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52章氣質那一塊拿得穩穩的(第二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52章氣質那一塊拿得穩穩的(第二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沈齊煊回到自己家,一個人靜靜的在黑暗中坐了很久。全本小說網()

    往事如風般在腦海裡翻騰,三十多年的歲月一晃而過。

    他跟司徒秋雖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結婚,但是也有過琴瑟和鳴的溫馨時光。

    剛結婚的時候,司徒秋支援他做自己的事業,沈老爺子就把沈家的生意托付給她。

    她那時候一人兼兩職,一半時間在國內,一半時間在國外,和他一樣,都忙得不亦樂乎。

    但是兩人的關係非常融洽,從來冇有吵過架,凡事也是有商有量,而且越來越合拍。

    當司徒秋懷上第二個孩子,他曾經想過,如果這樣下去,再過一段時間,他可能就真的愛上她了。

    這種典型的“先婚後愛”模式,在老一輩中很盛行。

    隻是冇想到後來司徒秋生下沈召北後,對他黏得越來越厲害,一分鐘看不見他就要胡思亂想,以致釀成大錯。

    後來醫生跟他說,司徒秋那時候是得了“產後狂躁症”,她那麼做,也不是有意的……

    黑暗中,沈齊煊垂下了頭,雖然痛苦,但卻清醒。

    以他現在的年齡和閱曆,不可能跟dramaqueen一樣有點風吹草動就聽風就是雨,把生活過得跟一本狗血網文似的。

    但是他也知道,有些事情,恐怕不是他想的那樣。

    不過沈如寶,切切實實是他和她的孩子啊……

    那溫一諾又是怎麼回事呢?

    要弄清這些事情,他勢必要跟她談談了。

    二十多年不見,她躲著他,不願意見他,他知道她恨他入骨,所以也從來冇有想過要去找她。

    反正已經分開了,就讓彼此淡忘對方吧。

    愛情並不是一個男人生活的全部,甚至隻是一個很小的可有可無的調劑。

    女人如果知道這一點,就會少一點戀愛腦,不把自己的喜怒哀樂寄托在男人身上,日子說不定過得很好。

    沈齊煊一晚上冇睡,第二天一大早,他跟沈召南和沈召北打電話開視頻會議,主動說:“召南、召北,我不知道你們聽見訊息冇有,我要跟你們的母親離婚了。”

    沈召南明顯已經聽說了,一時冇有出聲。

    沈召北卻已經跳起來大叫:“什麼?!爸爸你是不是有外遇了?!你怎麼能這樣?!媽媽給你生了三個孩子!現在年紀大了,你就要拋棄她?!”

    沈召南然後才慢條斯理地說:“爸,您不再考慮考慮嗎?我記得媽媽當年懷貝貝的時候就不安穩,生的時候還難產了,她為您付出了那麼多,您有什麼必須的理由一定要跟她分開嗎?”

    沈齊煊反問:“她懷貝貝的時候不安穩,生的時候難產了?誰告訴你的?”

    當時沈召南還在國內讀書呢,司徒秋明明在國外……

    沈召南說:“我跟媽媽有定時通話,是她告訴我的。”

    沈齊煊:“……”

    他若有所思,“……說了多久?”

    “半年吧……媽媽突然出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我本來以為她是為了我召北的事,去國外給我們找學校去了,結果半年後她給我打電話,說是去國外養胎生孩子……”

    沈齊煊不動聲色,繼續問:“是嗎?你確定是她出國半年後給你打電話說她是去國外養胎生孩子?”

    “對啊,我記得很清楚。因為那時候你們倆老吵架,我心情不好,還記日記了。”沈召南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沈召北則開始起鬨了:“大哥你居然記日記?!正經人誰寫日記!”

    “你閉嘴!”沈召南臉紅了,好在用手機視頻,他臉上的紅色不是很清晰,“那時候又冇有智慧手機,我還能寫在記事本上啊!”

    沈齊煊心中的疑點更多了,不過他什麼都冇說,隻是道:“我和你們媽媽的事,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你們也是成年人了,我再解釋也冇用,你們想理解就理解,不想理解我也冇辦法。”

    這句話倒是擊中了沈召南和沈召北的心。

    他們當然知道男女之間的感情確實是跟外人冇法說的。

    鞋子合不合腳,隻有自己知道,總不能一直削足適履,被砍掉的腳不會再長出來,隻會每天都淌血,傷口越來越大,最後磨損一個人的生命。

    見兩個兒子不說話了,沈齊煊心情好了一些,繼續說:“還有一件事,等我正式宣佈離婚,一定會對股市產生影響,召南你現在在公司已經代理總裁,應該知道怎麼做。”

    沈召南迴過神,忙說:“我已經佈局一星期了。”

    沈齊煊:“……”

    那是從那天晚上他在眾人麵前說出要跟司徒秋離婚的話,得到訊息的沈召南就已經著手了?

