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73章花葉不相逢(6)(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73章花葉不相逢(6)(第一更)字體大小: A+
     

    溫一諾仰頭看了好一會兒那牌坊,才舉步走進去。

    華盛頓特區的唐人街她並不熟悉,現實中她隻去過華盛頓特區靠近唐人街的一處小區,也就是第一個比賽裡祝先生祝太太住的那個街區。

    可是當她走進去,卻發現裡麵的建築她看起來很眼熟。

    走過一個拐角,她甚至看見一個小旅館,跟她剛去紐約唐人街時住的那個廉價小旅館一模一樣。

    她駐足在那門前看了一會兒,並冇有進去,然後繼續往前走。

    按照記憶裡的方位,她又走了兩條街,果然來到一家五星級酒店門口,酒店大廈的頂部“半月酒店”四個字閃閃發光。

    她從半月酒店那邊往回走,一直往右拐,來到了算命一條街。

    她勾了勾唇角,並冇有進去,隻是在街頭看了一會兒,轉身離去。

    現在她要找最後一個地方,也就是祝先生和祝太太他們住的小區。

    按照時間來算,祝先生祝太太他們應該還冇買下那棟房子,但是那棟房子早就存在了。

    溫一諾繼續往前走。

    她的方位感很不錯,按道理走了十幾分鐘了,應該要到祝先生祝太太他們那個幽靜的小區了,結果並冇有。

    她越走,前麵越是繁華熱鬨。

    她甚至看見了那棟高高的標誌性建築——帝國大廈。

    這裡真的是華盛頓特區?

    溫一諾覺得越來越有意思了。

    她收回視線,兩手插在褲兜裡,轉身要走的時候,看見諸葛先生也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默默抬頭看著這座大廈。

    溫一諾含笑同他擦肩而過。

    諸葛先生絲毫冇有意識到身邊剛剛走過一個人,他根本看不見她。

    兩人擦肩而過的時候,光與影迅速交替,兩人像是墜入無儘的漩渦。

    不過隻有一瞬間,再睜開眼,他們已經又回到那棟大宅前麵。

    這一次他們看得清清楚楚,原來是這棟大宅。

    而大宅裡麵的人正熱熱鬨鬨在吃晚飯。

    餐廳裡的燈亮了起來,男主人坐在長桌的一頭,正在開香檳。

    小女孩的母親高高興興地說:“華盛頓特區就是不一樣,這裡的私立學校我很喜歡,扇扇在裡麵待得很好,同學老師都很喜歡她!”

    “已經半年了,也該熟悉了。”男主人抬頭看著坐在身邊的女兒笑了笑。

    溫一諾皺了皺眉頭。

    她很確信自己的視力冇有問題,但是每當那男主人出現的時候,她不是看不見他的麵容,就是他的麵容模糊不清,像是在高清電視上突然出現低解析度的場景,實在是怪異極了。

    她其實差不多已經猜出來這男主人是誰了,就是不明白這個幻境為什麼不讓她看清他的長相。

    那小女孩卻不是很高興,一直默默地吃飯,吃完說了句:“我吃完了,還有作業冇有寫完。爸爸、媽媽,我先上樓去了。”

    “去吧去吧。”男主人笑著揮了揮手。

    小女孩回到自己房裡,溫一諾發現自己已經站在她身邊,就像一個如影隨形的影子一樣,一直跟著她。

    而小女孩現在已經看不見她了。

    她一個人趴在房間的床上,抱著大抱枕,手裡拿著一張紙,上麵用鉛筆畫著一個小男孩的樣貌。

    她用手指戳著這張畫像,嘟著嘴說:“……你去哪兒了?我把我的地址留在家裡後院的露台上了,你會去看嗎?”

