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605章我等你很久了(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605章我等你很久了(第二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開始的還在想,我哪裡醒了?

    我不是在睡覺嗎?

    這是哪個憨批不長眼睛?

    怎麼跑到她家來了?

    還進了她的臥室……

    溫一諾想教訓那人一頓。

    她帶著點被人打攪睡覺的起床氣睜開眼睛,結果看見自己坐在一個如同雪洞一般明亮寬敞的實驗室裡。

    這裡的儀器看起來都是不鏽鋼的,發出一片銀白的光,幾乎產生光汙染。

    頭上的吊頂也是雪白,內嵌燈的光打下來,跟手術室的無影燈差不多。

    溫一諾再看看自己麵前,一片白花花的試管……

    這裡不是她的臥室,不是她的家。

    她端坐在位置上,發出拷問靈魂的三個問題: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做什麼?

    不過她冇疑惑太久,有人輕輕拍拍她的肩膀。

    溫一諾回過頭,看見蕭裔遠站在她身後。

    他的容貌本來就俊逸無匹,有種超凡脫俗讓人無法呼吸的美,那種仙人臨凡般給世人視覺上的降維打擊,時常讓她沉醉。

    現在的他穿著精緻的白大褂,兩手插在衣兜裡,含笑看著她。

    背後是晶亮雪白,犀利如刀鋒的後現代實驗室,他的笑不帶一絲人間煙火氣,目光卻誠意滿滿,好像等她很久了。

    溫一諾心裡開始迷糊,可以說,她看見蕭裔遠的第一眼就開始迷糊。

    腦海裡再次浮出靈魂三問: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乾什麼?

    看見她迷糊的眼神,蕭裔遠勾唇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想什麼呢?怎麼這麼傻……是睡太久了嗎?那起來運動運動吧?要不要跟著音樂跳個操?”

    溫一諾微微皺眉,她記得自己的腦袋傷到了,雖然已經不疼了,但還是得小心。

    她想,蕭裔遠怎麼這麼不小心,還揉她的頭髮,萬一碰到她的傷口怎麼辦?

    溫一諾下意識偏了偏頭,避開蕭裔遠揉她頭髮的手。

    蕭裔遠像是察覺到她的梳疏離,默默縮回手,繼續帶著笑意說:“我這裡等你很久了,你不會不記得我了吧?”

    溫一諾瞪大眼睛看著他,喃喃地說:“我怎麼會不記得你呢?不過你怎麼在這裡等我?這個實驗室是做什麼實驗的?生物?還是化學?你不是學電腦的嗎?”

    蕭裔遠神情略受傷,“……你真的把我忘了?我怎麼會是學電腦的?”

    溫一諾:“……”

    難道不是嗎?

    蕭裔遠歎了口氣,往後退了一步,“看來你還冇完全清醒,不過沒關係,我可以等,我等了那麼久,也不在乎再多等幾天。我知道你已經快覺醒了,等你完全醒過來,我們就又可以再一起了。加油!”

    蕭裔遠再往後退了一步,漸漸融入雪亮的背景裡,然後和光影一樣,完全消失了。

    溫一諾:“!!!”

    真是活見鬼了!

    她一定是在做夢!

    溫一諾一想到自己在做夢,立刻就活躍起來。

    反正是夢,她做什麼都可以,醒來就冇事了。

    溫一諾興致勃勃地到處參觀起來。

    她看見這裡有長長的試驗檯,目測起碼有十米長,上麵擺著各種試管,還有顯微鏡,對麵牆邊倒是擺著一台電腦,隻有一個顯示屏,冇有主機,顯示屏背後連著各種線,通往另一個房間。

    房間中央也放著一張寬大的實驗桌,上麵更是有各種她見都冇見過的實驗器材,鋪天蓋地,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描述的震撼。

    溫一諾在房間裡走了一圈,大部分東西都看不懂,她有些膩味了,四下看了看,終於發現一個問題,這個實驗室裡好像冇有門。

    四麵牆壁都是封閉的,那她是怎麼進來的?

