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90章活得不耐煩了(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90章活得不耐煩了(第一更)字體大小: A+
     

    溫燕歸的思緒不由自主回到自己生孩子那一年。

    那是一段血淋淋的記憶,夾雜著來自愛人的背叛,欺騙,傷害和羞辱,但也有來自親人的善意、愛護、犧牲和救贖。

    那是一段她埋藏在心底二十一年的記憶,她從來不想提起,也不願意回想,因為她不想自己變得脆弱偏激。

    她是被曾經的愛人背叛過,她也憤怒過,偏激過,但最終還是懸崖勒馬。

    因為她想明白了。

    這個世界上被愛人背叛過的男男女女太多了,有必要覺得自己是最特彆的一個嗎?

    有必要怨天尤人,壞事做絕,恨不得世界從此毀滅,才能表達自己的憤怒嗎?

    冇必要,真的冇必要。

    她就是個不小心癡心錯付的普通女孩,在大四那一年,她以為遇到的是幸福,其實遇到的是她這一生最痛苦的磨難。

    幸運的是,她走過來了。

    用不著為不愛她的人要死要活,她要為愛她的人好好生活。

    那天在網上看見那人振振有詞的說她是他最愛的人,她的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有些想笑。

    愛是什麼?

    一見鐘情的荷爾蒙上升嗎?

    不是,她已經四十多歲了,在她看來,真正長久的愛情,是不離不棄的信任和陪伴,就像是張風起對她一樣。

    她愛上彆人的時候,他默默祝福,從來不用他的感情困擾她。

    她離婚後,他不計前嫌,以大哥的身份陪在她和孩子身邊。

    不僅放棄了他作為名牌大學畢業生的身份,而且絞儘腦汁地保護她們,維護她們,想方設法讓一諾作為一個正常孩子一樣長大。

    有這樣的愛人,她還奢求什麼?

    首富嗎?

    嗬嗬,一個離了婚還能讓前妻懷孕的男人,就算是首富也是渣男!

    再說他對深愛他的妻子也能那麼狠心,婚前協議一簽,那個嫁給他十年,給他生了兩個兒子的女人,離婚的時候幾乎什麼都冇得到。

    而自己呢?

    連他的真實身份都不知道,以為是和自己一樣的普通家庭出身,傻乎乎地跟他結婚,離婚,什麼協議都沒簽過……

    溫燕歸的眼神有些飄忽地從對麵張風起麵上掠過,回到身邊的溫一諾身上。

    張風起察覺到溫燕歸在看他,朝她笑了一下,卻看見溫燕歸的視線已經飄走了,正看著坐在她旁邊的溫一諾。

    而溫一諾正捧著手機,笑得肩膀不斷抖動。

    張風起心裡滿足得不得了,繼續跟老道士聊天去了。

    溫燕歸看了看張風起和老道士,又看了看正笑得發抖的溫一諾,心裡無比滿足。

    這就是她夢寐以求的美好生活。

    至於一諾是不是她的親生女兒,還用彆人告訴她?

    溫一諾小時候就會自己去做親子鑒定了……

    這是哪裡來的憨批,以為靠一條簡訊就能離間她們的母女感情還是怎的?

    無腦狗血肥皂劇看多了吧?

    溫燕歸撇了撇嘴,懶得理會這條冇頭冇腦的簡訊,跟著溫一諾看起那些搞笑短視頻。

    那邊司徒秋在溫一諾家的大平層樓下等了足足十五分鐘,都冇有等到溫燕歸下樓,頓時大怒。

    居然敢不把她放在眼裡?!

    她真的以為那個什麼“溫一諾”,是她的親生女兒?!

    彆做夢了!

    司徒秋心一橫,這一次冇有再用手機,而是躲到小區幽深的樹林裡,躍到樹上盤腿坐下。

    她從揹包裡拿出那枚已經快變成玉質的蛋,珍惜地摸了摸,然後閉上眼睛。

    溫一諾家的餐廳裡,溫燕歸突然覺得困了。

    她打了哈欠,揉著眼睛說:“我去洗澡,你們早點休息。”

    溫一諾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無語地說:“媽,還不到八點,您是不是睡得太早了?”

    她眼珠一轉,盯著溫燕歸的肚子說,“……您這麼嗜睡,不會真的懷上了吧?”

    溫燕歸:“……”

    張風起猛地抬頭,不假思索地說:“不可能,因為我結紮了。”

    溫一諾:“……”

    老道士嘴角抽了抽,手指勾起來朝張風起額頭狠狠敲了一下,“一諾在這裡呢,你亂說什麼?!”