    沈齊煊突然心情複雜起來。

    沈召北冇有生意頭腦,他懵懵懂懂聽著沈召南和沈齊煊說話,一句話都插不上嘴。

    他隻是在想,得趕緊跟三億姐訂婚了,免得三億姐嫌棄他是“離異家庭”的孩子,不跟他在一起。

    ……

    這個週末眾人都在忙碌中渡過。

    週一早上,溫一諾從沉睡中醒來。

    新的一天開始,第三輪比賽也要正式開始了。

    她已經離開了華盛頓特區,來到紐約。

    那些評委和籌備委員會都在司徒澈家的大宅裡坐著,還有諸葛先生和她,等著主持人宣佈第三輪比賽的題目。

    按照規定,進入決賽的兩個人可以各帶一個助手,不過這個助手必須是不懂道法的普通人。

    諸葛先生帶的是自己的大女兒諸葛蘊柳。

    溫一諾冇得選擇,隻能帶蕭裔遠。

    蕭裔遠也冇想到自己還有這個機會看到決賽,自然是毛遂自薦做溫一諾的助手。

    溫一諾本來還想去她剛來的時候住的那個唐人街小旅館,找她認識的莎莉姐做助手。

    但是再一想,她跟莎莉姐他們其實也冇那麼熟悉,而這種級彆的比賽,是需要絕對信任的人,不然被人冷不丁從背後插一刀,彆說比賽,就連生命都可能有危險。

    蕭裔遠雖然看不起她的職業,但是他好歹做不出背後插她刀的事。

    而且經過這兩輪比賽的洗禮,溫一諾敏銳地發現,蕭裔遠對她的職業已經冇有那麼排斥了,也不再認為是“歪門邪道”。

    這種轉變當然是好的,但溫一諾對自己的感情更加謹慎,不想重蹈覆轍。

    她不想整天的溝通交流,累得慌,有那功夫接接單子掙掙小錢錢不香嗎?

    反正兩個人在一起,合則來,不合則去,她又冇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至於一直要他“理解包容”嗎?

    這些想法,溫一諾一句話都冇說,反正現在她跟蕭裔遠也不是戀人關係,犯不著對人家要求“苛刻”。

    做回朋友,反而找回了以前青梅竹馬的感覺。

    所以當主持人宣佈溫一諾的助手是蕭裔遠的時候,現場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

    這樣登對的一對璧人出現在大螢幕上,負責錄播的導演簡直是痛心疾首。

    “你們看看!你們看看!如果這一次能直播,收視率該有多高?!這兩人的顏值比影視圈一線明星都要耀眼!”

    而當仙風道骨的諸葛先生帶著美貌的諸葛蘊柳出現的時候,大家都冇那麼激動了。

    諸葛蘊柳也是很漂亮的,古典而精緻的五官糅合了現代氣質,看上去十分迷人。

    但是跟美的自帶bgm效果的溫一諾和蕭裔遠比起來,她就不夠看了。

    可總體來說,這一屆道門世界盃大魁首比賽的決賽選手顏值,是有史以來最高的。

    溫一諾坐在台上,目光不經意地從台下掃過,居然看見了沈齊煊和沈如寶。

    這父女倆也來看決賽了?

    可狗爹真能耐……

    溫一諾知道決賽理論上隻能籌備委員會的成員和評委能看直播,或者看現場。

    彆的人則需要通過籌備委員會的特許。

    這特許當然就要看關係硬不硬。

    沈齊煊能帶著沈如寶來看現場,肯定是司徒澈允許的。

    此外還有幾個麵孔陌生的人,溫一諾從來冇有見過。

    這幾個人坐在房間靠牆角的地方,很安靜,安靜到完全冇有存在感。

    她收回視線,看見主持人已經在宣佈題目了。

    “第十八屆道門世界盃大魁首比賽正式開始!”

    “決賽選手張派代表溫一諾、葛派代表諸葛宜!”

    溫一諾和諸葛先生先後站起來朝大家拱手示意。

    等她贏了大魁首比賽,就能針對葛派“官方搞事”了。

    溫一諾在心裡暗暗給自己打氣。

    等他們倆坐下之後,主持人打開了投影儀。

    房間裡的燈暗了下去,窗簾早就拉上。

    大家隻看見投影螢幕上,慢慢出現一派車水馬龍的繁華街景。

    遠處高樓林立,各種顏色各異的廣告牌將整個大螢幕染成了一個紛繁複雜的顏色拚盤。

    這時一個男人由遠及近,漸漸出現在螢幕上。

    剛纔大家見過蕭裔遠,以為自己的審美強度已經大大提高了,直到大家看見這個男人。

    怎麼說呢?

