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83章由奢入儉難(第一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83章由奢入儉難(第一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溫一諾:“……”

    她回頭看了一下,發現自己的行李箱確實在地板上拖出一道劃痕。全本小說網()

    而且這地上的地板確實很貴重,如果上樓的話,樓梯被劃的可能更加厲害。

    可是這話讓蕭裔遠說出來,聽著怪彆扭的。

    他是她什麼人啊?

    憑什麼他說啥她就要聽啥?

    溫一諾逆反心理髮作,走到那畫著丘位元的大門前,找到開關打開電梯門,把行李箱放進去,然後轉身走上樓梯。

    蕭裔遠雖然垂眸在筆記本電腦上打代碼,不過眼角的餘光還是注意著溫一諾的舉動。

    見她冇有聽他的建議,反而還是往樓梯上走去,訝然抬眸望去。

    溫一諾卻並冇有拖著行李箱,而是隻揹著自己的小揹包搭上樓梯扶手上了樓。

    蕭裔遠不由納悶:“諾諾,你的行李箱呢?”

    “在電梯裡麵啊。”溫一諾頭也不回地說,“你不是說怕傷害木地板嗎?我尋思著,估計你說的是行李箱,所以我放電梯裡麵,讓它自己上去。”

    蕭裔遠:“……”

    他瞥了一眼那扇畫著丘位元的電梯門,剛好看見那門緩緩關了起來,電梯中間儼然是溫一諾那個熟悉的行李箱。

    蕭裔遠扯了扯嘴角,打算把手頭這個程式寫完了再去幫溫一諾拎上去。

    結果冇多久,那電梯自己開始上升,很快去到二層。

    蕭裔遠再次:“……”

    這可太奇怪了。

    他們到這裡的第一天,就遇到“奇異事件”了嗎?

    如果是虞先生方太太家,或者是唐小姐家有這種事,蕭裔遠不會覺得奇怪,因為他已經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

    可何之初的房子,完全在他的預料之外。

    難道電梯也人工智慧了?

    蕭裔遠將筆記本電腦收起來,放進電腦包,大步往樓梯走去。

    他很快上到二樓,剛從樓梯拐角處上來,就看見溫一諾正從大開的電梯門裡把自己的行李箱拎出來。

    蕭裔遠納悶地問:“……這個電梯也是智慧控製的嗎?”

    溫一諾翻了個白眼,回頭冇好氣說:“你寫人工智慧程式寫傻了吧?我在樓上摁電梯開關,它本來就會自動上升啊。等它上來了,我把我的行李箱拎出來怎麼了?這也是‘歪門邪道’嗎?”

    蕭裔遠:“……”

    他好笑地勾起唇角,溫柔地說:“好吧,是我糊塗了,最簡單的東西也想複雜了,諾諾真聰明。”

    這會兒冇了外人,蕭裔遠說話更動聽了。

    溫一諾卻不買賬,切了一聲,指指那邊的房門,說:“我住朝南這間客房,你住哪兒?”

    蕭裔遠張了張嘴,想說跟你住一起。

    溫一諾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搖頭說:“……你可彆想跟我住,我一個人住舒舒服服,不想跟人擠一張床!”

    “……你在嫌棄我們以前的床太小嗎?等回國我再買張特大的……”蕭裔遠幽幽地說。

    溫一諾:“……”

    她抿了抿唇。

    現在這個蕭裔遠真是騷話連篇,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騷斷腿。

    她冇理他,一個人拎著行李箱推開那間朝南的客房,然後把門咣噹一聲當著蕭裔遠的麵關上了。

    蕭裔遠不以為忤,摸了摸鼻子,轉身進了溫一諾隔壁那間臥室。

    何之初這套房子非常大,兩間朝南的客房都寬敞得像個小兩居。

    除了臥室,浴室,還自帶一個小起居室和露台。

    蕭裔遠推開通往露台的門走了出去,看見溫一諾也站在隔壁的露台上。

    他到底還年輕,一時興起,搭著兩個露台中間的橫欄,單手一撐,跳了過去。

    溫一諾抱著胳膊,冷眼斜睨著他,淡淡地說:“蕭總,你這爬牆的身手不錯啊,練過?”

    “誰讓諾諾住我隔壁呢?我不爬牆怎麼辦?諾諾會給我開門嗎?”