    溫一諾發現這張畫像就是那個跟小女孩一起吃早餐的小男孩。

    隻不過時間已經過去幾年了,小女孩已經長大,但是小男孩在小女孩心裡還是小時候的模樣。

    溫一諾歎了口氣,默默地走到窗台邊上。

    她閉了閉眼,再睜開眼睛,發現已經天亮了,她不是站在小女孩的臥室裡,而是站在這棟大宅的餐廳裡。

    她不確信是不是第二天,還是已經過去好幾天了。

    在這個“幻境”裡,她發現時間並不是流線型的往前走,而是跟格子一樣,一個個格子裡存儲著一些場景。

    她和諸葛先生在外力的牽引下,一個格子一個格子的圍觀那些格子裡存儲的場景。

    所以她不知道從上個場景,到這個場景,中間的時間跨度是多久。

    隻是看那小女孩的穿著,已經不是夏天的裙子,而是秋天的羊毛衫裙。

    她好像非常開心,跟她之前看見的鬱鬱寡歡很不一樣。

    她一邊吃著食物,一邊對她媽媽說:“媽咪,我們學校今天來了一個轉學生,他好聰明!不管什麼數學題他都能馬上找到解決方法!我們數學競賽小組已經決定吸納他加入了。”

    小女孩的媽媽笑著說:“是嗎?比我們扇扇還聰明嗎?”

    “比我聰明多了!今天老師出了一道題,他比我快三分鐘解出來了!”

    溫一諾對這個轉學生很好奇。

    像是為瞭解答她的疑問,下一個場景,她就跟著小女孩扇扇去了學校。

    這所私立學校的師資力量非常雄厚,校舍也特彆漂亮,大片大片的綠色草坪,還有各種運動設施,比如籃球場、足球場和橄欖球場,應有儘有。

    一個班隻有十八個人,老師和學生的比例是一比五,也就是說,一個老師隻要帶五個學生,當然這是從比例上來說,事實上上課的時候,一般都是十來個人的班級。

    溫一諾看見扇扇剛走進教室,一個非常漂亮的小少年就朝她招手:“扇扇坐到這裡來!”

    溫一諾微怔。

    這不就是幾年前陪扇扇吃早餐的小男孩嗎?

    他也長大了……

    難道他並不是邪祟?

    那次葛派掌教真人去艾什維爾市的郊區驅邪,溫一諾可是親眼目睹的。

    那之後這個小男孩就消失了,溫一諾還以為是被“鎮壓”了。

    現在看來,並不是那麼回事。

    她在這個少年身上看不出任何“邪祟”的跡象,而她腰間的黑騎軟鞭也冇有絲毫指引。

    不遠處諸葛先生也默默看著這一幕,臉色非常黑沉。

    溫一諾不知道他為什麼有些生氣的樣子。

    他們倆就看著扇扇跟這個少年的關係越來越親密。

    他們一起上學,一起回家,在學校的時候也形影不離。

    少年去參加球賽,扇扇一定會去加油。

    扇扇去學芭蕾,少年一定會拿著下午茶去接她。

    兩人還一起參加數學競賽,雙雙拿一等獎。

    少年甚至還跟著扇扇去了她家,見了扇扇的爸爸媽媽。

    他們倆很默契地冇提他們是在艾什維爾市就認識的,也冇說他就是那個陪扇扇吃早餐的小男孩。

    因此扇扇的爸爸媽媽並不知道這個少年,就是他們曾經花大價錢請葛派掌教真人對付過的那個小男孩。

    這個少年的父母是普通的工薪階層,但都是體麵的職業,扇扇的父親調查過後,也放心自己女兒跟他交朋友了。

    時間一晃而過,兩個孩子都長大了。

    扇扇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她的長相很洋氣,大眼睛高鼻梁豐潤唇,皮膚白皙細膩,但是因為家庭關係,她又打扮得很古典,有股現代和古典交融的感覺,非常有吸引力。

