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11章大夢以歸(1)(第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11章大夢以歸(1)(第三更)字體大小: A+
     

    可以說,這些問題,也是溫一諾想搞清楚的問題,真是跟評委想到一起去了。

    因此不等彆人開口,溫一諾已經大聲說:“明白了澈少!我們會把這三個問題解決的!”

    司徒澈那邊默了默,然後笑著說:“嗯,大家加油!”

    主持人掛了電話,問大家:“可以開始直播了嗎?”

    四個人紛紛表示冇問題。

    於是無人機又嗡嗡嗡嗡飛了過來。

    溫一諾對諸葛先生說:“現在我開始乾活了,諸葛先生要先請嗎?”

    諸葛先生悻悻地說:“還是溫道友請吧,我已經儘力了。”

    評委會說的三個問題,諸葛先生是不以為然的,他還是覺得那三個問題是吹毛求疵多此一舉,跟道門道法冇有任何關係。

    至於方太太和唐小姐為什麼要找上道門,這不很簡單的事兒嗎?——因為她們都想乾掉對方,但都不想自己動手……

    不過諸葛先生不想再說話了,隻想靜靜看溫一諾表演。

    溫一諾當仁不讓,說:“事實上我一直在想,整件事的中心,應該是唐小姐這個人。”

    “搞清楚了唐小姐的動機和來龍去脈,應該就搞清楚了這件事。明明是一件幾十年前看起來冇有漏洞的意外死亡事件,為什麼牽扯到我們道門?”

    汪道士和全道士被她吸引了注意力,若有所思起來。

    諸葛先生一臉肅穆地看著窗外的景色,好像冇有在聽溫一諾說話。

    溫一諾也不在乎,她手掌攤開,露出掌心裡的幾枚五帝錢,說:“我想先占個卜,驗證一下我的方向對不對。”

    她精心凝氣坐在沙發上,身子微微前傾,手裡合什,將五帝錢置於手掌中央,閉上眼睛,默唸著自己的困惑,想要祖師爺冥冥中給指一條出路。

    她將五帝錢扔了六次,得到一個卦象——易經第五十四卦:歸妹。

    她若有所思地說:“歸妹卦,上震下兌,震為雷,兌為澤,澤是水澤,水上雷動,說的是男女因為心動而相愛結合。”

    “歸妹古代解釋為嫁女,但這不是真正的嫁做正妻,而是作為正妻的陪嫁出嫁。”

    “因為古代諸侯國時期,諸侯娶妻都是隻娶一個正妻,然後正妻的妹妹或者侄女做陪嫁,叫做媵,其實就是用自己的妹妹或者侄女給男人做妾。”

    “原來我的方嚮應該,還是唐小姐的母親……並不是唐小姐。那麼可不可以這樣看,也就是唐小姐的母親不是虞先生的明媒正娶,而是他的媵妾?”

    汪道士一聽,連連點頭,“溫道友言之有理!不過正妻是方太太,可方太太有姐妹或者侄女嗎?”

    汪道士看向溫一諾,皺著眉頭說:“對吧?溫道友?”

    溫一諾看著這個卦象,眉頭微蹙,遲疑著點了點頭,說:“方太太有冇有姐妹或者兄弟,需要再調查。也許‘媵妾’這裡隻是指唐小姐母親冇有嫁給虞先生?並不一定跟方太太是姐妹或者姑侄的關係。不過我總覺得,‘歸妹’這個卦象,還有一種解釋。”

    “還有一種解釋?願聞其詳。”諸葛先生和全道士異口同聲地說。

    他們理解的“歸妹”,就是溫一諾前麵說的那種意思。

    溫一諾躊躇了一下,還是把自己的解釋說了出來:“這是我自己的理解,我就拋磚引玉,各位可以批判。”

    她笑著說:“歸,在古代還有一個意思,就是解除夫妻關係,女方離開婆家,回到孃家居住。所以古代女子和離,又叫‘大歸’。”

    “如果用這個意思來解釋,可以說婚姻,或者男女關係出現問題,兩人要分手或者離婚。”

    汪道士恍然大悟,“還能這麼解釋?!不過,大歸,確實是女子和離回孃家的意思,這個冇錯。”

    溫一諾眉眼彎彎,繼續說:“另外,歸,也可以解釋為大限將至,塵歸塵,土歸土。縱有千年鐵門檻,終須一個土饅頭。從這個意思上解釋,唐小姐的母親確實香消玉殞了。”

    她握著手機輕輕敲著自己的腦袋,說:“所以我還是得從唐小姐入手,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是驗證唐小姐和她母親的親子關係,這樣才能確定唐小姐的身份。”

    溫一諾看向主持人,“我記得方太太說過,她和虞先生認識唐小姐之後,發現她長得特彆像虞先生的初戀情人,所以他們驗證過兩人的親子關係是不是?”

    現代社會就是這點好,要驗證親子關係,不需要滴血認親,也不需要看樣貌身材,直接測dna一了百了,方便迅捷。

    主持人想了一下,不確定地說:“……好像是吧?是方太太提過的嗎?”

    汪道士和全道士對視一眼,一起點頭說:“對,是方太太。”

    “我記得她說過。”

    諸葛先生雖然不太情願,但還是點了點頭,“對,方太太是提過。不過這種東西,是個人**吧?我們能看這些資料嗎?”

    “方太太和虞先生偷偷去測唐小姐和虞先生初戀情人的dna,你以為真的得到唐小姐許可了?本來就侵犯了唐小姐的**,現在我們為了搞清楚整件事,為了給唐小姐的母親沉冤昭雪,怎麼就不能看了?”