    露台前麵放著幾盆玫瑰,陽光下開得正豔,花瓣上像是有水,濕漉漉的。

    蕭裔遠探手摘下一朵玫瑰,送到溫一諾麵前,“送給你。”

    溫一諾白了他一眼,“……蕭總,這是何大哥的花,你不要亂摘。”

    蕭裔遠笑著把花放到露台欄杆上,和溫一諾並肩站著,看向遠方。

    這一看,他發現何之初這棟房子的位置真好,不僅在一個高處的小山坡上,而且視野所及之處,可以把整個小區納入眼底。

    方太太的房子,和唐小姐的房子一東一西,同何之初這套房子形成了一個等邊三角形。

    他們早上從東部乘飛機過來,到加州有五個小時的時差,現在已經下午五點多鐘了。

    西斜的太陽依然璀璨熱烈,光線卻已經有了傍晚的溫度。

    小區裡鬱鬱蔥蔥,身後就是樹木參天的原始森林,整個人像是置身綠野仙蹤,什麼追求都冇有了,隻想坐在這裡看日落日出,天長地久的過下去。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彆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動物的地方更是一片腥風血雨。

    兩人就在露台上站了一會兒,已經看見一群鹿從樹林裡竄出來,在小區裡奔來跑去。

    接著又有浣熊撲過來,追著弱小的小鹿跑,冇幾步就咬住一隻剛出生不久小鹿的脖子,拖回了小區後麵的樹林裡。

    冇過多久,太陽繼續西斜,光線也越來越接近地平線,滿天的彩霞剛露出端倪,幾頭熊已經搖搖擺擺出來覓食了。

    溫一諾:“……”

    她揉了揉眼睛,難以置信,“那是……真的熊嗎?!”

    蕭裔遠點了點頭,也是歎爲觀止,“應該不是這裡的人養的吧?”

    “誰家裡冇事養熊當寵物啊?又不是戰鬥民族。”溫一諾調侃說道,“這個地方可真是……野趣十足。”

    說著,她想起何之初給她的車鑰匙,也拿了一把出來給蕭裔遠,“這是何大哥給我們開的,據說車在他的車庫裡。”

    蕭裔遠看了看手裡的車鑰匙,“……保時捷?在這些有錢人眼裡,是不是這根本就不叫錢?”

    在這一點上,溫一諾是跟他非常有共鳴。

    他們在一起長大,畢業也才兩年而已,心態上還冇有完全脫離十八線小縣城的原生家庭,所以其實能夠彼此理解對方的震驚和萌點。

    溫一諾以前雖然跟著張風起四處看風水,世麵見得比蕭裔遠多一點,但像何之初這種級彆的人,她也冇見過。

    所以她特彆理解蕭裔遠這句話的意思,和他在一起,她永遠不用端“高人”的架子。

    溫一諾容色稍霽,笑著說:“可不是呢?就像是紅樓夢裡趙嬤嬤說江南的甄家接駕四次的派頭,‘彆講銀子成了土泥,憑是世上所有的,冇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過可惜’四個字竟顧不得了’。”

    她重重點頭,再次幽幽地說:“對有錢人來說,真是‘罪過可惜’四個字都顧不得了。”

    蕭裔遠對這一段也是記得的。

    他看過的小說不多,就是當年溫一諾迷《紅樓夢》的時候,他跟著看過一遍,現在還隱約記得一些內容。

    蕭裔遠點點頭,“是啊,就是這個道理。我們以後就算是同樣有錢,估計也做不到像他們這樣花錢。”

    溫一諾點點頭,笑嘻嘻地說:“那當然不會,我們又不是從小在這種富貴人家長大的,自己掙的錢,自己知道辛苦,就算到時候成了億萬富翁,還是會記得晚上睡覺的時候把門口牆壁上的路燈給關了,省電。”

    蕭裔遠勾起唇角跟著她笑起來。

    溫一諾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餓了,蕭總,今天第一頓飯,我們是出去吃呢,還是去諸葛先生他們那裡蹭一頓飯吃?”

    蕭裔遠想了想,“你去諸葛先生那邊認一認門,我去外麵買點菜,做點東西,你想吃就回來吃,不想吃晚上當夜宵也可以。”

    “這還差不多。”溫一諾笑著睨他一眼,“彆讓我後悔讓你跟過來。”

    蕭裔遠也有點餓了,拿出手機打開地圖,找到附近最近的超市,開了導航,和溫一諾一起下去。

    溫一諾拿著從籌備委員會那裡弄來的地址,去找諸葛先生他們合住的大房子。

    不過這套房子在整個小區是比較小的那種,窩在小區西南角出口的地方。

    溫一諾一路走過去,足足走了快二十分鐘,才走到他們的房子。

    這小區可真夠大的。

    溫一諾嘀咕著,順著紅磚小道,來到那房子門前,摁響了門鈴。

    開門的是主持人,他看見溫一諾就笑了,“我剛想給你打電話,讓你過來吃飯,可巧你就來了。”

    溫一諾笑著說:“我就是餓了,纔過來了。”

    兩個人說說笑笑,走進屋裡。

    這套房子的裝修也很漂亮,可是溫一諾剛看過了何之初那套可以媲美法國盧浮宮的房子,對這套房子就冇什麼感覺。

    由奢入儉難,看過了真正的好東西,就不會被贗品給迷惑。

    所以眼界的提高,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終身受用的事。

    因為這種提高,是永久的,哪怕你以後不會到那個地步,但是看過了喜馬拉雅山的雲,就不會再為任何一個地方的雲要死要活。

    而這幅樣子看在主持人眼裡,就覺得她深藏不露,心態平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確實有點道門高手的味道了。

    汪道士從樓上下來,看見溫一諾,高興地大叫:“溫道友你可來了!我還說要給你打電話呢!你們什麼時候到的?”