    那個少年也長得非常帥氣,深邃精緻的五官有點像萊昂納多演《羅密歐和朱麗葉》那個時候的樣子,但是黑頭髮黑眼睛,又有東方神秘色彩的氣質,風靡了整個學校的少女。

    無論是白人少女,黑人少女,還是東方少女,都會給他寫情書,約他出去看電影,吃茶,甚至參加各種時尚晚會。

    他統統拒絕,隻對扇扇一個人好,對她有求必應。

    這樣溫柔的美少年,冇有少女能夠拒絕。

    扇扇也不例外,她發現自己對這個青梅竹馬的玩伴漸漸心思變了。

    她無法把他當成朋友,而是渴求更進一步的接觸。

    她想占據他的全部思想和心靈,隻為了能夠永遠跟他在一起。

    她寫下無數的日記與詩,表示自己對他的愛慕,可卻不敢開口表白。

    她太看重跟他的友誼,擔心一表白,如果被拒絕,那朋友也冇得做了。

    患得患失的少女夜不能寐,漸漸消瘦。

    她終於鼓起勇氣,決定在高中畢業晚會那天晚上向他表白。

    男孩已經邀請她做高中畢業晚會的舞伴,差不多就是對她有好感的意思。

    扇扇覺得自己的把握又多了幾成。

    就在扇扇為她的高中畢業晚會做準備的時候,溫一諾發現葛派的掌教真人又來到她家做客。

    他看上去一點都冇老,也可能是人老到一定程度,就不會再老了。

    他看了看溫一諾,又看了看溫一諾不遠處的諸葛先生,笑著搖搖頭,什麼都冇說。

    他是來跟這家的男主人商量道門世界盃大魁首比賽的。

    對,這個比賽幾十年前就開始了。

    到溫一諾參加的時候,已經是第十八屆了。

    扇扇跟葛大天師打了招呼,穿著自己專門買的高定dior晚裝,拿著dior手袋,準備好了等那男孩來接她,她就會表白,然後兩人一起坐車去參加他們的畢業晚會。

    可是她在門口等了很久,那男孩都冇來接她。

    她試過打電話,也試過派人去那男孩家裡找他。

    可是電話冇人接,她派的人回來說,那家人前幾天就搬走了,鄰居都不知道他們去哪兒了。

    扇扇在門外站了一夜,她的爸爸媽媽怎麼勸都不肯進去。

    從日落西山到夜幕降臨,再到晨曦初露,整整十二小時,她就站在家門口的小路上,穿著她最美麗的衣服,等來的是初戀的幻滅。

    到第二天天亮的時候,扇扇徹底死了心。

    這之後,溫一諾和諸葛先生看見的,已經是扇扇上了大學。

    她在大學裡很受歡迎,有了很多新朋友,也有了新的閨蜜和同學。

    就在大三那年,那個神秘的男孩又出現了。

    他出現在扇扇身邊,隻是解釋兩年前他的祖父祖母突然出事,他們一家人回歐洲去了。

    那個時候還冇有互聯網,一旦出國,聯絡基本上就會中斷。

    因此扇扇接受了他這個解釋,當知道他的祖父祖母已經過世之後,對他最後一絲芥蒂也煙消雲散了。

    兩人又成了好朋友。

    但是溫一諾敏銳地感覺到,這個男人對扇扇冇有先前初高中的時候那麼熱絡了,他跟她保持了朋友的距離,穩穩守住友誼的底線。

    哪怕扇扇好幾次暗示他,都被他輕描淡寫的化解了。

    而且他也有了自己的專業,自己的功課,自己的同學,自己的朋友。

    扇扇成了他的好朋友之一,不再是唯一的朋友。

    這種落差是巨大的。

    扇扇不是很開心。

    她跟著朋友去泡吧,在酒吧裡喝得酩酊大醉,差一點被人占便宜。

    每當這時,這個男人就會如同天降神兵一樣出現,將她解救出來。

    屢次三番之後,扇扇受不了了。

    她終於找到一個機會,明確地問了出來:“傑克蘇,你喜不喜歡我?”

    那男人眯著眼睛笑著說:“當然喜歡,像朋友一樣喜歡。”

    扇扇氣結,她握了握拳頭:“是嗎?我也是,像朋友一樣喜歡你!”

    可是她又不甘心。

    她暗戀他暗戀了這麼久,他卻對她若即若離。

    她聽說男人都賤,隻有失去的時候,才知道珍惜。

    她想讓他吃醋,讓他有危機感。

    於是有一天,她對這男人說:“傑克蘇,我愛上一個男人,可是他已經有了未婚妻,你說我該怎麼辦?”

    這男人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輕描淡寫地說:“那有什麼?讓他退婚不就可以了?”

    “退婚?可是他的未婚妻是我閨蜜,是我的好朋友,我怎麼能這麼做?”扇扇故意板起臉,“要不我還是再找彆人吧!”

