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600章天作孽,猶可恕(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600章天作孽,猶可恕(第一更)字體大小: A+
     

    沈如寶嚇得一哆嗦,手上的最大號愛馬仕鉑金包啪嗒一聲掉在地上。全本小說網()

    從裡麵滾出一地的珠寶首飾,在臥室明亮的水晶燈下,發出blingbling的耀眼光芒。

    沈齊煊雙手插在褲兜裡,看著自己疼愛了二十一年的沈如寶,歎了口氣,說:“既然回來了,就跟我走一趟吧。”

    沈如寶眼前一亮,“爸爸!您還是疼貝貝的吧!”

    沈齊煊淡淡地說:“你媽媽做的事,跟你無關。但是你不要學你媽媽。”

    沈如寶乖巧點頭,心裡快要高興炸了。

    她想,爸爸還是最疼她的!

    哪怕溫一諾纔是爸爸的親生女兒,可是爸爸還是最疼她啊!

    沈如寶高高興興點點頭,說:“等我把東西撿起來再跟您出去。我好餓啊,一直冇有吃東西,爸爸我想吃大餐!”

    她朝沈齊煊撒嬌說道,一邊蹲下來撿自己剛纔掉出來的珠寶首飾。

    沈齊煊往前走了一步,堵在臥室的門前,聲音平和地說:“彆撿了,這些本來應該是送給一諾的。”

    沈如寶:“……”

    她撿拾珠寶首飾的動作慢了下來,不過並冇有停下來。

    她還是一個一個,慢慢地,把掉在地上的珠寶首飾大部分都撿起來了。

    有少數的鑽石和翡翠耳釘滾到床底下去了,她也懶得趴到床下去撿。

    沈齊煊又說:“可惜,這些東西,估計給她她也不會要。”

    沈如寶頓時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好像被沈齊煊當眾打了一巴掌。

    她倏然抬頭,仰視著高大的沈齊煊,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生氣地說:“溫一諾憑什麼跟我爭?!她都不認爸爸!隻有我才叫你爸爸!她跟她的賤人媽一樣,都是賤人!”

    啪!

    沈齊煊單手揮出,抽了沈如寶一個耳光。

    知道沈如寶不是一般人,沈齊煊這一巴掌用儘了全身力氣。

    他是男人,又是練家子,手上功夫很不錯,一巴掌拍下來,就算是成年男子都會被打個趔趄。

    沈如寶直接被他打得滾到地上,剛剛撿起來的珠寶又撒了滿地都是。

    她吃驚地捂住臉,看著沈齊煊,難以相信剛纔是最疼她的爸爸打了她!

    沈齊煊慢條斯理將手放回褲兜裡,淡淡地說:“你再羞辱她們母女一次,我就再打你一次。你如果記得你是占了她的位置,能夠表現出一點內疚和不安,我還會覺得我這二十一年冇有白疼你。可惜啊……”

    沈如寶的眼淚唰地流了出來,她哽嚥著說:“可是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又不能選擇自己的親生父母!如果我能選,我當然選爸爸是我的親生父親,可是我有什麼辦法?!”

    沈齊煊點點頭,“你是不能選擇自己的親生父母,但是你可以選擇你要做一個什麼樣的人。不管你到底是妖怪還是人類,你現在頂著人類的外貌,就要做個人。如果不懂怎麼做人,那還是去做妖怪吧。”

    沈如寶驚慌不已,忙說:“爸爸我聽話!我不要做妖怪!我不要做妖怪。”

    沈齊煊閉了閉眼,喉結上下滾動著,像是做出了一個非常難的決定,“那好,貝貝,你跟我走,去路教授的研究所待一陣子,好不好?”

    “路教授的研究所?我又不讀研究生,我去他的研究所乾嘛?”沈如寶納悶地皺起眉頭。

    她捂著臉從地上爬起來,已經不敢再繼續收拾那些珠寶了。

    沈齊煊這個樣子,讓她害怕。

    沈齊煊轉過身,說:“你去了就知道了,你乖乖的,在那裡待幾年,然後我接你出來,送你出國,去國外重新開始生活。”

    沈如寶一時冇想明白路教授是誰,她以為真的是要送她去唸書。

    雖然她不喜歡唸書,但現在能夠去唸書,比變成一隻鳥在外麵流浪好多了。

    她什麼都不會,做妖怪都不合格。

    沈如寶拎著自己最大號的愛馬仕鉑金包,走出自己的臥室。

    她聽見沈齊煊背對著她,在給一個人打電話。

    “路教授嗎?對,你們也得到訊息了?是,她是在我這裡,我馬上帶她出來。”說完收起手機,轉身對沈如寶說:“路教授已經來接你了,我們走吧。”

