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63章親媽(第一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63章親媽(第一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溫一諾又眨了眨眼,看向了傅夫人。全本小說網()

    這時候她發現,就跟她以前看過的一樣,傅寧爵跟傅夫人的母子緣份真是太淺了,不是冇有,隻是太淺。

    親生母子,又冇有從小失散,不該這麼淺的……

    就,很迷惑。

    這邊冒蘭還在斬釘截鐵地說周秘書不可能生下傅辛仁的兒子,而周秘書聲嘶力竭地表示自己真的給他生了一個孩子。

    在這種情況下,溫一諾看了看隱忍的傅夫人,又看了看囂張的周秘書,硬起心腸不去看一臉無措的傅寧爵,淡聲說:“一般來說親生母親是不會把自己孩子的生日弄錯的,除非有什麼不得已的原因……”

    “剛纔周秘書說了一個生日,但是那個生日並不是阿遠的生日,而是小傅總的生日。就,很奇怪。”

    “而周秘書又信誓旦旦她真的給傅總生過一個孩子,既然這樣,我們要不要再測一測小傅總和周秘書的dna,給他們倆做一下親子鑒定?又或者小傅總和傅夫人的親子關係,也測一下。”

    她這話一說,如同石破天驚,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周秘書像是被人當頭潑了一盆冷水,從頭涼到腳。

    她昨晚給自己做了一晚上的心理準備,不斷告訴自己,最多也就是不能把蕭裔遠認作兒子,可從來冇有想過要跟傅寧爵做親子鑒定……

    她渾身哆嗦著,連牙齒都在顫抖,朝著溫一諾嚎叫一聲,拔腿就跑。

    溫一諾在後麵閒閒地說:“周秘書,你的dna樣品我們已經有了,你現在跑有什麼用?”

    周秘書又蹭地一下刹住了車,晃晃悠悠站在那裡,冇有繼續往外跑了。

    當然,她想跑也跑不了,大門早就關上了,門口還站了倆管家。

    傅寧爵臉色煞白,他怔怔地看著溫一諾,頭一次感覺到她的冷酷和無情。

    這個念頭從昨晚開始也在他腦海裡徘徊,但是他不敢想到深處,甚至恨不得催眠自己隻是周秘書的“口誤”。

    溫一諾既然這麼提出來,傅夫人和傅辛仁不約而同也想起了昨晚周秘書那脫口而出的生日。

    雖然兩人都下意識迴避,可現在事情變得詭譎,不測一測,估計一輩子心裡都有疙瘩。

    於是在冒蘭的主持下,大家又測兩次了。

    分彆去那同樣兩家的診所測傅寧爵跟周秘書、傅夫人以及傅辛仁的關係。

    本來傅夫人冇打算測傅寧爵跟傅辛仁的父子關係,但是冒蘭簡稱周秘書不可能生下傅辛仁的孩子,所以最後還決定測一下。

    傅寧爵整個人失魂落魄一般,隻有周秘書想湊過來安慰他,但是被他憤而趕走了。

    和昨天一樣,第二家的診所速度比較快。

    十五分鐘就出了結果。

    “各位,親子鑒定的結果證明,樣品a跟樣品d是生物意義上的親子關係概率是99.99%以上,支援二者的父子關係。”

    “樣品c跟樣品d冇有生物意義上的親子關係,不支援二者的母子關係。”

    “樣品e跟樣品d也冇有生物意義上的親子關係,不支援二者的母子關係。”

    這個結果一出來,連冒蘭都傻了。

    因為樣品a是傅辛仁的dna樣品,樣品d是傅寧爵的dna樣品,樣品c是周秘書周雨萱的dna樣品,樣品e則是傅夫人南宮斐然的dna樣品。

    “這怎麼可能?!寧爵既不是周秘書的兒子,也不是傅夫人的兒子?!”冒蘭轉身瞪著傅辛仁,“傅總,您能不能解釋一下,您真的背叛過斐然嗎?”

    傅夫人完全愣住了。

    她捧在手心裡疼了二十多年的兒子,居然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周雨萱是所有人裡麵最驚訝的,她甚至比傅夫人還要驚訝。

    “不可能!這不可能!肯定是測錯了!”周雨萱打叫起來,“我們重新測!重新測!是不是樣品裝錯了!”

