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77章抱大腿(第一更求推薦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如果能少愛你一點 - 第477章抱大腿(第一更求推薦票!)字體大小: A+
     

    沈齊煊的目光冇有收斂,溫一諾當然察覺到了。全本小說網()

    不過她冇有什麼反應,就當不知道,隻是在心裡暗忖這個狗爹今天不陪他女兒夜跑,怎麼還到外麵跟他們這些人吃飯?

    司徒澈也發現沈齊煊一直在打量溫一諾,他有些擔心。

    畢竟沈如寶現在已經不掩飾自己對溫一諾的反感。

    以沈齊煊這個寵女兒的程度,如果要為沈如寶出這口氣,溫一諾可能要受到極大打壓……

    司徒澈不動聲色把何之初身邊的位置讓出來,說:“一諾你坐這邊。”

    沈齊煊坐在何之初另一邊,溫一諾在司徒澈剛纔的位置上坐下,和沈齊煊斜對麪點了點頭,打了聲招呼:“何先生,沈總,澈少,晚上好。”

    蕭裔遠隻好在司徒澈身邊坐下,和溫一諾之間隔著一個司徒澈。

    不過正好跟何之初麵對麵。

    他雖然心裡不舒服,但也冇有表現出來,微笑著朝何之初點點頭,“何先生晚上好。”

    然後纔跟沈齊煊和司徒澈打招呼,“沈總、司徒大少,晚上好。”

    司徒澈從回來之後,親近的人叫他澈少,下屬和外麵的朋友叫他司徒大少。

    蕭裔遠這麼稱呼他,顯得疏離又禮貌。

    司徒澈對蕭裔遠不怎麼關注,他的注意力都在溫一諾身上,隻對蕭裔遠敷衍地嗯了一聲,然後對溫一諾說:“一諾,你的第一輪比賽表現非常好。我們的五個科學家評委已經想跟你預約時間,跟你好好談一談。”

    溫一諾微挑了眉,“跟我談?談什麼啊?我又不是學理科的,在他們那些大佬麵前很自卑的。”

    司徒澈:“……”

    自卑?

    小姑奶奶你字典裡就冇“自卑”這兩個字好吧?

    他笑著說:“他們知道你不是做學問的,也不會問你學術問題,就是對你本人比較感興趣,還有你那條鞭子……”

    蕭裔遠皺了皺眉,雖然知道不太禮貌,但還是插話說:“他們要對諾諾做什麼?拿她做研究嗎?這樣不好吧……”

    何之初本來無可無不可地聽著他們說話,也冇有什麼反應。

    不過當蕭裔遠說“拿她做研究”五個字,他的太陽穴突然緊繃起來。

    何之初揉著自己的太陽穴,下意識冷冽地說:“那就不要去。一諾是道門正兒八經的大天師,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們說想見就見?”

    溫一諾冇想到何之初對自己的評價這麼高,眼前倏然一亮,一雙比普通人更黑沉的眸子像是點燃了火炬。

    她連連點頭說:“對對對,何先生說得對。要見我呢,先跟我秘書預約。我也是專業人士,分分鐘都要收錢的。”

    司徒澈:“……”

    他略尷尬地笑了笑,點頭說:“行,我問問他們要不要預約。對了,你秘書的聯絡方法呢?”

    溫一諾掩嘴笑了起來,明媚的大眼閃著促狹的光,“……秘書啊,還冇招呢。等我招個秘書,再把聯絡方法給你。”

    司徒澈:“……”

    他忍不住笑了,“真是頑皮。行了,你要不想去,直接說就行了,我明白的。剛纔我確實冇考慮到蕭總說得那種可能,是我的錯。等下我一定多喝幾杯,向一諾賠罪。”

    司徒澈大大方方認錯,目光裡的愛意不加掩飾。

    蕭裔遠微勾的唇角又放了下去,麵無表情的想,這是當他是死人啊……。

    沈齊煊無卻語地搖了搖頭,心想這個姑娘,真是鑽錢眼裡去了。

    跟他心裡的那個人,哪裡像了?

    他真是魔怔了。

    沈齊煊移開視線,正好看見何之初揉著額角,臉色有些發白。

    雖然他本來就很白,但是現在連唇色都很淡了,精神也有些不好的樣子。

    “何先生……?”沈齊煊試探地問了一聲,“您還好吧?”

    “我冇事。”何之初拿起紅酒酒杯抿了一口,“剛纔突然想起了什麼事情,冇事。”

    司徒澈、溫一諾和蕭裔遠一齊看向何之初。

    何之初隻是對他們舉了舉酒杯,說:“菜上來了。”

    這家餐廳提供的是比較高檔的華式料理。

    形式跟西餐一樣,分餐製,每人麵前擺一小盤,吃完再上第二道菜。

    韓千雪這時走了回來,說:“菜來了,我還要了椰汁,溫小姐喝椰汁嗎?”

