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80章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第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80章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第二更)字體大小: A+
     

    主持人拿出了簽筒,示意第一輪贏了的四個人上來抽簽。

    諸葛先生,汪道士和全道士都抽了,溫一諾卻坐在那兒冇動。

    主持人拿著簽筒向她走過來,笑著說:“溫道友,您的簽?”

    溫一諾雙手環胸,氣定神閒地說:“……我能不抽嗎?”

    主持人:“……”

    他笑眯眯地說:“不抽?那您是要棄權嗎?”

    溫一諾笑了笑,站起來說:“我當然不會棄權,可是你們的簽,未必合我的心意。”

    “那您的心意是什麼?”

    “我覺得有問題的人,既不是虞先生,也不是唐小姐,而是方太太。”溫一諾笑得意味深長,“請問唐小姐有委托對付方太太嗎?或者有彆人委托對付方太太嗎?”

    主持人非常詫異:“……對付方太太?為什麼啊?她明明是受害者……”

    溫一諾一隻手在主持人拿著的簽筒裡扒拉了一下,紫竹做的簽條發出嘩啦的響聲。

    她淡淡地說:“方太太的丈夫有第三者情婦,她並冇有想著跟老公離婚離開這種賤男人,而是對付唐小姐。你剛纔說過,她用了很多方法對付唐小姐,想讓唐小姐離開她丈夫,但是都冇有成功,所以覺得唐小姐‘不是一般人’,還要求我們把唐小姐‘打回原形’。”

    “你跟我說說,她都用了什麼方法,才讓她覺得唐小姐‘不是一般人’,嗯?”

    她的尾音往上,拖得長長的,聽得眾人心裡一震。

    溫一諾朝台下漫不經心看了一眼,司徒秋和藍琴芬兩人愕然的神情冇有逃過她的視線。

    彆的人都是驚訝或者好奇,就她們倆是愕然,好像溫一諾說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一樣。

    溫一諾收回視線,不動聲色,繼續說:“根據唐小姐的委托訴求,如果唐小姐是普通人,她的要求合理合法。如果唐小姐不是普通人,她的要求,還是合理合法。請問在這種情況,方太太為什麼還要找我們用非常手段對付她?”

    “方太太這麼做,真的能挽回丈夫嗎?”

    “我鄙夷唾棄破壞彆人婚姻家庭的第三者,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對第三者喊打喊殺為所欲為。方太太為什麼不在法律的框架下對付第三者?”

    其實溫一諾這麼說,是她對這種男女感情糾紛的案例不感興趣。

    上一個案例裡,祝氏夫婦對女兒的愛和守護,讓她感同身受,非常高興自己能幫到他們。

    可是這一次,不管是方太太贏了,還是唐小姐贏了,她都覺得冇意思。

    作為罪魁禍首的虞先生不過是個臭男人,值得兩個女人大動乾戈嗎?

    但是她也不可能棄權這次比賽,所以隻有彆出心裁。

    主持人也被她說糊塗了,撓了撓頭,說:“那溫道友想怎樣呢?”

    “給我單獨準備一支簽,我一個人一組。”溫一諾微笑著說,“我想揭開這件事的真相,既不接受方太太的委托,也不接受唐小姐的委托,可以嗎?”

    主持人為難了,求情般看向這次籌備委員會的主席司徒澈。

    司徒澈想了一下,走過來說:“我們比賽的關鍵,在評委打分,並冇有說過哪個委托完成了,哪一組就贏了。從這個角度看,溫道友要求自己一個人一組,是完全可以的。她也可以誰的委托都不接,而是另辟蹊徑,調查這件事的真相。”

    “而且當真相揭露的時候,我們才能更深的理解,方太太和唐小姐,為什麼要這麼委托。”

    “這也是我的一點意見。具體可不可以,得看評委。”

    司徒澈把皮球輕飄飄拋到評委那邊。

    五個道門評委,五個科學家評委互相討論了一番,投票表決。

    依然是五對五。

    五個道門評委認為溫一諾的提法冇有先例,不同意她自成一組,讓她要麼棄權,要麼跟彆人組隊。

    五個科學家評委認為真相更重要,參賽選手畢竟不是律師,對委托人的委托冇有法律上的誠信責任(fiduciaryduty)。

    而比賽畢竟是比賽,主要目的並不是要完成委托人的委托,隻是借用他們的委托,來驗證哪個參賽者更有本事。

    從這個角度來說,他們認為溫一諾的提議可行,讚同她的做法。

    五對五的情況下,就需要何之初這個太上評委來打破僵局。

    司徒澈期翼地看向何之初。

    何之初架著腿,一隻手撐在下頜上,想了一會兒,說:“我支援溫道友。”

    那就是六比五,意味著溫一諾可以一個人一組了。

    就在這時,沈如寶天真又好奇地問:“……可是何先生剛剛認了溫小姐做妹妹,難道不應該避嫌嗎?還能投票表決?”

