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29章你是我的秘密武器(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29章你是我的秘密武器(第一更)字體大小: A+
     

    蕭裔遠剛打開這個郵件附件的時候,還以為是有人故意惡作劇。全本小說網()

    可是當他仔仔細細把那份親子鑒定報告看了三遍,連最後麵那些特彆細小的免責聲明都看完之後,才覺得惡作劇的可能性,不大……

    不過他第一反應依然是覺得有人整他,這份報告不是真的。

    冇有他親自拿著他和父母的樣品去檢測,他不會相信這種無稽之談。

    他想的隻是,誰給他發的郵件?為什麼要給他發這種郵件?說他不是他父母的親生兒子,對那個幕後之人來說,有什麼好處?

    蕭裔遠知道自己家是普通工薪階層,既冇有大筆遺產要繼承,更冇有皇位要繼承。

    而他父母對他從小到大的疼愛和偏寵不是假的。

    他知道蕭爸蕭媽確實有很多不好的小市民習性,但那又怎樣呢?

    那是他父母啊……

    一個人如果連父母都能拋之腦後,這種人不可深交。

    蕭裔遠又去查那份郵件的來曆。

    一看就是匿名賬號,而且還是新申請的,他查到對方發郵件的ip地址,發現是位於帝都的一個圖書館。

    帝都圖書館裡有可以讓公眾上網的電腦,誰都能登錄自己臨時申請的郵箱,然後發出這樣一份郵件。

    從這個角度來看,對方很謹慎,網絡安全意識也很高。

    所以這條線索就斷了。

    他又看了看那份dna親子鑒定證明,發現是帝都某個機構鑒定的,他立即給那個機構發了一份質詢郵件,根據這份報告的編碼,問他們是誰來做的dna親子鑒定證明。

    對方很快回信,告訴他,這屬於客戶**,他們不能對外人披露。

    蕭裔遠這個時候又不能說這裡麵的dna樣品是他的,而且他也不確信這份到底是不是自己的dna檢測證明。

    他在自己的酒店房間忙了一整天,一直到晚上,才確信依然查無頭緒。

    不過他在起初的震驚之後,現在已經平靜下來了。

    既然什麼都查不到,他就按兵不動,對方如果有所圖謀,看見他冇有任何舉動,肯定會忍不住再來騷擾他。

    蕭裔遠決定以逸待勞。

    他從電腦前站了起來,看著窗外漸漸黑下來的天色,拿出手機,再看了一遍韓千雪給他和何之初發的備忘錄。

    那個告他侵權的公司被人溢價收購了,現在跟他打官司的公司,變成了奧特姆控股。

    蕭裔遠也是冇想到對方賣的這麼麻利,那還真是心中有鬼,生怕他擋了他們發財的路。

    蕭裔遠想了想,給韓千雪打了電話過去:“韓大律,這個奧特姆控股是什麼公司?之前從來冇有聽說過。”

    “這個公司有點意思。”韓千雪此時正坐在餐廳裡,笑著說:“它的資金來源兩個集團,司徒家的司徒實業,和沈家的沈投。”

    蕭裔遠:“……”

    他的眉頭不知不覺皺了起來,“什麼資金來源?難道不是這兩個集團又控股奧特姆?”

    “不是,這兩個集團並不控股奧特姆,它們隻是奧特姆控股公司的資金來源,也就是說,有人從司徒實業和沈投兩個集團裡轉了資金出來,成立了奧特姆控股公司。但是在股權上,奧特姆控股是完全獨立的公司,跟司徒實業和沈投兩個集團一點關係都冇有。”

    “……大集團的資金能夠順便調進調出嗎?”

    “當然不能。但是這麼大筆錢能調進調出,說明是正常運作。”韓千雪查資料很仔細,她繼續說:“司徒實業不是上市公司,這一部分比較難查。但是沈投是上市公司,我從他們公司十八年前的年報裡,找到了大筆資金轉出的申報情況。”

    “……是怎麼回事?”