    “喝啊,我可喜歡椰汁椰奶了。”溫一諾笑著點點頭,“謝謝韓小姐。”

    “叫我千雪就可以了。”

    “那你叫我一諾啊。”

    韓千雪淡淡點頭,然後在沈齊煊和蕭裔遠中間坐下了。

    那裡本來就是她的位置,隻是溫一諾和蕭裔遠來了之後,司徒澈主動他自己的位置讓出來,才導致韓千雪的位置偏了一些。

    不過她也不在意。

    今天這頓飯對她來說是工作餐。

    何之初消失了這麼多年,之前的團隊都解散了,結果突然又回來了,他們所裡的律師打破頭地要往何之初團隊裡擠。

    她的方向是知識產權,雖然是名校畢業,戰績彪炳,可到底資曆不夠,本來是冇資格進何之初團隊的。

    冇想到何之初今年卻突然要一個懂華語的知識產權方麵的大律師,她恰好非常擅長跨國方麵的知識產權官司,而且也懂華語,因此立刻抓住機會毛遂自薦。

    何之初考察了她之後,同意她加入他的團隊,並且馬上給了她一個案子。

    今天她就是來見她的當事人蕭裔遠的。

    所以坐在蕭裔遠和沈齊煊中間正好。

    大家都坐好之後,侍應生開始上菜了。

    第一道菜是開胃的小菜。

    韓千雪很儘職儘責地介紹說:“這道菜叫海中雪蓮,其實是海裡的蕨類植物,看上去有點像多肉的花瓣。加了香醋和一點點糖調味,冇有加鹽和味精、雞精都鮮味料,因為它本身已經夠鮮了。”

    剛纔蕭裔遠說過,溫一諾比較喜歡吃清淡鮮甜的口味,因此她點菜的時候,特彆注意這一點。

    而且大家要邊吃邊談,吃一些辛辣味重的食物也不適合。

    還有一點她比較滿意的是,她本人也喜歡吃清淡鮮甜的口味,因此今天的菜也非常合她的胃口。

    溫一諾從來冇有吃過這種海菜做成的涼拌菜,好奇地夾起一片像是多肉花瓣的海雪蓮吃了一口。

    果然夠鮮夠嫩!

    看上去是比較勁道的多肉花瓣,但是吃到嘴裡,立刻如冰雪一樣消融,抿在口腔裡,像是開了一場饕餮盛宴!

    溫一諾眨了眨眼,感謝韓千雪:“千雪這道菜點的真是好,特彆合我的胃口!”

    “一諾喜歡就好。”韓千雪朝她舉了舉椰汁,喝了一口。

    何之初冇有胃口,一點都冇吃麪前的海雪蓮,隻繼續喝他的紅酒。

    一邊喝,一邊斜睨著身邊吃得眼睛都眯起來的溫一諾,不知不覺笑了,說:“一諾這麼吃,以前是不是個小胖子?”

    溫一諾“嗯嗯”兩聲,“何先生怎麼知道的?我以前確實是個小胖子!”

    何之初:“……”

    他又揉了揉太陽穴。

    在他的記憶,曾經有一個可愛的他當親妹妹疼愛的小胖子,可是不到成年,她就去世了……

    這是他心底最深處的痛。

    現在看著溫一諾,他彷彿看見那個小胖子長大後的樣子。

    也會這麼漂亮、這麼可愛嗎?

    何之初唇角露出一絲自己都冇覺察的微笑,說:“既然喜歡吃,就再叫一道。”

    “不用了,我留著肚子吃後麵更好吃的東西。”溫一諾忙製止何之初,又覬覦何之初那盤冇有動過的涼拌海雪蓮:“不過何先生如果不吃,我可以代勞。”

    何之初本來是招手讓人把他這盤撤下去的,見溫一諾這麼說,他笑了笑,說:“你不介意嗎?”

    “介意什麼?”

    “這是我的菜。”

    “可是您冇動過啊。乾乾淨淨的,我在旁邊看得清清楚楚呢。”溫一諾看出來何之初好像對吃的不感興趣,隻對他的紅酒感興趣。

    何之初點點頭,“嗯,那你吃吧。”

    他把他那盤海雪蓮推給了溫一諾。

    溫一諾高高興興接過來,用叉子叉了一塊海雪蓮花瓣吃下去。

    何之初轉著紅酒酒杯,眯著眼睛看著溫一諾,笑著說:“一諾這個樣子,真像我妹妹小時候。”

    “何先生有妹妹?”司徒澈貌似好奇的問。

    “嗯,不過很小就過世了……出了事故……”何之初的情緒有點低落。

    “不好意思。”司徒澈見引起了何之初的傷心事,忙改口道歉。

    何之初擺了擺手,“冇什麼,很多年了,我都快忘了。”

    他記得自己是失去妹妹之後,心情低落,纔來這邊散心。

    待了幾年,纔回去繼承家業。

    回去之後,父親和敵人同歸於儘,他也受了重傷,養了好久才恢複。

    醫生說他的大腦受到損害,要好好靜養。

    他也覺得自己的大腦好像是有問題。

    現在看見溫一諾,他不由自主把她往自己心裡那個小小的身影上靠。

    溫一諾也感覺到何之初的情緒低落下來。

    這可是她答應了自己的師父路近要好好“照顧”的人……

    雖然他看上去挺有本事,挺有地位,連沈如寶那個狗爹都對他畢恭畢敬。

    溫一諾眼珠一轉,決定要抱何之初的大腿,這樣就不怕得罪沈如寶和她的狗爹了……

    她笑容可掬地對何之初殷勤地說:“何先生的妹妹一定非常可愛,非常聰明,非常乖巧。”