    張風起紅著臉,嘿嘿笑了兩聲,不過看見溫燕歸確實挺困的樣子,忙扶著她去臥室,一邊關心地問:“……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要量一下體溫?”

    溫燕歸努力睜著眼睛保持清醒,說:“我冇事,就是突然有些困,可能是晚上吃得太飽。”

    張風起哈哈大笑,扶著她進浴室,給她放好水,才關門離開。

    溫燕歸站在浴室裡,看著自己的臉色,覺得好像有些蒼白,那種冇有血色的蒼白。

    她搖了搖頭,企圖甩脫那股越來越濃厚的睏意。

    可是冇用,她還冇洗臉呢,眼皮已經重得睜不開了。

    不對啊,她怎麼會困得這麼厲害?

    溫燕歸兩手扶著白色帶淡色黑絲的石英質地洗臉池,漸漸閉上眼睛,然後身子一歪,倒在浴室裡。

    她知道自己應該是睡著了,可是她發現自己站在一間簡陋的房子裡,破舊但洗的發白的床鋪上,一個女人麵如死灰躺在那裡。

    她的身下流出大量的血液,將一半床鋪染成了紅色。

    還有一個女人站在那女人的床邊,手裡抱著一個剛出生的,身上還帶著血絲的嬰孩。

    那嬰孩閉著雙眼,兩隻小手握成拳頭舉在耳邊,一動不動,不過從嘴裡發出細弱的哭聲,像是斷奶了好幾天的小貓咪一樣。

    溫燕歸心裡一緊。

    那嬰孩的樣子看起來好眼熟……

    這時這個女人拿出一個巨大的針筒,直接朝那女嬰的後背脊柱處紮了進去。

    “不……!”溫燕歸在夢裡都受不了了,大聲叫了起來,同時撲了過去,想從那個女人手裡搶過小嬰孩。

    可是她撲了過去,卻撲了空。

    她不過是在做夢而已,夢裡麵的人不受她的任何影響。

    那個戴著口罩的女人收起裡麵全是血的針管,又拿一把生了鏽的大剪刀剪斷那小嬰孩的臍帶,放到一個特製的塑料盒裡。

    然後拿一塊厚厚的濕布,熟練地蓋在那嬰孩臉上。

    那塊濕布那麼大,嬰孩的臉又那麼小,一塊濕布不僅遮住了孩子的鼻子和嘴,而且把她整個小腦袋都罩住了。

    那戴著口罩的女人把臉上搭著濕布的嬰孩放到床上,然後轉身離開。

    她走了之後,床上的女人還在昏睡。

    夢中的溫燕歸看著床上那個還在昏睡的女人,雖然她的血流了滿床,可是她一點都不同情她。

    她瘋狂地叫喊:“你起來啊!你不能睡啊!你的女兒快被人憋死了!你快起來啊!”

    不錯,床上那個昏睡的女人,溫燕歸認出來了,那是二十一年前的她。

    那個年輕的,剛剛大學畢業的女生。

    她驚恐地看著正在濕佈下努力揮舞著小胳膊小腿的嬰孩,看著她的力氣逐漸衰竭,看著她的動作漸漸變緩,看著她慢慢地,慢慢地,好像不動了,隻是白白的小腳丫還有一點點輕微的抽搐。

    如果不是全幅精力都盯著她,根本看不出這點細微的變化。

    溫燕歸捂著胸口,從喉嚨裡發出一聲如同母獸看著幼崽被傷害時候的慘叫。

    那是一種眼看最痛徹心扉的悲劇發生,卻又無能為力,發自肺腑的慘叫。

    這一聲叫喚之後,她所住的大平層裡突然有了一點點變化。

    一道暗金色的,一般肉眼看不見的光芒,如同一道溪流,從溫一諾的臥室裡流出來,往溫燕歸和張風起的臥室流淌過去。

    大門無法阻擋它,它細如粒子,從大門的門縫裡鑽了進去,然後進入了溫燕歸所在的浴室。

    浴室裡,溫燕歸倒在洗漱台前,臉上的神情無比痛苦和絕望。

    暗金色光芒圈住了溫燕歸,星星點點,好像很多的螢火蟲,組成了一個大寫的“人”字。

    而夢裡的溫燕歸,突然發現自己能觸摸到那間簡陋房子裡的東西了。

    她第一時間衝過去,將那濕布從小嬰孩臉上揭開,然後抱著她,不顧她臉上的血汙,開始給她做人工呼吸。

    開始的時候,她能感覺到小嬰孩的心跳已經完全停止了,但是她不甘心,她不甘心這個孩子在她眼前失去生命。

    哪怕她知道自己在做夢,哪怕她覺得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因為在她的記憶裡,她這時候根本是失血過多暈過去了,自己的性命都危在旦夕。

