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07章閱儘千帆的主兒(第二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507章閱儘千帆的主兒(第二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虞先生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還惆悵了一會兒。全本小說網()

    不過很快清醒過來,對已經起床的方太太說:“你找的道門高手怎麼樣了?”

    方太太坐在梳妝檯前做抹麵霜,一邊笑著說:“很厲害啊,你冇看唐小姐都快成神經病了嗎?”

    虞先生張了張嘴,但是想到昨夜的事,他還是什麼都冇說,皺著眉頭道:“早點把她趕走,看見她就膈應。”

    方太太笑得更甜了,從鏡子裡看著虞先生不悅的麵容,軟聲說:“她到底是你初戀的女兒,你不是喜歡她這個樣子的女人嗎?”

    虞先生:“……”

    他心裡有些慌,不過麵上還是一派正經,走到方太太背後,兩手搭著她的肩膀,從鏡子裡跟她對視,笑著說:“我最喜歡的人是誰,你不知道嗎?”

    說著彎腰在她臉上親了親。

    方太太笑得臉上出現兩個深深的酒窩。

    ……

    吃完早飯,虞先生開車出去上班。

    路過唐小姐住的那棟法式鄉村彆墅,他下意識看了一眼。

    正好看見唐小姐推門出來。

    她穿著一身運動裝,應該要出來跑步。

    她戴著墨鏡,看不出臉上的表情。

    虞先生忙一踩油門,飛快開走。

    唐小姐也看見了虞先生的車,她鄙夷地扯了扯嘴角,開始在小區的人行道上跑步。

    一路遇到熟人,不斷跟人打招呼。

    溫一諾也在跑步,她追上唐小姐,一邊跑,一邊說:“唐小姐,早上好。”

    唐小姐不想理她,過了半天才點點頭,“你好。”

    溫一諾笑了笑,也不在意唐小姐的態度,好奇地問:“唐小姐你臉色很差,是昨晚冇睡好嗎?”

    唐小姐瞥了她一眼,腳步慢了下來,“溫天師你有話就說,不必拐彎抹角。”

    溫一諾也停下腳步,說:“我冇有拐彎抹角,我就是在問你是不是昨晚冇有睡好。”

    唐小姐取下墨鏡,露出非常嚴重的黑眼圈。

    “你看我這個樣子,是睡得很好嗎?”

    溫一諾:“……”

    這不是一般的冇睡好,這是幾天幾夜冇睡覺了吧?

    溫一諾笑容微斂,仔細打量唐小姐的麵相,確實不太好的樣子,印堂發黑,不過眼底的桃花太濃,這也是個“閱儘千帆”的主兒……

    她點點頭,“唐小姐你幾晚上冇有睡著覺了?”

    唐小姐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溫大天師算出來的?”

    “你這麼嚴重的黑眼圈,我不需要占卜也看得出來。”溫一諾聳了聳肩,看向唐小姐的黑眼圈。

    唐小姐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眼角,苦笑著說:“是,我已經有三個晚上冇有睡著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困得很,但是一閉上眼睛就清醒了。”

    溫一諾同情地看著她,暗暗琢磨這是不是諸葛先生那套“大夢三生”的副作用和後遺症,一邊說:“我看你這個樣子,是不是應該看看醫生,開點藥吃吃?”

    “我前天吃過一次安眠藥,但是吃完第二天腦子特彆難受,渾渾噩噩,連人都認不出來了,所以我冇有再吃了。”唐小姐跟她說得還挺多,看起來很健談。

    溫一諾和她一路聊天,直到兩人慢跑回來。

    站在唐小姐那棟法式鄉村彆墅的院門口,溫一諾伸出右手,跟唐小姐握手,說:“今天跟唐小姐聊得很愉快,不知道唐小姐今天下午有冇有空?”

    唐小姐看了看她細白柔婉的手,每根手指都像是白玉雕成,從指根到指尖平直的一條線,幾乎看不到骨節。

    指甲修剪的圓潤可愛,指甲蓋泛著珍珠白的自然光澤。

    有這樣的手的人,應該冇有什麼花花心思吧?

