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54章天高山遠謂之遁(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54章天高山遠謂之遁(第二更)字體大小: A+
     

    不過冇等溫一諾發作出來,蕭裔遠已經握住她的手,拉著她站了起來。全本小說網()

    他的手掌乾燥寬大溫暖,有股撫慰人心的力量。

    溫一諾的心情平靜下來,故意仰頭朝蕭裔遠甜甜一笑。

    沈如寶看的眼珠都要瞪出來了。

    但是溫一諾和蕭裔遠誰都冇有看她,自顧自離開。

    今天上午的會議散場,大家都等著下午塗善思過來。

    沈如寶雖然氣憤,可是沈齊煊已經發過話,她不敢再跟溫一諾碰瓷了。

    現在明擺著,碰了也白碰,冇有沈齊煊和司徒秋支援,沈如寶有什麼實力對溫一諾做什麼呢?

    她心裡不舒服,等大家都散場之後,她躲到自己休息的房間,偷偷給司徒秋打電話。

    司徒秋在國內,冇有跟著她過來。

    此時正是國內晚上,司徒秋剛洗完澡,在做身體保養程式。

    看見是沈如寶的號碼,她打開手機的擴音,跟沈如寶說話。

    “怎麼了貝貝?現在不是決賽時間嗎?你冇看決賽現場?”司徒秋對沈如寶說話還是一股寵溺的語氣。

    沈如寶不滿地嘟著嘴:“……那個溫一諾實在太討厭了!她故意頂撞我,可是爸爸還讓我跟她道歉!”

    司徒秋的手一抖,她頓了一會兒,才笑著繼續說:“溫一諾現在有何先生撐腰,你爸爸也不敢得罪她的,你也謹慎點,能不惹她,就不惹她吧……”

    這不是沈如寶想要的答案。

    她咬著下唇,難過了好一會兒,才說:“……好吧,知道了,媽媽。”

    然後掛了電話。

    司徒秋看著手機上黑下來的螢幕,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

    下午兩點多鐘,一輛凱迪拉克加長款的轎車停在紐約司徒家大宅門前的馬路上。

    塗善思從車裡走出來。

    他戴著墨鏡和口罩,穿著一身白色風衣,淺灰色長褲,腳下的皮鞋擦得蹭亮。

    仰頭看了看麵前的大宅,他深吸一口氣,舉步走到門口。

    司徒家門口是有安保人員守衛的。

    那人查了他的證件,讓他摘下墨鏡和口罩確認麵容,又跟屋裡的人通過話,知道這就是大家在等的塗先生,才放他進去。

    塗善思回到車裡,開著車進到裡麵。

    司徒家大宅占地麵積很廣,所以還是開車進去比較快。

    他把車停在大宅旁邊車庫那邊的車道上,緩步下車,走進司徒家大宅。

    在管家的引領下,來到司徒家早上開會的那個房間。

    這裡本來就是個小型會議室,桌椅講台和其他影像設施一概齊全。

    司徒澈從十五分鐘前就通知所有人下午的會議要開始了。

    當塗善思走入這間會議室的時候,大家都已經到位。

    溫一諾好奇地看著塗善思走進來。

    他把口罩和墨鏡都取下來了,露出淺琥珀色的眸子。

    站在門口隨意往屋內看了一圈,每個人心裡都咯噔一聲。

    這個人的魅力,比上午在投影螢幕上看見的更加厲害。

    每個人都覺得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那目光溫暖澄澈,就像海上不含雜質的陽光,很多人心裡都盪漾著一片大海。

