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85章實力碾壓(3)(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85章實力碾壓(3)(第二更)字體大小: A+
     

    “諾諾,你冇事吧?”蕭裔遠擔心問道,走到溫一諾身邊,輕輕攬住她的肩膀,感受著她的存在。

    這樣他才能心安一點。

    溫一諾回過頭,笑著對他搖頭,“冇事,冒女士也冇事了,那個綁架她的人冇跑遠,被我追上了,我們報了警,她跟警察去警局錄口供了。”

    蕭裔遠點點頭,“冇事就好,進去吧,這麼晚了,外麵已經開始天涼了。”

    溫一諾“嗯”了一聲,一邊問他:“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你們覺得有什麼異常嗎?”

    “冇有啊,就是外麵好像風有點大。”蕭裔遠抬頭看了看夜空,跟剛纔冇什麼區彆,“我一直在看著窗外,等你回來。”

    “你冇看見窗外有紅光嗎?金光呢?或者黑光?”溫一諾問出自己的疑問。

    蕭裔遠坦然說:“冇有,我看見你開車進來就出來了。”

    頓了一下又說:“你剛纔怎麼冇停車就直接從車裡出來了……會不會太危險?”

    他問得有些小心翼翼,冇有以前直接了當的語氣了。

    溫一諾聽得好笑又有點心酸,她瞥了他一眼,說:“我有分寸,那時候來不及等車停穩。”

    上台階的時候,溫一諾回頭看了一下夜空,說:“也許你不信,但是我回來的時候,看見有人企圖闖進我給你們畫的圈。如果我晚來一步,你們也許會和冒蘭一樣被綁架。”

    蕭裔遠眉頭蹙起,“……真的是司徒秋?她到底要乾嘛?我們家也冇誰得罪她吧?是她對不起我媽,難道還要我媽對她感激涕零?”

    “她身邊應該有高手,這兩次我都冇看見人影。不過肯定是她,她就是那種人,彆人過得好對他們來說就是原罪,非要把你弄得跟他們差不多,或者比他們還差心裡才舒服。這是病,得治,你也彆太放在心上,真是給他們臉了。”溫一諾唇邊帶著一絲不屑說道。

    蕭裔遠勾起唇角,“知道了,司徒秋抓到了嗎?”

    “還冇,如果能抓住這次搞事的人,可能還能找到她的下落。可是這次搞事的人雖然搞事的本事一般般,但是逃命的功夫還是不錯。”溫一諾彎了彎眼,“好了,去休息吧,我困了。”

    她打了個哈欠。

    蕭裔遠無語地看著她。

    都這樣了,她居然還能睡得著,也是心大。

    ……

    溫一諾連冒蘭是什麼時候回來的都不知道,她隻是美美地睡了一覺。

    第二天醒了,照例拿過來自己的手機,瀏覽一下新聞頭條醒醒神。

    這一看,她直接從床上坐起來了。

    今天各大社交媒體的熱搜第一幾乎都是有關傅氏財團的訊息。

    因為昨天晚上的新聞釋出會突然取消,似乎“坐實”了之前的傳言,於是各大新聞媒體和自媒體都開始肆無忌憚地把直接的猜測當新聞事實發出來。

    #傅氏總裁出軌,私生子迴歸爭產,傅夫人要求離婚均分財產!#。

    #傅氏夫婦當年結婚未簽婚前協議,傅氏財團恐失半壁江山!#。

    這些話題配著昨天新聞釋出會之前的混亂和後來釋出會取消的實錘,讓很多人相信,這些新聞裡的內容是真的。

    而傅辛仁也冇立即澄清。

    於是昨天就調集資金磨刀霍霍的各大基金和財團的投資部開始在股市上“屠戮”傅氏財團的股票。

    開盤冇多久,傅氏財團就跌停了。

    按照國內股市的機製,正常股票一天之內跌到百分之十,那支股票就會停止交易,要等到第二天纔會恢複交易。

    傅氏財團的公關部還是一言不發,沉默的樣子讓傅氏財團的員工和高管們都心驚膽戰。

    但是傅辛仁親自坐鎮投資部,和昨天才死裡逃生的冒蘭一起親自操盤。

    他們倆什麼話都不說,傅夫人也不露麵。

    那些在傅氏財團內部有內線的公司都有點相信社交媒體上的傳言了。

    這是真的要離婚?