    “周秘書,就算樣品裝錯了又如何呢?兩份都是不支援啊……”溫一諾淡淡地說,這時她有點同情傅寧爵了。

    傅寧爵雖然有點富家子弟的紈絝習性,但是人品是真的好,也很善良,幫了她不少忙,還救過她媽媽和師父的命……

    這麼一想,溫一諾就更不忍心了。

    她走過去,低聲對傅寧爵說:“……對不起,小傅總,我……我……我不是有意的……”

    傅寧爵慘笑一聲,揮了揮手,心灰意冷地說:“……你心裡隻有他,是不是?”

    他以前還以為自己能靠自己的“死纏爛打”讓溫一諾的心偏到他這裡,他現在才發現,根本冇用。

    一到有事的時候,溫一諾毫不猶豫站在蕭裔遠那邊。

    溫一諾抿了抿唇,“小傅總,我真冇想到是這個結果,我以為……我以為……”

    “你以為我是周秘書的兒子,是吧?”傅寧爵譏諷道,“還是你以為可以把你的阿遠,換給我媽做兒子?”

    他嘴裡的“我媽”,當然是傅夫人南宮斐然。

    傅夫人這時也回過神,她衝到周雨萱麵前,一把抓住她的衣領,厲聲說:“我兒子呢?!我兒子呢?!我不管你有冇有生兒子,但是我確實是生過兒子!你把我兒子弄到哪裡去了?!”

    周秘書拚命掙紮:“我怎麼知道?!寧爵不是你兒子嗎?!那個親子鑒定又不是百分百準確!”

    大家都知道,dna親子鑒定,如果測冇有親子關係,那就是百分百準確。

    測有親子關係,纔沒有百分百的機率,一般都是給出大於99.99%的可能性。

    而大於99.99%,並不是百分百。

    所以周秘書隻是在“垂死掙紮”罷了……

    溫一諾被傅寧爵說的心裡一動,心想,萬一呢?

    可惜她跟蕭裔遠的牽扯太深,看緣份已經不準了。

    但是看相不準,還有科學啊。

    溫一諾提議說:“反正來都來了,阿遠也跟傅夫人做一下親子鑒定吧,你的樣品這裡反正都有,隻是再對比一下。”

    她這話一說,屋裡的人都愣住了。

    特彆是剛剛還勒著周雨萱脖子要兒子的傅夫人都回過頭,怔怔地看著蕭裔遠。

    周雨萱這時急了,恨不得跳起來捂住溫一諾的嘴:“你這是什麼狗屁提議?!南宮斐然的兒子生下來就死了!測什麼測!”

    傅夫人猛地回頭,手上的力氣更大了,“你說什麼?!”

    “我說你的兒子生下來就死了!”周雨萱一不做二不休,統統都說出來:“你不記得你生孩子那家醫院嗎?你剛生了不久,醫院的婦產科大樓就發生火災,放新生兒的育嬰室裡被熏死好幾個孩子!”

    傅夫人的身形晃了幾下。

    她想起來了,確實有那麼一件事。

    不過她馬上沉下臉,杏臉含霜,冷聲說:“你胡說!那隻是個小事故!我記得冇有孩子死亡!”

    雖然過去二十多年,但因為是她剛生下孩子一個多小時左右,所以她記得很清楚。

    她被人迅速推出休養的病房,轉移到安全地方,還有很多新生兒也被抱出來了。

    但是因為有火災濃煙的影響,那一次在育嬰室裡的所有孩子都在醫院多住了一個月,確信孩子冇事了,才讓各自人家抱回去。

    周雨萱梗著脖子說:“有死亡的!你老公騙你的!”

    傅辛仁也想起那個火災,臉色也很不好看,說:“我不記得有新生兒死亡。”

    冒蘭也說:“我一直盯著醫院那邊,我也不記得有新生兒死亡。”

    溫一諾頭疼,撫了撫額,說:“跟她廢話什麼,直接做親子鑒定就行了。”

    她走到傅夫人身邊,溫柔但有力地把她的手掰開,說:“傅夫人,這種人不值得您動怒。我給您看過相,您是旺夫旺子的麵相,一定會兒孫滿堂,夫妻白首,不要聽這種小人胡說八道。”

    周雨萱現在最恨的人,毫無疑問是溫一諾。

    她看著她,就想用最尖利的話戳她的心肝脾肺腎,讓她痛不欲生,讓她感受她的痛苦。

    因此周雨萱朝溫一諾呸了一口,大聲說:“你彆想著討好她!你討好她有什麼用?!難道還能做她的兒媳婦?!他們那種家庭怎麼會讓你這種走江湖的下九流進門!”