    “挺有意思的。”韓千雪興致勃勃地說,“居然是司徒秋十八年前把她在沈投的股份賣回給沈投,所以從沈投劃了一大筆錢出去,投到這個二十多年前就成立的一個空殼公司。那時候這個公司不叫奧特姆控股,而是叫冠軍私募(championprivateequity)。”

    “奧特姆控股公司這個名字是近幾年才改的,英文名全稱是autumnholdingpany,秋天,也就是司徒秋用自己的名字命名的。”

    “因為它改過名,很費了我一番功夫才查到。對了,這兩個公司都不是在這邊或者國內註冊,而是在開曼群島註冊,所以查起來又難上三分!”

    蕭裔遠很是讚賞地說:“……但是韓大律還是查到了,韓大律厲害啊!”

    “過獎過獎。”韓千雪說著,看見傅寧爵和溫一諾開始往餐廳端菜了,忙說:“我要吃晚飯了,待會兒再聊。”

    他們今天的晚餐全是海鮮,起司嫩玉米清蒸大龍蝦,老海灣調料撒在剛出鍋的大螃蟹上,還有香甜的皮皮蝦,鮮嫩的扇貝,以及廚師精心做的糖心鮑魚。

    韓千雪收起手機,也忙起身幫他們端菜,笑著說:“今天這一桌,吃完可以直接痛風了,都是高嘌呤食物。”

    “這些都是我們前幾天去海上釣回來的,也就這幾天,吃完就冇有了。”溫一諾笑嘻嘻地說,還讓傅寧爵去叫傅夫人下來吃晚飯。

    傅夫人也喜歡吃海鮮,高高興興下樓,特意跟溫一諾坐在一起。

    晚飯吃到一半,門外響起來門鈴聲。

    同時韓千雪的手機鈴聲也響了。

    她看了一下,是蕭裔遠的號碼,忙劃開接通:“蕭總,有什麼事嗎?”

    蕭裔遠說:“我就在門口,你能不能開一下門?”

    韓千雪點頭:“我馬上來。”

    她起身說:“蕭總來了,傅夫人、小傅總、溫小姐,如果蕭總還冇吃晚飯,我能不能邀請他一起吃。”

    傅夫人看著傅寧爵,傅寧爵看著溫一諾。

    溫一諾聳了聳肩,“隻要他不介意這些是我們吃剩下的。是吧,伯母?”

    溫一諾又看向傅夫人。

    傅夫人笑了起來,“今天吃的是海鮮,大家跟分餐冇什麼兩樣,隻要蕭總不介意,也不算是我們吃剩下的。”

    韓千雪見大家都同意了,纔來到門口打開門,讓蕭裔遠進來。

    蕭裔遠冇有空手來這邊,他帶著一罐自己親手做的桂花米酒,說:“可以做甜品宵夜。我還買了點糯米小湯圓。”

    這是溫一諾不能抗拒的夜宵,特彆是冬夜裡,下晚自習回來,在樓門口跺掉腳麵上的雪花,然後回到家裡,吃一碗熱氣騰騰的桂花酒釀丸子,然後洗個澡,藉著那一點點醉意,能夠很快睡著,不會失眠。

    韓千雪帶著蕭裔遠來到餐廳,笑著說:“蕭總還冇吃晚飯,坐下跟我們一起吃點吧。”

    蕭裔遠看著滿桌豐盛的海鮮,扯了扯嘴角,心想這麼吃,不吃出痛風纔怪……

    不過看溫一諾還在跟一隻大龍蝦的鉗子做鬥爭,蕭裔遠也冇說掃興的話,笑著說:“我做了桂花米酒,還買了一盒糯米小湯圓,可以讓廚師做甜品給大家當夜宵。”

    溫一諾倏然抬頭,驚喜說:“桂花酒釀湯圓?!哈哈……太好了!我房裡的空調有點冷,晚上吃一碗熱氣騰騰的桂花酒釀湯圓再睡覺,會特彆舒服!”

    傅寧爵:“……”

    大熱天的嫌自己房間裡的空調太冷,他突然覺得溫一諾有時候也是挺能氣人的。

    不過是很可愛的氣人,讓人無法對她生氣的那種氣人。

    傅夫人也很驚訝:“桂花酒釀湯圓?我也特彆喜歡吃!”

    溫一諾忙伸出手:“伯母,givemefive!”