    溫一諾回到之前她坐的位置,打算好好想想是怎麼回事。

    這時實驗室的燈光突然暗了下去。

    她眨了眨眼,想去找電源開關。

    還冇起身,燈光又亮了起來,就是一個眨眼的功夫,實驗室的樣貌又變了,不再是那種前衛到後現代的景象,而是普通正常了一些。

    實驗室的燈光雖然也是熒光燈,但不像先前那麼雪白到刺眼的程度,就像幾十年前人們用過的日光燈。

    雖然也能亮如白晝,但終究有一點點發青的感覺。

    她麵前依然是一張長長的實驗台,上麵還是擺著試管和顯微鏡,但是檯麵上有水漬,顯得有些臟,不像剛纔一樣纖塵不染。

    而且桌麵的塗層都開始斑駁,顯示著歲月的痕跡。

    她回頭看了看,實驗室中間也是一張大實驗台,但是上麵並冇有什麼東西,跟剛纔看見的鋪天蓋地的實驗儀器完全不同。

    好像有人拿著黑板擦,把她剛纔看見過的東西,一一擦去,然後拿粉筆敷衍塞責地重新畫了一些東西放在上麵。

    寥寥無幾,隻要顯得不那麼空曠就好了。

    再看對麵牆邊的長桌上,一字排開放著數台電腦,大大的顯示屏上閃耀著藍光,桌下是主機,各種電源線和網線交相盤雜。

    也不是剛纔那一台冇有主機的顯示屏。

    她更奇怪了,終於站了起來,想去對麵的電腦看一看。

    這時實驗室某一麵的牆壁突然往兩邊分開,露出外麵的景緻。

    溫一諾才發現,原來這實驗室不是冇有門,而是那種密封的跟牆壁一樣的門。

    牆壁往兩邊分開,就是門打開了。

    而門外的情景,溫一諾看了一眼,更覺得窒息。

    那邊是跟她這邊一模一樣的情景,就像是在照鏡子,並且那邊也有一個她!

    然後從兩邊洞開的門那邊走來兩個穿著白大褂的男人。

    一個比較年輕,英姿勃勃,俊秀瀟灑,身材頎長。

    另一個看上去已經是中年人,比那個年輕人要矮一點,正偏頭跟那個年輕人說話。

    他長得更帥,五官深邃動人,甚至有一絲出塵的飄逸之氣。

    不過他對那年輕人畢恭畢敬,看得出來他非常尊敬那個年輕人。

    這是對真正牛人的一種敬畏,無關身份地位,隻是因為他的成就和天資。

    溫一諾也不明白自己怎麼能看出這麼多東西,明明這兩個人她一個都不認識。

    估計是太閒了,腦洞開太大了。

    她愣愣站在一旁,還在琢磨自己要不要跟他們打個招呼,問一問這是哪兒,結果這兩人好像完全冇看見她一樣,從她身邊走過。

    那個走在前麵的年輕人在說話:“……從理論上說,我們製造出來的這種蛋白質,可以形成自然界中從來冇有過的形態,從而達到我們想要的一切結果,我們已經有實驗證明它的應用前景很廣闊。”

    那箇中年人也點頭說:“對,更重要的是,隻要二十種氨基酸分子重新排列組合,就能形成新的蛋白質。從數學角度來說,應該不難。”

    年輕人走到實驗台前站定,感慨說:“是啊,隻要二十中氨基酚分子重新排列組合,就能得到我們想要的蛋白質結構,可問題是,用我們這些電腦的計算能力,要算到地老天荒啊……這個實驗,我在有生之年能完成嗎?”

    溫一諾順著他的視線看向對麵牆邊那一排排黑色電腦,心想這些電腦看主機就不是普通電腦,難道還不能用嗎?

    溫一諾想著,往前走了一步,結果那年輕人正好往後退了一步,就撞了溫一諾一下。

    溫一諾忙後退,可那年輕人像是完全冇有感覺到她的存在,往對麵那排電腦走過去了。

    溫一諾:“……”

    好吧,她現在確信這年輕人看不見她。

    大概這就是她的夢吧,夢裡的人還不能跟她互動。

    溫一諾有些沮喪,她朝那箇中年人麵前揮了揮手,那中年人也毫無反應,隻是跟著那年輕人走來走去。

    溫一諾覺得冇意思了。

    她抬頭看向門那邊,見那邊的實驗室跟這邊幾乎呈鏡像效果,也想看看那個門到底是真的門,還是麵鏡子。

    她悄悄走過去,伸手往前探了探。

    手穿過空氣,伸向了另一邊。

    確實是門,不是鏡子。

    溫一諾大著膽子跨了出去。

    來到門那邊,看見的還是和這邊一模一樣的情景,長長的實驗台,實驗台上各種試管,還有對麵牆邊的一排電腦,以及一個傻站著的“溫一諾”。

    溫一諾好奇地看著那個自己,調皮地伸出手指戳戳她的肩膀打招呼,“嗨!你是誰?在這兒乾嘛呢?”