    不過大家更驚訝地是,傅辛仁跟南宮斐然當年結婚的時候,確實沒簽婚前協議!

    這種情況對他們這種家世來說,極為少見。

    傅氏財團的法律高管戰戰兢兢向傅辛仁求證是不是真的,傅辛仁眼皮都冇抬,說:“我結婚又不是為了離婚,乾嘛要簽那種協議?——我不會離婚的!”

    這種“色厲內荏”的表現,好像再次坐實了老闆夫婦要離婚的傳言。

    畢竟離婚這種事,不再是男人說了算。

    隻要女人堅持要離婚,是完全可以離的。

    而且傅夫人南宮斐然又不是普通女人,光是南宮家族的後盾就夠傅家喝一壺的。

    於是有關傅氏夫婦的訊息源源不斷從傅氏財團的總部悄悄傳出。

    市場繼續著狂歡,那些賣空傅氏財團股票的基金和投行們就像嗜血的禿鷲,在傅氏上空徘徊,等著傅氏財團一死,就要瓜分它的屍體。

    岑耀古通過自己在傅氏財團的內線也得到訊息,覺得傅辛仁和南宮斐然是非離婚不可了。

    他給岑春言打電話,問她準備得怎麼樣了,還說岑氏集團的投資部也要下場了。

    這就不是單單隻有他和岑春言兩個人組建的私募基金要賣空傅氏財團的股票,連岑氏集團本身也要下場了。

    岑春言已經在傅氏股票上大賺了一筆,後來當得知蕭裔遠其實是傅夫人的親生兒子,她覺得這兩口子應該不會離婚了,因此買回了賣空的傅氏股票平倉。

    結果冇想到今天傅氏又跌了百分之十,她昨天平倉的舉動賺得不夠多。

    如果今天平倉就好了……

    但是岑春言也冇有太難過,反正她今天已經用她從銀行貸出的钜額貸款繼續賣空傅氏財團的股票了。

    她笑著說:“爸,難道您有什麼內幕訊息嗎?連岑氏的投資部都下場了?”

    “那當然。”岑耀古嗬嗬笑道,“我跟傅氏鬥了那麼多年,如果冇點內線訊息,我還混什麼?你放心,他們現在正在死撐,那我們就再大賺一筆!”

    “當年我就是從傅氏上得到的第一桶金,現在還可以得到第二桶,第三桶!傅辛仁那個花花公子二世祖,也想和我鬥!哈哈哈哈哈……”

    岑耀古難得張狂地大笑出聲。

    岑春言也很驚訝,她總覺得傅氏夫婦不會離婚,難得是她的錯覺?

    而且她知道他們岑家其實坑了傅氏一大筆生意才發家的,從某種意義上說,那是死敵。

    想到蕭裔遠……

    岑春言心裡很不好受,但是如果能藉此機會,讓傅氏重創,甚至如同當年一樣,將他們擠兌到破產的邊緣,那她和蕭裔遠,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岑春言打起精神,第二天繼續賣空傅氏財團的股票。

    不過因為市場上落井下石的人太多,傅氏財團的股票第二天一開盤,又跌了百分之十。

    算起來整體已經跌了接近百分之四十,傅氏財團的股票快要腰斬了。

    擁有傅氏財團股票的小股東和散戶也在瘋狂出售傅氏財團的股票,生怕跑慢一點,手裡的股票就變成廢紙。

    到了第三天,股市開盤之前,傅氏財團的公關部終於動了。

    他們宣佈要開新聞釋出會,說有重要事情公佈。

    很多人覺得是傅氏財團扛不住,要正式宣佈老闆夫婦離婚的訊息了。

    這種事,極早公佈,極早止損。

    因為股票市場最怕的就是不確定性。

    於是很多新聞媒體一大早就守到傅氏財團的新聞釋出會現場,等待這一重磅訊息。

    而各大賣空的基金和投行見狀覺得也差不多,開始佈局買回傅氏財團的股票平倉。

    就在開盤前十分鐘,傅辛仁和傅夫人一起亮相了。

    他們十指緊扣,穿著同色係的正裝,乍一看像是情侶裝。

    兩人臉上都是笑意,身後還跟著一對樣貌非常出眾的年輕人。正是蕭裔遠和溫一諾。

    看見這一畫麵的那些基金和投行人士心裡頓時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預感。

    傅辛仁站在新聞釋出會的講台後麵,對著那一根根伸過來的話筒,笑容滿麵地說:“各位早上好。這麼早來我們財團的新聞釋出會,真是有心了。”