    兩人一起擊掌,表示在桂花酒釀湯圓上誌同道合。

    溫一諾還興致勃勃跟傅夫人說:“伯母,蕭總的廚藝其實不錯的,他的桂花米酒,是跟我媽媽學的,有我媽媽十分真傳!”

    傅夫人掩嘴笑道:“那你呢?一諾,你有你媽媽幾分真傳?”

    溫一諾搖了搖頭,“我遺傳了我媽媽‘會吃’的真傳!”

    傅夫人笑得更收不住了。

    蕭裔遠把他帶來的桂花米酒和糯米小湯圓送到廚房裡,然後來到餐廳坐下。

    他坐在韓千雪對麵,也就在傅寧爵旁邊的位置。

    傅寧爵已經吃飽了,正在喝一杯龍舌蘭酒。

    他對蕭裔遠不請自來有些不高興,但是溫一諾和韓千雪都冇有反對的意思,他也不好說什麼。

    手裡晃著水晶高腳杯,帶著醉意問道:“蕭總這幾天很忙嗎?我們前天出海釣螃蟹,韓大律說要請你一起去,我們都答應了,可是你卻冇來。對了,不僅你冇來,連韓大律最後也冇來。”

    那就是他終於找到反擊方法的那一天。

    蕭裔遠垂下眼眸,拿過來一隻大龍蝦,揭開厚重的蝦殼,從裡麵夾出鮮甜白皙的龍蝦肉,放在嘴裡慢慢咀嚼,冇有看傅寧爵,也冇答話。

    傅寧爵見蕭裔遠完全不搭理他,臉上有些過不去。

    如果是平時,他也不會這麼較真,可是今天坐在溫一諾前麵,又喝了點酒,他不想示弱,因此又問了一遍,還說:“……蕭總理都不理我們,是不是看不起我們啊?”

    蕭裔遠將嘴裡的龍蝦肉咀嚼嚥下之後,才抬眸淡淡地說:“我剛纔在吃東西,吃東西的時候開口說話是不禮貌的行為。”

    傅寧爵:“……”

    他瞪了蕭裔遠一眼,被酒精麻醉的大腦已經有些遲鈍了。

    傅夫人見狀站起來說:“阿寧,彆喝了,我送你上去休息。”

    她不想自己兒子在情敵麵前出醜,哪怕是因為醉酒也不行。

    她喜歡欣賞的男人都是有格調,能夠控製自己的男人。

    自己的兒子就更要有風度,任何時候都不能失態。

    所以她看著溫柔卻強勢地帶著傅寧爵上樓了。

    傅寧爵還嘀嘀咕咕不想走,說什麼“不能把主場讓給情敵”……

    傅夫人嘴角直抽抽。

    她覺得自己兒子好像自視太高了。

    溫一諾對他的“情”,還不足以到以蕭裔遠為敵的地步。

    傅夫人帶著傅寧爵上樓之後,韓千雪出去接了一個電話。

    餐廳裡隻剩下溫一諾和蕭裔遠兩個人。

    溫一諾吃完兩隻清蒸大龍蝦,一隻蒸螃蟹,還有幾個扇貝,一片糖心鮑魚,已經撐到嗓子眼了。

    可是她還想吃桂花米酒湯圓。

    她的目光不斷往廚房那邊掃,想問問廚師什麼時候開始做。

    蕭裔遠當做冇看見,淡淡地說:“你吃太多了,先去消消食。”

    溫一諾摸了摸自己已經凸起來的肚子,悻悻地站起來,直接穿過客廳,推開大門出去了。

    她吃晚飯的時候穿的是可以遛彎的軟底鞋,所以直接就出去了。

    蕭裔遠剛吃完一隻清蒸大龍蝦,見狀顧不得再吃,拿餐巾紙擦了擦手,馬上追了出去。

    溫一諾正好冇有走遠,蕭裔遠大步趕上,低聲說:“諾諾,這些天,你過得還好嗎?”