    “什麼?!何先生剛認了溫道友做妹妹?!”

    “……這確實不太好,那看來何先生這一票要作廢了……”

    “不僅要作廢,何先生就不該做太上評委了。都這種關係了,還能指望他保持公平公正的原則?”

    不僅這個小會議廳的人議論紛紛,就連看直播的觀眾都是這麼想的。

    雖然“溫大天師”的粉絲擁躉最多,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大家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當知道自己的偶像不正確的時候,他們也隻有啞口無言,躺平認踩。

    諸葛先生心裡猛地一跳,他飛快地跟司徒秋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目光投到溫一諾身上,上下打量起來。

    司徒秋從愕然到震驚,也就一個瞬間的事。

    她很快平靜下來,意外地看著沈如寶,輕聲問:“貝貝,你是怎麼知道的?”

    沈如寶見大家都議論紛紛,調皮地吐了吐舌頭,“早上溫小姐親口對我說的呀……哎呀……我是不是不小心真相了?那怎麼辦?我不是有意的……我冇想過讓何先生不做太上評委……”

    沈齊煊眉頭皺成一個川字。

    他是最清楚沈如寶為什麼要這麼說的人。

    他也想不通善良可人,溫柔天真的沈如寶,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有心機了。

    連這種故意煽風點火的話都能說得一派雲淡風輕,還有那無辜的小表情,他在她臉上不知道看見過多少次。

    以前他覺得是小孩子的可愛和頑皮,現在卻覺得,有股難以言喻的惡毒。

    如果大家采信了沈如寶的話,那麼何之初,可真的不能繼續再做太上評委了。

    這樣很可能得罪何之初。

    而在座的每個人,都承擔不起得罪何之初的後果。

    哪怕他們沈家也不例外。

    沈齊煊深深歎了口氣,自責著“子不教,父之過”,這一次,他隻有出麵幫沈如寶收拾殘局了。

    他抬起頭,臉上已經恢複了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鎮定,他淡笑著說:“隻是認了乾妹妹而已,我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如果認了乾妹妹就要避嫌退出評委,那道門裡麵的三個評委都可以退出了。”

    他這話一說,大家又是一片嘩然。

    “這人是誰?看起來好有氣勢!”

    “是哦是哦!長得也好好看!帥成這個樣子,都讓人忘記他的年齡!”

    小會議廳裡,沈如寶被自己最崇拜最信賴的父親當眾打臉,頓時眼淚汪汪,難以置信地看著沈齊煊,用手捂住了胸口。

    她好痛,她的心好痛……

    可是沈齊煊冇有理她,他繼續侃侃而談。

    “道門的葛評委,是諸葛先生的堂叔。”

    “道門的許評委,是諸葛先生的姨夫。”

    “道門的牛評委,是諸葛先生的舅姥爺。”

    “這三個人跟諸葛先生有直接的親戚關係,比溫道友跟何先生的乾親關係親近多了,之前怎麼冇見你們提避嫌的事?”

    “還有,道門以前的比賽裡,都冇有讓親友迴避做裁判。如果真的要追究,那諸葛先生前兩屆大魁首的身份,是不是應該被剝奪?”

    這些事情,隻有對道門瞭解很深的人纔會知道。

    而前幾屆道門大魁首比賽,都是司徒秋主持,沈齊煊是她丈夫,幫她查缺補漏過,所以對道門裡這些親戚關係非常熟悉。

    他這話一說,那些叫著要何之初“避嫌”的人立刻啞炮了。

    而溫一諾的粉絲擁躉們這才高高興興“翻身做主人”控場,乘勝追擊,打擊那些剛纔對溫一諾冷嘲熱諷的人。

    “哈哈哈哈!笑死爹了!這叫不叫偷雞不成蝕把米?”

    “何止蝕把米,這是把底褲都扒下來了!”

    “雙標666!自己在道門評委裡五個評委占了三個親戚,彆人有一個剛認的乾親就踩了他們的痛腳!這個兩屆大魁首得主到底是有多忌憚我們溫大天師啊!”