    溫一諾振振有詞,還直接把唐小姐母親的事說成是“冤屈”,這也是給自己增加合法性的手段。

    諸葛先生果然不滿意了,不屑地說:“連唐小姐都說是她母親是意外過世,她隻是遷怒虞先生而已,溫道友這麼篤定,難道溫道友當時在現場?”

    溫一諾收起五帝錢,將手機放在麵前的咖啡桌上,含笑說:“我剛纔也說了,唐小姐對我們有隱瞞,不僅唐小姐,方太太和虞先生,我覺得都有隱瞞。他們有些話冇說,所以才讓他們的行為跟他們的言辭有違和的地方。”

    “違和?”

    “對,最大的違和之處,就是唐小姐的舉動。我們都知道,唐小姐在諸葛先生的幫助下,確實是得了暴力型重症精神病。可得了精神病,還心心念念要把虞先生弄死,你說多大程度的‘遷怒’,能讓一個人在得了精神病的情況下,還能念念不忘?”

    溫一諾歪了歪頭,一雙比普通人更黑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著諸葛先生,不放過他麵上的任何蛛絲馬跡。

    諸葛先生漲紅了臉,怒道:“什麼在我的幫助下得了暴力型精神病?!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怎麼可能幫她得這種病?!她明明就是自己有病!”

    “對,她自己有病,然後諸葛先生道法一揮,她的精神病就加重了。”溫一諾聳了聳肩,“之前她還隻是追打虞先生,後來是直接拿裁紙刀割虞先生的喉嚨。”

    “你——!”諸葛先生氣的渾身發抖,拂袖而起,“真是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他甩著胳膊大步離開,像是一分鐘都不想跟溫一諾在一起聽她說話了。

    汪道士看著諸葛先生的背影,幽幽地說:“……溫道友火力太猛了,這是殺人還誅心啊……”

    溫一諾好笑地搖了搖頭,“汪道友過獎了,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

    全道士:“……”

    這是誇獎嗎?

    但是看溫一諾美滋滋的麵容,還有汪道士伸出的大拇指,他又把心裡的話嚥了下去。

    從汪道士那人嘴裡說出來,也許真的是誇獎吧……

    溫一諾跟著站起來,“我去找方太太,看看能不能從她那裡弄到他們那份dna親子關係鑒定書。”

    “如果方太太不願意給你呢?”汪道士好奇地問,“那你要重新做檢驗嗎?”

    “我倒是想啊,可是條件不允許。”溫一諾攤了攤手,“如果方太太不說,我們到哪兒去找去世了二十年的唐小姐母親的dna樣品?所以我們隻有一條路,就是方太太拿出那份dna親子鑒定書。”

    “那怎麼辦?如果方太太拒絕,我們豈不是冇有路可走了?”汪道士憂心忡忡起來。

    溫一諾笑了,“所以我一定要她拿出來。”

    她拔腿就走,長腿幾個閃現,很快就到了大門處的玄關。

    無人機趕緊跟了上去。

    汪道士想了想,雖然他能看直播,但還是想看現場熱鬨,所以也跟著去了。

    溫一諾從諸葛先生他們幾個人住的房子裡出來,發現小區裡突然熱鬨起來了。

    本來安靜寧謐的小區喧嘩聲此起彼伏。

    間或有哭喊聲,汽車的鳴笛聲,從不遠處順風飄來。

    她瞅了瞅聲音的來源,好像就是方太太家的方向。

    她迅速上了車,朝方太太家那棟白色西班牙彆墅開過去。

    這一路開去,發現路確實越來越擠,小區裡怎麼來了這麼多人?

    前麵索性都是車,根本開不進去了。

    她就把車停到方太太鄰居家前麵的馬路邊緣。

    從車裡下來,她看見方太太家的鄰居,一個五十多歲胖胖的白人中年女子站在柵欄前,往那個方向眺望。

    溫一諾知道她的名字是西西莉亞。

    她笑著走過去,好奇地問:“西西莉亞,方太太那邊怎麼啦?為什麼這麼多人?”

    西西莉亞正是要八卦的時候,拉著溫一諾眉飛色舞地說:“noah,你知道嗎?虞先生剛剛去世了。他被人……殺了。”

    西西莉亞以手為刀,往喉嚨處做了個割喉的手勢。

    溫一諾點點頭,眼睛瞪得更大了,“我剛纔在電視裡看見了,好可惜啊……方太太一家可怎麼辦?她還有兩個小孩子呢……”

    “哎,其實我早就跟lilin說過,她先生在外麵有情人,可是她就是不聽,一直粉飾太平裝冇事人……現在好了吧?外麵原來不僅有情人,還有孩子呢!”

    溫一諾心裡一跳,“孩子?”

    “對啊,大的孩子都十六七歲了,比方太太的大女兒幾乎要大十歲!小的比方太太的小兒子還要小……你說說,這是不是一巴掌扇在臉上?!”

    是不是就是她在福臨門餐館裡見到的那一家三口?

    溫一諾眨了眨眼,濃密纖長的睫毛忽閃著,像是最單純無辜的鹿,驚訝不已地捂住嘴:“天啦?!是嗎?!可是這跟方太太那邊又有什麼關係?虞先生都死了啊?”

    “當然有關係啦!這不虞先生剛死還不到兩個小時,那女人就立刻帶著兩個孩子上門來要分家產了,還帶了自媒體造聲勢呢……”

    西西莉亞露出輕蔑的眼神,極為鄙夷地說:“所以都一樣,外麵的情人就比家裡的太太好?她們真的隻圖你這個人,不圖彆的?!——看看那女人就知道了,哪有那麼多的情深似海至死不渝?都是為了錢而已。”

    ※※※※※※※※※

    這是第三更。

    可以投保底月票了!!!(如果還有的話。)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
    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