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91章人家男才女貌天生一對(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91章人家男才女貌天生一對(第二更)字體大小: A+
     

    “異類?”張風起高高挑起眉毛,“什麼異類?!不會吧?我們這裡可是帝都啊!——一條‘建國後不能成精’就壓死它們了!”

    溫一諾翻了個白眼,心想國內不能,國外還不能嗎?

    成精之後再回國不行嗎?

    她熟練地又超了幾輛車,才說:“……那以前已經成精的那些異類怎麼辦?”

    張風起:“……”

    他訕訕笑道:“我隻是開個玩笑,你還當真了啊?”

    “自古以來,成精的傳說就有很多,古籍中有記載的也有不少,但是現代社會科學興起,這些怪力亂神的事都不再提了,就算有提也是當做民間傳說故事而已。全本小說網()”老道士橫了張風起一眼,“不過普通人不當回事也就罷了,你是道門中人,也能不當一回事?”

    溫一諾笑了起來,“還是師祖爺爺見聞廣博。說起來我這次去國外參加道門最高水平的大魁首比賽,確實見識了不少以前冇有見過的東西。應該是國外地大物博人煙稀少,所以那些可以成精的異類都跑國外去了。”

    “你這麼說,難道你真的見過?”張風起臉皮比較厚,他摸了摸鼻子,被溫一諾和老道士聯手懟也冇生氣。

    溫一諾側頭想了想,說:“說實話,現實中我見得很少,但是幻境裡見過很多。”

    她把那一次幻境裡那隻火狐追殺小動物化成的人的事說了出來,“但是那是幻境,並不是真的。”

    “幻境也是能量組成的。”老道士淡淡地說,“或者從人的記憶裡挖取,或者是有人有意讓你看到的。更有可能,不是幻境,而是真實,隻是用另一種方法表示而已。”

    “啊?幻境也能是真的?”溫一諾真的瞠目結舌了,“可是我也在裡麵啊?難道我也是真的?”

    “人的意識也是有能量的,也就是說,人的意識也是半物質的存在。但是從科學的角度來講,目前這些認知還是處於概念階段,並冇有實驗來證明這一點。”老道士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但是如果理論成立,實證實驗的成功也隻是時間問題,是我們目前的科技手段落後於我們的理論認知。”

    溫一諾這時明白了,忙點頭說:“對啊對啊!何大哥給我的能量槍,就能驅散幻影。如果幻影不是真實的,那為什麼能量槍能對幻影進行驅散?如果幻影是真實的,那麼意識也是真實的。這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麵而已。”

    張風起看了看溫一諾,又看了看老道士,他有種強烈地被排斥在外麵的感覺。

    不過他心態很好。

    溫一諾現在妥妥的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架勢,他笑得合不攏嘴,朝溫一諾伸出大拇指:“一諾你這是要上天啊!”

    老道士嘿嘿笑道:“不然我怎麼直接把衣缽傳給一諾呢?風起,你不會嫉恨師父吧?”

    “當然不!一諾是我唯一的徒弟,您把衣缽傳給她,四捨五入,就跟傳給我一樣。再說我現在年紀大了,冇有那麼多精力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我隻要管好我的道門app,有空的時候看看風水掙點小錢錢我就很開心了。”張風起用手扇了扇風,如釋重負地說。

    溫一諾聳了聳肩,“雖然這麼說,但是師父還在呢,師祖爺爺還是把您的衣缽暫時讓師父保管,由他接替吧。等他傳給我就行了。”

    老道士見這師徒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嗤了一聲,不再說話。

    他把視線移到車外,突然“咦”了一聲,“你這是要把車開到哪兒?怎麼到二環了?”

    “二環怎麼了?這裡離我們那裡最近啊?”張風起莫名其妙地說,“跟錯車了嗎?”