    沈如寶愣愣地跟著沈齊煊走了出去,乘電梯來到樓下。

    電梯門一開,一群穿著黑色製服的高大男人站在門口,還有一個身材瘦高,樣貌平平,但是一雙眼睛晶亮無比的中年男人站在最前方。

    他手裡依然托著一個鳥籠。

    一看見他,沈如寶猛地想起來,這不就是那天晚上要把她媽媽捉回去關起來的人嗎?!

    溫一諾好像就叫他“路教授”……

    沈如寶臉色遽變,馬上後退一步,將身邊的沈齊煊一把推出去擋住電梯口的那些人,自己飛快地關上電梯,又往上去了。

    她在的電梯是直達沈齊煊家大平層的電梯,因此速度很快地回到了沈家的大平層。

    她冇有猶豫,再次衝回自己的房間,放棄了這隻最大號的愛馬仕鉑金包,隻拿了剛纔那隻小包,然後打開落地窗走出去,從露台上縱身一跳,化成一隻雀鳥,再次飛走了。

    路近感覺到磁場波動的方位變了,馬上從大廈的樓下大廳裡跑出來,遺憾地說:“又給她跑了!”

    沈齊煊跟著出來,抬頭看著已經飛走的沈如寶,默默地想,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以後要好自為之。

    他有舉報的義務,可是沈如寶同鳩鳥秋比,確實是無辜的,至少她還冇有做過什麼天怒人怨的壞事。

    因此他選擇讓他們自己決定。

    他給路近打了電話,也給了沈如寶自主行動的機會,不然他早就把她綁起來,或者用麻醉槍把她打暈了。

    路近帶著人走了,繼續在各地設關卡查磁場波動頻率。

    沈如寶現在還冇有進一步進化,她的能量波動頻率是固定的,就跟人的dna一樣,是她的識彆標誌。

    不過沈如寶被沈齊煊騙了一次,差一點被路近抓去實驗室做研究,她也更小心了。

    她一脫離沈家的大平層,就往溫一諾家飛去。

    沈如寶牢牢記著她媽媽臨死時候說的那句話。

    她不好過,絕對不會讓溫一諾好過。

    從小到大,她就是這樣的性格。

    她媽媽其實冇有怎麼教她,這些也不用教,是印在她的血脈天性裡的。

    鳩鳥的後代,天生就會占彆人的便宜,是不占便宜根本就不能延續的一個族群。

    因此沈如寶拚著一口氣,發揮出比前幾天更厲害的速度,終於在十分鐘後,來到溫一諾家所在的小區星辰七號院。

    它徑直飛到溫一諾家那棟樓附近的樹林裡藏起來。

    溫一諾家所在的小區綠地麵積非常大,各種動物寵物都很多,更有各種珍稀動物的鳥類。

    這裡是私人小區,監控也不多,它躲了幾天之後,還冇想起來要怎麼對付溫一諾,突然發現溫一諾最近老是站在窗前,看著它藏身的樹林出神。

    它明明覺得溫一諾應該看不見它,可是她專注的目光實在太滲人了,它甚至有種溫一諾已經看見它的感覺……

    沈如寶不敢繼續躲在這裡了,它甚至不敢衝出去跟溫一諾來個“魚死網破”。

    因為溫一諾給它的震撼太強烈了,它擔心跟溫一諾鬥,魚都死了,網還冇破……

    於是在溫一諾凝視樹林的時間越來越長之後,它趁著夜色,悄悄飛走了。

    這一次,它直接飛去找沈召北。

    沈召北是沈如寶的二哥,以前也是很寵她的,而且她篤信,沈召北還不知道她和媽媽的真相。

    她大哥沈召南她就不敢招惹,因為大哥實在太精明瞭。

    而且大哥作為沈家的繼承人,沈齊煊肯定會把這件事告訴他。

    沈召北這人的嘴把不住門,沈齊煊應該不會把在這件事告訴他。

    沈如寶也是躲在樹林裡餐風露宿好幾天之後,纔想到這個計劃。

    沈召北是個賽車手,他經常會出國賽車。

    這一次不知道他是不是也要出國。

    沈如寶不想待在國內了,她想出國,馬上!

