三十年的信號。

    也是讓他們的實驗停滯了三十年的信號。

    領頭的人確定座標位置之後,眼看越來越多的豪車開向那所大宅,其中不乏很多在全國甚至全世界都有名的名人。

    他們終於不敢繼續之前直接抓捕的計劃,而是動用秘密渠道向上麵彙報。

    要求上麵的人支援,能夠讓他們成功從這裡找到那個信號源。

    ……

    此時的司徒家大宅會議室裡,各路名人權貴濟濟一堂,都來開眼界。

    據說這裡有來自東方某大國的高人,可以表演神秘的東方不傳之秘——大變活人。

    以往的魔術表演裡,“大變活人”都是憑空變出一個人。

    但是今天在司徒家的會議室裡,在道門四年一度最高水平的比賽裡,來自東方某大國的高人要表演的是將一個人,變成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而且冇有任何魔術氛圍,就是直接在眾目睽睽之下實現兩個人的轉變。

    到底是成功的真魔術,還是會穿幫的假魔術,那就見仁見智了。

    道門不會說自己是假的,但也不會缺心眼一樣對全世界說那些妖魔鬼怪都是真的……

    溫一諾坐在蕭裔遠身邊,開始的時候還有些緊張,當沈齊煊也走進來之後,她的緊張程度到了最高點。

    畢竟等下要“變”出來的人,是他的妻子,估計很快就要變成前妻了。

    然後沈召南也走了進來。

    溫一諾:“……”

    連兒子都來了,也不知道這一家子的恩怨情仇等下要怎麼收場。

    說來也怪,當溫一諾的思緒轉到男女八卦之後,她神奇地平靜下來,一點都不緊張了。

    又等了幾分鐘,主持人覺得所有人都到場了,正要宣佈道門大魁首比賽的最後一輪比賽進行最後一個環節的時候,會議室大門又被推開。

    這一次進來的人,居然是一身正裝的岑春言。

    她穿著很職業的黑色女式褲裝,很樸實的平底鞋,臉上戴著一副無框透明的眼鏡,連手上的包包也是普普通通的coach。

    要知道以前岑春言的包,都是非愛馬仕不背的。

    溫一諾看了她一眼,很快收回視線。

    岑春言站在門口,目光往會議室裡飛快地看了一眼,然後找了最角落的地方坐下。

    司徒澈也很驚訝她來了,他知道他冇有給岑家發請帖,但是他也知道葛派給岑家發了一張請帖,不過他絕對冇想到來的人是岑春言。

    因為那張請帖是發給岑耀古的。

    而岑春言明明已經跟岑耀古撕破臉,被趕出岑家了。

    不過不管怎樣,岑春言肯定是有請帖才能進來,不然她是進不來的。

    司徒澈腦海裡飛快地轉著這些事,一邊對主持人點點頭,示意他開始。

    主持人會意,做了個手勢,讓人把大門關上。

    會議室裡的燈光也暗了下來。

    主持人走上台前,對大家精神飽滿地說:“各位來賓,各位道友,大家好。”

    “今天是我們道門世界盃大魁首比賽第三輪比賽的最後一個環節。”

    “第三輪比賽是有一位姓塗的先生,委托我們幫他找一個人。”

    “誰找到這個人,誰就獲勝。”

    “我們兩位衝進決賽的選手,溫一諾大天師和諸葛宜大天師各有神通,經過精彩絕倫的較量,最後是溫大天師勝出!”

    “現在我們有請道門世界盃大魁首比賽的亞軍,諸葛宜大天師發表感言!”

    諸葛先生站了起來。

    他穿著一身藏紅色唐裝,顯得仙風道骨,一路走到台前,從主持人手裡接過話筒,感慨地說:“各位來賓,各位道友,大家好。”

    “我是諸葛宜,葛派的大天師,也是葛派大長老。”

    “經過三輪比賽,我深刻認識到,來自張派的溫一諾大天師,雖然年輕,但是絕對技高一籌,我輸得心服口服。”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強。”

    “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

    “在這裡,我先提前恭喜溫大天師斬獲道門第十八屆世界盃‘大魁首’稱號!”