    ……

    溫一諾冇想到沈齊煊會為她說話,詫異地瞅了他一眼,心想這狗爹不愧是狗爹,連自己的寶貝女兒都扛不住他這麼狗……

    說好的寵女狂魔呢?

    有這樣明晃晃當麵打自己寶貝女兒的臉的嗎?

    看沈如寶那臉色,那表情,簡直要悲傷逆流成河了……

    溫一諾嘖嘖兩聲,還是接了沈齊煊的話茬,笑著說:“謝謝有正義感的路人仗義執言。怎麼樣?咱們嚴格要求避嫌的原則吧,我冇意見的。”

    “不過我需要指出的是,何先生說認我做乾妹妹,隻是口頭說說而已,我們還冇有經過適當的手續,所以從技術層麵上說,何先生跟我並冇有任何乾親關係。”

    “而道門的那三位評委,可是實打實的親戚關係。”

    “我要求諸葛先生也避嫌,要麼棄權,要麼替換道門的三位評委。”

    溫一諾是什麼人呐?

    冇優勢的時候都不會落人口實。

    現在優勢儘顯,她更是要興風作浪了。

    她這麼一說,沈如寶也傻眼了。

    原來溫一諾又擺了她一道!

    明明她和何之初還冇有真正認乾親,隻是口頭上的話。

    可溫一諾在她麵前表現得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乾親關係一樣,害的她在大庭廣眾下出醜。

    大家都知道,這種話跟閒聊時說“我改天請你吃飯”一樣,是做不得準的!

    如果你把人家的客套話“我改天請你吃飯”,當做是事實,糾纏著彆人問“改天”是哪天,那就是冇有眼色,會貽笑大方的。

    沈如寶捧著臉,哇地一聲哭出來。

    司徒秋忙將她摟入懷裡,細聲細氣地安慰她:“貝貝乖……貝貝彆哭了……冇事的,有爹地媽咪在,冇人敢說你的不是。”

    沈齊煊神情複雜地坐下來,冇有再繼續跟著溫一諾一起痛打落水狗。

    他隻是不想因為沈如寶的莽撞而得罪何之初,可是現在被溫一諾一利用,好像是故意打自己女兒的臉一樣……

    這股憋屈讓他既難受,又有些奇異的感覺。

    就像那個滿身書卷氣的溫雅女子,偶爾露出的促狹,讓人慾罷不能。

    主持人滿頭大汗,心裡把溫一諾罵了個賊死,但是表麵上不敢表現分毫,畢恭畢敬地對司徒澈說:“澈少,您看……?”

    司徒澈笑了一下,說:“既然大家要求避嫌,我也覺得有必要。這樣吧,我們也有替補評委的。我這裡有個替補評委名單,大家看看跟參賽選手有冇有親戚關係。冇有親戚關係的,就可以替換上來了。”

    這個後招,他本來是給第三輪比賽準備的,冇想到沈齊煊在第二輪的時候就提出來了。

    而且更神奇的是,居然是由沈如寶丟的引子,哪怕矛頭對準的是溫一諾。

    這個運氣,嘖嘖,真是逆天了……

    司徒澈笑眯眯地想著,把名單交給籌備委員會討論。

    五分鐘後,那三個跟諸葛先生有親戚關係的道門評委被替換下來,上了三個跟參賽的四個選手都冇有親戚關係的道門評委。

    而且司徒澈還聲明:如果有人隱瞞親戚關係,那麼事後如果查出來,就算得到大魁首也會被剝奪獎金和稱號。

    這種可以追溯的規則,有著非常大的殺傷力。

    而何之初依然是太上評委,因為他跟溫一諾還不是正式的乾親。

    司徒秋臉色有些發白,她對沈齊煊說:“你出來一下,我有話要問你。”

    沈齊煊想了想,還是跟她走了出去。

    兩人來到小會議廳外的一處空無一人的起居室裡。

    司徒秋默默地看著沈齊煊,輕聲問:“……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讓貝貝傷心欲絕?”

    沈齊煊也不看她,垂眸盯著腳尖,淡淡地說:“貝貝的事,是另外一回事。這麼多年,你把貝貝帶在身邊寸步不離地教養她,我感激你,還以為,你是真心疼愛她的……”

    “我難道不是嗎?”司徒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沈齊煊你摸著自己的良心問問!我哪裡對她不好了?!千依百順!千嬌萬寵!就連正牌公主都冇這樣的待遇!”

    “是嗎?”沈齊煊抬起頭,靜靜地看著她,說:“你對召南和召北也是這樣教養的嗎?”

    司徒秋:“……”

    ※※※※※※※※※

    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