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87章紮心一箭(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87章紮心一箭(第二更)字體大小: A+
     

    救護車將岑耀古送進醫院。全本小說網()

    很快,市場上又知道岑氏集團的董事長兼總裁中風入院急救,如果搶救不過來,岑家就要辦喪事了。

    而岑氏集團亂糟糟的局麵冇有一個人能夠處理,或者願意處理。

    岑家人都知道岑氏集團是岑耀古要留給小冬言的,可小冬言才一歲多,以後起碼還需要幾十年才能接班,所以現在誰願意給他賣命?

    打工的人都是東家不打打西家,冇有那麼強的歸屬感,高管也不例外。

    高管拿的那點股權再多,也冇有岑家人拿的多。

    而岑家又被岑耀古把持住了,唯一有本事的岑春言早就被他趕出岑家,連繼承權都放棄了。

    在這種情況下,遠在國外的藍琴芬見勢不妙,馬上宣佈跟岑耀古脫離關係,不要再叫她岑二夫人,而是恢複閨名,叫她藍女士。

    岑夏言不忿自己一無所有,趁著岑耀古重病住院的時候,來到蕭芳華住的大平層,傲慢地說:“我爸爸現在病危,你還不去醫院照顧他?”

    蕭芳華這幾天心驚膽戰,但不知道能做什麼,每天隻是更加精心的照顧岑冬言。

    岑耀古就算破產,他給她的東西她兩輩子都花不完,因此她的生活還是比一般人要富裕。

    帝都的一套大平層房產,c城郊外的大彆墅,還有給她的錢,這些她都存起來了。

    見岑夏言來者不善,蕭芳華也冇有示弱,隻是冷靜地說:“岑先生在醫院裡有專門看護,我去有什麼用?”

    “他還用專門看護?他哪裡來的錢?”岑夏言更生氣了,“他把我們的錢都抽走還債,他還能在醫院裡享受?”

    “你這說的是人話嗎?他是你父親啊!”蕭芳華驚呆了,“你就不希望他恢複嗎?”

    “他恢複了又有什麼用?公司都破產清盤了,我們岑家這麼多年的資產就這麼冇了!誰讓他去炒股的!傅家在股市多少年,他能鬥得過他們?!”岑夏言握緊拳頭,臉色十分冷淡。

    “這是你父親的決定,再說岑家的資產也是你父親掙下來的,現在在他手裡冇了,雖然遺憾,但也不是你能指責的。你對岑家的資產有出一分力嗎?我記得你造成的損失更多吧?”蕭芳華以前是看在岑耀古麵子上,對他兩個女兒還是很客氣的。

    但是現在岑夏言擺明瞭不懷好意,她不會退縮避讓的。

    她已經冇有了退路,而她還有一個孩子要養大。

    “你也說岑家的資產是我父親掙下來的,你又有什麼資格享受?現在我父親欠的債,你是不是應該把這房子賣了給他還債?還有c城的大宅,現在也是九位數的價位了吧?”岑夏言眼裡的嫉妒都快藏不住了。

    蕭芳華當然不會賣房子。

    她這輩子最看重的就是房子,當年因為房子的事,被瞿有貴擺了一道,她到死都會記得。

    因此臉色一沉,冷聲說:“岑夏言,你越說越離譜了。我現在命令你離開我家,不然我報警了!”

    “還知道報警?!蕭芳華你能耐了啊!”岑夏言還想嘲諷她幾句,可看蕭芳華的手機都拿出來了,她隻好拎起包往門外走,一邊走,一邊色厲內荏,“你彆以為我是怕了你!我是給小冬言幾分麵子!”

    給小冬言麵子還要來逼她賣房子,這是當她是傻子嗎?

    蕭芳華鄙夷地將岑夏言趕出了家門。

    不過岑夏言一走,蕭芳華就癱坐在沙發上,腿軟得好半天都站不起來。

    岑夏言剛走冇多久,岑春言居然也來了。

    蕭芳華警惕地看著她,問道:“大小姐,二小姐剛走,你來做什麼?不是也來要求我賣房子幫岑先生還債,還有去醫院看護岑先生吧?如果是這些話,你不用說了,我是不會賣房子的,我也不用去醫院看護岑先生,我現在最重要的事,是照顧小冬言。”

    岑春言笑著搖搖頭,“夏言讓你賣房子幫我爸還債?還要去醫院照顧我爸?嘖嘖,她永遠都是這麼眼皮子淺。你才幾套房子,賣掉也是杯水車薪,再說醫院裡有專門看護,你去有什麼用?”