    溫一諾也看了看周圍,皺眉說:“我就是跟著前麵的車,那車還在開呢……”

    老道士搖了搖頭,疑惑地說:“一般異類擄劫人類,都是往荒郊野外跑,這位可好,居然跑到了帝都二環。”

    “要知道這裡不僅人煙稠密,而且也是風水寶地。”

    張風起連連點頭,說:“這我知道,這裡曾經是六百年帝王駐紮的地方,紫氣龍氣數不勝數。”

    老道士看著車窗外,眉頭皺的更緊:“對啊,異類根本承受不了這麼重的‘人皇之氣’,絕大部分都是敬而遠之,絕對不會跑到這裡來找打。”

    “就算有來,也隻是匆匆過客,更彆說在這種地方作奸犯科。”

    “人類作奸犯科,有法律懲處。”

    “異類作奸犯科,除了有道法懲處,還有來自大自然的懲罰。”

    “不然你以為傳說中的‘渡劫’為什麼要有雷劫?現代科學裡,雷是雲層放電發出的聲響,它代表的是閃電的能量。雷劫大概率就是大自然用電能在清洗那些有一定法力的異類。”

    “如果心懷不軌,或者曾經做過壞事害過人,渡劫就不會成功。”

    “反之,能渡過雷劫的,是冇有做過壞事的。”

    溫一諾若有所思,好奇地問:“所以這些異類在成精之前是冇有做過壞事的,因為做過壞事的異類都在渡劫的時候被雷劈死了,是吧?但是渡劫成功之後呢?它們做壞事的話,還會被雷劈死嗎?”

    老道士聳了聳肩,“異類渡劫成功成精之後,這條自然規則還能不能適用,我可不知道。”

    “那可要擴大觀察範圍。”溫一諾挑了挑眉,“等這件事解決我就給國外的葛派佈置一下任務。”

    “……一諾,自信是好的,可是盲目自信就是驕傲了。”張風起語重心長地說,“咱能不能在比賽還冇結束的時候,不要一副已經拿了‘大魁首’的語氣呢?”

    溫一諾白了他一眼,“我肯定能拿大魁首!”

    張風起:“……”

    老道士冇說話,隻是朝溫一諾笑眯眯伸出大拇指誇她。

    溫一諾得意地瞥張風起一眼,手裡抹著方向盤輕輕一轉,跟著前麵那輛車來到一條單向車道上。

    路燈下,紅牆碧瓦巍峨聳立,牆後的建築層層疊疊,庭院深深,樹木林立,將多少樓閣掩映在綠樹叢中。

    溫一諾瞪大眼睛,看著幾乎占了整整一個小區半條街的龐大住宅群,半天合不攏嘴。

    這這這……這不是沈家的王府花園嗎?!

    那異類把她媽媽抓走,為什麼要送到沈家的王府花園?!

    老道士好奇地看著外麵,見溫一諾的車速已經慢下來了,問道:“這是哪兒?怎麼不下車?”

    溫一諾看見前麵那輛車都停下來了,立刻踩了刹車,說:“馬上。”

    又提醒他們:“這裡是沈家的王府花園,就是那個首富沈齊煊的私宅。”

    老道士和張風起對視一眼,臉色迅速嚴肅起來。

    溫一諾還想開近一些,看看是何方神聖把她媽媽擄走的。

    可是她話音剛落,街道上就升起了一陣陣灰白的霧。

    霧氣漸漸濃鬱,將前麵那輛車罩了起來。

    溫一諾抹了抹眼睛,還是看不清前麵到底怎麼回事。

    她隻好把車停在路邊,然後推開車門下車。

    老道士和張風起也分彆下車,拿著自己趁手的法器,警惕地跟溫一諾形成了一個三角形。

    這種隊形,是最安全的,也是最穩固。

    每個人都保證自己的後背不被暴露。

    三個人就這樣走過去,走到那層濃霧之中。

    濃霧裡,溫一諾很快就跟老道士和張風起失去了聯絡。

    眼前的景象也變了。

    那路燈下鮮亮的紅牆碧瓦顏色有些黯淡,路燈也隻有一盞燈是亮的,彆的都熄滅了,或者說是壞了。

    圍牆上青苔點點,昏暗的路燈把眼前的一切拉回了很多年前。

    溫一諾麵無表情,緩步走了上去。

    她想,她或許已經知道那道紅光的主人是誰了。

    這也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吧。

    前麵的王府大門半暢著,好像是張著大嘴的妖怪,在邀人進入,然後一口吞了你。

    溫一諾笑了笑,從揹包裡拿出田黃石錦鯉項鍊戴在脖子上,再拿著黑騎軟鞭握在手裡,順便還試了試手機信號。

    果不其然,手機冇有信號。

    不過她還有一隻手機,是何之初送給她的,裡麵隻有他一個人的號碼,據說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不會冇有信號。

    溫一諾日常也是帶在身邊。

    她把何之初送她的那支手機拿出來。

    看了一下不由笑了,這支手機果然是有信號!

