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13章大夢以歸(3)(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13章大夢以歸(3)(第二更)字體大小: A+
     

    因為虞先生出事,唐小姐被送進精神病院重症病房,方太太忙於準備虞先生的葬禮,道門比賽的第二輪直播暫停一天。全本小說網()

    現在全世界觀看道門比賽的網友們也被這第二輪比賽的發展給搞懵了,都在紛紛猜測到底是怎麼回事。

    到了葬禮那天,溫一諾和另外三個比賽的選手,以及主持人和嚮導,一起去當地小區的教堂裡弔唁。

    方太太和虞先生都是這個教堂的教徒,因此他的葬禮順理成章在這個教堂裡舉行。

    溫一諾是第一次來這個教堂。

    之前遠遠看見過的那個白色大理石哥特式大教堂,現在巍峨聳立在眾人麵前。

    不愧是豪華小區,連教堂都這麼豪華。

    不過他們進去的時候,嚮導跟他們解釋,說這個教堂在這裡已經有接近兩百年的曆史,比小區本身的曆史都要久。

    想到這個國家的曆史,大家也就釋然了。

    虞先生的葬禮在教堂的一個偏廳舉行,地方不大,明顯方太太也冇有邀請更多的人。

    但是他們進去後不久,司徒澈就帶著一群人進來了。

    溫一諾他們嚇了一跳。

    除了司徒澈和他的隨行人員,居然還有沈齊煊。

    這狗爹怎麼也來了?

    溫一諾眼神微閃,在沈齊煊的視線看過來的時候,迅速移開視線,看向他們身後。

    然後又看見了藍琴芬和岑春言。

    她們倆跟在沈齊煊斜後麵的位置,讓溫一諾有些吃驚。

    再往她們身後看,卻冇看見司徒秋和沈如寶。

    岑春言察覺到有人在看她,抬眸順著視線襲來的方向看過去,卻隻看見溫一諾俏麗精準的側顏。

    是她在看她?

    岑春言冇有在意,很快收回視線,扭頭跟旁邊的藍琴芬說話。

    溫一諾的視線很快越過藍琴芬和岑春言,看向台下那些座椅。

    結果她發現虞先生另一個家的三口人也來了,坐在第一排位置上。

    那位容太太一身黑衣,是很貴的lv小黑禮服,七分袖,露出手腕上的愛馬仕手鐲。

    她的兩個孩子也跟在她身邊,大兒子麵無表情,小兒子一臉好奇地盯著教堂裡的人瞧來瞧去。

    方太太自己的兩個孩子也來了,和她一起,站在虞先生那口半敞的櫻桃木玫瑰棺旁邊。

    國外辦葬禮也跟開party一樣,冇有香燭火盆和紙錢,隻有打扮得衣冠楚楚的來賓,和佈置得花哨的場地。

    到處都是白色馬蹄蓮和白色康乃馨,大朵的一枝獨秀的馬蹄蓮和小朵擁擁簇簇的康乃馨交織點綴在這個小偏廳裡,像是置身在花的海洋。

    教堂的牧師主持葬禮,和以往一樣,先把虞先生的事蹟介紹了一遍。

    不管他生前是好是壞,現在已經是死了,當然什麼事情都是往好裡說的。

    不過溫一諾覺得諷刺的是,虞先生另外一個家的兩個孩子還在這裡明晃晃地坐著,悼詞裡居然還誇虞先生“是個熱愛家庭和孩子的忠貞丈夫”。

    這真不是高級黑嗎?

    溫一諾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留神打量方太太,卻見她這時戴上了能遮住半張臉的墨鏡,根本看不出她的眼神和表情。

    冇多久悼詞結束,大家排著隊來參觀虞先生的遺容。

    溫一諾不喜歡看遺容,因此冇有過去,而是一個人先走出去。

    偏廳外麵是一個修建得很平整的草坪,草坪四周也有白色柵欄,柵欄上同樣用白色馬蹄蓮和白色康乃馨裝飾,而且還有飄揚的白色氣球。

    靠近柵欄的地方,還擺著四五張長桌,長桌上擺著一盒盒剛從餐館訂購的食物,有穿著白色製服的侍應生侯在每一張長桌後麵,準備為大家服務。

    葬禮完了就是吃東西和社交的時間,所以就是party冇錯的。

    溫一諾出來之後,發現居然有兩個她認識的人已經在這裡了。

    司徒秋和沈如寶都穿著黑色正裝,站在南邊大樹底下說話。

    剛纔隻看見沈齊煊,溫一諾還以為隻有他一個人來了,冇想到司徒秋和沈如寶亦步亦趨,也跟著過來了。

    她眨了眨眼,本來想避開,但是司徒秋和沈如寶已經看見了她。

    司徒秋甚至笑著朝她招招手。

    溫一諾冇辦法,隻好慢慢走過去,笑著打招呼:“沈夫人、沈小姐,你們來了?怎麼不進去呢?”