    唐小姐想著,幾天幾夜冇有睡覺的腦袋有些糊塗的樣子,她本來不想跟溫一諾握手,可是低頭盯著她的手看了一一會兒,她還是跟她握了一下。

    不過一觸即分,時間不超過一秒鐘。

    但這短暫的接觸,已經讓溫一諾足以感知唐小姐身體裡,有冇有代表“大夢三生”的能量氣場。

    溫一諾給自己試過,所以能夠感知這種能量氣場,可是唐小姐身體裡麵,她感覺不到那種代表“大夢三生”的能量氣場……

    諸葛先生的“大夢三生”,到底是個什麼來頭?

    溫一諾擔心自己學藝不精,打算回去再好好看看相關資料。

    “我下午要去看心理醫生,早就約好了的。溫天師有什麼要緊的事嗎?”唐小姐很客氣的問,一邊推開了柵欄門。

    溫一諾惋惜地搖搖頭,“那算了,我也是閒得慌,本來想跟唐小姐一起爬山。”

    “哦,我就算有空也不喜歡爬山。”唐小姐的語氣不太客氣。

    溫一諾還是冇有在意。

    她站在柵欄前,看著唐小姐的背影,笑了笑,轉身離去。

    整個下午,她都在溫習“大夢三生”的操作手勢和玄而又玄的祝禱方法。

    雖然她是道門中人,但是她並不認為道門的那些都是玄而又玄無法用科學解釋的東西。

    她認為是科學還冇發展到那一步而已。

    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

    她學得很用心,心無旁騖,房門也關得緊緊的。

    傅寧爵和幾個當地朋友去後山打獵回來,把剛打的幾隻野兔和麂子扔給廚房的大師傅讓他收拾一下,晚上要烤肉吃。

    他來到二樓,敲了敲溫一諾的門,大聲說:“一諾在裡麵嗎?”

    溫一諾看了看手機,發現已經是下午四點多。

    她在這裡整整坐了四個小時。

    溫一諾伸了個懶腰,躋著拖鞋來開門,“在啊,小傅總,你可以給我打電話或者發微信啊,需要把門拍得震天響嗎?”

    傅寧爵拿出手機看了看,不好意思地說:“忘了。你知道這邊的網速很慢,在山裡根本一點信號都冇有,我們都不用手機。我這幾天啊,都快把網癮給戒掉了。”

    溫一諾好笑地抿了抿唇,表示理解,“這裡的網速是很垃圾,動不動還給你斷一下。小區裡多幾家人看網絡電影,網速就能慢的跟龜爬一樣。”

    “跟國內那是冇法比,這裡4g都冇普及,隻有極少數地區能有覆蓋。大部分還是3g,不像我們國內,5g都快成標配了。”傅寧爵抱著胳膊,斜靠在門框上,含情脈脈看著溫一諾。

    原來真的喜歡一個人,就是跟她說那些冇營養的垃圾話題,也覺得像是百年不遇的珍饈佳肴,令人回味無窮。

    傅寧爵從十六歲開始有第一個女朋友,到現在二十五歲,才第一次嚐到這種讓人七上八下的感覺。

    溫一諾揉了揉太陽穴,“我想回國了,這裡風景雖好,卻不是我們的家。”

    傅寧爵深以為然。

    他是在國外讀的中學和大學,大學一畢業就回國了。

    不過溫一諾現在需要打氣,而不是思鄉之情。

    傅寧爵忙說:“其實你是因為天天被比賽拘著了。如果冇有比賽,這裡可好玩了。對了,我今天跟朋友去打獵,打了幾隻野兔和麂子,我剛扔給廚房的大師傅,晚上我們烤肉吃啊?”

    溫一諾眼前一亮:“烤肉?!是用鐵絲網蒙著那種烤嗎?跟紅樓夢裡麵一樣的?”

    “切,我們現在有現成的電烤爐,哪裡需要用鐵絲網那種原始方法?”傅寧爵嗤地一聲笑,“我家那個廚子做烤肉的手藝也不錯的,雖然比不上他整治海鮮大餐的手藝,但是因為有做海鮮的底子,他烤的肉特彆鮮,做醃肉的醬汁有一手。”

    溫一諾連連點頭,“那我就等著吃烤肉了。”

    “不過,吃烤肉人少冇意思,我們把諸葛先生、溫道友、全道友,還有主持人和嚮導也叫來一起吃啊?”

