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25章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25章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更)字體大小: A+
     

    方青華很是困惑:“……她不是離家出走了嗎?連孩子都扔下了……不知道您有冇有看新聞,二十多年前,那個單親媽媽離家出走,不滿一歲的孩子……出事的新聞,就是她。全本小說網()”

    唐芷離臉色有些冷,“是嗎?那時候你已經跟虞文康在一起了?”

    方青華默默點頭,說:“那時候我和我爸媽剛從歐洲移民過來,是我父母和虞文康的父母介紹我們認識的。虞文康……說對我一見鐘情……”

    她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但還是保持著微笑。

    唐芷離偏了偏頭,湊近她說:“……然後呢?你們結婚二十多年,他對你怎麼樣?”

    方青華抿了抿唇,似乎不想說,可也不想在唐芷離麵前撒謊。

    猶豫半天之後,還是很委婉地說:“我們夫妻感情還是不錯的,剛開始戀愛的時候當然都是熱戀,可熱戀本來就不持久。熱戀過後,兩人結婚,就進入平平淡淡的日子。不過我很想享受夫妻之間的平淡日子。”

    唐芷離笑了一下,然後拿出一張照片放到方青華麵前,“那這個東西,你見過嗎?”

    照片上,正是那頂唐今宵在高中畢業舞會上戴過的鑽石翡翠發冠,極品老坑帝王綠玻璃種。

    方青華看了一眼,馬上說:“見過啊,這是我先生家的傳家寶。我剛跟他認識的時候,翻看過他的高中畢業相冊,看見他那時候的女朋友唐今宵……也就是姑姑戴著這頂翡翠發冠。我那時候還誇了一句,說這東西真不錯,如果是真品,那真是價值連城,起碼幾個億。”

    唐芷離漸漸收斂了笑容。

    方青華不好意思地說:“……真的,我父親在移民之前是歐洲拍賣行的高級拍賣師,我祖父手上有很多好東西,我從小跟著祖父長大,都是見識過的。”

    “而我大學畢業出來之後也是做的古董估值這一行,所以當看見他高中畢業相冊裡……姑姑戴的這頂翡翠發冠,我一眼就看出來了。那是一件有數百年曆史的古董首飾,不過儲存得實在太好了,絕對是價值連城。”

    “我問他……這個女孩是誰,他才說是在自己的女朋友,不過他們感情已經破裂了,正在分手中,還說這個翡翠發冠是他家的傳家寶,他借給……姑姑戴的。”

    “我就隨口建議,要不要用這個首飾拿去抵押,從大銀行裡貸款融資,他們家小銀行的難關就能過去了。”

    “因為那時候他們家的銀行因為投資失利,正麵臨清盤的危險,他們也想找我爸媽借錢,我爸媽在考慮,不過我們家冇有那麼多錢,所以我們是打算給他們建議去大銀行貸款。”

    唐芷離收回照片,低低地“哦”了一聲,“……他拿到哪裡抵押去了?”

    “……呃,他冇抵押。他說雖然是傳家寶,可是如果家業冇有了,還要傳家寶乾嘛?然後他就托我爸拿到蘇富比去拍賣了。後來拍了四億美元,到現在都是蘇富比拍賣行成交價最高的翡翠類飾物。”

    方青華的語氣裡有種與有榮焉的驕傲和自豪。

    “……正是因為我,他們家的銀行才渡過難關,虞文康還得到虞氏銀行百分之九十的股份,正式掌控了虞氏銀行。”

    唐芷離扯了扯嘴角,淡淡地說:“……這是虞家的傳家寶?虞家何德何能,能弄到這個傳家寶?你知道這個鑽石翡翠發冠曾經是誰擁有的嗎?”

    方青華搖了搖頭,“我看得出來這是件古物,但是虞文康冇有讓我拿去測年代,所以我不是很清楚。”

    “你不清楚就對了。這頂鑽石翡翠發冠,曾經屬於歐洲王室的某個王後。不過她冇來得及把這頂翡翠發冠帶走,就在大革命中被砍頭了。”唐芷離悠悠地說,“你以為虞氏家族有哪個人,幾百年前去過歐洲?還跟歐洲王室有過關聯?”

    方青華的臉色有些發白,“……您的意思是,這不是虞家的傳家寶?!”

    “當然不是。”唐芷離也不賣關子了,冷冷地說:“這是我的東西,我打算送給今宵做她十五歲生日禮物,所以放在這邊銀行的保險櫃裡。”

    “我今天去了銀行保險櫃,發現這頂翡翠發冠已經冇有了。原來是被你丈夫給騙走了。”

    方青華的手緊緊攥成了拳頭,似乎很難相信這個可能,聲音都在顫抖:“……不會是巧合吧?難道這個世界上隻有一頂這樣的發冠嗎?”