    他帶頭向溫一諾鼓掌,溫一諾隻好微笑示意,不過她並冇有站起來給大家鞠躬。

    雖然主持人暗示她趕緊起身,她還是冇有這麼做。

    她是今天的大魁首,那意味著,她是占主導地位的,不可能諸葛宜說一句話,她就要給大家鞠躬。

    那像什麼樣子?

    就剛纔諸葛宜那番“獲獎感言”,給人的感覺,好像這個大魁首是諸葛宜這個長輩讓給她這個後輩。

    溫一諾更是不會起身。

    她姿態端凝,氣韻瀟然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主持人看了她幾眼,她清淩淩地看過去,目光如寒冰,像是看透他們的小把戲。

    這個主持人也是葛派中人,偏著葛派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過溫一諾冇打算慣著他們。

    從今往後,他們要習慣他們頭上還有張派的人坐鎮。

    道門的大佬,張派永遠壓他們一頭。

    諸葛先生等了一會兒,見溫一諾冇有什麼更多的表示,也就見好就收。

    他把話筒還給主持人,笑著走回座位上。

    主持人心裡有些不高興,他靈機一動,讓人把會議室裡的燈光全部開啟,會議室裡頓時亮如白晝。

    他笑著說:“下麵有請我們這一屆的大魁首溫一諾大天師給大家表演‘大變活人’!”

    “這也是我們比賽的最後一個環節!幫助塗先生找到他要找的人!”

    溫一諾皺了皺眉。

    之前說好了燈光會暗一些,不是為了作弊,而是不想讓沈家人太難堪。

    畢竟那個假的司徒秋跟會場上的很多人都很熟悉。

    一旦扇扇的真麵目完完全全露出來,這些人就會明白是怎麼回事。

    沈齊煊頭上那綠的如同大草原,可以跑馬了。

    現在主持人自作主張,把燈光調的那麼亮,扇扇的真樣貌就藏不住了。

    溫一諾飛快地看了司徒澈一眼。

    司徒澈也皺了皺眉,對支援人的自作主張很不滿。

    他抬了抬手,輕輕咳嗽一聲,說:“照原計劃開始。”

    這就是要燈光師把燈光調暗的意思。

    司徒家的燈光師當然聽司徒澈的話,剛纔以為主持人的意思就是司徒澈的意思,還以為他們臨時改了主意。

    現在司徒澈說照原計劃進行,才明白是主持人自己的意思。

    主持人冇想到司徒澈當著這麼多人的駁回他的意思,這是**裸當麵打臉啊……

    他漲紅了臉,走到下麵第一排的位置上坐著。

    溫一諾瀟灑地站了起來。

    她今天穿著一身利落的獵裝,軟牛皮製成的高幫中跟皮靴,腰上鬆鬆垮垮繫著一條黑色腰帶,腰帶上還掛著一個槍盒。

    這條黑色腰帶就是她的黑騎軟鞭,那槍盒也不是裝飾,是她早上讓蕭裔遠去何之初的住處給她取來的那把能量槍。

    那把槍她冇帶回國,一直放在國外何之初留給她的大宅裡。

    袖子挽到胳膊肘上,露出白皙無暇的小臂,和蔥管似的手指。

    指甲上乾乾淨淨,冇有做美甲,健康的指甲在燈光下映照出貝母一樣的珠光。

    溫一諾的頭髮已經長了一些,成了披肩發。

    臉上的肌膚白的幾乎透明,但又有著隱隱的紅暈,像是剛扒殼的荔枝肉。

    特彆是一雙比一般人更黑的眼眸,看人的時候不動聲色間就能勾魂奪魄。

    蕭裔遠坐在台下眯了眯眼,心想溫一諾真是張開了……

    溫一諾款款走到台上,朝大家抬手打了個招呼,“大家好,我是溫一諾。很高興能夠參加道門世界盃比賽。這是我第一次參賽,能夠得到這樣的結果,我很開心。”

    她隻是淺淺笑著,顯得這個“開心”就像句客氣話,更顯得她不把這個比賽放在眼裡的,那股“東方某大國高人”的感覺,就更濃厚了。

    台下的有些人不由自主坐直了身子,收起了開始的輕慢之色。

    溫一諾一手搭在腰間的腰帶上,一邊扭頭去看司徒澈:“司徒大少,人呢?”

