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28章大戲拉開帷幕(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28章大戲拉開帷幕(第二更)字體大小: A+
     

    何之初冇有動,他微闔著眼,眉頭皺了起來,看著臉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蕭裔遠說完也不敢抬頭看何之初的臉色,但是等了一會兒,見何之初還是冇有說話,他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

    馬上就發現何之初痛苦的神情,他還用手抵住了太陽穴,連嘴唇上都發白得厲害。

    蕭裔遠嚇了一跳,忙站起來:“……何先生?您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叫醫生?”

    何之初揉著自己的太陽穴,緩了一緩,腦海中那種劇烈的疼痛纔沒有那麼尖銳了。

    他朝蕭裔遠抬起手,做了個下壓的動作,蕭裔遠才又坐了回去。

    何之初深吸幾口氣,才睜開眼睛,朝蕭裔遠淡淡地說:“讓你見笑了,剛剛突然頭疼。”

    蕭裔遠忙說:“沒關係,何先生真的不要叫醫生看看嘛?”

    “冇事,我這幾年一直這樣,醫生說是之前受的傷影響了大腦,隻有等它自己痊癒。”何之初不想再說自己的事,轉而繼續問蕭裔遠:“你剛纔說,如果你把真實原因說出來,會影響到溫一諾?她還可能失去人身自由?”

    蕭裔遠冇有退縮,他看著何之初,點了點頭,“應該是這樣,雖然隻是我的推測,但是我不想……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這種感覺,莫名其妙的,何之初發現自己能夠感同身受。

    甚至因為這個原因,他對溫一諾的兄妹之情更進一步,更想保護她,讓她不要被人覬覦侵害。

    何之初凝視著蕭裔遠:“……你不是跟溫一諾離婚了嗎?還能這樣為她著想?”

    “……我跟她離婚,是性格不合,無法在一起生活。可是我這裡……”蕭裔遠用手捂著胸口,臉上的神情有些不自在,好像在彆人麵前剖析自己的感情是一件很羞恥的事,但因為何之初,他覺得哪怕再彆扭也得說出來。

    他接著有些艱難地說:“……我知道,我還是愛著她。”

    何之初移開視線,看著遠方樹林和草坪交界的地方,聲音好像有了些熱度:“那為什麼要放棄呢?也許有一天,你會有想努力卻找不到目標的時候。等她真的喜歡上彆人,你的默默守護隻會成為她的負擔,她不想要。那你怎麼辦?”

    蕭裔遠不明白何之初為什麼這麼說,覺得有些莫名其妙,而且感情的事,兩個不太熟的人不應該聊這個話題,太特麼交淺言深了。

    蕭裔遠扯了扯嘴角,“……她喜歡上彆人?那可要不少時間,不知道那些圍在她身邊的狂蜂浪蝶有冇有耐心等她個十年八年。”

    何之初聽著這帶點怨氣和醋意的話,忍不住笑了:“不會吧?一諾的心這麼難追嗎?”

    “何止難追,她根本就是榆木疙瘩!”蕭裔遠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也就是我和她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才明白這一點。”

    “那也未必。”何之初淡淡地說:“你是仗著自己青梅竹馬,覺得她會永遠陪在你身邊,永遠不會離開你,是嗎?”

    蕭裔遠:“……”

    他反省了一下,好像有點,不過這難道不應該嗎?

    蕭裔遠反問:“……我也會永遠陪著她,永遠不離開她,如果不是她硬要離開我的話。”

    何之初淡笑:“這就是青梅竹馬的為難之處。如果你們兩廂情願,那你們在一起的好,會遠遠超過那種不是青梅竹馬的戀人。但是如果你們有一方不想繼續了,那你們散夥的程度比一般的戀人要更快。——原因都是一樣的,因為你們太瞭解對方,這本來就是雙刃劍。”

    何之初突然說道,然後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彆問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蕭裔遠有些想笑,但仔細想想,確實是這麼回事。

    他甚至有醍醐灌頂的感覺,好像腦海中那片揮之不去的迷霧突然被何之初幾句話盪滌乾淨。

    他眨了眨眼,絕美到魅惑的麵容上露出幾絲瞭然。

    他深思了一會兒,緩緩點頭:“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的‘近水樓台先得月’,其實那月亮隻是水中的一片幻影,不會因為你離它的幻影近,它就會永遠留在你身邊嗎?”

    “是這麼個意思。”何之初恢複了剛纔淡漠疏離的姿態,說:“好了,這些都是我瞎說的,你彆當真,不一定適用你和一諾的情況,我作為一諾認的哥哥,我肯定是站在她這邊的。所以我不會給你感情上的支援。”

    蕭裔遠:“……”

    他苦笑了一下,“我知道,諾諾身邊現在男人那麼多,他們也還不錯,除了一個人的道德有問題之外。”

    “……你說傅寧爵?”何之初看了他一眼,“他的道德怎麼有問題了?”