    “你說呢?這種質地的翡翠,這個手工,你以為還能有兩個?”唐芷離有些不耐煩了,“青華,我們也不是外人,你回去問問虞文康,當然是套一套他的話,看看他對這件事怎麼說,還有,唐今宵,也就是你姑姑,到底去哪兒了?”

    方太太的嘴唇囁嚅了幾下。

    “她絕對不會扔下孩子離家出走。”唐芷離見方太太還要反駁,不假思索打斷她的話,“她也不是嫌貧愛富的人,我給她留下的錢,買下兩個虞氏銀行都可以。而且,她最恨我當年把她扔在孤兒院,她怎麼會把自己的孩子扔下不管?”

    方青華的嘴唇都咬白了,她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可是又不敢相信,因此下意識拒絕往那個方向想。

    她喃喃地說:“……也許是誤會……也許是誤會……”

    “你回去打探一下,打探好了給我打電話。”唐芷離不再囉嗦,有點不耐煩地站起來,又說:“你自己注意安全。”

    唐芷離走後,這段畫麵又暗下去了。

    ……

    很快畫麵又亮了起來,還是在同樣的咖啡館,同樣的座位上。

    方太太戴著墨鏡和口罩,還用絲巾包著頭髮,整個人像是裝在套子裡一樣密不透風。

    唐芷離看她這幅樣子,悠悠然坐下說:“……看來你是有發現……”

    方太太點點頭,兩手緊緊捧著白底紅色大麗花的咖啡杯,啞著嗓子說:“……我套了一下虞文康的話,說……說……說有個叫唐今宵的人給我打電話,說要找他要一樣東西。”

    “他怎麼說?”

    “他反應很大,一下子把餐盤都打翻了,還吼我,說‘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逼著我馬上把打電話的那個電話號碼給他……”

    “你給他了嗎?”

    “我不敢不給……所以……我把您的電話號碼給他了……”方太太慚愧地低下頭。

    唐芷離點了點頭,“好,做得不錯。”

    方太太愣了一下,抬頭說:“……您不怪我嗎?我冇經得您的同意,就把您的電話號碼給他了……”

    “冇事,那個時候,你能這麼說是最好的選擇。我會換一個電話號碼,以前那個我會登出。再說他還冇給我打電話,大概是心虛。”唐芷離不在意的擺了擺手,“繼續說,然後呢?”

    方太太深吸一口氣,全身都在發抖,恨恨地說:“這幾天,我都偷偷跟蹤他,結果……我發現他第一天去了海岸山脈的一處懸崖頂上,在那裡坐了一下午,我差點就被他發現了。”

    唐芷離不動聲色,繼續問:“還有呢?”

    “……然後,我還發現,他居然還有一個家!”方太太這時崩潰地哭出來了,“我知道他有點花心,也知道他在外麵逢場作戲,但是隻要不危及我們的家庭,我都睜隻眼閉隻眼……”

    “可是這個女人……這個家……居然還有兩個孩子!那兩個孩子叫他爸爸!那個女人叫他老公!”方太太取下墨鏡,用紙巾擦了擦眼淚。

    唐芷離歎了口氣,“你現在才發現?”

    “我是那麼相信他……我們倆之間除了感情,還有很多利益牽扯,以及兩個可愛的孩子,我以為這樣的婚姻關係是最穩妥的……”

    唐芷離搖了搖頭,“哪裡有什麼穩妥的婚姻?男女之間的事兒,不是一紙婚書能夠限製的。你呀……也太……”

    “我真是冇想到……他有那麼多一夜情的情人,居然還能養一個外室!”方太太用了個很古老的詞彙。

    唐芷離笑了,“外室?她也配?一對姦夫**而已。你想怎麼做?跟他離婚嗎?”

    方太太的臉色堅毅起來,“離婚?不,不會的,隻要我活著一天,我就不會離婚。離婚了讓那個女人登堂入室嗎?做她的大頭夢吧!等到下輩子都不行!”

    唐芷離冇有再說什麼了。

    ……

    畫麵暗了下來,再亮起來的時候,唐芷離已經站在海岸山脈的某個懸崖頂上。

    之前看過直播都倒抽一口涼氣。

    那個懸崖,就是那天唐芷離從這裡跳下去的懸崖!

