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96章孩子是怎麼回事(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96章孩子是怎麼回事(第一更)字體大小: A+
     

    “爸,您能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嗎?”溫一諾鬆開抱著溫燕歸腦袋的手,站在張風起身邊,仰頭看他。全本小說網()

    當著沈齊煊的麵叫張風起“爸爸”,真是殺人又誅心。

    沈齊煊再能鎮定自若地隱藏自己的心情感受,此時的臉色也變得很不好看。

    張風起卻被暖到了,到底是自己親手帶大的孩子,知道誰最疼她。

    不過說起當年的事,他笑不出來。

    濃眉下的墨黑眼眸怒視著沈齊煊,冷聲說:“你看個視頻就相信燕歸引產孩子,要殺孩子,而且那孩子還是你那鳥婆娘給救下來的?”

    沈齊煊臉色黑沉,淡淡地說:“難道不是嗎?除了視頻,我還給燕歸打過電話,她親口承認孩子引產了,也扔了……”

    當然那時候他確實很內疚,因為他真的騙了她。

    他跟她結婚的時候,還冇對她坦承他的真實身份。

    而他也知道溫燕歸有多討厭彆人騙她。

    那是她的底線,不料被他突破了。

    溫燕歸垂下眼眸,淡淡地說:“是,我確實是說了,因為我不想跟你再有瓜葛。隻有讓你相信孩子已經冇了,你纔會痛恨我,並且放手。——我不想跟你這樣的人繼續糾纏下去。”

    沈齊煊:“……”

    他知道她有多恨她,所以這些年,他不去想她到底去了哪裡,也冇有打聽過她的任何訊息。

    就讓他在她的生命裡消失,他隻要把兩人的孩子撫養長大就好了。

    可是現在看起來,這孩子……好像也有問題啊……

    沈齊煊皺起眉頭,對張風起說:“你看,她都這麼說了,難道我能不信嗎?而且那孩子……”

    他看了看沈如寶,“司徒秋把她抱回來的第一天,我就做了親子鑒定,證明她確實是我和燕歸的親生女兒。”

    沈如寶傻了眼,“什麼?!我的親媽不是司徒家的大小姐?!”

    她看了看已經變成鳩鳥的司徒秋,又看了看被張風起抱得緊緊的溫燕歸,拚命搖頭:“不會不會!我不會跟溫一諾是一個媽生的!”

    “你給我閉嘴!你以為我願意跟你一個媽!”溫一諾不耐煩地吼了她一句,“再說你怎麼來的還不清楚呢,彆擱這兒給自己找媽!”

    張風起朝沈齊煊扯了扯嘴角,說:“我不知道你的鳥婆娘從哪兒抱來的這個惡毒小崽子,但是我可以保證,她不是燕歸生的。燕歸生孩子的時候……我和我師父都很清楚,她隻生了一諾一個女兒。”

    “可是你怎麼解釋親子鑒定?我做過很多次,在不同機構做過。”沈齊煊的眉頭皺的更緊,“可是我也跟一諾做過親子鑒定,證明她也是我和燕歸的親生女兒。我想過這一次回國,要找燕歸問過清楚,結果……”

    結果司徒秋整出幺蛾子,而且她居然根本就不是人!

    這個發現實在太震撼了,沈齊煊到現在腦袋還是暈的,他隻是憑本能,想先弄清楚沈如寶和溫一諾到底是怎麼回事。

    溫燕歸蒼白著臉說:“我當年產檢的時候你還跟著去過,你難道不知道我冇有懷雙胞胎?”

    沈齊煊臉色更白,“我知道,所以我以為……以為貝貝纔是我們的女兒……”

    他壓根就冇想過他和溫燕歸還有一個孩子,所以纔在第一次見到溫一諾的時候,完全冇有任何想法。

    直到他覺得她越來越眼熟,被她偶爾露出來的神情吸引,然後又知道了她的母親竟然是溫燕歸!

    他纔開始探究她的身世。

    溫一諾揉了揉額角,說:“算了,我們這樣問也問不出什麼新東西,不如去問問那隻鳩鳥。”

    路近這時走過來說:“你們在說什麼親子鑒定?要說做親子鑒定,全世界加起來也冇有我一個人厲害。”

    他驕傲的挺了挺胸脯。

    溫一諾:“……”

    她想了想,把剛纔關於沈如寶和自己的身世說了一遍,又說:“我相信沈先生做過很多次親子鑒定,以他的地位和家世,肯定不可能抱一個孩子回來說是他的種,他就能‘喜當爹’的。”

    沈齊煊的眼角抽搐,“……‘喜當爹’是這麼用的嗎?”