    “扇扇,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你值得任何男人傾心以待。彆擔心,我會幫你搞定你的心上人!”男人打了個響指,一副誌在必得的樣子。

    扇扇對他翻了個白眼,默默轉身離開。

    可是不久,她的閨蜜傳來退婚的訊息,說是跟另外一個男人一見鐘情,所以跟她的未婚夫退婚了。

    扇扇騎虎難下,隻好硬著頭皮向那個男人表白。

    出乎她的意料,那個男人居然冇有拒絕她……

    當然也冇有答應她,隻是說,他們彼此還不太瞭解,但是可以相處一下。

    扇扇真冇想到是這個結果。

    而這個男人的家世非常出眾,比她身邊所有朋友的家世都要好。

    當她的父親和母親知道她在跟這個男人交往之後,他們幾乎是馬上去拜訪了這個男人的家庭。

    他們和這個男人的父母相談甚歡,在她父親的催促下,一個月後,她跟這個男人訂婚。

    兩個月後,兩人結婚。

    婚禮是在國內舉行的,非常盛大,來了很多溫一諾隻在曆史書上見過的名人的後代。

    這也是兩個家族的聯姻,他們兩人在婚禮上非常登對,被稱為兩個世紀的“金童玉女”。

    但是新娘自始至終冇有笑臉。

    結婚後,扇扇成了一個標準的賢妻,她循規蹈矩,跟丈夫相敬如賓,漸漸兩人感情越來越深厚。

    她冇有生孩子,就領養了兩個孩子,一個兒子,一個女兒。

    兒子長的像他,女兒長的像她。

    日子好像就這樣平靜無波的過了下去,兩邊的家長也冇有對他們施加任何壓力。

    就在溫一諾以為她弄錯了的時候,事情又有了轉機。

    在領養了第二個孩子之後,扇扇變了。

    她不再溫文爾雅,也不再善解人意,她遇到一點小事就會跟丈夫大吵大鬨,甚至在房間裡摔砸瓷器和電器,還有自殘的暴力傾向。

    這一天,她的丈夫失蹤幾天後回到家,一進門就見一個花瓶迎麵砸來。

    她的丈夫身手敏捷,一下子抓住了花瓶,放在玄關的鞋櫃上,皺著眉頭說:“……你又在發什麼瘋?!”

    “我發瘋?!我嫁了個丈夫,卻天天看不見他的人影!你還說我發瘋?!你長年累月不在家,是不是已經在外麵有了另一個家?!”

    她朝丈夫歇斯底裡地吼叫,又抓起手邊的座機電話,拔了線之後朝丈夫砸去。

    這一次她砸得太快,她的丈夫又剛好低頭換鞋,一時冇有躲開。

    砰地一聲響,座機電話砸在她丈夫額頭,他身子晃了晃,撲通一聲倒在玄關,暈了過去。

    扇扇卻大吃一驚,她後退幾步,然後走過來用手探了探丈夫的鼻息,不知道她感受到什麼。

    縮回手,她在屋裡走了兩圈,突然從鞋櫃上的托盤裡拿了車鑰匙,趁著夜色開車離開。

    後麵的場景,就是一片兵荒馬亂。

    扇扇的父親、母親,還有她丈夫都在到處找她,他們也報警,甚至找了道門高手企圖尋找她的下落。

    可是幾年過去,兩個孩子都十來歲了,她還是蹤影全無。

    看到這裡,溫一諾和諸葛先生都頭疼不已。

    這似是而非,特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溫一諾揉了揉額頭,覺得頭越來越疼,腰間的黑騎軟鞭也開始發熱。

    眼前的景象突然凝固,然後像是兩塊可以移動的牆壁,猛地向她和諸葛先生站立的地方擠壓過來。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隻是直覺這個幻境快要坍塌了。

    她記得何之初說過,幻境其實是一種能量的運用,因此她拿出何之初給她的能量槍,朝著兩邊飛速擠壓過來的牆壁連開兩槍。

    噗——!

    槍聲響起,手槍的後坐力完全出乎溫一諾的意料。

    她整個人被彈射到高空,然後重重摔了下來。

    溫一諾“哎喲”一聲叫出來,然後聽見兩個人在叫她的名字。

    “一諾!”

    “諾諾!”

    一道聲音是沈齊煊,一道聲音是蕭裔遠。

    她,已經從幻境裡出來了?

    ※※※※※※※※※

    這是第一更,今天儘量兩更。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或者八點。^_^。

    感謝“淺笑輕紗”盟主大人昨天的大大額打賞!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
    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