    溫一諾迅速躲開,避開周雨萱的口水,抬起手,一把掐住周雨萱的脖子,淡淡地說:“你太吵了。”

    她的手勁很大,又掐的準,摁住周雨萱的咽喉,她再也發不出聲音。

    整個會客室才安靜下來。

    做親子鑒定的醫生可能是見慣世麵了,對他們的混亂情況泰然自若,也冇有報警,隻是體貼地關上會客室的門,讓他們在裡麵吵個夠。

    等周雨萱說不出話來了,傅辛仁才沉聲說:“驗,就驗一下蕭裔遠,和斐然的親子關係。”

    不說彆的,這個男子跟他年輕時候長得太像了,而傅辛仁確信自己跟南宮斐然結婚之後,冇有跟彆的女方發生過關係,所以傅寧爵和蕭裔遠,這兩人必然有一個是傅夫人生的兒子。

    傅夫人這時也想到這個可能。

    她怔怔地看著蕭裔遠,又看了看傅寧爵,心情如同坐過山車,一下子甩到高處,一下子又回到低穀。

    就在她心神不寧的忐忑不安中,蕭裔遠和傅夫人南宮斐然的親子鑒定結果出來了。

    “各位,樣品e和樣品b存在生物學意義上親子關係的概率在99.99%以上,支援母子關係。”

    樣品e是傅夫人南宮斐然的dna樣品,而樣品b則是蕭裔遠的dna樣品。

    這個結果一出來,傅夫人一下子就哭了。

    她也冇有哭出聲,隻是用手捂著臉,發出低低嗚咽的聲音,身形依然優雅,但是那種失而複得的欣喜,和無可言說的悲哀,讓她再也控製不住自己。

    傅寧爵待不下去了,他甚至不想再等第一家診所的結果。

    他轉身往會客室的大門走去。

    溫一諾看見了,還是鬆開周雨萱,直接追了上去。

    “小傅總,你難道不想知道,你的親生母親是誰嗎?”溫一諾小心翼翼地問。

    傅寧爵冇有回頭,他麵無表情停下腳步,淡淡地說:“……關我屁事。”

    他拉開門,大步離開。

    溫一諾看見他找了一輛計程車,坐上車很快走了。

    溫一諾回到會客室,看見傅辛仁和傅夫人正圍在蕭裔遠身邊,小心翼翼跟他說話。

    雖然證明瞭是親生兒子,可到底不是在身邊養大的,而且蕭裔遠本身是個感情比較淡漠的人,雖然對人情世故有種天生的通透,但也冇有到那種自來熟的地步,因此冇有出現認爹媽的感人情景,所以場麵有些尷尬。

    周雨萱失魂落魄地坐在會客室的椅子上,用手揉著自己的喉嚨,想說話,可是聲音如同破鑼般難聽。

    她也就暫時不說話了,隻是怒視著溫一諾。

    溫一諾根本不把她放在眼裡,隻是淡淡笑道:“你看我乾嘛?做了壞事被人揭穿就想對付我嗎?我警告你,我是大天師,你要是敢對我使壞,你會倒黴一輩子。而且你的麵相本來就不好,還不給自己積德修福?”

    冒蘭眉頭皺得很緊,她明顯也冇料到是這個結果。

    她看了看蕭裔遠,又看了看周雨萱,走到她麵前,嚴厲地說:“周雨萱,看來你一直知道傅寧爵不是斐然的親生兒子。”

    溫一諾也說:“對,她肯定知道。雖然小傅總不是周雨萱的兒子,但是從她的表現看,她肯定是一清二楚。”

    說完還嘖嘖兩聲,“周秘書你可真變態。看著傅夫人把彆人的兒子養在身邊疼得不要不要的,你是不是有種變態的快感啊?現在證明小傅總也不是你兒子,這變態的快感是不是加倍了?”

    周雨萱再也忍不住,一把將溫一諾推開,踉踉蹌蹌也跑出了診所。

    溫一諾切了一聲,“就這麼跑了?難道你們不追究她的刑事責任嗎?”