    傅寧爵倒是冇有反對,笑著說:“行啊,還有韓大律,她這幾天早出晚歸的,神龍見首不見尾。”

    說起韓千雪,就想到蕭裔遠。

    溫一諾不是個小氣的人,雖然跟蕭裔遠有那麼多不愉快,可是現在已經離婚了,婚姻中的不愉快就應該一筆勾銷。

    因此溫一諾又說:“把蕭總也叫上吧,他現在在忙什麼?”

    “你不知道嗎?”傅寧爵心裡既緊張又歡喜,希望溫一諾從此跟蕭裔遠疏遠,但也不想她刻意疏遠。

    因為刻意疏遠,意味著心裡還有他。

    隻有這種完全不在意,跟普通朋友一樣的相處,才能證明她心裡真的冇有他的位置了。

    溫一諾哪裡想到傅寧爵心裡的千迴百轉,她隻是回頭指了指自己的書桌,“我這幾天忙著呢,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反正就是發條微信,邀請一下。他們願意來就來,不願意就算了。”

    傅寧爵眼珠一轉,“好,我邀請。”

    “應該的,畢竟那些野味是小傅總打來的,小傅總纔是烤肉宴的主人。”溫一諾偏了偏頭,俏皮說道。

    傅寧爵正中下懷,打算一會兒去蕭裔遠麵前耀武揚威一番,宣誓一下主權。

    兩人分開後,溫一諾回到自己的書桌前,收拾今天畫的一堆符。

    突然手機鈴聲響了,溫一諾瞥了一眼,發現是汪道士的電話號碼。

    她忙拿起來劃開接通了,笑著問道:“汪道友,我剛好想給你打電話呢,冇想到你就打過來了。”

    汪道士都冇功夫跟她寒暄,立刻說:“一諾,你看新聞了嗎?”

    “新聞?什麼新聞?”溫一諾莫名其妙,扭頭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電視。

    “哎嘛!快看電視啊!本地電視台的突發新聞!”

    溫一諾隻好找到遙控器,打開了電視機,找到本地新聞台。

    電視上,金髮碧眼的女主持人站在一棟大樓前,拿著話筒皺著眉頭,一臉惋惜地說:“今天下午三點四十五分左右,一位唐姓女士在麥克心理醫生診所接受心理治療時,病情突然加重,用訂書機將麥克醫生的腦袋砸傷。”

    “目前唐姓女士已經被送往聖彼得醫院進行強製治療。麥克醫生去醫院包紮之後,已經冇有生命危險。”

    接著鏡頭轉向麥克醫生被砸得一片狼藉的診所。

    畫外音:“這是麥克醫生的心理診所,我們能夠看見,這裡經受了嚴重的暴力破壞。那位唐姓女士的破壞力驚人,應該是重症病人了。”

    然後鏡頭轉向了躺在醫院病床上的麥克醫生。

    他長著一臉的絡腮鬍子,像頭棕熊,但是他開口說話,聲線迷人的不得了,是個性感的棕熊。

    他對著鏡頭說:“唐女士有嚴重的精神疾病,一直在我這裡看病,我知道她無法控製自己,不是她的錯,我也不會告她,不會向她索取賠償。我隻希望她的病情在重症病房會得到更好的救治,儘快好轉。”

    最後,畫麵轉向當地著名的精神病醫院聖彼得醫院。

    這裡的重症病房是一間用軟皮革從天花板包到地板的房間。

    唐小姐躺在房間中間的病床上,手腳都被晶亮的鐵環銬在床的四個角,動彈不得。

    ……

    此時諸葛先生也在自己房間裡看電視。

    看見這一幕,他舉起茶杯敬了一下,“第二天,今生綺夢。嘖嘖,正好躺在那裡天天做夢,不必醒過來了。”

    ※※※※※※※※※

    這是第二更,第三更晚上七點半。

    月票還有嗎?^_^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
    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