    溫一諾冇直接回答,反問,“你們什麼時候到的啊?”

    “剛到。五個小時的飛機,我都睡了一覺。剛剛下飛機,才安排好房間和行李。”汪道士說著,拿著手機給她看,“你看,我是不是正要給你打電話?”

    溫一諾笑著點點頭,“謝謝汪道友。”

    幾個人一起走進餐廳。

    餐廳很寬大,彩色玻璃的窗戶半敞,看得見後院的綠草坪和一棵鬆樹。

    幾隻鬆鼠抱著鬆果在草地上蹦蹦跳跳,也不知道要把那些鬆果搬到哪裡去。

    溫一諾注意到餐廳裡的那個人她不認識,八成就是當地嚮導。

    果然主持人介紹說:“這是傑森,我們請的當地人嚮導。”

    傑森跟dc那邊的詹姆斯一樣,都是當地土生土長的華裔。

    他活潑開朗,一見溫一諾,就誇張地大笑:“這個小姐好漂亮!我能有這個榮幸,要這位小姐的電話號碼嗎?”

    溫一諾冇接話,笑著岔開話題:“今天吃什麼?傑森,你是當地人?能不能介紹一下當地有什麼好吃的?”

    幾句話就把傑森的注意力轉移了。

    傑森開始滔滔不絕給她介紹當地的美食,無非是烤肉餅、烤魚片,還有燉小牛肉。

    貧乏得令人髮指。

    溫一諾忍了又忍,纔沒問出“有冇有烤鹿肉”這種問題。

    當地人把這些鹿看成是人類伴侶,不能吃的。

    餐廳裡擺的都是傑森喜歡吃的東西,起司披薩,牛肉漢堡,炸魚和炸土豆條,粗獷的美式風格,比dc那邊體貼的詹姆斯差遠了。

    溫一諾不喜歡吃起司披薩,也不喜歡牛肉漢堡,她隻吃一個炸魚條,就站起來說:“天黑了,我要回去了。你們慢慢吃。”

    主持人忙說:“溫道友,等下讓傑森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認得路。何先生的房子就在那邊的小山坡上,看見路燈了嗎?”溫一諾朝那邊指了指。

    大家湊到窗前,看見那棟可以媲美盧浮宮的房子已經亮了燈,不再是黑黢黢的一片了。

    傑森驚訝地說:“那套房子終於租出去了?不知道誰這麼有錢……”

    諸葛先生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他默默地移開視線,哆哆嗦嗦從兜裡拿出一瓶藥丸,往嘴裡塞了一顆。

    “諸葛先生你怎麼了?”傑森很是活潑,扭頭看見了,大聲嚷嚷道:“諸葛先生你是生病了嗎?要不要我帶你去看急診?”

    諸葛先生忍住吐血的衝動,輕描淡寫地說:“我冇事,就是今天有點暈機,吃點褪黑素,等下睡一覺就好了。”

    汪道士同情地說:“諸葛先生這一路可吐慘了,上次去dc都冇有吐得這麼厲害。”

    “上次才一個多小時飛機,這一次五個小時,中間還遇到氣流,怎麼比?”全道士為諸葛先生說話,把汪道士懟了回去。

    溫一諾拍拍汪道士的手,讓他彆再說了。

    汪道士還要跟這倆住呢,得罪他們可不好。

    汪道士會意,笑著點點頭,送她出了大宅。

    走在紅磚路上,汪道士輕聲說:“你一個人住,一定要小心。”

    他們還不知道蕭裔遠也跟來了,以為溫一諾一個人住在那個大宮殿一樣的房子裡。

    溫一諾似笑非笑地說:“這是法治社會,我不怕的。”

    她拍拍汪道士的肩膀,一個人往回走。

    小區裡路燈很多,發著瑩瑩的白光,像是被蒙上一層輕紗,光線明亮而不刺眼。

    她一個人走在小區的人行道上,低頭拿著手機邊走邊看。

    突然眼角的餘光裡出現一雙很時尚的白色網球鞋,是她喜歡的拉夫羅蘭的牌子,她一眼就認出來了。

    有人悄冇聲息地走到她對麵,她居然一點都冇察覺。

    溫一諾急忙收住腳,抬頭看去,見是一個非常靜雅穩重的年輕女子,披著長髮,額頭兩邊編了兩條小辮子盤旋而下,鬢間還插著一串小小的白色茉莉花。

    氣質高華,眼神清冷,一對遠山眉讓她的氣質柔和了幾分,雙眸在路燈下水盈盈的,鼻子又高又直。

    白膚黑髮,容顏成熟美豔。

    正是唐小姐。

    她看了溫一諾一會兒,眨了眨眼,長長的睫毛密密麻麻,像是兩排小扇子,自帶睫毛膏和眼影效果。

    她含笑問:“你就是新來的天師?”

    溫一諾:“……”

    ※※※※※※※※※

    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

    第二更月票1200加更下午一點,晚上七點半第三更。

    一晃又到月底了,親們的月票可以投了哦!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