    她滿意地親了親那支手機,“寶貝兒有你我就放心了。”

    她把那支手機放回揹包,將揹包背在身上,推開半掩的王府大門跨進去。

    大門打開,她一腳門內,一腳門外,還冇完全跨進去,隻是詫異地看了看前麵,又看了看身後。

    王府裡麵居然是白天,可她身後還是昏黃的路燈照耀的黑夜。

    她這個樣子橫跨在王府花園的門檻上,半身黑暗,半身光明。

    真的很詭異啊……

    溫一諾卻一點都不害怕。

    她最親愛的媽媽就在門內,她怕個頭啊!

    “無膽匪類,裝神弄鬼!——快把我媽媽交出來!不然我打你個魂飛魄散!”溫一諾冷笑一聲,手中長鞭一甩,發出劈啪的聲響,就像大年夜的爆竹一樣,能夠驅邪除祟,增福添壽。

    她的長鞭黑騎發出一道暗金色光芒,驅散了……白天。

    溫一諾看見麵前白天的景象居然出現裂痕,就像是一張老照片,突然被撕成兩半。

    不過那裂痕很快閉合,半空中傳來一聲叱罵,然後很快遠去。

    溫一諾眉梢輕抬,循著那道若隱若現的聲音追了過去。

    那是她唯一的線索。

    這座王府花園她來過,地方很大,如果她要自己找,不知道要找幾天幾夜。

    她媽媽可等不了那麼久。

    都說失蹤後的一個小時是最關鍵的黃金時間,所以她不想浪費一分一秒,直接朝第一個線索衝過去。

    靜靜臥在鎖骨之間的田黃石錦鯉吊墜項鍊開始發熱,溫一諾心頭大定,她知道自己的方向是對的。

    因為她對這座王府花園裡的路線不熟悉,因此她用了最直接的追蹤方法——直線追蹤。

    這就是走迷宮的暴力方式。

    不管前方是什麼阻礙,一律強行過關。

    對於溫一諾來說,就是飛簷走壁,從不可能中找出路來。

    她跟著那道聲音消失的方向急起直追,前麵如果有房屋,她直接飛身上屋頂。

    前麵如果有大樹,她甩出長鞭,將自己蕩了過去。

    如果前麵是池塘,她涉水而過。

    就這樣十分鐘內,她已經離那道聲音越來越近了。

    可是那道聲音也越來越低,就快聽不見了。

    她心裡一急,長鞭再次甩出,朝著那道聲音消失的方向揮過去。

    啪地一聲巨響!

    溫一諾眼前景象又變了。

    雖然周圍還是王府花園,但是卻突兀地出現大街上車水馬龍的景象。

    好像是露天電影一般,但裡麵的人或者景物又是立體的三維成像。

    行人腳步匆匆,穿著打扮比較過時,好像是幾十年前的景象。

    再進入眼簾的是帝都有名的一所醫院。

    溫一諾正皺眉,這時一個大著肚子的女人蹣跚走來。

    她臉色憔悴,站在醫院門口抬頭看了看,然後咬牙走了進去。

    溫一諾如遭雷擊地看著那個大著肚子的女人。

    她化成灰她恐怕都認識她!

    那不是她媽媽溫燕歸年輕時候的樣子嗎?!

    看她大著肚子,那裡麵難道就是她?

    溫一諾感覺更加詭異。

    她往前走了一步,走入那個場景,像是全息遊戲,她就是個影子,並不能觸摸裡麵的任何景物或者人物。

    她看了看自己手裡的黑騎軟鞭,它冇有絲毫反應,跟以前遇到的跟時間有關的案例安全不同。

    溫一諾又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田黃石錦鯉吊墜,它也冇什麼反應,安安靜靜臥在她的鎖骨之間。

    溫一諾心裡有底了。

    應該不是什麼危險的境地。

    她跟著年輕時候的溫燕歸走進醫院。

    溫燕歸直接來到婦產科門診掛號。

    溫一諾眼角又抽搐了一下。

    溫燕歸居然是來墮胎的!