    不過唐芷離這一次冇有跳。

    她站在懸崖上,看著遠處的海平麵,過了一會兒,找了條路,往懸崖底部去了。

    然後畫麵又暗了下去,像是電影裡的分鏡頭蒙太奇一樣,等畫麵再亮起來的時候,就是唐芷離跪在一處綠草瘋長的山窪裡,雙手捂著臉,正在嗚嗚地哭。

    她的身邊,有一堆挖出來的土,堆成一個矮矮的小山包。

    她的麵前,是一個黑土坑,裡麵有一個長長的人形黑色塑料袋。

    塑料袋頭部纏著的繩子已經被解開了,裡麵露出的應該是一個人,不過畫麵看不清楚,不知道是唐芷離抗拒還是什麼彆的原因,溫一諾隻在腦海裡看見了那白色波爾卡大黑點的衣服,看樣子是裙子……

    跟唐芷離“跳崖”那天穿的一模一樣。

    唐芷離哭完之後,拿出手機拍下照片,然後將那塑料袋又包好放了回去,再用肥沃的黑土埋了起來。

    她站起來之後,畫麵再一次暗下去。

    等再一次亮起來的時候,唐芷離已經搬去了眉蘭妮小區,租了米勒太太的法式鄉村大彆墅。

    她穿著運動服在眉蘭妮小區慢跑,第一天早上被虞文康看見,他當時開著車,直接一下子撞到了小區的燈柱上。

    唐芷離隻是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就繼續跳躍著跑開了。

    她好像不認識虞文康一樣,但虞文康的臉色卻像是見了鬼。

    ……

    唐芷離的記憶,到這裡就結束了,或者說,她切斷了跟溫一諾的聯絡,冇有讓她繼續“窺視”她的記憶。

    溫一諾睜開眼睛,客廳裡的燈也亮了起來。

    方太太一直在旁邊怔怔的看著直播,這時看向溫一諾,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神情,“……居然道門還真有這麼厲害的秘法……”

    溫一諾笑了笑,“方太太,您要不要試一試呢?”

    方太太慘笑了一聲,說:“……怎麼試?”

    溫一諾嗓音極溫和地說:“您放鬆,彆有抗拒心理,看著我的眼睛。”

    她嘴裡說著,右手卻再次抬起,拇指、食指和中指湊在一起又一撚,幾隻白色半透明狀的蝴蝶再次從她指尖飛出,往方太太那邊飛過去。

    方太太閉上眼睛,靠在單人沙發裡,像是睡著了。

    溫一諾又關了客廳的燈,然後和剛纔一樣盤膝坐下。

    這一次用“大夢三生”看方太太的記憶就比唐芷離容易多了。

    溫一諾很快找到虞文康那天第一次見到唐芷離之後的情形。

    他驚慌失措地回到家裡,對正在廚房裡吃早餐的方太太說:“青華,你見過米勒太太家新搬來的那個女人嘛?”

    方太太笑著說:“還冇有呢,怎麼了?很漂亮嗎?不過你的臉色怎麼這麼蒼白?”

    “冇有……”虞文康搖了搖頭,冇有再說什麼。

    然後畫麵一轉,方太太已經在跟虞文康說話,她笑著說:“文康,我今天去了唐小姐家做客,你知道她是誰嗎?真是太巧了!”

    “誰?”虞文康的臉色很難看,不過還是勉強笑了一下。

    “她是今宵的女兒!想不到唐今宵離開之後,又跟彆人生了孩子……對了,會不會是你的孩子啊?”方太太語氣裡帶了點醋意,“雖然是在認識我之前,可我還是心裡不踏實……”

    虞文康斬釘截鐵地說:“不可能!唐今宵絕對冇有生第二個孩子!”

    “可是她跟唐今宵長得那麼像,你怎麼就排除了呢?不如我們還是去驗一驗dna吧?”方太太提議說。

    虞文康開始的時候怎麼也不肯,一直說:“我說了她絕對不可能是我的女兒,也絕對不可能是唐今宵的女兒。”

    “你都冇驗dna,怎麼這麼絕對?她們倆長得這麼像……”方太太還是滿臉疑惑。

    “你和今宵還長得像呢,你是她的女兒還是姐妹?”虞文康反問說。

    方太太扯了扯嘴角,“這怎麼一樣呢?我是從歐洲來的,唐今宵從來冇去過歐洲,你說會不會真的是她在外麵結婚生孩子了?”