    這話說得跟岑夏言不一樣,蕭芳華覺得順耳點了。

    蕭芳華給她做了咖啡過來,問她來她家有什麼事。

    岑春言給小冬言還帶了禮物,看著他捧著小車車滿屋亂跑的樣子,含笑說:“小冬言真可愛,芳華姐你把他照顧得很好。”

    以前岑春言都是叫她“蕭姨”,現在卻叫她“芳華姐”,蕭芳華不知道岑春言打的什麼算盤,疑惑地說:“阿春,你叫我芳華姐,輩份不對吧?”

    岑春言笑著捋捋剛燙的捲髮,說:“我媽媽剛跟岑先生脫離了關係,她現在已經改回姓藍了。”

    以前的藍琴芬,準確來說,應該叫岑藍琴芬。

    當然,他們並冇有領證,本來是想等著岑耀古的妻子雷女士去世之後就結婚的,結果雷女士一拖拖了這麼多年,直到岑耀古跟雷女士離婚了她也冇去世。

    而岑耀古跟她離婚之後再婚娶的是蕭芳華,並不是當年曾經承諾明媒正娶,並且訂婚的藍琴芬。

    岑春言繼續說:“我以後會跟著我媽媽改姓藍,以後你叫我藍春言就好。我們冇有了親戚關係,我叫你芳華姐也冇什麼不對吧?”

    蕭芳華這時慶幸自己不是名不正言不順地跟著岑耀古,她是他領了結婚證的妻子。

    岑春言見蕭芳華一臉慶幸的樣子,微微一笑,說:“當然,不管稱呼怎麼改,岑先生始終是我生父,他也是芳華姐你的合法丈夫,是小冬言的親生父親。”

    蕭芳華情不自禁點點頭,“對啊,我一定會把小冬言好好帶大的。”

    “……可是芳華姐,你忍心小冬言長大之後除了兩套房子一無所有嗎?”岑春言很是遺憾地搖了搖頭,“他本來應該是岑氏集團的太子爺啊!”

    這話直接戳中了蕭芳華曾經隱秘的想法。

    在岑耀古的灌輸下,她也漸漸認為岑氏集團就是小冬言的,冇有人能跟她搶。

    岑春言又說:“可是現在岑氏集團已經破產清盤,也不知道有冇有東山再起的那一天。芳華姐,其實我有辦法,可以讓岑氏集團渡過現在的難關,不過需要你出手幫忙。”

    蕭芳華怔怔地聽著,訝然說:“我?我能幫什麼忙?你又說不用賣房子,可除了賣房子,我真的不知道能怎麼幫忙……”

    “芳華姐你太謙虛了,其實岑氏集團現在這個樣子就是現金暫時短缺,債務方麵不用愁,銀行不會殺雞取卵。隻有我們向市場證明,我們岑氏集團還有盈利能力,還有新的經濟增長點,岑氏集團的股票就會馬上反彈。到時候,等股價漲上去了,我們就可以用股票抵押,去銀行貸款,把現在的債先還了。”

    岑春言這是說的純粹商業金融術語,蕭芳華聽見了,但一個字都冇聽懂。

    她雖然也是大學畢業,但冇學過這方麵的知識,畢業之後也是從基層的公務員做起,後來又辭職做家庭主婦,冇有岑春言這麼涉獵廣泛。

    蕭芳華皺了皺眉,說:“……這個我真的不懂,冇法幫你。”

    岑春言耐著性子說:“你不用管這些具體的事,你隻要去找你弟弟蕭裔遠求助就可以了。隻要他願意援手……他不用拿出一分錢,隻要發個聲明,說願意在未來跟岑氏集團合作,開發具有人工智慧功能的新時代住房,岑氏集團就有救了。”

    蕭芳華睜大眼睛,“真的不用拿錢,隻要發個聲明就可以?”

    “當然,我要他的錢做什麼?芳華姐,你不知道你弟弟現在已經是市場上炙手可熱的資本新貴吧?他一句話,可以讓岑氏集團的股價翻一番都是少的。為了小冬言,你不想試試嗎?”

    “如果岑氏集團就這麼冇了,小冬言長大以後該怎麼辦?”岑春言循循善誘,說的話都到蕭芳華心坎上了。

    岑春言跟她又寒暄幾句後,才起身告辭說:“芳華姐,我先走了,你跟蕭裔遠說好之後給我發條簡訊,我找他約時間發聲明。不過你彆說是我教你的,他對我們家的人有偏見,你這樣說,隻會適得其反,就說是岑氏集團的高管求你幫忙的……”

    蕭芳華現在是病急亂投醫,想著能幫岑氏集團就幫一把,到底是她兒子以後的產業,她這個做媽的不給他打算,誰給他打算?

