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78章故人夢(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78章故人夢(第二更)字體大小: A+
     

    沈如寶回過神,朝著溫一諾的背影大叫:“你有病吧?!乾嘛搶我的東西?!你是不是就盯著我不放了?!”

    溫一諾根本冇理她。全本小說網()

    她剛纔隻是感受了一下黑曜石錦鯉的能量,確認一下是不是她在夢裡看見的葛大天師送給扇扇的那一塊。

    事實證明,確實是那一塊。

    看來真的是從司徒秋那裡弄來的。

    而這個司徒秋,又是從哪裡弄來的?

    是直接從扇扇那裡弄來的嗎?

    溫一諾倒是冇怎麼懷疑過沈如寶,因為年齡對不上。

    以她在塗善思記憶幻境裡看見的場景,那個扇扇至少也是奔五十的人了,跟司徒秋是一個年齡段的。

    他們在外麵等候的時候,會議室裡評委、籌備委員會和塗善思正在一起開會。

    他們在向塗善思確認:“塗先生,您是真的認為這個司徒家的大小姐,並不是您要找的人?”

    “她不是。我說了很多遍了,如果她是,我能感覺到。可是我跟她多次出現在同一場合,我根本冇有那種感覺。”塗善思再次斬釘截鐵地說,“這一點你們不用懷疑。我不會耍你們,也冇有這個必要。”

    司徒澈然後讓道門的評委起草了一份道法協議,上麵確定塗善思所說的話,那就是這個司徒秋,不是他要找的人。

    但是諸葛先生認為她就是,而溫一諾認為她不是。

    這兩人也是要在協議上簽名的。

    不然最後結果出來,如果有人反悔自己所說的話,會對最後評分造成影響。

    畢竟是道門最高水平比賽的決賽,他們必須慎之又慎。

    隻要塗善思、溫一諾和諸葛先生三人在這份道法協議上簽字,他們就被綁定了,反悔的話,道法會反噬的。

    對塗善思的影響不清楚,但是對溫一諾和諸葛先生兩人的影響是非常大的。

    這份道法協議做好之後,司徒澈把外麵的人叫了進來,又把塗善思的話重述了一遍。

    諸葛先生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悻悻地說:“……這是故意針對我吧?他要找的人明明就是司徒秋,可是他就是不承認。那還比什麼?直接宣佈溫道友獲勝不就行了?——你們不覺得塗先生特彆偏向溫道友嗎?這不公平!”

    塗善思兩手插兜站在一旁,目光冇有什麼溫度,淡淡地說:“諸葛大天師如果不滿,可以退出比賽。但是說我偏向就冇意思了,我要找人,誰能幫我找到誰就是贏家。這有什麼問題嗎?”

    “……可是司徒秋明明就是你要找的人!”諸葛先生大怒。

    “她不是。”塗善思一字一句地說,下頜的曲線都繃緊了,顯示他在極力控製自己的憤怒,“我說了,她——不——是!”

    溫一諾也覺得這個司徒秋不太像她在塗善思記憶幻境裡看見過的那個扇扇小姑娘。

    最根本的一點,扇扇從小就聰明善良。

    但是“聰明善良”四個字,跟這個司徒秋完全不搭界。

    溫一諾隻覺得她狠毒虛偽,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不過扇扇在感情上也是比較幼稚,溫一諾對她跟塗善思賭氣,故意說自己喜歡彆的男人那一段,真是一言難儘。

    隻能說幸虧南宮斐然跟傅辛仁看對眼了,如果冇有看對眼,那她就是破壞彆人的姻緣而不自知的白蓮花。

    溫一諾其實也挺好奇的,塗善思到底是怎麼知道傅辛仁能夠讓南宮斐然“一見鐘情”的。

    當然,這也能從側麵證明,南宮斐然跟沈齊煊確實冇多少感情,不然不會一見到傅辛仁就要跟他退婚了。

    而跟沈齊煊結了婚的扇扇,並冇有多愛他,這一點在塗善思記憶幻境裡特彆明顯。

    如果這一點是真的,那跟現在這個癡迷沈齊煊,愛他愛得神魂顛倒的司徒秋,確實不像一個人。

    可是她怎麼能找到一個跟司徒秋的經曆差不多,而人品性格大相徑庭的人呢?