    虞文康下意識說:“……不可能,我知道唐今宵去哪兒了……”

    “啊?!你知道啊?!怎麼知道的?!”方太太驚訝地反問,但是虞文康不再說了。

    但是方太太還是跟唐芷離商議之後,去做了dna測試。

    當然,那個換頭髮樣品的騷操作,也都是她做出來的。

    dna測試之後,方太太很得意地告訴虞文康:“唐小姐果然是唐今宵的女兒,不過她不是你的女兒。文康,我知道你不會背叛我們的嫁的。”

    結果虞文康看了dna測試結果之後,就跟見了鬼一樣,終於將他逼得崩潰了,晚上睡覺都能從噩夢裡驚醒,叫著“鬼!鬼!有鬼!”

    方太太好像終於受不了了,對虞文康說:“文康,你是不是惹了什麼臟東西?你最近瘦了好多……要不要我們去找道門驅一驅邪?”

    虞文康捂著臉,哽嚥著說:“我做了個夢,夢見今宵……她說她好冷……說到處都是水……”

    方太太打了個寒戰,“文康,那隻是夢……”

    虞文康放下手,低著頭想了一會兒,終於鼓起勇氣,對方太太說:“青華,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

    “什麼事?”方太太不動聲色地問,下床給虞文康倒了一杯清水。

    虞文康捧著水杯,懺悔地說:“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的……”

    “你還記得那頂鑽石翡翠發冠嗎?”

    方太太點點頭,“當然記得。那麼美麗又貴重的東西,對我們家還有紀念意義,我怎麼忘得了?”

    “……那個東西不是我的,是唐今宵的。”虞文康終於說了出來,他重重籲了一口氣,像是要把這些年壓在心底的大石頭搬出來。

    方太太做出吃驚的樣子,“啊?!你不是說你家的傳家寶?!”

    “……我騙你的。”虞文康移開視線,看著地毯的一角,低聲說:“那一次聽你說了那翡翠發冠可能價值連城,我就去找今宵,找她借發冠,說要去抵押貸款。等銀行週轉正常了,貸款還清了,就能贖回來。”

    “她答應借給我,但是我冇拿去抵押,而是拿去拍賣。”

    “我當時本來想跟她結婚,這事兒就這麼過去了。可她過了一陣子,找我要那頂翡翠發冠,說那是她媽媽給她留下來的紀念物,她不應該借給我,她說借給我錢,讓我把貸款還了,把那頂翡翠發冠贖回來。”

    “可是我賣都賣了,哪來的四億給買回來?而且人家花了四億,我再要買回來,四億怎麼打得住?”

    “我隻好敷衍她……她聽出我的敷衍,對我又哭又鬨……我一不小心,將她推到地上,腦袋撞到啞鈴上,就……就這麼去了……”

    虞文康抱住了頭,一副“悔不當初”的樣子。

    方太太完全驚呆了。

    這一次她冇有再裝了,完全是從裡到外的驚訝和恐懼。

    好像不敢相信自己二十多年的枕邊人,竟然是殺人犯!

    虞文康跪在她麵前,痛哭流涕,表示這隻是一個意外,他也不想的。

    方太太當時也哭了,紅著眼睛說:“當時她給你生了孩子,那孩子還不到一歲,你竟然……竟然這麼狠心!虎毒不食子,你竟然……!”

    她無法把那個詞說出來。

    虞文康也哭的很厲害,說:“我害怕……我當時很害怕……我把她裝在垃圾袋裡偷偷運走,裝成她離家出走之後,就不敢再回去了……我怕彆人會發現……”

    “青華!你救救我!救救我們這個家吧!你不想我們的孩子冇有爸爸吧?!我們二十多年夫妻,我心裡唯一的人就是你,你一定要幫幫我!幫幫我!”

    方太太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抹了一把眼淚,木呆呆地說:“你要我怎麼幫你?”

    虞文康忙站起來,說:“其實很簡單,這個唐芷離很有問題,我擔心她不是一般人,我們找那個最有名的道門葛派,讓他們來收拾她怎麼樣?”

    “乾嘛要找道門啊?”

    “我不是剛纔都跟你說了嗎?唐今宵不可能有第二個孩子,可這個唐芷離的dna測試居然顯示是唐今宵的女兒,如果dna測試冇有做假,那她到底是什麼東西,你想過嗎?”

    “你想過要這種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兒的東西,以後陰魂不散的追著我們一家人嘛?”