    司徒澈拍了拍手。

    會議室的另一邊大門悄然開啟。

    一男一女站在門前。

    男人看上去瀟灑倜儻,有股超凡脫俗的美。

    女人就顯得遜色多了,胖,矮,還包著頭巾,穿著一條十九世紀的碎花複古連身裙。

    溫一諾笑著走過去,拉起那女人的手,走到台子中央,對大家說:“這就是塗先生要找的扇扇,她被人施了法術,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所以塗先生曾經幾次跟她當麵錯過。”

    “塗先生找了很多年,最後冇有辦法,才找到我們道門,希望我們能夠幫他的忙,找到他要找的人。”

    溫一諾說到這樣,視線忍不住往沈齊煊和沈召南那邊看去。

    這倆一樣的淡然麵龐,似乎台上這個女人跟他們毫無關係。

    其實他們都知道這個女人是誰,可能因為她的樣貌還是“蓮娜”那隻兔子精的樣子,還不能觸動他們。

    溫一諾垂下眼眸,唇邊露出一絲笑意。

    這時她真遺憾鳩鳥秋和她的鳥女兒都不在了,不然當麵打她們的臉,多開心?

    不過轉念一想,如果她們還在,不知道還要弄出多少幺蛾子,那她們還是先死一死比較好。

    扇扇走到溫一諾身邊,臉上露出幾分侷促。

    她看見台下坐著的沈齊煊,微微愣了一下。

    再看看沈齊煊旁邊那個長得跟他有七八分像的年輕男子,扇扇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胸口。

    那是她的大兒子,還是二兒子?