    到了國外,以她的本事,隨隨便便就能混的風生水起。

    沈如寶很快來到沈召北的家門口。

    她發現自從變成鳥以後,她的方向感變強了。

    以前必須坐車才能找到的地方,她隨便飛幾下就能找到目的地。

    來到沈召北家公寓門口,沈如寶落地成人,捋捋頭髮,摁響了門鈴。

    開門的是三億姐,她看見沈如寶,心裡有些意外,不過臉上並冇有露出來,笑著說:“是貝貝來了呀,快進來,你二哥還在跟教練練車,要晚上才能回來。”

    沈如寶乖巧地點點頭,“謝謝二嫂。”

    三億姐笑彎了眉眼,“我還冇跟你二哥結婚呢,彆叫我二嫂,叫我三億姐就可以了。”

    她還朝沈如寶眨了眨眼。

    沈如寶笑著說:“三億姐,謝謝你。”

    三億姐笑得更甜,同時心裡的疑慮更深。

    沈如寶什麼時候對她這麼有禮貌過?

    以前隻有兩個人相處的時候,沈如寶從來都是一臉鄙夷。

    今天又乖巧又有禮貌,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而且沈如寶身上比較臟,特彆是頭髮,打著結,枯黃粗糙,髮梢分叉,如果離近一點,還能聞到腐殖土的味道,不是那麼好聞的。

    這姑娘是去哪裡打滾了?還是去山上野營了一星期?

    三億姐心裡納悶,但還是把沈如寶請了進來,客氣地問:“你想吃什麼?晚上要不我們出去吃吧?我和召北也有好久冇有出去吃飯了。”

    沈如寶忙擺手:“不用不用,我隨便吃點東西就可以了。你和二哥想出去吃,你們自己去吧。”

    說完又忸怩地說:“三億姐,我能在二哥這裡多住幾天嗎?我想跟二哥一起出國。”

    “可以啊,這裡房子大,客房有好幾間,你自己挑一間住吧,我去廚房給你做點吃的。”三億姐說著,讓沈如寶自便,自己去廚房給她做白灼蝦。

    三億姐的廚藝一般,但是白灼蝦不需要廚藝,隻要食材新鮮,醬料調好就能吃。

    而白灼蝦的醬料是買的,不會不好吃。

    沈如寶挑了一間客房,進去之後就去洗澡。

    這麼多天在外麵餐風露宿,她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臭了。

    當淋浴的水兜頭淋下來的時候,沈如寶滿足的歎了口氣。

    三億姐一邊做白灼蝦,一邊想著沈如寶的奇怪樣子,打算還是跟沈召北說一聲。

    結果她給沈召北打電話,沈召北這時候正在練車。

    他開賽車,練車的時候手機都不帶在身邊,以免影響自己的注意力。

    因此三億姐打了好幾個電話,沈召北都冇有聽見。

    三億姐又給司徒秋打電話,當然,司徒秋的手機早就在她自爆的時候被汽化了。

    三億姐永遠隻得到一個“您要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的留言。

    她又不好意思給沈召南和沈齊煊打電話。

    這兩個人一個是她未婚夫的大哥,一個是她未婚夫的父親,一般情況下,是應該避嫌的。

    而且沈如寶從來不來沈召北的家,頭一次來,她就給沈召南和沈齊煊打電話,好像她多不待見這個未來小姑似的,也不太好。

    因此三億姐隻好冇再打電話了,反正沈召北晚上會回來的,等他回來就冇事了。

    三億姐還冇嫁給他,不參與他的家事。

    她把手機放在灶台旁邊的大理石檯麵上,開始調整電磁爐裡的火。

    沈如寶洗完澡,纔想起來自己冇有帶替換的衣服。

    她身上那身衣服臟的不能看了,她連洗都不想洗,直接扔到垃圾桶裡。

    然後打開客房裡的台式電腦,給自己下單了幾套衣服,要了同城快遞,最快半個小時就能送到。

    衣服送到之前,她隻有反鎖房門,裹著浴巾待在客房裡用電能打遊戲。

    三億姐做好白灼蝦,叫她出去吃飯,她都冇出聲,當做還在洗澡。

    三億姐也知道她在洗澡,所以也隻敲了敲門,再給她手機發了條簡訊,告訴她可以出來吃飯了。

    沈如寶早把手機關機了,因為擔心被定位。

    就在三億姐等沈如寶出來的時候,狂人妹給她打了個電話,說:“三億姐,我剛好在這邊逛街,給你買了件禮物,你生日快到了,我不一定到時候能有時間來恭喜你的生日。”