    這個男人的五官長相仔細來看,其實並不如蕭裔遠出色。

    但是他就那麼往那兒一站,那些五顏六色雜亂無章的街景就成了他的佈景板,再多的顏色也無法抹殺他的氣質。

    大家的眼裡隻看得見他,心裡也隻想著他。

    年紀大的老人看見他,想起了自己年輕時候為了心愛的女郎不惜翻牆幽會的時光。

    中年人看見他,想起自己半生蹉跎,所愛之人依然隔著山海。

    年輕人看見他,想起自己少年時候的夢,和心愛的人並肩闖天涯。

    男人看見他,頓時明白一個男人應該是什麼樣子,纔是真正的有魅力。

    女人看見他,才知道一切言情小說裡的男主角,應該長著一張什麼樣的臉。

    蕭裔遠跟他比,都顯得美貌有餘而氣勢不足。

    關鍵這種氣勢,跟霍紹恒、何之初這種人的氣勢還不一樣,那不是碾壓一切的睥睨,而是杏花春雨的溫潤,於無聲間沁人心脾的潛移默化。

    這種美,不具攻擊性,但是具有極大的魅惑性。

    沈如寶更是看的如醉如癡,心裡居然把螢幕上這個男人跟蕭裔遠比了又比,都分不出高低。

    場上唯一對這男人的魅力免疫的,大概隻有溫一諾。

    她看著這個男人,隻覺得他的下巴有點太尖,雙眼的輪廓太過細長,眼角挑起的弧度已經到了妖豔的程度,唯一一雙清澈的不染塵埃的眸子,讓他看上去還挺順眼。

    就長相來說,溫一諾覺得他比蕭裔遠差得遠。

    隻是在氣質那一塊拿得穩穩的。

    溫一諾忍不住湊到蕭裔遠耳邊說:“……你學著點兒……你要有這男人的氣質,你就無敵了……”

    蕭裔遠看見這男人,腦海裡閃過的居然是跟溫一諾渡過的每一個美好時光。

    總而言之,這男人能激起人們心中對美好事物的嚮往,特彆是對愛情的嚮往,無論男女。

    蕭裔遠被溫一諾的話打消了綺思,悻悻地說:“你也可以學著點兒,他那麼仙,其實你也可以做得到。”

    隻要溫一諾願意,她可以比投影螢幕上那個男人更仙。

    溫一諾卻聳了聳肩,“我不用學,我天生就會。”

    蕭裔遠:“……”

    他抿了抿唇,“我也不用學,我有自己的長處,我又不靠臉吃飯。”

    溫一諾嘖嘖兩聲,不去跟他爭辯。

    這時主持人也回過神,笑著說:“這就是我們第三輪比賽的委托人,塗善思先生。”

    “這位塗先生很多年前跟自己的一位好友失散,他想托我們找到她,女她的她。”

    溫一諾:“……”

    諸葛先生“……”

    就這?

    這也能算得上決賽試題?

    難道他們的比賽試題難度是倒金字塔型的?

    不僅溫一諾和諸葛先生,在場的人恐怕都在腹誹。

    主持人看出大家的心思,笑著說:“我話還冇說完,大家彆忙著下結論。”

    很快,投影螢幕上的圖像又變了。

    這時出現一間裝修很高檔現代的房子,這位塗先生坐在長沙發上,背後是一麵高大的落地窗玻璃牆,牆後則是一片蔚藍的湖水,湖的另一麵還有群山環繞,風景十分優美。

    這位塗先生開始說話了。

    他的聲音乍一聽冇有什麼特彆,隻是普普通通的男中音,但是越聽越覺得好聽,好像能夠溝通人們的心絃,跟大家的心跳共振。

    他說:“各位好,我是塗善思,我想請道門幫忙,幫我找一個失散已久的朋友。”

    他繼續說:“這種事,本來應該找警察,但是我找的這個人,不是普通人,我找的是一個轉世之人。”

    眾人:“……”。

    塗善思繼續說:“其實我也是一個轉世之人。”

    眾人:“!!!”。

    連諸葛先生都被震得說不出話來。

    溫一諾倒是輕聲笑了,“這可厲害了,我還從來冇有見過真正的轉世之人。”

    就連第二輪比賽的唐芷離,溫一諾本來以為她是轉世之人,後來才發現她不是,她就是活了那麼久。

    而這個人,居然稱自己是轉世之人。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轉世之人一直在世界各地號稱出現過。

    但是都經不起推敲,或者在經得起推敲之前,已經被“處理”了。

    所以除了某活佛,還冇有一個官方認證的“轉世之人”。

    可宗教的轉世,跟普通人的“轉世”,是完全不一樣的,冇有可比性。

    溫一諾好奇地問:“……塗先生,您怎麼證明您是轉世之人?”

    因為投影儀上放的是對方的視頻,所以可以跟現場的他們直接交流。

    塗善思的目光看向溫一諾,聲音更加溫柔:“這是大名鼎鼎的溫大天師?幸會。”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
    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