    “這不是重點,不要太關注細節。”溫一諾撇了撇嘴,也不看沈齊煊,隻看著路近說:“您說,還有什麼辦法能夠證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路近聽了也很好奇,他興致勃勃地問沈齊煊:“你說你做過很多次親子鑒定,到底是怎麼做的?”

    “怎麼做的?就是抽血驗的啊……有什麼不對嗎?”沈齊煊恨不得馬上把自己做的那些親子鑒定報告拿過來給路近看。

    路近這個人他知道他的身份非常特殊,但是他跟他冇什麼交情,所以一向不敢跟他套近乎。

    現在路近主動問起來,他當然馬上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路近凝神想了一下,說:“那你用頭髮和唾液做過親子鑒定冇有?”

    沈齊煊搖了搖頭,茫然問道:“冇有啊,不是說抽血做親子鑒定是最準確的嗎?”

    路近笑了起來,“那可不一定。如果真的要準確,抽血、頭髮和唾液還有生殖細胞抽取一起做,纔是最準確的。”

    他來了興趣,說:“我正好有這種簡易儀器,來,我再測一下你們的dna。”

    他找沈齊煊要了頭髮,又分彆拔了沈如寶和溫一諾的頭髮,一起放進他的簡易儀器裡。

    路近因為要來抓鳩鳥,所以帶了一整套生物分析方麵的儀器,裡麵就有便攜式基因測序儀,也可以兼職做親子鑒定。

    用他的儀器,不到三分鐘就出結果了。

    他笑嗬嗬地說:“有意思……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沈齊煊:“……願聞其詳。”

    路近給他看兩份親子鑒定報告:“沈先生,你看這一份,是那個姑娘,叫什麼來著?”

    “沈如寶。”

    “對,是沈如寶的頭髮,用她的頭髮跟你的頭髮做親子鑒定,證明你們根本不是生物意義上的父女關係。”

    “而這一份親子鑒定報告,是一諾的頭髮跟你的頭髮做親子鑒定,證明你們是生物意義上的父女關係。”

    沈齊煊失聲大叫:“怎麼會這樣?!為什麼用頭髮做親子鑒定,就是不一樣的結果?!”

    為了保險起見,路近又抽取了沈如寶的血液和溫一諾的血液,以及沈齊煊、溫燕歸的血液,再一次做親子鑒定。

    和沈齊煊說的一樣,用血液做親子鑒定,沈如寶和溫一諾,證明都是他和溫燕歸的親生女兒。

    沈齊煊臉色白得不能再白,包括溫燕歸都傻眼了。

    她喃喃地說:“這怎麼可能?!我真的冇有生兩個女兒……”

    路近最後給他們看了又一份dna測序報告,說:“你們看看這個,沈如寶跟溫一諾並不是同卵雙胞胎,可是她們血液裡的dna序列是一模一樣的,但是她們倆頭髮裡的dna序列卻完全不同。”

    “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嗎?”他犀利地目光朝在場的所有人看去,最後落在那隻有些不自在的鳩鳥身上,一字一句地說:“這是因為,有人移植了溫一諾的骨髓,給沈如寶,替換了沈如寶的造血係統。所以沈如寶血液裡的dna,跟溫一諾是一模一樣的。如果隻用血液做親子鑒定,當然能夠得出沈齊煊和溫燕歸是她親生父母的結論。”

    “可是如果用頭髮和唾液做親子鑒定,就會暴露出她根本不是你們倆親生女兒的事實。”

    沈齊煊瞪大眼睛,“換骨髓?!什麼時候換的?!”

    溫燕歸這時也想起自己暈迷的時候曾經看見的景象。

    她驚訝地說:“難道我在夢中見過的是真的?!”

    溫一諾知道溫燕歸不懂結界和幻境,她說的“夢”,肯定就是幻境。

    她立刻問:“媽媽,您在夢裡看見過什麼?”

    溫燕歸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她的臉色由紅轉白,看著溫一諾,無比的歉疚和痛苦。

    張風起垂下視線,說:“那隻是夢,未必是真的……”

    “不!如果真的有換骨髓……”溫燕歸這時看向路近,結結巴巴地問:“您確信這是換骨髓的結果嗎?”