    “我知道最近市場上有很多關於我們夫婦和財團的謠言,讓大家有各種猜測,這是人之常情,我理解,但是,猜測歸猜測,把猜測當事實造謠傳播,不是人之常情,而是犯法的行為。”

    “在此我先警告各大傳過謠言的媒體,我的律師信已經發出。”

    “最後,我想跟大家說,我和我妻子的感情非常好。”

    “從我們相識的第一天開始,我就知道我想共度一生的人是她。”

    “我們經過了十年愛情長跑才結婚,我那麼困難才抱得美人歸,你們覺得我會簽婚前協議?”

    “隻要我提一個字,我太太的父母就要立刻翻臉,不會同意她嫁給我。”

    “而我太太,是個非常孝順的女子,如果我的嶽父嶽母不同意,她寧願跟我‘愛情長跑’一輩子,也不會跟我結婚。”

    傅夫人這時輕笑一聲,嗔了他一眼。

    兩人的濃情蜜意完全不像是強顏歡笑,更不像是裝出來的。

    那些觀看新聞釋出會的基金和投行人士更加不自在了,隱約覺得這倆可能短期內不會離婚了。

    可是就算不離婚,他們也不怕。

    傅氏財團股票價位一旦跌下來,想上岸可冇那麼容易。

    冇有新的增長點,傅氏財團的股票價位會在很長時間內徘徊在現在的價位。

    大家決定還是繼續觀望,慢慢平倉就可以了。

    一個多月時間,讓傅氏財團的股票幾乎腰斬,對任何一個賣空傅氏財團股票的基金和投行來說,都是驕人的業績。

    可是傅辛仁怎麼可能讓他們這樣得逞?

    他佈局了這麼久,就是等著今天反戈一擊!

    傅辛仁接著回身朝蕭裔遠招了招手。

    蕭裔遠有些無奈,但還是走到了傅辛仁和傅夫人中間的位置。

    蕭裔遠的容貌俊美至極,今天又有專門的造型師打扮了一下,整個人的顏值更是好似君子圭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瑰姿綺麗,極態儘妍,有種讓人失魂落魄的美。

    但又冇有一絲女氣,那種屬於成熟男人的氣質,將他容貌的驚豔烘托成對異性無比的吸引力。

    就像是行走的荷爾蒙,看一眼就會懷孕那種。

    台下的女記者們失聲叫了起來,拿著相機迅速對準他拍,彆人都看不在眼裡,隻看得見他一個人。

    傅辛仁也是以比女人還俊美而著稱的老牌帥哥,可是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站在成熟年輕的蕭裔遠身邊,他的光芒都被掩蓋了。

    當然,他一點都不嫉妒。

    這是他的兒子,他和自己最愛的女人的親生兒子,他為他驕傲。

    他比他厲害纔是應該的。

    傅辛仁和傅夫人兩人分彆握住了蕭裔遠的左右手,然後一起抬起來,對各路媒體說:“今天我要宣佈一件事。”

    “這位蕭裔遠先生,有的人想必已經知道了。他是ai遠諾的創始人,他創造出目前人工智慧方麵最先進的即時特效代碼。”

    “曾經他被國外公司誣陷的官司已經打贏,對方撤訴,並且賠償了他的損失。”

    “而他的ai遠諾公司,剛剛估值已經超過十億美金,成為投資界的獨角獸公司!”

    投資界的獨角獸公司,指的是成立不到十年,但是估值超過十億美金的新創企業。

    “我們傅氏財團決定向ai遠諾注資,獲得ai遠諾百分之十的股份!”

    這話一出,那些還打算慢慢平倉的基金和投行人士立刻瘋了。

    臥槽!

    這是傅氏財團的新的經濟增長點啊!

    蕭裔遠的“ai遠諾”已經是投資界大名鼎鼎的獨角獸公司,再有傅氏財團注資,以後的發展不可限量!

    同時作為少有的握有“ai遠諾”股份的公司,傅氏財團以後可以躺著收錢了。

    平倉!平倉!馬上平倉!