    扇扇恢複記憶之後,唯一內疚的,是對兩個兒子,特彆是剛出生就冇了親媽的二兒子。

    眼前這個男子,雖然跟二十多年前很不一樣,但她還是覺得略眼熟,斷定這應該是她的大兒子。

    溫一諾輕輕咳嗽一聲,抬起那隻空著的右手,放在扇扇頭頂。

    這個過程她昨天已經做過好幾次,對她來說完全冇有任何難度。

    因為隻是逆轉能量流轉的方向,這對她來說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正常。

    不過她這次還得做一點更多的事,她得把扇扇身體內存儲的皇城紫氣全部取出來,放入她的黑騎軟鞭裡。

    溫一諾凝神靜氣,將一隻手摁在扇扇頭頂,嘴裡開始唸唸有詞。

    如果有人湊到她身邊,就會聽見她其實在背誦二十四節氣,根本就冇有什麼咒語可言。

    所有的能量流動方向她已經熟記在心,不需要任何咒語輔助。

    但是她得擺出這幅樣子,才能營造高深莫測的形象。

    這不是為了讓自己相信,而是為了讓彆人相信。

    溫一諾就在一邊唸唸有詞中,一邊轉換著扇扇身體內的能量,同時吸收著她身體內的皇城紫氣,通過她自己的身體為媒介,再由她左手搭著的黑騎軟鞭吸收。

    這個過程本來是恨迅速的,但是因為多了一層皇城紫氣的工序,溫一諾發現自己竟然有些吃力。

    不愧是七百年帝都的紫氣,連塗善思那樣的大妖都退避三舍的東西,溫一諾吸納起來都很吃力。

    五分鐘後,她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珠,而扇扇還是保持著原來的樣貌。

    台下的觀眾已經有些騷動了,冇有剛纔的恭敬,覺得道門是不是在吹牛。

    看直播的觀眾好一點,因為即時特效軟件的原因,他們能夠看出一絲紫氣和黑氣從那個胖胖的包著頭巾的姑娘頭上升起,心懸一線,緊張得不得了。

    溫一諾心裡也有些著急。

    她冇想到扇扇身體內的皇城紫氣這麼多,比那隻鳩鳥身上的多多了。

    看來大部分皇城紫氣都留這兒了。

    如果用正常速度,花費的時間可能要一天一夜。

    但是他們不可能把這些觀眾留一天一夜就看她抽氣。

    溫一諾眼眸微黯,下了決心,她要加快抽離皇城紫氣的速度,然後儘快把蓮娜轉變為扇扇,也就是司徒秋的模樣。

    她給自己定了個小目標,要在三分鐘內完成。

    按照正常速度需要一天一夜,也就是二十四小時才能完全抽離的皇城紫氣,溫一諾要在兩分五十五秒內完成,她隻留下五秒鐘真正給蓮娜變身。

    為了達到這個速度,她需要調動自身的精力和能量。

    溫一諾並冇有修煉過,她隻是學習能力特彆強。

    這是她能調動的極限力量,但隻要迅速完成,她再休息一個下午就冇事了。

    溫一諾下定決心,深吸一口氣,迅速加快了抽取皇城紫氣的速度。

    看直播的觀眾發現那紫氣突然加大,由一縷頭髮絲般細瘦的飄飄搖搖的輕煙,很快變為手指頭粗,接著又變成手電筒粗,最後變成大腿粗的磅礴氣團。

    兩分多鐘過後,紫氣和黑氣才完全消散。

    接著剩下的五秒鐘內,那胖胖的包著頭巾的小姑娘,突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眾人麵前長高,變瘦。

    而她的麵部骨骼如同一團橡皮泥,被人重新搓圓捏扁。

    這個時候,輪到看現場的觀眾震撼了。

    剛纔還覺得百無聊賴的現場觀眾們一個個瞪大眼睛,張大嘴,好像看見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事。

    這些人其實也都見多識廣,超現實的靈異事件也見過不止一次兩次。

    可是從來冇有像這一次,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靈異”,突然像是有了線索,在大家麵前一一展開它們的來龍去脈。

    他們冇有覺得放心,反而覺得更嚇人。

    溫一諾用儘全身能調動的精力和能量,終於在最後五秒內完成了“蓮娜”的變身。

    很多人覺得自己隻眨了兩下眼睛,剛纔那個胖胖的包著頭巾其貌不揚的姑娘,眼錯不見就長成一個跟溫一諾差不多身高的中年美婦。

    她五官深邃迷人,雖然還是穿著那身碎花複古連身裙,甚至有些不合身,但完全不損她的風姿和容貌。

    台下有跟她這幅樣子熟悉的人已經忍不住站起來。

    “……這不是司徒大小姐嗎?!”

    “對啊!這不是沈夫人嗎?!”

    “怎麼會是什麼‘扇扇’?還說是另外一個男人要找的人?”

    看直播的觀眾是看不見扇扇的真實樣貌的,因為即時特效軟件已經給她的麵容打了馬賽克。

    但是他們能夠看見她身高體重的變化,簡直位元效電視裡的變身還要好看!

    於是所有看直播的觀眾都在熱烈討論這到底是真特效,還是真正的道門秘術?

    而司徒家的會議室裡,司徒兆已經奔到台上,一把握住扇扇的手,老淚縱橫,“……扇扇?真的是我的扇扇回來了嗎?”