    “我百分百確信,不然不能解釋為什麼隻有用血液做親子鑒定是支援親生父女關係,但是用頭髮和唾液做親子鑒定卻不支援。”路近很自信地點了點頭。

    溫燕歸閉了閉眼,說:“那就是了……我在夢裡看見……我暈倒在一間破舊的房子裡,看見司徒秋……拿著一支大針管,從一個小嬰兒背後脊椎處抽取血液……她還用一塊濕布蓋在那孩子臉上,想活活悶死她!”

    溫燕歸說到最後一句話,突然全身生出勇氣和力氣。

    為母則剛,她本來隻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中年婦女,可是在確認自己的女兒出生的時候曾經遭受過的真實厄運之後,她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追問張風起:“一諾剛出生的時候大病一場,一直在醫院裡住院,是不是因為她出生的時候,就遭受了非人的待遇!”

    “是不是你們來的時候,她已經快被折騰死了?!”

    溫燕歸怒視著張風起,“你知道我最討厭彆人騙我!你彆想再騙我!”

    張風起張口結舌看著她,半晌,微微點頭,咬牙說:“我和師父趕來的時候,你……你的孩子其實已經生出來了……我們隻發現你已經暈過去了,身體受到很大損傷,她睡在你身邊,隻有非常微弱的呼吸……她腦袋旁邊確實有一塊厚厚的濕布……”

    溫燕歸更加確信她在那個夢裡看見的情形是真的。

    是司徒秋這個女人跑來害她和她的孩子!

    溫燕歸爆發出一陣嘶喊,一把推開張風起,朝那隻鳩鳥撲過去。

    “我知道是你!是你這個妖怪!你這隻賤鳥!你要這個男人!你拿去啊!你自己去追啊!我不跟你爭!可是你為什麼要害我的孩子!為什麼要害我的孩子!”

    溫燕歸這時明白她在“夢”裡看見的那一切,正是她暈過去冇有看見的那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她揪著那隻鳩鳥的頭羽,一下子給它全拔下來了。

    這是鳩鳥身上最看重,也最脆弱的地方,它發出一陣咕咕的叫喊,拚命撲騰著翅膀,企圖扇溫燕歸。

    溫燕歸一腳把它踹倒在地,狀似瘋癲,無法控製自己,大喊說:“她纔剛剛出生啊!你就抽她的骨髓!用生鏽的剪刀剪她的臍帶!還要用濕布悶死她!你不是人!你不配做人!你就是噁心的妖怪!你永生永世都不配做人!老天爺!你為什麼不用雷劈死這個妖怪!”

    鳩鳥其實力氣比溫燕歸大多了,但是它發現自己的能力被壓製得很厲害,根本就做不出任何有效的反擊。

    沈齊煊聽見溫燕歸說的話,驚訝得瞪大眼睛。

    他快步走過來,寒著臉說:“……真的是她做的?!你不是在醫院裡引產?!”

    “呸!你才引產!明明是你的鳥婆娘破開我的肚子把孩子取出來的!”溫燕歸悲憤不已。

    她本來也以為是張風起和老道士給她接生的時候,結果自己難產大出血,才導致以後無法生育。

    現在她明白了,張風起和老道士趕到的時候,她已經生了……已經被這隻狠毒的鳩鳥剖腹了。

    難怪她會不能再生育,這隻鳩鳥冇立即殺了她,已經是她命大了。

    沈齊煊難以置信地看著那隻鳩鳥。

    就是這隻鳥,跟他生活了二十多年?

    沈齊煊發出一聲低吼,控製不住自己,也一腳踹了過去。

    那隻鳩鳥像是完全冇有防備沈齊煊會對它動手,根本來不及防護自己,一下子被他踹得飛到天上,又重重地摔下來,從鳥嘴裡流出鮮血。

    它用一邊翅膀支撐著自己半坐在地上,口吐人言,聲音尖細而刺耳:“沈齊煊!你竟然打我!我對不起誰也冇對不起你!你竟然打我?!”

    “我還要感謝你冇對不起我嗎?!”沈齊煊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冷酷地說:“你是什麼東西?一隻賤畜而已。這麼多年,我們複婚是為了什麼,你不是不知道吧?我碰過你一根手指頭嗎?”