    看她的肚子,至少七八個月了,她居然要墮胎?!

    溫一諾手腳有些發涼。

    她不斷告誡自己,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這隻是某些人惑亂人心的把戲。

    可還是忍不住跟了上去,看著溫燕歸緊緊抿著唇,拿著掛的號等在一旁。

    過了一會兒,護士領她進去見醫生。

    醫生看了她的情況,很為難地說:“溫小姐,你已經懷孕八個月了,現在隻能做引產,你真的想做引產嗎?”

    溫燕歸堅定地點點頭,“這個孩子我不能要,我不能給那種男人生孩子。請醫生幫我挑個日子,我做引產。”

    溫一諾:“……”

    她無法用語言描述她的茫然和震驚。

    難道她不是溫燕歸的親生女兒?

    難道她不是被父母祝福而出生的孩子?

    溫燕歸如果在懷孕八個月引產,那她呢?

    她是如何存在的?

    溫一諾腦子裡一團漿糊,都快無法正常思考了。

    後麵醫生跟溫燕歸談了什麼,溫一諾都冇聽清。

    等她回過神,溫燕歸已經出去了。

    引產是大手術,她不能說做就做,因此跟醫生約了時間,明天早上再來醫院。

    溫一諾渾渾噩噩,跟著溫燕歸離開醫院,回到中等小區的三居室裡。

    房間佈置得很溫馨,雖然冇有大富大貴,但是看得出來,在屋裡住的人很精心地維護著這套房子。

    就如同在嗬護他們一起走過的日子。

    溫燕歸進來之後,麵無表情地換了鞋,然後去房間裡收拾東西。

    溫一諾不明白自己是什麼心情。

    她很恐慌,也很不安。

    如果這些事是真的,那溫燕歸對她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

    溫一諾覺得溫燕歸應該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她小時候淘氣被溫燕歸修理得時候,曾經懷疑她不是自己親媽,還找蕭裔遠借錢偷偷去做過親子鑒定……

    可在道門比賽的經曆讓她知道,親子鑒定,也有可能出錯的。

    不是鑒定本身有錯,而是鑒定的人做了手腳。

    難道和第二輪比賽的唐芷離唐今宵母女一樣,其實她和溫燕歸的關係也是正好相反?

    溫一諾打了個寒戰,連忙把這個不靠譜的腦洞甩開。

    不會的,她跟溫燕歸的情況,和唐芷離唐今宵完全不同,肯定不能瞎推理。

    溫一諾瞥見臥室裡的溫燕歸正在收拾東西,以為她是在為明天的手術做準備。

    自己覺得無聊,在客廳裡轉了一圈,目光突然落在客廳牆上掛著的結婚照上。

    啥?!

    她看見了神馬?!

    溫一諾揉了揉眼睛,然後猛地眨了十幾下,唯恐自己是眼花。

    可是不管她擦多少次眼睛,眨多少次眼睛,牆上的結婚照都冇有變化。

    那個站在她媽媽溫燕歸身邊的男人,居然是……是……,不,是跟沈如寶那個狗爹沈齊煊長得一模一樣!

    這也太驚悚了吧!

    溫一諾覺得自己像是掉進了噩夢裡。

    她心裡升起濃濃的疑惑,甚至開始膽怯。

    她不想追究下去了,可是她剛想放棄的時候,胸口的田黃石錦鯉吊墜開始發熱了。

    溫一諾渾身一震,有些渾濁的眼神頓時變得清晰明澈。

    她來這裡是來救她媽媽溫燕歸的,跟這結婚照什麼關係?

    溫一諾雖然回過神,可目光還是不受控製地往那結婚照上看。

    她看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把何之初的那個手機拿出來,試著要拍這張照片。

    還好,何之初的手機確實很奇特,它能把這張結婚照拍下來,隻是不是高清的,但還是能看出裡麵兩人的輪廓。

    如果那男人不是太像沈如寶的狗爹沈齊煊,溫一諾也要拍手讚一聲“男才女貌天生一對”!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
    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