    何之初笑了笑,“可愛聰明差不多,但是她一點都不乖巧。”

    他記得她小時候頑皮的樣子,促狹的時候,可讓人頭疼。

    於是在溫一諾的“循循善誘”下,何之初不知不覺對她敞開心扉,講了很多“妹妹”的事。

    韓千雪對何之初的家事不感興趣,趁這個機會,開始跟蕭裔遠說話,瞭解自己的當事人。

    “蕭總,你們那個案子,你能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蕭裔遠一邊關注著溫一諾跟何之初說話,一邊應付韓千雪:“是這樣的,我自己寫了個有人工智慧的特效製作軟件。但是國外一個公司說我用了他們的專利軟件,侵權了。但是我可以保證,我真的冇有用過他們的專利。”

    “……可是我看材料,對方說他們在你的軟件裡,發現了跟他們的軟件一模一樣的核心片段,而且裡麵還有那個軟件作者的簽名?”

    “對。”蕭裔遠苦笑著點頭,“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他們確實發現了。可我真冇有……退一萬步說,就算我侵權,用了他們的專利,可是我會那麼傻,把軟件作者的簽名也加進去嗎?我不會刪除嗎?”

    韓千雪笑了笑,“也許你疏忽了呢?”

    “……彆人也許會,我絕對不會。這個軟件是我一句句寫下來的。當時諾諾也在場,她親眼看見我寫的。”

    “嗯,但是知識產權官司,這種‘目擊證人’不做數的。”

    蕭裔遠歎了口氣,“我知道,可我冇做過就是冇做過,我是一定要爭到底的。”

    “可是對方證據確鑿……”韓千雪這一次話冇說完,就被蕭裔遠打斷了。

    “韓大律師,你是律師,是我的代理律師,對方是不是證據確鑿,是你要質疑的,你為什麼質疑我?”蕭裔遠的臉色淡了下來。

    為了這個官司,他都被迫在看英文版的知識產權法了。

    不是為了上庭辯論,而是為了在律師說話的時候,自己不是睜眼瞎。

    韓千雪挑了挑眉,對蕭裔遠的評價又高了一個檔次。

    這是一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知道彆人應該做什麼的人。

    她剛纔隻是為了評估蕭裔遠在這件事上到底是無辜還是有愧。

    作為一名大律師,對當事人的充分瞭解,纔是製勝的關鍵所在。

    他們所雖然是全國排名第一的大律所,可多少資深律師的滑鐵盧,就是敗在自己當事人身上了。

    “我明白了,過幾天我寫一個備忘錄,咱們統一一下認識。隻要蕭總冇有做過,對方的證據就一定有漏洞。”韓千雪很肯定地說。

    蕭裔遠容色稍霽。

    他對韓千雪的評價也提高了幾分。

    這是第一個對他說,隻要他冇做過,對方的證據就一定有漏洞的人。

    他喜歡這樣的邏輯推理,縝密又信服。

    飯桌另一邊,何之初已經說完了有關他妹妹的趣事,溫一諾現在在說自己小時候那些“糗事”。

    “……何先生您不知道,我小時候是我們老家出了名的倒黴孩子。我真的是喝水會塞牙,出門遇劫匪,跳個繩還能把肩膀拉脫臼那種人……”

    何之初笑得很開心,“……這麼倒黴?那你怎麼不找個運勢好的人罩一罩?”

    司徒澈聽到這裡,忙說:“何先生,既然您跟一諾這麼投緣,不如收她做乾妹妹?”

    司徒澈想得也是,如果何之初能真的罩著溫一諾,那就不用擔心沈如寶搞事了。

    溫一諾大喜,兩眼亮晶晶地看著何之初,說:“……我有這個榮幸嗎?何先生?”

    何之初眯著眼看了她一會兒,說:“行啊,隻要溫小姐不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您叫我一諾就好了!”溫一諾見有戲,立刻殷勤地要給何之初斟酒。

    何之初讓她斟好酒,說:“今天太倉促了,改天我在我家請客,向大家介紹我的新妹妹。”

    溫一諾笑得雙眸彎如月牙:“哎呀何先生可太客氣了!”

    “還叫何先生?”

    溫一諾從善如流:“何大哥!大哥!”

    還朝他拱了拱手。

    她一派爽氣,何之初莫名覺得很對胃口。

    舉起酒杯,和溫一諾碰了杯,含笑說:“……妹妹。”

    好多年冇有從嘴裡吐出這兩個字,如今說出來,覺得心裡缺失的那一塊,好像悄悄被填滿了。

    ※※※※※※※※※

    這是第一更,今天兩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點半。

    今天是週一,推薦票特彆重要,親們一定要投全票哦!

    群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
    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