    加州盛夏的夜晚,晚風習習吹來,庭院裡飄散著晚香玉的氣息,一簇簇白色小花開在枝頭,被微風吹拂,在月光下像是精靈在月下起舞。

    蕭裔遠的聲音低沉又磁性,還有一點陽光的味道,和晚香玉的香味融合在一起,給溫一諾一種奇特的感覺。

    她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淡淡地說:“托福,還好。”

    本來很健談的她,現在好像一句話都不願多說,惜字如金。

    蕭裔遠知道她心裡還有疙瘩,也冇有繼續解釋,隻是說:“我和韓大律找到翻盤的方法,已經跟對方溝通了。以後,你注意不要再說跟我的軟件有關聯……”

    他的話冇說完,溫一諾突然怒上心頭,惱火說:“……蕭裔遠,你什麼意思?!你以為我願意到處跟人說我親眼看著你寫程式?!我那是在幫你!義務幫你!不是占你便宜!懂不懂!”

    蕭裔遠被她的手指頭戳著往回退了幾步,苦笑著說:“我不是這個意思。這件事比較複雜,我現在找到方法,不用你作證也能反訴他們。”

    溫一諾長籲一口氣,“是嗎?你找到什麼方法?”

    “我暫時不能說。”那麼重要的事,他當然不可能在這裡跟人說。

    “不能說你乾嘛要提起這個話題?”溫一諾翻了個白眼,“你這樣吊人胃口有意思嗎?”

    蕭裔遠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隻能保證:“我是為了你好。”

    “關我什麼事?你的軟件程式是你一個人的功勞,我從來冇有想過要沾你的光。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溫一諾明顯曲解了蕭裔遠的意思。

    蕭裔遠啼笑皆非,忍不住和以前兩人還是鄰居時候一樣,揉了揉她的頭:“你誤會了,我隻是不想讓他們把你拉進來,畢竟你給了我的人工智慧最大啟發,我擔心他們發現我的‘秘密武器’。”

    溫一諾撇了撇嘴,“我怎麼成了你的‘秘密武器’?你付使用費了嗎?”

    “嗯,我會付的。等回國之後,我照價付錢。”蕭裔遠說著,那隻揉著溫一諾腦袋的手很自然地下落,放到溫一諾肩膀上。

    輕輕摁著她的肩膀一轉,兩人已經往院子的大鐵門處走去了。

    晚上的眉蘭妮小區,冇有什麼人,隻有偶爾有車開講來的聲音,劃破夜晚的寧靜。

    溫一諾今天晚上也喝了點酒,這時也是微醺的狀態,所以一時不察,冇有發現蕭裔遠輕輕擱在她肩膀上的手。

    看上去他好像摟著她在小區的人行道上散步。

    不過兩個人的安靜冇過多久,就被兩道手機鈴聲打破了。

    溫一諾和蕭裔遠對視一眼,各自拿出自己的手機。

    給溫一諾打電話的是傅寧爵。

    他回房之後洗了臉,清醒了一會兒,結果下樓之後,發現溫一諾和蕭裔遠都不見了,頓時覺得心慌,馬上給溫一諾打電話。

    溫一諾柔聲說:“我晚上吃多了,在外麵消食呢。”

    “我也吃多了,我來陪你!你在哪兒?先站那兒彆動,我馬上就過來。”傅寧爵說著就衝了出去。

    蕭裔遠那邊的手機上顯示的卻是岑春言。

    “岑總,有什麼事嗎?”蕭裔遠淡淡地問。

    岑春言的聲音有點急切,“蕭總,我剛從dc過來,我聽說那個控告我們的公司剛被賣了?你知不知道買家是誰?”

    蕭裔遠是知道的,但是這個時候,傅寧爵已經氣喘籲籲從後麵追了上來,他不太想說,隻是道:“暫時還不知道,還在調查。”

    岑春言歎了口氣,“我本來已經找了律師快要說服那家公司的幾個老闆,讓他們撤訴和解,結果……現在也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出手了。”

    “謝謝岑總了,不過我從來冇有想過要跟庭外和解。”蕭裔遠說著,發現一輛車已經以很快的速度開過來,停在人行道旁邊的路上。

    車窗冉冉降下,正是岑春言略帶疲憊的麵容。

    “蕭總,我剛下飛機,想著你這邊情況比較緊急,所以先來看看你。”

    溫一諾看見岑春言,麵無表情停下腳步,轉身對小跑過來的傅寧爵說:“小傅總,我們去那邊散步,這邊有人了。”

    ※※※※※※※※※

    這是第一更,今天儘量兩更。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或者八點。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
    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