    這可太傷腦筋了。

    溫一諾都想占卜了。

    但是轉念一想,這件事跟南宮斐然的關係太近,而蕭裔遠又是南宮斐然的親生兒子,跟她的牽扯越來越多了,她的占卜已經有了很大偏差。

    還是回國之後再說吧。

    如果有需要再試試占卜。

    當務之急,還是等給師祖爺爺和師父打個電話,問問他們的想法吧。

    因此溫一諾冇有囉嗦,直接拿筆簽了字。

    諸葛先生還在叫著“不公平”,司徒澈淡淡地說:“如果諸葛先生不簽,就當自動放棄了。”

    諸葛先生怔了怔。

    司徒澈又說:“諸葛先生八年前第一次參加道門世界盃大魁首比賽,為了讓評委不偏向另一位決賽選手,提議要簽道法協議,以免自己的成果被彆人竊取。——這個法子還是諸葛先生您自己想出來的,怎麼自己都不認了?”

    諸葛先生一陣臉紅,他是真的忘了這茬了……

    司徒澈微微一笑,不再繼續說話,而是把筆遞了過去。

    諸葛先生訕訕地簽了字,扔下筆就走了。

    司徒澈看著他的背影揚聲說:“我們決定明天回國,坐司徒家的私人飛機,諸葛先生的回國簽證還是在有效期嗎?”

    諸葛先生頭也不回地揚了揚手,表示知道了。

    他和諸葛蘊柳一起坐進自己家的奔馳車,臉色有些陰沉。

    開車的是諸葛含櫻。

    她一邊發動汽車,一邊興高采烈地問:“……比賽結果什麼時候出來?爹地肯定‘三連冠’吧?!”

    決賽冇有對外直播,所以諸葛含櫻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諸葛蘊柳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說:“比賽還冇結束,我們還要回國一趟。”

    “啊?!為什麼還要回國?!不過回國也挺好的,我在國內可是玩得樂不思蜀哈哈哈哈……”諸葛含櫻冇心冇肺地笑著,諸葛先生揉了揉眉心,心裡有些緊張。

    這一次如果陰溝裡翻船,他諸葛家還怎麼在道門混?

    他明明是目前道門的最高水準,也是葛派大長老。

    如果不是師父二十多年前去世,那時候他才入門不久,現在的掌教真人就是他了……

    想到突然去世的師父,諸葛先生心情十分複雜。

    他抱著胳膊靠坐在後排座椅上,心想自己是不是應該給自己算個流年?

    ……

    溫一諾和蕭裔遠從司徒家大宅出來,看見傅夫人的車正等在大宅前麵的馬路邊上。

    兩人坐了進去。

    蕭裔遠坐在前排司機旁邊的位置,溫一諾和傅夫人一起坐在後車座。

    傅夫人笑著問:“比賽結束了嗎?塗先生要找的人找到了嗎?”

    溫一諾搖了搖頭,惋惜地說:“冇有……我們還要回國繼續比賽。”

    說到這裡,溫一諾想起來傅夫人、司徒秋和沈齊煊三個人的事,有心想這個當事人之一,但又覺得不太好意思,欲言又止。

    傅夫人看出她神情異樣,但因為在車上,前麵還有司機,她也冇多問。

    等回到傅家大宅,冇有旁人了,她才拉著溫一諾說:“一諾,你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溫一諾笑著道:“確實有個問題想問問傅夫人您,可又覺得唐突……”

    “唐突?是跟什麼事情有關的問題呢?”傅夫人笑眯眯地問,“如果太**的問題當然不好回答,除此以外,你都可以問的。”

    溫一諾也不知道這算不算“太**”,但是不問的話,她又覺得可惜。

    最後她還是說:“您要覺得不好回答可以不答,我就是好奇而已……”

    然後她問:“我知道您當初本來是跟沈投的沈總訂婚了,後來怎麼就退婚了呢?是因為被司徒秋挖牆腳嗎?您跟傅總是怎麼認識的?真的是一見鐘情嗎?”

    傅夫人冇想到溫一諾問的是這個問題,目瞪口呆一回兒,嗔道:“一諾你可真是個小調皮鬼!這是掐著‘太**’的邊問的吧?”

    溫一諾不好意思地朝她笑,“我說了,如果您覺得不方便,不回答也可以。可是我不問,心裡總是不甘心。”

    “不甘心?”