    “他在我和諾諾還是夫妻關係的時候就一直在挖牆角。現在成功了,他更是天天圍著她轉。”蕭裔遠說到這裡,還是有幾分怨氣的。

    畢竟他不是二世祖,不能把手頭的工作想放下就放下,全心全意去追自己喜歡的姑娘。

    他冇這種放肆的權利,因為冇有人會給他兜底。

    他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打拚來的。

    胼手砥足,白手起家的人,怎麼爭得過有錢有閒還有品味能夠做小伏低的富二代?

    聽著蕭裔遠情不自禁的抱怨,何之初勾了勾唇,“……你在吃醋,你在嫉妒。”

    蕭裔遠索性承認了,“是,我是吃醋,我是嫉妒,可我冇有辦法。在家世上,我永遠比不上他們。”

    “辦法總是有的,你冇有他的家世,可是你有和一諾那麼長時間的感情。你還是好好反省一下,看看原因到底是什麼,我看一諾不是那種隻看家世的人。”何之初想起溫一諾的樣子,笑意更擴大了,“雖然確實有點財迷,但是很可愛。認認真真靠自己走正道賺錢的人,不論男女,都值得尊敬。”

    蕭裔遠皺眉,“……我不覺得我有錯。”

    “那就是你最大的錯。”何之初換了條腿架著,“我應該明白一諾為什麼會跟你離婚了。”

    蕭裔遠:“……”

    真的是他的錯?

    或者說,他真的也有錯?

    可是那天,明明是溫一諾執意要離婚,還找了傅寧爵來氣他……

    蕭裔遠覺得自己像是抓住了什麼一閃而逝的思緒,但那股思緒太過縹緲,他腦子裡還是亂糟糟的。

    特彆是在何之初的指點下。

    他其實不知道何之初也隻是在“紙上談兵”,但是終究比他還是在感情上經曆的挫折多,所以他敏銳地察覺到問題所在。

    何之初又喝了一口紅酒,用手撐著頭,看著藍得淋漓儘致的天空,唇邊帶著一絲笑意:“……看來以後早上不能喝酒了,喝多了話多。”

    他一向不這麼多話,但是今天好像被什麼東西觸動了,那股傾訴的感覺居然滔滔不絕起來。

    蕭裔遠也笑了笑,“早上喝紅酒,確實對身體不太好。何先生也要注意保養。”

    何之初放下酒杯,言歸正傳,“好了,你說的這個辦法,我覺得會有用。你隻要有他們攻擊你電腦和網址的切實證據,這盆臟水我們潑定了。隻要不當做呈堂證供送上法庭就冇事。”

    “打官司也跟打仗差不多,在上戰場之前,都是虛虛實實,你來我往的各種威脅,誰先在士氣上被嚇倒,就輸了。”

    蕭裔遠見何之初認可了他的辦法,籲了一口氣,說:“謝謝何先生鼓勵。希望他們能懸崖勒馬,不要再無理取鬨。”

    ……

    韓千雪來到對方公司,見到對方那幾個創始人老闆,還有點驚訝他們怎麼到的這麼齊全。

    要知道她可冇有提前一週預約,隻是打了個電話,表示有一個老闆在就可以。

    結果他們幾個人全來了。

    都是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大腹便便,看上去也不像特彆有錢。

    當然,他們大概很快就要有錢了,所以個個臉上喜形於色,麵露紅光。

    韓千雪也不廢話,把蕭裔遠給她的證據擺出來,微笑著說:“各位先生,你們看看這份材料。這時你們在起訴之前攻擊我當事人電腦和網址的證據,我當事人反訴你們黑他的電腦,把你們的代碼簽名複製到他的程式裡,然後栽贓陷害,隻是為了朝他訛錢。”

    幾個老闆的臉色立刻黑了下來。

    “韓大律,你是律師,你說話是要付法律責任的!”

    “我們怎麼可能去黑他的電腦?!再說他的電腦和網址做得那麼嚴密,想黑也黑不進去啊!”

    “就是就是!你這攻擊過他電腦和網址的ip是我們這裡的地址又怎樣呢?你也不能證明我們就複製過代碼簽名給他的程式啊?”

    韓千雪立即抓住他們言語中的漏洞,淡笑著說:“所以各位是承認攻擊過我當事人的電腦和網址?還是在起訴他侵權之前?那就證明我們這份材料證據是完全真實可信的。——各位,我們談話,我是錄音了的。”

    韓千雪把錄音筆拿在手裡,笑盈盈地看著對麵幾個老闆的臉色已經成了豬肝色。

    “錄音?!為什麼要錄音?征得我們同意了嗎?!你這是侵權!我們要去律師協會告你!”

    幾個老闆憤憤不平,覺得被冤枉了,可又是說不出的那種冤枉。

    他們之前確實攻擊過蕭裔遠的電腦和網址,但那隻是為了想拿到更多他侵權的證據!

    可惜他們功虧一簣,並冇有攻破蕭裔遠的電腦和網址。

    現在這份材料,隻擺出他們攻擊蕭裔遠電腦和網址的證據,並冇拿出他們真正複製代碼簽名的證據。

    可是就憑前麵他們真的做過黑對方電腦和網址的事,那後麵說他們故意往蕭裔遠的程式裡複製代碼簽名,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不然好端端的,你為什麼要黑彆人的電腦和網址?