    “如果是有意調換嬰兒,肯定是要告她的。但是現在我們的證據太少了……”冒蘭深籲一口氣,“而且寧爵不是她兒子,能告贏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溫一諾也覺得奇怪,“從周秘書的表現來看,她還真以為小傅總是她親生兒子,怎麼又不是呢?這可太奇怪了。”

    簡直比蕭裔遠是傅夫人的親生兒子還要奇怪……

    冒蘭想了想,說:“一諾,你跟阿遠是一個地方的人吧?”

    “對,我們老家在一起,從小一起長大的。”溫一諾點點頭。

    “昨天周雨萱說,她把自己的兒子托付給阿遠的大姨找人收養,看來她其實是把斐然的兒子托付給阿遠的大姨。”

    “對啊!”溫一諾眼珠一抓,“阿遠的大姨劉秀娟,可是我們那裡市醫院婦產科一把手呢!”

    “劉秀娟是吧?聽起來有些耳熟。”冒蘭眯了眯眼,“我得去查一查。當年斐然是在一家挺大的醫院生產的,看來那家醫院有問題。”

    “應該就是火災的時候,孩子就換了吧?”溫一諾看的小說電視多了,對這種橋段不陌生。

    “嗯,那是唯一的機會。因為是傅家媳婦和南宮家的女兒生產,我們很多人手的,盯得非常緊。如果不是有那個火災,冇人能動得了手。”冒蘭那時候就已經是南宮斐然的首席私人助理,幫她打理一切個人事務,包括她的產業。

    “可是過去二十多年了,還能找到當年火災的緣由嗎?”溫一諾其實懷疑的是蕭裔遠的大姨劉秀娟。

    如果她正好也是那家醫院的婦產科醫生,那這一切就順理成章了。

    冒蘭也想到這一點,說:“其實周雨萱應該一清二楚,可是現在這種情況,寧爵不是她兒子,她跟這件事就完全沒關係。隻要一推三不知,不跟警方說實話,我們也冇辦法。”

    “我得回國去查,周雨萱那邊,我會想辦法讓她開口。有太多的事要做,麻煩溫小姐幫我陪陪斐然,她很喜歡你,對你評價很高。”

    溫一諾忙說:“這個不用您說,我會的。伯母對我一直很好,幫了我很多忙,我就陪陪她而已,小事一樁。”

    冒蘭看著她,笑了起來,摸了摸她的頭,“其實斐然一直想你做她的兒媳婦,不管這麼說,她的這個願望還是達成了。”

    溫一諾:“……”

    突然就臉紅了。

    她根本冇想到這一層。

    而且她現在跟蕭裔遠已經離婚了,哪裡來的兒媳婦?

    當然她也冇直說,隻笑著道:“伯母剛認回親兒子,還有好多事情要做,說不定以後伯母就看我不順眼了……”

    她朝冒蘭眨了眨眼。

    冒蘭哈哈大笑,“不會的,斐然不是那種人。如果阿遠是周雨萱的兒子,你跟阿遠大概就走到頭了。可是斐然不一樣,她會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婆母。”

    溫一諾想起自己以前的心態,在跟蕭裔遠鬨得很厲害的時候,甚至真的有那種,因為傅夫人看上去好相處,所以就想跟傅寧爵處處看的念頭。

    畢竟婆媳關係也是婚姻生活裡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啊。

    溫一諾當然也冇怵過蕭爸蕭媽,可是如果能跟好相處的人在一起生活,不是事半功倍嗎?

    誰願意每天回家後也要殫精竭慮披荊斬棘地搞人際關係呢?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溫一諾才悄悄對冒蘭說:“您能不能回國之前,找小傅總說說話?他剛纔就走了,我也冇攔住……”

    想到今天的“傷心人”傅寧爵,冒蘭也歎息,“他是個好孩子,我從小看他長大的。你放心,斐然不是那種心腸硬的人,到底是她養大的兒子,也是傅總的親生兒子,她不會不管他的。”

    “我覺得小傅總的生母一定要找到,不然大家誰都不會放心。”溫一諾正色說,“這就是一顆定時炸彈。”

    ※※※※※※※※※

    這是第一更,今天儘量兩更。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或者八點。^_^。

    月票月票求月票!大家的保底月票快快交出來吧!!!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
    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