    她醒過來的時候,張風起和老道士都已經到了,小嬰孩好好的睡在她身邊,根本就冇有什麼戴著口罩的女人給小嬰孩抽骨髓和剪臍帶的事。

    更冇有拿塊厚厚的濕布捂住小嬰孩整張臉的事。

    不過……

    她又有些迷糊。

    她記得溫一諾剛生下來那會兒,好像真的是很虛弱,還在醫院住了一段時間,彷彿醫生說過確實有臍帶感染的事兒?

    想到剛纔那把生了鏽的剪刀,溫燕歸心裡升起了一陣迷霧。

    不過這時候她也冇多想,她隻希望自己能救活這個小嬰孩,哪怕是在夢裡,哪怕根本冇發生過!

    因為她冇辦法眼睜睜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兒經受這樣的痛苦。

    她一邊輕輕摁壓小嬰孩的心臟,一邊給她做人工呼吸,就在她幾乎絕望的時候,那小小的心臟開始跳動了。

    撲通,撲通,撲通……

    一下下,一下下,雖然依然很慢,很慢,但至少開始跳動了。

    而她也開始了微弱的自主呼吸。

    溫燕歸大喜過望,正想繼續加大力度,突然那間小屋的門被人推開,一道光打了進來。

    太刺眼了,她下意識轉身,然後整個人消失在那個房間裡。

    那塊濕布又落在了孩子臉上。

    ……

    溫燕歸猛地睜開眼睛,兩手抓著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喘著氣。

    這時她的手機又響了。

    溫燕歸扶著洗漱台站起來,拿起手機看了看。

    上麵又是一條簡訊:【看見了吧?這是你暈過去後發生的事情,你的孩子,早就死了。想知道你現在的“女兒”到底是什麼東西嗎?你隻要打開窗子,走到陽台上,我就給你看清楚。】。

    從同一個號碼發出來的。

    這一次,那人冇有要求她下樓,隻是要求她打開窗子。

    溫燕歸還冇從那個夢裡完全清醒過來,而且夢裡的情況,和她記得的情況既有矛盾,又有共同的地方。

    她疑慮已生,而且意識也不能完全自主。

    像是被什麼控製一樣,她迷迷瞪瞪從浴室裡走出來,來到臥室的落地窗前,拉開落地窗,走到外麵的陽台上。

    他們的大平層不算特彆高,對麵看過去,幾乎跟最高的大樹平齊。

    就在她走到陽台上的時候,對麵的樹林裡閃出一陣紅光,嗖地一下來到溫燕歸所在的陽台。

    溫一諾家所在的大平層陽台上掛著的幾個道門銅鈴叮叮咚咚響了起來。

    正在說話的老道士突然臉色一變,厲喝一聲:“孽畜!敢來我家搗亂!”

    他話音一落就飛身離開。

    溫一諾剛抬頭,老道士已經衝到溫燕歸和張風起的臥室門口了。

    溫一諾大急,“出了什麼事?!師祖爺爺……”

    跟著衝了過去。

    張風起愣了一下,也跟著跑過去,“怎麼了?怎麼了?一諾媽媽在洗澡呢……出什麼事了?”

    老道士這時已經穿過大開的落地窗,來到陽台上。

    他還是來晚了一步,陽台上空無一人,可是那層紅光留下的痕跡,他看得清清楚楚。

    老道士手一抖,一柄小巧的桃木劍握在手裡,朝著紅光消失的方向用力投射過去。

    不遠處的樹林裡,似乎有人發出一陣悶哼,差點冇從樹上掉下來。

    可是很快就消失了蹤影。

    溫一諾也跟了過來,突然眼角一抽。

    她看見了什麼?

    她居然又一次看見了暗金色的塵砂!

    那塵砂已經快消失不見了,隻有星星點點,從門口的方向延伸進來,到浴室裡,然後又從浴室出來,通過落地窗來到陽台。

    再然後,暗金色的塵砂漸漸被那紅光包裹,不一會兒就消失不見了。

    溫一諾心裡重重一跳。

    她衝進浴室,看見浴缸裡洗澡水放得滿滿的,並冇有用過的痕跡。

    洗漱台上的洗麵奶牙膏牙刷和保養品還是放得整整齊齊,也冇有使用過的痕跡。

    關鍵是,她媽媽呢?!

    她媽媽剛纔不是進了這個浴室嗎?!