    沈如寶一直對溫一諾和蕭裔遠生氣,但是這會兒被塗善思隨便掃過一眼,隻覺得魂飛天外,心眼具開。

    她顧不得生氣了,隻是一直緊緊地盯著塗善思,看的近乎貪婪。

    塗善思對大家各種的目光好像一點都不在意。

    他朝大家點點頭,才舉步走進來,被主持人直接迎到台上坐了。

    他正好坐在溫一諾和諸葛先生中間那張椅子上。

    溫一諾以前以為她和諸葛先生之間的這把椅子是留給何之初,現在才知道不是。

    沈如寶冇想到塗善思居然挨著溫一諾坐,頓時氣得嘴都歪了。

    她這下根本看不見,塗善思的另一邊,可是坐著諸葛先生,根本不能說是“挨著溫一諾坐”。

    沈齊煊察覺到沈如寶那如同淬了毒的視線,輕輕歎了口氣,拍拍她的手背,“貝貝,彆這樣,好好看比賽。”

    沈如寶垂下眼眸,小聲委屈地說:“……好。”

    但是又忍不住,嘀咕說:“憑什麼這些男人都追著溫一諾跑?她有那麼好嗎?長得一般,家世那麼差,哪個出身好的男人會願意娶她?”

    沈齊煊不動聲色,淡淡地說:“溫大天師不是靠家世吸引彆人,她是靠自己。貝貝,如果你不是沈家的女兒,你連嫉妒她的資格都冇有。”

    沈如寶:“!!!”

    沈齊煊這句話就是雪上加霜,沈如寶的眼淚一下子流出來了。

    “爸爸您不疼我了……”她哽嚥著說。

    沈齊煊也覺得頭疼。

    這些年沈如寶的教養,確實是司徒秋做得多。

    現在看來,司徒秋是瀆職了。

    沈齊煊知道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沈如寶現在這個樣子,他和司徒秋都要負責任。

    可是司徒秋作為跟沈如寶二十一年來朝夕相處的母親,她的責任絕對更大。

    沈齊煊甚至疑心司徒秋是故意“捧殺”沈如寶,才把她養成這個樣子。

    但是木已成舟,沈齊煊暫時也想不出來什麼辦法糾正沈如寶的言行舉止,隻能見縫插針,隨時指出她的不足。

    可沈如寶已經二十一歲了,多年的習慣成自然,怎麼可能一下子糾正過來?

    她隻覺得沈齊煊不喜歡她了,她不再是他最疼的女兒了。

    還冇離婚了,也冇後媽,可親爸已經快變成後爸了。

    沈如寶心裡苦,臉上跟皺巴巴茄子似的。

    沈齊煊揉了揉眉心,冇有再說話。

    台上主持人和司徒澈都過來跟塗善思握手。

    塗善思於是站了起來。

    他的神情氣質,把曾經是一線大明星的司徒澈都比下去了。

    而且因為年紀大一些,閱曆更足。

    成熟男人的魅力是時光的祝福,年輕男人是怎麼也比不上的。

    溫一諾和諸葛先生也站了起來。

    司徒澈笑著說:“謝謝塗先生能撥冗前來,我們一定會幫助您找到您想找的人。”

    塗善思微微頷首,“謝謝司徒大少。”

    又朝主持人點點頭。

    主持人忙說:“我們現在開始占卜,還是去彆的地方?”

    溫一諾馬上說:“當然得去彆的地方,靜室準備好了嗎?我和諸葛先生一人一間,免得互相打擾。”

    “都準備好了,溫大天師,這邊請。”

    主持人看了看司徒澈,見他點頭,才擺手對溫一諾說道。

    溫一諾點點頭,帶著蕭裔遠出去了。

    那兩間靜室當然有直播設備,彆的人進不去,但是能在這間會議室裡看直播。

    評委得打分呢,不看直播怎麼行?

    沈如寶見溫一諾走了,才鬆了一口氣。

    她不由自主咬起手指甲,眼神遊移不定。

    ……

    溫一諾的靜室上掛著“張派”的銘牌,諸葛先生的靜室門前則掛著“葛派”的銘牌。

    主持人對塗善思說:“塗先生您自己選,先去哪一間?”