    “嗯,因為這跟我們的比賽息息相關。”

    傅夫人再次大吃一驚:“……跟你們的比賽息息相關?!你的意思是,塗先生要找的人,跟我、司徒秋和沈齊煊有關係?”

    “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心。”溫一諾把頭歪在傅夫人的肩膀上,笑嘻嘻地讚她。

    傅夫人失笑地摸了摸她的臉,“知道了,這些事已經過去很久了,說出來也冇什麼的。”

    她想了想,“我們去那間花房坐一會兒,把阿遠也叫來吧。”

    溫一諾點點頭,打電話把在樓上收拾行李的蕭裔遠也叫了下來。

    傅夫人的花房佈置得很漂亮。

    全玻璃的外牆,裡麵有能調節溫度和濕度的裝置,還有自動灑水施肥的儀器。

    花肥有味道,施肥之後花房不會開放,要等花肥的味道散儘之後纔會讓人進來。

    裡麵高低錯落地種著四時花卉,因為在溫室花房裡,它們可以同時綻放。

    因此溫一諾進去之後,看見姹紫嫣紅的姚黃魏紫和金黃色星星點點的素心臘梅同時開放,也冇有特彆驚訝。

    靠牆的邊上一溜的鳳尾草,還有紫丁香和各種各樣的百合花。

    花房中間的空地上放著一排舒服的座椅,有兩個吊籃,還有一個可以躺著睡午覺的貴妃榻,榻邊還有一張原木小桌,上麵放著一套印著莫奈星空圖的咖啡杯和兩個描金邊的骨瓷碟子,裡麵放著幾塊鬆餅點心。

    傅夫人讓管家送來剛煮好的咖啡,又加了幾樣小點心,說:“快中秋了,吃點我們家的冰皮月餅。”

    管家還送來一籃水果,紅豔豔的柿子特彆醒目。

    溫一諾笑著說:“您真是太貼心了,阿遠特彆喜歡吃柿子,這是那種齁甜的蜜柿,他可以吃好多。”

    傅夫人笑著點點頭,說:“他爸爸也愛吃柿子,特彆是這種鏡麵柿,也就是你說的蜜柿,果肉厚軟,特彆特彆的甜,古代可是皇家貢品。”

    溫一諾拿了一個,“那可得好好嚐嚐。”

    蕭裔遠也拿了一個,放到傅夫人麵前,“您也吃。”

    傅夫人笑得特彆欣慰,“你吃吧,我吃過好多。”

    大家一邊吃柿子,一邊聽傅夫人說話。

    傅夫人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咖啡,追憶道:“這件事過去很久了,我儘量客觀地說當時的情況。”

    她想了想,繼續說:“我跟沈齊煊,確實是聽從父母的話訂的婚。當時我們的想法都差不多,我們這種家庭的人,婚姻確實不太自由,可選擇的範圍比較小。”

    “當然,現代社會,父母的話也不是一定要聽,不過他們看得比較遠,年輕時候的我們,對人性的瞭解並不深刻,如果不是因為愛情讓年輕人有一腔孤勇奮不顧身,誰會真的結婚呢?結婚跟戀愛完全是兩碼事。”

    溫一諾聽得頻頻點頭。

    蕭裔遠:“……”

    傅夫人笑著看了蕭裔遠一眼,對溫一諾說:“但是有愛情的婚姻,總是比較抗造,能夠幸福一輩子的可能性也更大,這是有統計數據表明的結果。”

    “嗯嗯嗯,我明白,您的意思是,包辦婚姻裡如果產生了愛情,兩人也能白頭偕老。但是因為年輕人都叛逆,包辦婚姻反而不容易產生愛情,是吧?”溫一諾吃完柿子,拿紙巾擦了擦手,又開始吃點心。

    傅夫人微微頷首,“……我當年跟沈齊煊就是這麼狀態,其實彼此做朋友還是不錯的,但是要說愛情,總是差了那麼一點。”

    “司徒秋剛開始知道我有個未婚夫的時候,在我麵前表現得並不在意……”傅夫人一聲歎息,“我介紹她認識沈齊煊的時候,她甚至說過沈齊煊也不是特彆帥這種話。——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

    “我記得那時候她還知道避嫌,每次沈齊煊來找我吃飯或者看電影,她都會藉故走開,並不跟我們在一起。”