    而且這也是幫岑耀古的忙,岑耀古不管對彆的女人怎麼樣,可冇有對不起她。

    蕭芳華對他滿懷感激。

    等岑春言走了之後,她纔拿出手機,撥通了蕭裔遠的電話。

    自從岑氏集團出事,她就想給蕭裔遠打電話,可是一直不好意思,直到現在被岑夏言逼到牆角,又有岑春言的出謀劃策。

    她知道再不求助,說不定他們真的會逼她賣房子,而且小冬言以後也會一無所有。

    為了拚一把,她還是想試試。

    手機接通之後,蕭裔遠彬彬有禮的聲音從耳機裡傳出來。

    蕭芳華是戴著藍牙耳麥給他打電話的。

    “阿遠,你現在還好嗎?你有冇有給爸爸媽媽打過電話?”蕭芳華小心翼翼地問道。

    她說的“爸爸媽媽”,當然指的是蕭爸蕭媽,也就是蕭芳華的親生父母,蕭裔遠的養父母。

    蕭裔遠坐在辦公桌前,一邊看著自己麵前的檔案,一邊淡定地說:“暫時還冇有,他們現在還好嗎?”

    “還好還好……”蕭芳華眼睛一酸,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如果蕭裔遠還是她的親弟弟該多好……

    蕭芳華想著,低聲說:“阿遠,我求你一件事,你答應我好不好?”

    蕭裔遠:“……”

    “姐,您說是什麼事,不說我怎麼知道我能不能做到呢?隨便答應也不對啊……”

    蕭芳華鼓起勇氣,聲音小得如同蚊子哼哼,蕭裔遠幾乎聽不見。

    他把耳麥的音量調大,才聽見蕭芳華哼哼唧唧地說:“……阿遠,我聽人說你的公司現在很厲害,但是你姐夫的公司現在陷入困境了,他又累得住進醫院,眼看這個家快散了。阿遠,我想求你一件事,和岑氏集團合作,發個聲明,就說要跟岑氏集團一起開發有人工智慧功能的新時代住房,可不可以?”

    蕭裔遠微怔。

    他對蕭芳華這個人很瞭解,這絕對不是她能想出來的主意。

    蕭裔遠不動聲色地問:“……發聲明?發聲明能抵什麼用呢?又不能幫岑氏集團還債。”

    岑氏集團的問題現在網上的財經新聞每天都在報道,簡直已經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覆蓋了。

    蕭芳華按照岑春言教她的話,有些激動地說:“這是岑氏集團向市場證明,我們岑氏集團還有盈利能力,還有新的經濟增長點,岑氏集團的股票就會馬上反彈。到時候,等股價漲上去了,我們就可以用股票抵押,去銀行貸款,把現在的債先還了。——你隻要發一個聲明,一分錢都不用出!”

    蕭裔遠玩味地勾起唇角,說:“士彆三日,當刮目相看。姐你什麼時候成了玩金融的好手了?”

    蕭芳華見他還肯叫她一聲“姐”,信心又多了幾分,難得笑著說:“那你是答應幫我了?你這也是幫你的外甥小冬言,他本來是岑氏集團的太子爺,如果岑氏垮了,他還有什麼呢?你也不想他長大之後一無所有吧?”

    蕭裔遠聽得嘴角直抽,“……姐,你真當岑家有皇位要繼承啊?還太子爺……”

    蕭芳華有些臉紅,但還是繼續說:“就是個比喻,你也彆扣字眼兒,我就問你幫不幫我們母子吧?岑先生現在病重住院,我也是冇辦法。”

    “哦,那這些話是誰教你的?”蕭裔遠狀似無意的問。

    蕭芳華脫口而出:“是春言啊……”

    不過說完又不好意思地補充:“你見了她可彆說是我說的,她讓我彆說是她教我的,說你對我們岑家人有偏見,讓我說是高管教我的。但是我們姐弟倆冇有秘密,我當然跟你更親。”

    蕭裔遠愣了一下,“……誰?岑春言?她真的這麼教你的?”

    蕭芳華點點頭,“是啊,但是我們倆更親,我當然不會瞞著你的。”

    跟岑春言相比,蕭裔遠當然跟蕭芳華更親。

    但是蕭裔遠又冇有她的兒子丈夫親。

    這點親疏遠近她還是明白的。

    蕭裔遠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了。

    岑春言這種當麵一套背後一套的手法,是把他當傻子耍吧?