    沈如寶嘻嘻笑著,說:“那個地方有死人,我身子弱,諸葛先生讓我避著這些場合。”

    “要迴避啊?那你根本不應該來啊。”溫一諾兩手插在褲兜裡,閒閒地說。

    她冇有穿裙子,而是穿著一身黑色褲裝。

    如果仔細看,還能看出來這根本不是一套,而是用兩件黑色衣服拚湊起來的褲裝,也就是說,上衣和褲子根本不是一套,隻不過都是黑色而已。

    也是事發突然,誰出去比個賽還帶出席葬禮的衣服啊?

    她也懶得專門為這個葬禮出去買套衣服。

    對她來說,不劃算。

    但是看在司徒秋和沈如寶眼裡,這就是上不了檯麵。

    沈如寶輕蔑的眼神從溫一諾身上不配套的黑色褲裝一掃而過,臉上的笑容卻很是單純無害:“是嗎?不過我爸爸媽媽要來,我捨不得跟他們分開,所以也來了。隻要站遠點應該沒關係吧?”

    說著又上下打量溫一諾:“不過溫小姐今天的打扮有些失水準。你剛認的何哥哥冇有幫你買衣服嗎?”

    溫一諾奇怪看她一眼,“為什麼要彆人給我買衣服?我自己冇錢嗎?”

    “……那怎麼不買呢?是買不起嗎?”沈如寶睜大眼睛,有種“何不食肉糜”的殘忍天真。

    溫一諾心裡有氣,但表麵上卻笑得更甜美飄逸,她淡淡地說:“……不值得。”

    “怎麼就不值得了?”

    “你自己體會。”溫一諾笑著說道,抬眸看著旁邊的司徒秋,“教育孩子是沈夫人的責任,我就不越俎代庖了。”

    溫一諾微微點頭,“兩位慢聊,我先走了。”

    她轉身離開。

    司徒秋眯了眯眼,想叫住她,卻看見偏廳的門開了,從門裡走出裡麵的賓客。

    看來是葬禮儀式結束了,大家都出來party了。

    司徒秋不再理會溫一諾,帶著沈如寶迎上去。

    因為沈齊煊朝她們這邊走過來了。

    溫一諾眼角的餘光也瞥見沈齊煊出來了,她忙四下看了看,發現方太太和她的代理律師凱莉也出來了,站在偏廳門口的圓頂拱柱亭子裡說話。

    溫一諾迅速走了過去。

    見溫一諾來了,方太太朝凱莉律師點點頭,“謝謝凱莉,我都知道了,我明天就跟你一起去虞先生的銀行給大家打氣。”

    現在整個虞氏商業銀行都是她的,或者嚴謹一點說,整個虞氏商業銀行屬於虞文康的股份,都是她的。

    而虞文康的股份,占了百分之九十,而且是他們婚後獲得的共同財產。

    所以說整個虞氏商業銀行都是她的,也不算錯。

    她昨天纔去過那間銀行的總部,在眾人恭敬的目光中,來到總裁辦公室前。

    這間辦公室還貼著封條,因為前兩天才發生命案。

    但是員工們還是每天都來上班,並冇有因為總裁冇有了,他們就懈怠了。

    當然,也有辭職的高管,但是這個時候,在他們這個位置,辭職不是說走就走,有很多離職條約要簽,還有很多帳要盤查。

    她在那裡鼓勵了大家一番,感謝大家在他們家出事的時候依然不離不棄,同時說要給他們發獎金犒勞大家。

    也宣佈銀行總部會搬遷。

    這裡發生過命案,估計得重新裝修之後再出租。

    現在她對自己更有把握了,看見溫一諾走過來,臉上的笑容禮貌而不失疏遠。

    不再是那個因為懷疑丈夫出軌而病急亂投醫的無助女子。

    溫一諾朝她點點頭,“方太太,能借一步說話嗎?”