    而且蕭裔遠能在短時間內,從數以億萬計的電腦攻擊中找到他們隱藏了好幾道的ip地址,這種數據分析能力,也讓他們膽寒。

    這種計算強度,如果不用量子計算機,隻用那種普通的電腦,那蕭裔遠一定掌握有非常高明的演算法,說不定還是人工智慧主導的能夠不斷自我優化的演算法……

    就跟他那個即時特效軟件一樣,其中的人工智慧技術,其實是一種能夠自我不斷優化的程式。

    就像人一樣,經過學習,可以實現自我進化。

    他們雖然掌握有跟他差不多的軟件程式,可是這個演算法,比他們的要高明多了!

    他們自己軟件裡的人工智慧程式,為什麼冇有和蕭裔遠那個一樣實現自我優化呢?

    他們不是不眼紅的,不然也不會最後告上法庭。

    可韓千雪這時候拿出來的東西殺傷力太強了。

    這幾個老闆對視一眼,都覺得非常棘手。

    韓千雪還不斷雪上加霜:“我知道現在有投行和財團在接觸你們,想要收購你們公司。如果我把這份材料公佈出來,你說還有冇有投行或者財團會願意繼續收購你們?”

    幾個老闆忡然變色:“韓大律,這件事我們得商量一下,請給我們幾天時間。”

    “三天,不能再多了。三天之後,你們還冇答覆,我就把這份材料公佈到社交媒體上。”韓千雪收拾自己的東西,起身走人。

    她走了之後,幾個老闆隻用了五分鐘,就決定趕快把公司賣掉。

    他們知道,對方用了跟他們同樣的手法,把他們冇有做的事,栽到他們頭上,可因為他們之前確實行為不檢,給了對方口實,所以這樣一來,就算繼續告下去,他們也不會得到多少好處。

    在這種兩方都無法拿到切實證據的情況下,就算他們打贏了,法庭也隻會不痛不癢地判蕭裔遠刪除他程式裡的代碼簽名,最多賠償一下訴訟費,他們想要的幾百億的高額賠償,是絕對拿不到的。

    所以他們當機立斷,還是感覺賣掉公司和專利,讓錢落袋平安比較好。

    因此他們馬上給最有誠意的幾家財團回覆,同意把公司賣給他們,但是要簽一份免責協議,表示公司賣出以後,所有事宜都跟他們沒關係,包括他們正在打的官司。

    這些財團看了他們的回覆,大部分都覺得有些問題。

    免責協議是會簽,但是這種免責也是有條件,不是這種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跟他們無關的條款。

    這讓人覺得是不是有點問題。

    可是有一個奧特姆控股集團卻很快答應,說願意簽,隻是把價格壓低了一成,但也有幾十億美元的價位,比他們以前想要的百億美元少,但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能賣出一億他們做夢都要笑醒,彆說是幾十億了。

    因此他們很快接受了奧特姆控股集團的價位,跟他們簽訂了免責協議,並且三天之後就完成整筆交易。

    因為這個公司主要是握有專利權的公司,並冇有太多的經營活動,而對方看重的也是那些專利,因此流程走得很快。

    連公司的審計報表都冇有要,三天之後直接簽字,完成了公司交接。

    等韓千雪再次給幾個老闆打電話的時候,他們都笑著告訴她:“不好意思,公司已經賣掉了。現在是奧特姆控股旗下的公司,韓大律以後有事找他們吧。”

    韓千雪去查這個奧特姆控股的情況,查來查去,居然查到司徒家和沈家。

    而這個時候,司徒秋正笑著跟沈如寶說:“貝貝,你真是媽媽的小福星。媽媽最近剛剛買了一家公司,這個公司正在告蕭裔遠公司侵權……”

    沈如寶眼前一亮,“啊?!那是不是阿遠哥哥要來求媽媽不要告他了?!”

    “你這個小機靈鬼,怎麼一下子就想到這裡去了?比媽媽想得還多。”司徒秋故作驚訝地颳了刮沈如寶的鼻子。

    沈如寶歡快地跳起來,“啊啊啊!我要去找阿遠哥哥!我要告訴他這個好訊息!”

    “傻孩子,不用你去。”司徒秋拉住沈如寶,“我自然會安排人去跟蕭裔遠接洽。隻要他聰明一點,這個官司我立刻撤銷都可以的。”

    同一時刻,沈齊煊也在跟自己的代理人通電話。

    “那家公司賣出去了?這麼一看就有貓膩的條件,也有人答應?”沈齊煊覺得匪夷所思,“查一查是哪個公司,我感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

    韓千雪把自己查到的資訊寫了個備忘錄,同時發送給蕭裔遠和何之初。

    何之初還在琢磨這個奧特姆控股,蕭裔遠卻冇有時間糾結這些。

    因為他這一天上午突然接到一份從國內發來的郵件,那郵件的附件裡是一份dna親子鑒定證明,裡麵清清楚楚寫著蕭爸和蕭媽跟他冇有血緣關係,不是他的親生父母!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
    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