    扇扇重重點頭,“爸,對不起,讓您為我擔心了。”

    司徒兆一把將她摟入懷裡。

    司徒澈昨天就知道了端倪,今天親眼看見這一幕,也是非常震撼。

    不過他還得按捺住了,先給在場的人一個解釋。

    他先讓導播關了直播,然後拿過話筒沉聲說:“各位來賓,各位道友,我想向大家解釋的是,這位纔是我的親姐司徒秋。以前大家見到的那個司徒秋,是整容的假貨。她綁架囚禁了我姐姐,最近我們纔在塗先生的幫助下,把她找回來。”

    他這一番話,算是幫助扇扇把司徒秋的身份找回來了。

    在場的人嘖嘖稱奇,當然,也有人不信,覺得是司徒家故意搞噱頭。

    但是不管他們信不信,這件事都跟他們沒關係,他們隻是當看了一場熱鬨一樣。

    沈召南和沈齊煊也走了上去,站在扇扇對麵,默默地看著她。

    沈召南到底年輕一些,他激動到幾乎無法剋製,顫抖著嗓音問:“……媽媽?您真的是我媽媽嗎?”

    扇扇看著他,也有些震驚:“你是……召南?我離開的時候,你還不到十歲……”

    “真的是媽媽!”沈召南再也忍不住,傾身過去抱了抱她。

    扇扇拍了拍他的後背,流淚說:“我對不起你,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們兄弟……”

    她完全不知道那隻鳩鳥後來又弄了個女兒,也冇人跟她提起過,所以她冇有說起沈如寶。

    隻有傅寧爵在下麵看得津津有味,悄聲跟韓千雪說:“這個司徒秋,不知道那假貨還生了個女兒呢……”

    韓千雪拍了一下他的手背,“彆多嘴……”

    溫一諾也很高興她終於幫著扇扇重見天日,也算是功德圓滿了。

    整個會議室裡的人也都站起來,大家踮著腳看向扇扇的方向。

    岑春言這時也站起來,開始在會議室裡走動。

    她走得很規律,從一排排座位前走過,一隻手緊緊搭在她揹著的coach包裡。

    她的耳朵裡戴著藍牙耳麥,正聽著有人給她指示。

    “往前走,再往前,往左,往右,繼續,再往前,往前,繼續,右轉,右轉,再左轉。”

    她聽著指示,如同牽線木偶,在會議室裡穿插來去,也感知著包裡探測器的動態。

    她其實完全冇想過那些人給她的任務,跟溫一諾有關。

    她一直以為是司徒家的人,是今天剛剛出現的這個所謂的真正的司徒秋。

    可是她從她身邊走過,包裡的探測器一點動態都冇有,藍牙耳麥裡的那些人也冇有任何發現。

    她又以為是今天來觀看頒獎典禮的那些大人物,但是她在他們身邊轉了兩圈,都冇有結果。

    “……你們是不是弄錯了?不是在這裡吧?”岑春言忍不住輕聲埋怨。

    “冇有弄錯,我們確信就在那裡,你跟那個信號源很近了,應該很近了。”藍牙耳麥裡又傳來一道緊張的嗓音,“對了,信號好像減弱的很厲害,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快探測不到了。”

    “你快往右走,直走!”

    岑春言看了一下,蕭裔遠正好擋在她麵前。

    她苦笑一聲,輕聲說:“冇法走,正前方有人擋著。”

    “那就繞一下!信號源應該就在前方!你趕緊過去!”

    岑春言隻好硬著頭皮,從蕭裔遠身邊擠過去。

    她剛繞過蕭裔遠,她揹著的coach包裡的探測器開始震動。

    而藍牙耳麥裡,那個人幾乎瘋狂:“找到了!找到了!信號源就在你旁邊!你旁邊的人是誰?!”

    岑春言緩緩轉眸,看見被蕭裔遠圈在懷裡,雖然一臉倦色,但卻豔似牡丹的溫一諾。

    她低頭往前又擠了一步,包裡的探測器震動得更厲害了。

    岑春言心跳如擂鼓,她抬起頭,看著溫一諾的方向,抬手輕撫眼鏡,拍下一張麵對溫一諾的照片,迅速上傳過去。

    她同時說了四個字:“……原來是你。”

    ※※※※※※※※※

    這是第一更,今天儘量兩更。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或者八點。^_^。

    感謝親們的訂閱、打賞、投票和評論!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瓜田李夏醫道無雙文壇大神是只喵神?
    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北宋小廚師貴族紋章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