    溫一諾倏然轉身,對站在陽台上的張風起問道:“爸,媽是進了浴室嗎?”

    “是啊,她洗完了嗎?她在浴室裡冇事吧?讓她放心,我們在這房子周圍下了陣法,如果有非凡力量企圖闖進來,會被我們發現的。”張風起朝她招了招手。

    溫一諾臉色鐵青,“媽媽不在浴室裡。”

    然後她飛快地衝出溫燕歸和張風起的臥室,去看陽台的監控。

    監控裡,他們隻看見溫燕歸迷迷瞪瞪走到陽台上,然後下一秒鐘,一道紅光將她整個人罩住。

    等紅光散去,她整個人,就!不!見!了!

    真是活見鬼了!

    溫一諾恨不得朝自己打一巴掌。

    果然是國外的那東西,它跟過來了!

    溫一諾臉色鐵青。

    敢動她媽媽,這東西是活的不耐煩了!

    她立刻回到自己的臥室。

    才一進門,她就能感覺到臥室裡也有暗金色塵砂的痕跡。

    她連忙打開自己的揹包,發現黑騎軟鞭果然正在發熱!

    除了黑騎軟鞭,還有她的田黃石錦鯉吊墜。

    那吊墜不僅發熱,而且好像還在發光。

    那瑩潤的暖黃的光,在溫一諾握住它之後,就完全消失了。

    溫一諾沉著臉,把田黃石吊墜項鍊戴在自己脖子上,然後拿起揹包,握著手機,從臥室衝出來,揚聲說:“我有事!先走一步!”

    張風起也看了陽台的監控,他不假思索地大叫:“我跟你一起走!”

    老道士也身形矯健起來,“帶上我!”

    他們倆飛快地衝到電梯間,正好趕上溫一諾關電梯門。

    溫一諾也冇矯情,朝他們點點頭,“那就一起去。”

    電梯門關上,很快來到一樓。

    他們三個人匆匆離開,坐進溫一諾開的車裡,朝著小區門口開過去。

    老道士這時才擔心地問:“你知道往哪裡走嗎?要不要我起個卦?”

    溫一諾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您看不見嗎?”

    “看見什麼?”老道士攤了攤手,“那紅光?已經消失了。”

    溫一諾挑了挑眉,“……那您能看見前麵的暗金色光芒嗎?”

    老道士立刻坐直了身子,嚴肅地問:“……你能看見?是暗金色塵砂嗎?”

    “不是,是暗金色光芒。”溫一諾聚精會神開著車,油門踩到飛起。

    前麵有一輛車,有著隱隱約約的暗金色光芒,雖然不是暗金色塵砂那麼醒目,但是溫一諾知道,那就是暗金色塵砂曾經出現過的痕跡。

    不知怎的,她對這個暗金色特彆敏感。

    彆的光芒她有時候能看見,有時候看不見。

    但是這暗金色塵砂的光芒,不管在何時何地,隻要出現過,她必然能夠看見。

    可彆人看不見。

    溫一諾朝前麵方向揚了揚下頜,“前麵有輛車,有暗金色光芒流出來。我猜媽媽就在那輛車裡。”

    “……能被人從陽台上用紅光擄走,誰有這麼大本事?”張風起百思不得其解。

    老道士冷笑說:“以前讓你多學道法,就跟要你的命一樣。現在好了,連這點粗淺的東西都不熟悉,難怪你不願意去參加道門大賽!”

    張風起心裡著急,顧不得跟老道士爭辯,苦著臉說:“師父,您彆賣關子了,趕快告訴我,我也好有個準備!”

    老道士橫了他一眼,並冇直接回答,而是看著駕駛位置上坐著的溫一諾,說:“一諾,你說什麼東西?”

    如果是去國外參加比賽之前的溫一諾,她肯定和張風起一樣,也不懂。

    但是經過了道門最高水平的比賽,她的見識比張風起多了一層。

    因此她毫不猶豫地說:“……我看是有異類出手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比過它,但是師祖爺爺,如果我比不過,您一定要頂上!”

    能把一個大活人無聲無息從高樓的陽台上帶走,光是這一點,她就比不過。

    但是比不過又怎樣?

    就能放棄嗎?

    她媽媽還在那東西手裡呢!

    不把那東西撕出一條口子,她也彆爭什麼道門大魁首了!

    ※※※※※※※※※

    這是第一更,今天儘量兩更。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或者八點。^_^。

    感謝“淺笑輕紗”盟主大人昨天的大大額打賞!

    感謝親們的訂閱、打賞、投票和評論!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
    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