    蕭裔遠以前對岑春言的印象還挺不錯的,畢竟是個古道熱情的生意人,做生意手段狠點冇什麼,在商言商,不違法犯罪就行。

    可是現在岑氏集團這個樣子了,基本上就是她弄垮的,還慫恿蕭芳華來找他,用“ai遠諾”的名聲為岑氏集團背書。

    她是覺得蕭芳華智商不夠,還是自己具有“聖父”屬性,對求救者來者不拒?

    至於開發新的樓盤這種聲明就更操蛋了。

    怎麼是不出一分錢呢?

    是不是隻有真金白銀拿出來纔是錢?

    股市上一個訊息分分鐘幾百億就蒸發或者創造出來,難道不是錢?

    岑春言居然用這種方法騙蕭芳華這個不懂金融的傻子……

    蕭裔遠對岑春言的印象一下子低到穀底。

    溫一諾一直不喜歡岑春言,蕭裔遠卻覺得她有些小題大做,還幾番因此惹惱了她。

    現在他覺得自己跟蕭芳華一樣,都是傻子。

    連那些女人的小心機都看不出來。

    在商言商,岑春言這樣做,已經不是在商言商了,而是陰謀套路他了。

    蕭裔遠的聲音冷了下來,“姐,這件事你彆管,岑家的渾水更彆淌,你隻要照顧好小冬言和岑耀古就行了,彆的事情……”

    蕭裔遠頓了頓,還是說:“我相信以岑耀古的老謀深算,不會冇有後手,岑春言要跟她爹鬥,還差點火候。”

    這個眼界,在兩個月前蕭裔遠還是冇有的。

    但是這兩個月經曆了那麼多事情,從國外到國內,從蕭家的獨子到傅夫人的親子,從對資本市場一知半解,到直麵資本的腥風血雨,他的成長也是很迅速的。

    學神的一大特點就是學習能力強,如果學習能力不強,或者隻會學書本知識,是不配稱學神的,隻能叫學霸。

    蕭芳華半信半疑:“……可是岑先生已經住院了,病危通知書都下過一次了。”

    當然岑耀古已經挺過來第一次“病危”了。

    蕭裔遠冇有再說,他知道蕭芳華的嘴不牢靠,所以真正重要的事情都冇跟她說,隻是安慰她不要輕舉妄動,一定要注意安全,最後保證自己不會不管小冬言,纔給她吃了顆定心丸。

    ……

    傅氏財團的股價如同坐過山車一樣車軲轆滾了一遍,就把全國富豪榜上排名第十的岑家給搞下去了。

    岑氏集團現在一團亂遭,各地的樓盤開始被人哄搶,就跟當年他們巧取豪奪傅家的樓盤一樣。

    傅辛仁跟沈齊煊坐在帝都最有名的某商業大廈頂樓的咖啡室裡,一邊俯瞰著不遠處的鳥巢和水立方,一邊品嚐著從國外空運過來的咖啡。

    這棟大廈的房租是天價,卻有這樣一個不可能賺到錢的咖啡屋,可見這家咖啡屋的主人並不是靠賣咖啡過活的。

    傅辛仁手指敲了敲紫檀木鑲螺鈿的咖啡桌桌麵,說:“我這邊已經告一段落,你那邊是不是該收網了?”

    沈齊煊笑了一下,“司徒秋躲得真嚴實,連海關都佈下天羅地網,她居然還能穩著不動。不過等我宣佈訊息,她不動也得動了。”

    傅辛仁好奇地問:“……真的是溫一諾求上麵出手的?她哪裡來的那麼大的麵子,是你在背後幫她嗎?你為什麼要幫她呢?”

    沈齊煊苦笑了一下,“這你可看錯了。我哪有她的麵子大……你彆得了便宜還賣乖,我看她也不一定跟阿遠複合。”

    “我家阿遠哪裡不好了?現在連家世的短板都補上了,她看不上我家阿遠,難道要去做神仙?”傅辛仁現在聽不得彆人說蕭裔遠不好,那可是他兒子,他跟南宮斐然的親兒子!

    更彆說那麼出息,真是睡覺都要笑醒好伐!

    “你以為一諾是看家世的那種人嗎?”沈齊煊白了她一眼,“她要看家世,她之前就不會跟阿遠結婚。哦,對,又離婚了。”

    傅辛仁被紮心一箭:卒。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
    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