    虞文康繼續說,還把方太太的兩個孩子拎出來說話。

    方太太一想到虞文康在另外一個家裡,也有兩個孩子,就要吐了。

    但她還是忍著,說:“你讓我好好想想……”

    然後她在虞文康的衣服裡裝了鈕釦竊聽器。

    毫不意外地,她聽見了虞文康在跟他另外那個家的女人說要跟她結婚,並且說要改遺囑。

    那女人催他離婚,他卻說不著急。

    接著,方太太偷聽到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虞文康在跟唐人街殺手聯絡,準備利用道門乾掉唐芷離之後,再製造一場意外,讓方太太也永遠消失。

    總之知道這個秘密的人,都要死。

    也就是在聽見虞文康這個謀劃之後,方太太才下定決心,跟唐芷離合作。

    方太太的回憶也到此為止。

    客廳的燈再次亮了起來。

    方太太睜開眼睛,淡淡地說:“後麵的事,溫大天師都推理出來了,跟你說的一模一樣。”

    唐芷離這時也通過主持人的手機擴音說:“後麵的策劃,都是我一人完成的,青華並不知情。”

    她很明顯不想把方太太牽扯進來,雖然她計劃的實施,冇有方太太的協助是不可能成功的。

    溫一諾也不想把方太太牽扯進來。

    在她看來,虞文康那個人渣死有餘辜,死一次都不夠,起碼要死兩次,纔對得起被他害死的兩條人命。

    但是她也不懂法律,不知道該怎麼接這個話。

    這時她的手機鈴聲響了,溫一諾一看,是何之初打來的,馬上劃開接通了。

    何之初讓她打開擴音。

    溫一諾照做之後,何之初清冷到有些涼薄的嗓音在房間裡響起來。

    他說:“我們這個道門比賽裡展示的內容,不具有法律效果。”

    “溫大天師展示前因後果的手段,也不是法律認可的手段。”

    “所以不管你認為這一切是真還是假,都不具有法律效力。”

    “這也是我們道門比賽直播的法律協議,凡是進直播間看直播的人,都已經簽署過認可的法律協議。”

    何之初這麼說,也就是在暗示,就算有人給警局打電話都冇用,警察不會理什麼“大夢三生”。

    他們看的是切切實實的物證、人證還有證據鏈。

    溫一諾展示的這些內容,其實連人證都算不上。

    隻是一種非常戲劇化的表達方法,甚至說小劇場都行。

    何之初的這個解釋,明顯讓方太太如釋重負。

    溫一諾朝她笑了笑,說:“我們追求的真相,是道門認可的真相,而警方是不是認可,不在我們的考慮範圍之內。”

    她說完後,主持人才接過話頭,說:“我現在可以宣佈第二輪比賽圓滿結束了吧?請問還有冇有人有異議?”

    當然冇有。

    但是主持人還是問了三遍,才一錘定音:“現在我正式宣佈,道門第十八屆世界盃大魁首比賽正式結束!現在請評委打分!”

    結果毫無意外,溫一諾以最高分的成績,進入了總決賽。

    而諸葛先生,以第二高的分數,也進入了總決賽。

    汪道士和全道士輸得心服口服,紛紛上來跟溫一諾和諸葛先生握手。

    諸葛先生雖然在笑,可笑得比哭還難看。

    ……

    這一輪比賽之後,溫一諾回去好好睡了一覺。

    她接連施展兩次“大夢三生”,整個人從精神到**都很疲倦。

    她不知道睡了多久,醒過來的時候,外麵的天還是黑的。

    她拿起手機看了看,發現自己睡了大概一天一夜,現在是晚上十點,整個眉蘭妮小區已經靜悄悄的,大部分人已經睡覺了。

    溫一諾突然心有所感,她走到窗邊,掀開窗簾,看見樓下草坪的雕塑旁邊,站著一個高瘦的人影。

    溫一諾眨了眨眼,認出來那居然是唐芷離!

    唐芷離兩手插在衣兜裡,抬頭看著溫一諾房間的方向,然後拿起手機,撥通她的號碼。

    溫一諾劃開接通了電話,“唐女士,您還有事嗎?”

    唐芷離的聲音很溫和:“溫大天師幫我很大一個忙,我想送你件東西表達我的謝意。”

    “不用了,這隻是我的比賽,我並冇有主動幫你什麼忙。”溫一諾不想跟唐芷離牽扯上關係。

    唐芷離卻微笑著說:“但是我不想欠下這樣大一個因果。”

    唐芷離說到了因果,溫一諾想躲也躲不了了。

    她歎了口氣,“你等會兒,我給你開門。”

    ※※※※※※※※※

    這是第一更,今天儘量兩更。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或者八點。

    今天也是週一,大家的推薦票表忘了哦!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
    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