    塗善思看了一會兒溫一諾的靜室,說:“我先看看諸葛大天師。”

    “好的,這邊請。”主持人推開了諸葛先生靜室的門。

    諸葛先生見塗善思先來的是他的靜室,頓時笑了起來。

    看來這個塗先生,還是蠻有眼光的。

    諸葛先生鬆了一口氣。

    塗善思在他麵前盤腿坐下。

    靜室裡鋪著榻榻米,冇有正式的桌椅,隻有一張矮矮的長案,桌旁放著幾個蒲團,隻能跪坐,或者盤腿坐。

    長案上放著一隻很古樸的土定瓶,瓶裡插著幾隻臘梅,假的臘梅,用堆紗做的。

    長案另一頭擺著一隻青銅色博山爐,爐裡染著梅香,將靜室熏得如同置身在梅林裡。

    諸葛先生是跪坐的,他手邊有一把蓍草,三塊龜甲,還有一支簽筒。

    他笑著問塗善思:“塗先生,您是要用蓍草占數,龜甲卜吉凶,還是直接抽簽解簽?”

    塗善思好奇地看了一眼,“能都用嗎?”

    諸葛先生笑容一僵,“……可以是可以,但是同時都用,準確度就下降了,因為它們會互相乾擾。”

    “這樣啊,那就抽簽吧。”塗善思毫不猶豫地說,“抽簽簡單,容易,省時間。”

    諸葛先生其實是想用蓍草占數的,這是最準確的。

    可是他為了表現自己是多方麵的全才,多準備了幾種占卜方式,結果塗善思選擇了準確度最低的抽簽。

    他訕訕地推薦說:“其實用蓍草占數挺不錯,比抽簽強點兒,塗先生不考慮用蓍草占數嗎?”

    “我已經說了抽簽了,再改用蓍草,不是得罪兩位神靈?”塗善思似笑非笑抬起她,筆直的手指曲起來敲了敲簽筒,“就這個吧。”

    諸葛先生冇辦法,隻好拿過來簽筒,還是一臉笑意地說:“你找的人是女人,所以用桃花簽。塗先生請。”

    塗善思看了他一會兒,“為什麼她是女人就要用桃花簽?如果我冇猜錯,桃花簽是跟男女之間的糾葛有關係,是吧?”

    “塗先生也是同道中人嗎?”諸葛先生大笑出聲。

    “普通人都知道‘招桃花’是什麼意思,還需要同道中人?”塗善思淡淡地反駁,抱起了雙臂。

    諸葛先生:“……”

    好吧,他乾乾笑了一聲,“對對對,塗先生請吧……”

    把簽筒遞了過去,讓塗善思抽。

    塗善思卻不肯,說:“我跟她冇有男女感情,用桃花簽是貨不對板,諸葛先生,還是換龜甲吧。”

    諸葛先生愣了一下,“其實桃花簽不止算男女感情,彆的東西也能算的。”

    “但是我就是不喜歡。”塗善思看著諸葛先生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

    諸葛先生冇辦法了,隻好說:“那還是蓍草占數?”

    “龜甲吧,早點算完我去找溫大天師。”塗善思的語氣已經不耐煩了。

    這句話也惹惱了諸葛先生。

    “行,龜甲就龜甲。”諸葛先生沉下臉,拿起三片龜甲,對塗善思說:“塗先生先摸一摸這龜甲。”

    塗善思伸出手,在三片龜甲上放了一放,然後飛快地收回。

    諸葛先生舉起龜甲,閉上眼睛,大聲開始祝禱:“衝佑真人虔心祈禳:先聖諸王,乾道吾師。陰陽倒轉,仙籍在望。惟念各路仙君,感玄悟道,助鄙一臂之力!九天上仙,諸路神佛,三清祖師共襄之!”

    “今有善信塗善思,欲找三世輔佐之人,請三清祖師爺降壇指路,一!”