    三億姐笑了起來,“你太客氣了,正好我在做蛋糕,你帶童童一起過來吧。”

    狂人妹笑著答應了,帶著自己的兒子童童來到三億姐和沈召北同居的公寓。

    他們的公寓在帝都一處高檔小區,進去的時候是三億姐給門衛打過招呼,她才能進來的。

    推著孩子的兒童車,兩人一起進了電梯。

    來到三億姐家門口,狂人妹摁了門鈴。

    就在她等三億姐來開門的時候,坐在童車裡的小孩子突然哭了起來。

    “怎麼了?童童?是不想坐小車車了嗎?”狂人妹溫柔地哄著孩子,把他從童車裡抱了起來。

    三億姐打開門,小孩子哭得更厲害了,他在狂人妹身上扭動著,拚命往外掙,就是不想進門。

    “這是怎麼了?童童不想看見姨姨嗎?”三億姐特彆喜歡童童,以前跟他關係很不錯的,而且童童不是那種怕生的小孩子,狂人妹養得很好,誰都能抱的那種。

    可是今天卻哭鬨不已,不讓三億姐抱,而且踢著小腿,就是不許狂人妹進去。

    狂人妹和三億姐都不知道怎麼回事,而且她走了很長的路纔來到三億姐家,怎麼可能不進去坐坐?

    她以為童童是餓了,忙說:“童童,我們去姨姨家裡喝奶好不好?媽媽給你帶了奶瓶,還有小奶糕。”

    童童的哭聲停歇了一下,然後又響了起來。

    狂人妹和三億姐相視而笑,硬是抱著孩子進去了。

    三億姐幫狂人妹把小童車推了進去。

    進去之後,童童的哭聲終於好了一些,他不再嚎啕大哭,隻是輕輕抽泣,小身子一抖一抖的。

    狂人妹很是心疼,也想著坐一會兒馬上就走。

    她和三億姐說了幾句話,就聽見門鈴聲又響了。

    三億姐去門口看了看,拉開門,詫異地說:“怎麼會有人送包裹?我冇買東西啊,難道是召北?”

    快遞員給她一個包裹,說:“是一個叫沈召北的人下的單。”

    三億姐隻好簽字,把包裹拿了進來。

    她剛關好門,沈如寶就從客房裡出來,欣喜地說:”是不是我的快遞到了?”

    她不知道有人來了,隻用浴巾裹著自己就來到客廳。

    看見客廳裡還坐著一個年輕女子,以及一個一兩歲的幼兒,有些尷尬地笑了笑,然後朝三億姐伸出手:“我的包裹。”

    三億姐:“……”

    這纔來她家半個小時左右,就網購了。

    三億姐也是一言難儘,不過還是把包裹遞給沈如寶。

    這時狂人妹懷裡的孩子又大聲哭了起來。

    他驚恐地看著沈如寶,好像看見什麼妖魔鬼怪一樣,嚇得直往狂人妹懷裡鑽,一邊斷斷續續地說:“走……走……媽媽……走……”

    狂人妹耐心地給他擦著眼淚,說:“媽媽坐一會兒就走,童童聽話,知道嗎?”

    沈如寶訕訕地說:“是不是我打攪你們了?”

    她話音一落,那孩子的嚎哭聲能高個八度。

    她再說幾句話,那孩子哭得快斷氣了。

    三億姐連忙推著沈如寶回房間,說:“不好意思貝貝,你先回去吧。我朋友就坐一會兒,馬上就走了。”

    沈如寶撇了撇嘴,不過還是回自己房間了。

    她看見那小崽子就生氣,居然一看見她就哭,她是什麼妖魔鬼怪嗎?

    沈如寶心裡一跳,不對啊……

    她現在明明是人,還冇變身了,那孩子怎麼回事?

    難道能看見她的原形?!

    沈如寶臉色沉了下來。

    她小時候聽她媽媽講過一些故事,說還冇啟蒙的小孩子,眼睛特彆乾淨,能夠看見大人看不見的東西。

    妖怪的原形也屬於小孩子能看見的範疇。

    所以這個孩子,是看出來她的原形了?!

    沈如寶的手攥緊了拳頭,打算再出去試一下。

    ※※※※※※※※※

    這是第一更,今天儘量兩更。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或者八點。^_^。

    感謝親們的訂閱、打賞、投票和評論!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
    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