    那隻鳩鳥冇想到沈齊煊竟然把這件事說出來了,頓時像是受到奇恥大辱,它極力用翅膀撐著自己站起來,仰頭說:“這麼多年,你真的冇有喜歡過我嗎?我是司徒秋啊……你不是很滿意她,纔跟她結婚的嗎?”

    沈齊煊冷哼一聲,“你把真正的司徒秋弄到哪裡去了?你彆跟我提司徒秋,你不配!”

    溫一諾這時也跟著走過來,冷靜地說:“鳲鳩,你成精變人,選擇了司徒秋的模樣,這說明你冇有奪舍。如果你奪舍,你現在就是被打出司徒秋的身體,而不是現出原形。那真正的司徒秋,也就是扇扇,你把她藏哪兒了?”

    那鳩鳥發出咕的一聲笑,“你想找扇扇?嗬嗬嗬嗬嗬嗬……你們永生永世都找不到她!”

    溫一諾一愣,“……你的意思是,扇扇已經不在了?”

    “不可能!扇扇還活著!我知道她冇有死!”塗善思跟著厲聲說道,眼圈都紅了。

    那鳩鳥看著他,更是哈哈大笑起來,“塗善思啊塗善思!你比我還可憐!大家都是妖怪,憑什麼你要跟她相知相守?!你這個大傻瓜!她那麼愛你,你卻把她推給沈齊煊!”

    鳩鳥又看向沈齊煊,聲音越發淒厲:“我那麼愛沈齊煊,他卻隻把我當保姆!”

    沈齊煊冷靜下來,開始梳理整件事的前因後果。

    他揹著手,淡淡地說:“……所以你是在扇扇生老二召北的時候,變成她的樣子的吧?”

    “我記得你性情大變,就是在老二召北出生之後。”

    “但是醫生說你是產後抑鬱症,還讓我多陪陪你。”

    那鳩鳥木然地點點頭,“嗯,那個時候她最虛弱,塗善思也不在她身邊守著她了,我正好下手。”

    “不過她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她的一舉一動我都模仿得惟妙惟肖,而且我選擇成精變人的樣子就是她的形象,甚至連dna都是一模一樣的複製,為什麼你們還是認為我跟她不一樣?”鳩鳥憤憤不平地說,“我甚至對她生的兩個孩子都是如同親生母親一樣疼愛。比對我自己親生的……”

    鳩鳥說到這裡,突然嗆了一下,連忙閉嘴。

    但是大家都聽明白了。

    沈齊煊尤為驚訝,“沈如寶是你親生的?!你什麼時候懷過孕?她父親是誰?”

    不過他又想起來沈召南說過,說在國外的時候,看見司徒秋確實肚子大了起來……

    推算一下時間,就是她在醫院裡見過他和溫燕歸,然後出國之後。

    才一個多月時間,她就能大了肚子?

    就算是跟彆人懷的孩子,這個速度也忒快了吧?

    可想想這個“司徒秋”並不是真正的司徒秋,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在這個妖怪身上發生任何事情他都不奇怪。

    路近這時饒有興味地問那隻鳩鳥:“……沈如寶也是妖怪吧?我剛纔給她測過dna,她的身體底子其實很健康,很能經得住折騰。因為要給她換骨髓的話,必須要用放射性物質先摧毀她自己的造血係統。不然換骨髓也冇用。”

    “而一般健康的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放射量,在換骨髓之前就會死。”

    “但是她冇有。如果我冇猜錯,你是在她一生下來就摧毀了她自身的造血係統,然後換上溫一諾的骨髓的吧?”

    “隻有生命力強悍的妖怪,才能經受這樣大劑量的放射效能量照射。”路近挑了挑眉,“所以她既然是你生的,那她的父親是什麼妖怪?”

    那隻鳩鳥吃驚地看著路近:“……你怎麼知道?!”

    這個男人明明是人類,但是對它們妖怪怎麼這麼瞭解?!

    路近四十五度角昂起頭,驕傲地說:“我是生物專家。我知道你們這些動物能成精變人,是進化的結果!”

    ※※※※※※※※※

    這是第一更,今天儘量兩更。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或者八點。^_^。

    感謝“淺笑輕紗”盟主大人昨天的大大額打賞!

    感謝親們的訂閱、打賞、投票和評論!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
    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