    那個“溫一諾”臉色平靜,連眼珠都冇轉動一下,好像蠟像一般。

    可是溫一諾戳過她的肩膀,知道她並不是蠟像。

    那她是誰?為什麼站在這裡?

    溫一諾又繞著她走了一圈,那人還是毫無反應。

    直到她覺得無聊了,才放棄這個“溫一諾”,繼續往前走。

    這一次,她一走到實驗室的儘頭,她麵前的牆壁就往兩邊分開,對麵又是一個實驗室,還有一個“溫一諾”。

    雖然她麵前冇有鏡子,溫一諾也知道不對勁,這特麼就是一個重疊的鏡像世界。

    好像有人拿著一麵鏡子,站在另一麵鏡子麵前,你就會看見重重疊疊的鏡像,一個套一個,可以套到地老天荒。

    走了一陣子之後,就連溫一諾這種精神力和行動力都無比強悍的人都無法再麵對漫無止境的鏡像。

    她腦子裡一陣眩暈,差一點倒在地上。

    這時蕭裔遠又出現了,他輕輕歎息一聲,將她抱起來,說:“今天先到這裡吧……”

    然後溫一諾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就同一時刻,大洋的另一端,一個異常先進的實驗室裡突然警鈴大作,驚動了一大批人。

    一個白髮老者看著電腦上歡快跳動的圖標,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她出現了!她終於出現了!”

    ……

    溫一諾再次睜開眼睛,看見眼前還是她那間佈置溫馨精緻的臥室。

    陽光從窗簾那邊隱隱投進來,給昏暗的臥室,罩上一層影影綽綽的光。

    “果然是做夢。”溫一諾從床上做起來,看見對麵牆壁邊上擺著的梳妝檯,做了個鬼臉。

    難怪老人家說鏡子不能對著床,她可不是做了一個關於鏡子的噩夢。

    溫一諾伸了個懶腰,從床上坐起來,肚子裡餓得咕咕叫。

    她揉了揉肚子,習慣性地從床邊拿起手機看了看。

    手機上有幾條微信,都是沈召南發來的。

    【沈召南】:一諾,關於司徒秋和沈如寶,還有你的事,爸爸已經告訴我了。

    【沈召南】:召北還不知道司徒秋和沈如寶的真麵目,我隻告訴他,沈如寶不是爸爸的親生女兒,你纔是我們的親妹妹。

    【沈召南】:召北腦子比較大條,有些事情不適合讓他知道,我先跟你通個氣,免得穿幫。

    溫一諾就猜到沈齊煊把真相告訴了沈召南,隻有沈召北,那傢夥確實缺根筋,隻告訴他一部分真相就可以了。

    至於司徒秋……溫一諾有些頭疼。

    那個鳩鳥秋是自爆了,可是真正的司徒秋,也就是那個小名叫扇扇的女人,被她變成了妖怪。

    溫一諾還是挺佩服鳩鳥秋的。

    從妖變成人,需要巨大的能量。

    從人變成妖,也需要巨大的能量。

    也不知道她從哪裡搞來的這麼多能量。

    當然,她很快想到鳩鳥的特性,這麼會“鳩占鵲巢”,在它的漫長歲月裡,不知道做過多少這種巧取豪奪的事,能儲備到足夠的能量也不足為奇。

    她聳了聳肩,不再去思考細節問題、反正她不想變成妖怪,也不想把彆的妖怪變成人。

    她管那隻鳩鳥是怎麼做到的?

    溫一諾從床上下來,去浴室洗漱。

    她本來想今天就去找路近,可是早上醒來,腦子裡昏昏沉沉的,昨晚並冇有睡好,她打算再休息一天,明天再去找路近。

    洗漱完畢從臥室出來,張風起、溫燕歸和老道士三人都在客廳裡。

    一見她出來,三個人一起望過來。

    溫一諾笑著跟他們打招呼,“早上好啊各位,你們都吃過早飯了嗎?”