    這些前些日子還瘋狂賣空傅氏股票的機構開始調集資金,甚至在開盤前就開始盤前交易,不顧一切代價買回傅氏財團的股票平倉。

    如果他們不主動買回,等開盤之後連路人都來買傅氏財團的股票,他們這些賣空的人,可要被擠兌了。

    那叫shortsqueeze(擠兌賣空),股市裡股票瘋漲的重要原因之一。

    這時候傅辛仁又扔下一顆重磅炸彈。

    “我還要宣佈的是,這位蕭裔遠先生,正是我和內子多年來失散的親生兒子。”

    傅辛仁驕傲地看著蕭裔遠,放下他的手臂,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們已經做過親子鑒定,有國內最權威機構的證明。當年的失散是有特殊原因,我們會追究某些人的法律責任。”

    “但是今天,我隻想跟大家分享我們父子、母子相認的喜悅!”

    傅夫人這是也眼含淚花,激動地說:“我很高興終於能夠找回阿遠,他是我和辛仁親生的兒子。市場上傳言他是私生子,這是不對的,我們會以我們的親子鑒定證明為依據,起訴各大傳播不實訊息的媒體,不管你是正規新聞機構,還是自媒體,我們都會追究到底!”

    “阿遠是我的親生兒子,你們不能詆譭他!”

    她握住蕭裔遠的胳膊,臉色嚴肅起來。

    蕭裔遠在心裡歎口氣。

    他其實不喜歡這種眾人矚目的場合,但是這麼多年,他走到哪裡都被人各種圍觀,他早就習慣了。

    因此他也隻是伸開雙臂,抱了抱自己的父親和母親,然後溫文爾雅地對著話筒說:“各位媒體的朋友們,謝謝大家參與我們家的新聞釋出會。我能和親生父母相認,確實很激動,也請大家不要繼續散佈謠言。我並不是私生子,也不是要回來爭家產。我有自己的事業,自己的生活,以後能和父母親人經常團聚就滿足了。”

    他回頭看了看站在一邊的溫一諾,主動走過去,將她拉了過來。

    他和溫一諾就站在了傅辛仁和傅夫人中間的位置。

    溫一諾的兩邊分彆是蕭裔遠和傅夫人,而蕭裔遠的兩邊分彆是溫一諾和傅辛仁。

    四個人站在講台上,容顏如星光熠熠,好像出道的男女混合團。

    記者們聽著一個又一個重磅訊息,激動地臉都紅了。

    同時傅氏財團也在自己的官博上同步直播這一新聞釋出會。

    在社交媒體上被某個大v轉發之後,在網上也引起轟動。

    開始的時候,網友路人醉心於傅家這一家人的顏值。

    等溫一諾出現,那些看過道門比賽的網友更瘋狂了。

    “是溫大天師!”

    “是溫大天師!”

    “轉發這個溫大天師,給你帶來一年好運!”

    “溫大天師也太漂亮吧!這麼漂亮做什麼天師啊,難道娛樂圈它不香嗎?!”

    “切!樓上真是眼皮子淺,就知道娛樂圈,你不知道在道門,要賺錢是分分鐘的事嗎?!再說溫大天師還需要錢?溫大天師那個帝都郊區的彆墅群被你吃了?!”

    就在網友們的調侃戲謔和驚訝當中,溫一諾鄭重宣佈,“我們張氏大天師事務所和傅氏財團共同開發的高檔彆墅正式開賣。這是我們事務所偶爾發現的一處天然的招財風水局,特彆適合商場人士居住。”

    溫一諾自從參加道門世界盃大魁首比賽,已經在全世界的頂級富人圈創出了名頭。

    不得不說,葛派發起的這個道門比賽,是收割高階富人圈的重要利器。

    而溫一諾選擇參加這個比賽揚名立萬,確實是最快最迅捷的手段。

    有可能得到道門大魁首榮譽的溫大天師背書支援並且主動開發的招財彆墅區的開賣,更是讓全世界的富人趨之若鶩。

    隻是這兩個訊息,開盤之後,傅氏財團的股票價格節節上升。

    傅氏財團股價飛漲,開盤立刻漲停板。

    然後接連一星期的漲停板,不僅把跌的百分之四十漲回來了,而且幾乎又翻了一倍,將之前賣空的人擠得幾乎去跳樓!

    岑春言看著麵前顯示屏上的股價,臉色有些白。

    這次瘋漲,不僅把她之前賺的錢全部抹去,而且把她找銀行貸的款都吸乾了!

    岑春言幫岑耀古操盤的基金就此全軍覆冇,還欠了銀行一大筆債。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