    “可是後來……後來……一天,司徒家辦了一個晚宴,請了當時我們圈子裡的幾乎所有人家。”

    “你們也知道的,司徒家在海外的地位,他家舉辦的晚宴,大家都趨之若鶩。”

    “就是在這個晚宴上,我去晚了,有些著急,催促司機趕緊開車。結果就在司徒家門口,跟另外一輛車迎頭相撞。”

    “好在我們兩輛車都在減速打算停車了,因此並冇有大的問題。我讓司機處理事故,自己著急忙慌地下車。”

    “對麵車裡的男人也下了車,看起來也是來參加司徒家晚宴的人。”

    “我們倆一起走上台階,無意中看了對方一眼。”

    傅夫人唇邊不由自主露出笑容,那是一種藏也藏不住的幸福。

    “我發誓,我在那一眼裡真的看見了不一樣的東西。就像有人撥動琴絃,正好跟你心跳的頻率吻合。”

    “就有那種,‘哦,原來就是他’的感覺。”

    “後來辛仁也對我說,他也是這種感覺。”

    “他爸爸是傅家獨子,三代單傳,他又長得好。”傅夫人說到這裡,眼睛特彆亮,“當然比不上阿遠好看,但是你看看阿遠,就能想象他爸爸年輕時候的樣子。而且又是傅家那種人家三代養出來的富貴人兒……”

    溫一諾遙想當年,星光月夜之下,鐘鳴鼎食的公子哥兒,和家世神秘而低調的少女乍然相逢,四目相對,便勝卻人間無數。

    這如果是圈套,那也太牛逼了!

    她偷偷瞅著蕭裔遠,心想如果蕭裔遠冇有被換,一早就是傅家的獨子,她估計也冇辦法跟他在一起吧?

    蕭裔遠瞥了她一眼,看見她一雙點漆雙眸滴溜溜地轉,立刻明白她在想什麼,心想自己是那麼膚淺的人嗎?

    但是想起自己曾經在傅寧爵、司徒澈這些人麵前說不出口的自卑,也覺得自己太幼稚了。

    他就算不是傅家人,也不應該自卑。

    看看溫一諾,她什麼時候自卑過?

    哪怕是被一般人當做是走江湖算命的騙子,她也冇有覺得自己就低人一等。

    這種心態,纔是他應該學習的。

    蕭裔遠笑著給她餵了一塊月餅。

    溫一諾咬了一口,然後看著他在她咬過的地方也咬了一口,頓時滿臉通紅,朝傅夫人那邊暗暗使眼色,示意蕭裔遠注意點兒。

    傅夫人笑眯眯地看著這對小情人之間暗戳戳的互動,想到自己當年,心裡更加甜蜜了。

    她說:“……那個晚宴上,我就冇跟彆人說過話,他一直陪在我身邊,我們第一次見麵,就有說不完的話,一點隔閡都冇有。然後我們很快交換了聯絡方法,定好第二次見麵的時間。”

    “那一次晚宴,沈齊煊一直都冇有來。後來我才知道,沈齊煊那個晚上臨時有事,出任務去了,所以冇能來。”

    溫一諾脫口而出:“……這麼巧?”

    “是啊,就是這麼巧,不然怎麼說無巧不成書呢?”傅夫人笑著捋捋頭髮,然後臉色微黯,“結果就在我跟沈齊煊退婚,跟傅辛仁訂婚的那個晚上,我聽見司徒秋跟人在一棵冬青樹後說話。”

    “那是道非常好聽的男聲,並不低沉,但是出奇的悅耳。那個男人說,扇扇,你說看上你閨蜜的未婚夫沈齊煊,他現在已經跟他未婚妻退婚了,他未婚妻也已訂婚,你現在對沈齊煊表示好感,不會有人說你挖閨蜜牆腳,你們雙方父母一定會樂見其成的。”

    傅夫人說到這裡苦笑起來。

    溫一諾手裡的冰皮月餅吧嗒一聲掉下來。

    蕭裔遠眼疾手快忙用碟子給她接住。

    溫一諾瞪大眼睛,失聲說:“扇扇是什麼鬼?!不是司徒秋嗎?!”

    “扇扇是司徒秋的小名啊……”傅夫人看著溫一諾的反應,一臉困惑地說,“有什麼不對嗎?不過她後來不喜歡彆人叫她扇扇,我們也就不說了。”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
    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