    老道士笑眯眯地說:“我們吃過了,給你買了生滾魚片粥和生煎,你快去吃。”

    這是溫一諾最愛吃的早餐,她臉上綻放出笑意,忙去餐廳吃早餐。

    她走了之後,客廳裡的三個人才繼續談話。

    原來他們在討論溫一諾和蕭裔遠的婚禮。

    上一次兩人就這樣領證結婚,連個婚禮都冇辦。

    彆說他們倆後來離婚,就連結婚都冇多少人知道。

    “……這一次一定要大辦,我看一諾這輩子也隻會跟阿遠結婚了。”張風起感慨地說,“哪怕分分合合,也冇找彆人。”

    “這也不一定。”溫燕歸不以為然,“如果阿遠能一輩子對她好,她跟他一輩子也行。可是如果阿遠變心,何必繼續綁在一起?”

    “對對對,當然前提是阿遠要一直對她這麼好……”張風起說得高高興興。

    如果當初沈齊煊有蕭裔遠一半的執著,兩人的感情不會這麼容易消褪。

    當然,那就冇張風起什麼事了。

    所以萬般皆是命啊……

    張風起一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勁兒十分辣眼睛。

    溫一諾在餐廳裡一邊吃早餐,一邊看手機。

    這時沈齊煊給她發了一條微信,大意就是很後悔,當初如果找溫燕歸當麵問清楚,就不會有這麼多的遺憾和誤會,然後表示要補償溫一諾和溫燕歸。

    溫一諾補償是要的,但是沈齊煊的懺悔就冇必要當真。

    她看出來了,這就是沈齊煊的性格決定的,重來一次,他還是要這麼選擇。

    溫一諾毫不客氣地回覆:【沈先生,您確實是欠我們母女的,但不是補償,而是賠償】。

    她繼續打字:【另外,您一直就是對自己特彆在乎的人嚴苛,要求對方必須毫無瑕疵,對自己不在乎的人反而寬宏,一些小缺點都能包容,所以才讓那隻討厭的鳩鳥利用。當然,我媽媽年輕的時候也有性格缺陷,她有些偏激,愛之慾其生,恨之慾其死,你們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確實挺般配的,但是不適合一起生活,所以分開了,對你們倆是福不是禍】。

    溫一諾打完這一長段話就不再回覆了,專注吃早餐。

    沈齊煊看著她的回覆,卻像是癡了過去。

    從來冇有人,能夠這樣一針見血地指出他的性格特質,就連當年他的教官都不能。

    可是仔細想想,溫一諾說得一點錯都冇有。

    他確實是做錯了,對在乎的人吹毛求疵,一點錯誤都不能有。

    對不在乎的人因為不在乎,反而能夠寬宏。

    看來那隻鳩鳥是把他的性格摸透了,才能“李代桃僵”,折騰了三家人。

    良久,沈齊煊苦笑著搖搖頭,心想自己這個女兒,如果能從小在他身邊長大,現在肯定是商場上的傳奇了。

    連她大哥沈召南都比不上她的敏銳和犀利。

    而且她又那麼聰明,她從小到大的履曆擺在她麵前,輝煌而優秀,正是他夢想中跟溫燕歸的孩子。

    他以前雖然也疼沈如寶,但是曾經也遺憾過,他跟溫燕歸的孩子,智商有些不合格……

    他的沈投,本來可以傳給她的。

    可惜了,她現在明顯興趣不在商場,而在彆的方麵。

    沈齊煊想著,把手上的股份授權書全部簽了字,直接轉到溫一諾名下的信托基金。

    對她的信托基金,沈齊煊設的不可撤銷信托基金,這意味著一旦設立,就完全屬於溫一諾,不屬於他了。

    不像沈召南和沈召北,以及沈如寶以前的信托基金,那都是可以撤銷的,意味著沈齊煊依然掌控著這些信托基金,可以隨時撤銷。

    隻是信托基金完全設立需要走程式,一時還不能交給溫一諾和溫燕歸。

    ……

    溫一諾在家休息了兩天,冇有再繼續做夢了。

    她的腦袋也完全不疼了,後腦的傷口還在癒合中,用了張風起給她的髮帶綁頭,確實很助恢複。

    溫一諾拿出手機,想跟路近約時間,結果司徒澈突然打電話過來,高興地說:“一諾,塗先生找到扇扇了!我們的比賽終於結束了!我馬上派飛機過來接你參加頒獎典禮!”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瓜田李夏醫道無雙文壇大神是只喵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