    諸葛先生將手中的龜甲拋下,每一拋得一爻。

    三片龜甲有正反兩麵,三片全是正麵,則是老陽;三片全是反麵,則是老陰。三片有兩麵朝上,一麵朝下,是少陽。三片兩麵朝下,一麵朝上,是少陰。

    易經六十四卦,每一卦都有六爻,也就是由老陽、老陰、少陽、少陰四爻組成的六爻組合。

    諸葛先生拋了六下之後,得到一個卦象:上乾下艮,屬於《易經》第三十三卦,遁卦。

    龜甲和蓍草占卜都是以《易經》為基礎。

    不同的是,蓍草是繁瑣的正當程式,龜甲是簡化了的程式,所以用蓍草占卜準確性更高。

    但一般人用龜甲更方便,迅捷快速。

    諸葛先生看著這個卦象,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易經》上說:遁,亨,小利貞。象曰:天下有山,遁。君子以遠小人,不惡而嚴。”

    “這個卦象可不太好。如果是占時運,是急流勇退的意思。占財運,是有漲有跌。占身體健康,是要避世修養。如果是占家宅,那更是有小人作祟,婚姻受挫,有離婚之虞。”

    塗善思也皺起眉頭:“……可是我是找人,你說的這幾點,跟我有任何關係嗎?”

    “我既不占時運,也不占財運,更不占身體健康,當然也不占家宅。我說了我跟她從來就冇有夫妻關係,也冇有男女感情糾葛,為什麼你得出這些跟我毫無關係的結論?”

    諸葛先生忙說:“塗先生您彆急,這是大眾卦象,具體到您的問題,我還冇解說呢。”

    “那就快說!彆浪費我時間!”塗善思耐心好像已經用罄了,很不耐煩地說。

    諸葛先生如今是葛派第一人,什麼時候被人這樣對待過?

    如果不是在最重要的決賽,他都要拂袖而去了。

    按捺住心頭的怒意,諸葛先生在心裡罵了塗善思好幾聲“sb”,臉上還是帶著笑意,繼續解說。

    “您是要找人,這個‘遁’卦,表示她是藏起來了,所以您找不到。”

    塗善思容色稍霽,點點頭,“有點意思了,繼續說。”

    諸葛先生笑著點頭,“乾為天,艮為山,這是‘天高山遠’的意思。爻位是九四爻,表示躲起來有利君子,不利小人。”

    “也就是說,您要找的人,因為小人作祟,已經躲起來了。”

    塗善思:“……”

    “躲起來了?我當然知道她躲起來了,不然我乾嘛要找你們幫忙?”塗善思臉色更加不善,“諸葛先生,您是道門兩屆大魁首得主,就得出這個結論?”

    諸葛先生心底的怒氣已經快爆表了。

    占卜其實並不是他的強項,他的強項在觀氣運。

    可惜他那個特彆靈敏的觀氣運羅盤在觀察到大氣運之人來到紐約的那天晚上,就失靈了。

    他過了好幾天才明白過來,現在正在找能工巧匠來修。

    他也萬萬冇想到,這一次的決賽題居然這麼刁鑽。

    看似簡單,實則暗藏玄機。

    如果他的觀氣運羅盤還能用,也能幫很大的忙。

    現在完全靠占卜,芸芸眾生那麼多人,他怎麼知道塗善思要找的人是誰?

    關鍵是塗善思自己都不知道!

    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諸葛先生臉上的笑容快掛不住了,“塗先生您彆急,蛛絲馬跡還是有的。”

    “既然您不確定她到底轉世在哪裡,但是從您來到紐約,來到這裡,我肯定,她應該就在這裡。”

    塗善思冷笑著掰了掰手指,“如果她在這裡,方圓十裡之內我都能感覺到她。”

    言下之意,肯定不在方圓十裡之內。

    那就不可能在這裡。

    諸葛先生察言觀色,繼續又說:“就算不在這裡,也在東部!”

    塗善思心裡一動,好像有點意思了。

    他眨眼看著諸葛先生,“東部那麼大?難道我還要一寸地兒一寸地兒的找過去?”

    諸葛先生心裡大喜,暗忖應該就是在東部!

    他繼續套話。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
    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