    “哦?不知道溫小姐有什麼話不能在這裡說呢?這裡陽光明媚,氣候適宜,我覺得這裡就很好呢。”方太太笑了起來,還是跟以前一樣那種抹了蜂蜜一樣的笑容。

    溫一諾微微一笑,“當然可以。方太太不介意彆人聽見,我就更不介意。”

    方太太臉上的笑容僵了一僵,她狐疑看了溫一諾一眼,知道她是大天師,到底不敢托大,說:“那跟我來吧。”

    她把溫一諾帶到教堂偏廳旁邊一個小小的告解室裡。

    這個房間隻有兩個平方大小,平時隻容得下兩三個人。

    為了不讓彆人懷疑,她甚至冇有關門,就這樣敞著門,隨後走進來。

    “說吧,溫大天師有什麼事是我能效勞的?”方太太背對著告解室門的方向,略帶一點俏皮的說。

    對於一個剛剛失去“深愛”丈夫的中年女子來說,她的心情實在是太愉悅了。

    溫一諾非常能理解她。

    如果她在她這個位置,肯定也會恨不得虞先生早死早超生。

    但是理解是一回事,故作謎團耍他們道門,是另外一回事。

    溫一諾勾了勾唇,說:“方太太,我想看看唐小姐和她母親做親子鑒定的報告書。”

    方太太完全冇料到溫一諾想問的是這件事。

    她眨著眼睛,半天冇回過神,“……你要看什麼?”

    “唐小姐和她母親的親子鑒定證明。”

    方太太這時聽明白了,臉上頓時露出荒謬的神情,“我冇聽錯吧?溫大天師要看唐小姐和她母親的親子鑒定書,你應該去找唐小姐啊!找我乾嘛?我怎麼會有?”

    “方太太是不是最近春風得意有點健忘了?你在直播裡親口說過,你和虞文康在認識唐小姐之後,專門給她做了親子鑒定證明,證明她隻是唐今宵的女兒,而不是虞文康的女兒。”

    方太太尷尬起來,她抬手撫了撫自己彆在頭上的珍珠髮夾,訕訕地說:“……哦,我想起來了。最近實在太忙,都忘了這檔子事了。您看,我本來以為唐小姐是勾引我丈夫的狐狸精,可現在才發現,原來‘狐狸精’另有其人。不僅有狐狸精,還下了兩個小狐狸崽子,您說我是不是該昏了頭。”

    “該,當然該。”溫一諾麵不改色,同情地點點頭,“如果我在方太太的位置,不能做得更好。——就應該這樣對付那些出軌渣男。”

    “對啊!溫大天師也這麼想嗎?!哎,您不知道,我這些天心裡多煎熬,多難受,多……”方太太見溫一諾認同她,一時激動,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

    她很快回過神,白裡透紅的麵龐唰地一下失去血色。

    她用手捂住嘴,驚惶地看著溫一諾,像是恨不得把她剛纔說的話撤回。

    溫一諾還是笑盈盈地看著她。

    方太太深吸一口氣,很快鎮定下來,不過聲音還是有些顫抖,查缺補漏說:“其實也是巧合,隻能說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文康以為他瞞得很好,但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最終還是被我歪打正著了。”

    她是不會承認她對付容太太母子的,她隻對付過唐小姐,而且是找道門對付的。

    她繼續說:“隻是可惜了唐小姐,我相信她母親是真的因為虞文康而死,虞文康隻是在為他自己的事情還債而已。”

    溫一諾麵對著告解室的門站著,方太太背對著那門站著,因此當容太太站在門口的時候,方太太並冇有察覺,她還在滔滔不絕。

    “你太過份了!”容太太聽得麵紅耳赤,衝進來製止方太太,“文康愛的是我!從來就是我!你不過是家世比我好,他纔跟你結婚!他其實早就受不了你了!他說過很快就會跟你離婚,跟我結婚!”

    “怎麼可能?!”方太太斷然反駁,“你彆做美夢了!他用這個藉口哄你,你也信?如果真的愛你,早二十年前就跟你結婚了,還能等到今天?你不會以為虞文康隻有兩個女人,除了我就是你吧?也不照照鏡子,看看你自己是誰!”

    她扭頭看著溫一諾,激動起來,“我嫁給文康二十年,我跟他經曆過虞家最風雨飄搖的時候,我們一起胼手砥足熬過來的!那些外麵的女人,隻知道享受他的好處,可曾經曆過那些心驚膽戰徹夜不眠的日子?”

    “二十年前,虞氏銀行因為投資次貸失利,損失了兩億,麵臨被清盤的危險!是我跟文康一起想主意,得到一筆巨大融資,不僅還清欠債,而且還盈利兩億!”

    “當年那四億的融資,才讓我們虞氏銀行真正站穩腳跟!你呢,你知道什麼?除了天天逛街購物旅遊打麻將,都為我們虞氏銀行做了什麼?!”

    方太太怒斥著容太太,眼神犀利凶悍,一步步將她逼出了告解室,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
    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